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八章 鸡飞狗跳的首尔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妃姨就坐在我的身边,刚才的这一幕,给她造成的冲击甚至比见我动手冲那条后台通道更大,她的一张