第四百七十章 难道你用了新护肤产品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金泰妍又一次仔细盯着妃姨的脸色看了看,不由自主开口赞道:“妃姐,你今天气色太好了,难道用了新护肤产品?”

    妃姨茫然道:“没有呀。早上起来就给这个臭家伙做饭吃,只是简单的洗了个澡,我连粉底都没打呢,现在是纯素颜的。”

    金泰妍一脸的难以置信。大踏步上前,一把拉住妃姨的手,直接把她往卫生间的方向拖,不光妃姨惊呼问道你要干啥子。就连我都有些紧张的攥紧了刀柄,合计不会是这韩国女星被我几次三番给吓出了毛病吧,他妈的就算你真得了精神病,在生哥面前我也能几个大嘴巴给你抽好喽。

    金泰妍一着急之下就自动切换了语言模式,叽哩哇啦一通韩语下来,妃姨被她说的哭笑不得,朝我眨着眼睛就跟金泰妍进了卫生间了。

    我有些不放心,悄悄跟在后边,找了个方便监察的角度,随时注意着两人在里边做什么,打算一有不对劲就立刻冲进去,以我的武力,我有绝对的自信,在零点一秒的时间里就让这娇滴滴的金泰妍无法做出伤害我女人的动作来。

    只是我这番小心明显是特么喂了猪,完全的无用功,金泰妍只是拉着妃姨冲着镜子照,比比划划的说着韩语,还一脸震惊艳羡的样子盯着妃姨的脸。

    两个女人嘀咕了半天才从卫生间出来,这时候的金泰妍就完全不紧张了,在面对我也没有了那种深深的戒备和防范,甚至是多出来N多的好奇和迷惑来。

    妃姨亲自去客厅一角的咖啡间磨了些极品的蓝山豆,然后插上全自动的电热壶,把磨好的咖啡粉倒了进去。

    不到两分钟,一阵阵浓郁的咖啡香味就飘遍整间客厅,她又倒出三大杯来,并且随手带了一盒奶糖。

    我是照例从不放糖的,就喜欢纯弄咖啡那又苦又涩却回味略甘的口感,妃姨和金泰妍却不行,一人两块糖的扔了进去,受持着银色汤匙慢慢搅动咖啡,轻声细语的低声交谈。

    我特么听了半天也听不懂,有些气急的站起身道,你们聊着,我回屋躺会去。

    金泰妍也是懂中文的,而且说的还挺溜,当下赫然一笑,抱歉道:“秦先生,是我不对,我忽略了你不懂我们的语言,这样,咱们换汉语交流好啦,请别生气哦。”

    我顿时对这小丫头有些刮目相看了,人家好歹也是顶级明星啊,在韩国在中国,那粉丝都是大把抓,到哪都只有别人迁就她的,没想到对我还真客气。

    妃姨也是劝道:“不要走,我们用汉语说话,之前都习惯了,一时没注意你别介意嘛。”

    两个女人如此说我还咋还好意思甩小脸子走掉,只好就坡下驴的哈哈道:“也好,陪你们聊聊就当我亲民了。”

    妃姨嗤笑一声浑没在意,因为她早已经习惯了我的油嘴滑舌了,可是金泰妍却是眼前一亮,有些意味深长的盯着我问道:“秦生,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吧,我跟妃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所以,我也把你当好朋友,你觉得怎么样?”

    老子最不怕就是交朋友了,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尤其是我们混社会的,谁知道哪天就被打黑除恶了,关键时刻有个人能帮衬一把,也许命运的脚步就会从此拐个弯呢,不过最近这一年能有资格当面问我,咱们做个朋友行不行的人可是越来越少了。

    当下我拿出男人该有的风度,含笑点头道:“吾所愿也不敢请尔。”

    这下子金泰妍闹不明白我这话的含义了,有些疑惑的望向妃姨,妃姨白了一眼,轻笑道:“高二留级生还好意思掉书袋呢,泰妍你别理他,他的意思啊,就是好啊好啊,泰妍姐姐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好想跟你做朋友呢。”

    金泰妍愣了愣,随后噗嗤一声笑喷了出来,这女子嘴里含着一小口咖啡似咽为咽的还在品味滋味,突然被妃姨的搞笑解释逗的失控,一口就喷了出来,可是她在发觉不好的时候,又有一个往回收的动作,顿时就那抿成了O型的娇艳红唇就成了高压阀门喽。

    漫天香浓的咖啡雾掺杂着金泰妍的口水,直直喷落坐在她对面的我身上,我脸色一僵,有些尴尬的抹了把脸,苦笑道:“有这么好笑么,难道韩国就没有留级的学生?”

    金泰妍何曾这般失态过,尤其是我这样一个算是刚刚结识的新朋友面前,再加上她心里似乎有着某些隐藏的情绪在里边,顿时就面红耳赤的站起身来道歉,说:“哈到哈撒油,我帮你擦擦,实在是对不起了哇。”

    没等我和妃姨反应过来,金泰妍就抽出茶几上的高档纸巾,一个迈步走到我的跟前,飞快的蹲下身子来擦我裤子上的水渍污渍。

    她一弯腰我就刚好能瞥见人家的粉红胸罩,和里边大小适中又挺又翘的事业线了,男人都免不了这个毛病,就算自己的女人千娇百媚,可是仍然无法阻碍他们向外探寻的目光,我也是一样不能免俗,也许此刻我真的没对金泰妍有别的想法,只是下意识的就想占占便宜搂上那么两眼。

    可是妃姨又岂是眼里揉沙子的主,她马上就发现了我视线落的不是地方,当即冷哼一声站起,快步走到跟前,就去拉金泰妍的胳膊,嘴里劝道:“泰妍你不用这样,又不是外人,他也算你姐夫嘛。”

    金泰妍还挺执拗,妃姨一把都没拽起来,这小妞单手撑在我大腿上,按的紧紧的,一只手拿着纸巾慌乱的擦着我的裤子。

    我顿时就觉得有点不对头,怎么感觉她像是刻意借着机会跟我亲近呢,难道是我自恋的毛病又犯了?

    当着妃姨的面我岂敢造次,只能装作大度的径直起身,淡笑道:“泰妍妹子,咱们既然是朋友你又干嘛那么见外呢,我换身衣服洗一洗就好了嘛,你们继续聊着。”

    说完我起身就要走,却被妃姨喊住,她无奈的摇头道:“恐怕你换不了衣服了,你忘了这不是咱们的沧月楼啦,我这边也没一件你穿的衣服啊。”

    我拍了拍额头,有些颓然的重新坐下,笑道:“没事,被这样的大明星大美女喷了口咖啡也是莫大的荣幸呢,多少**丝宅男梦寐以求而不得,我算是沾了舒妃的光了。”

    金泰妍满脸羞红,双眼都有些水汪汪的站起身,低声纠正道:“你好会说话啊秦生,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呢,我是八,九年出生的,明显大你好几岁呢,你该叫泰妍姐姐才行。”

    我浑不在乎的嘿笑道:“年龄不是问题吧,你看看我的长相,有一点九五后的样子么,还有我做的那些事,也不是小孩能赶出来的呀,我这人少年老成心事重,不是我跟你吹啊,一般人就算活个几百年,他也不可能有我经历的风浪多,想当初我在……”

    我正欲滔滔不绝的跟人讲讲我如何做澳门生拆火烧了一家赌场,以及海上死战N多的奥警最后冲上港岛的光辉事迹呢。

    似乎被我某些语言触及到了的金泰妍却是一声惊呼,脸色狂变的叫道:“哎呀不好了,我们要赶紧走呢,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我一见到你们尤其是妃姐的皮肤竟然一夜之间好了那么多就把这事给忘啦!”

    我悻悻然的闭嘴,瞪着打断我吹牛性质的金泰妍,想看她到底能说出什么来。

    妃姨却有些紧张的连问道:“咋了泰妍,什么情况?”

    金泰妍拍着额头懊恼道:“来不及解释了,先跟我下楼走。”

    说完她一把抄起桌子上的精致女包,脚下生风的朝门口而去,走到门口回望,朝着愣怔在原地的我和舒妃气急叫道:“还不走,上午警察来公司做调查,有人把我借给你的这套房子给供出去啦。”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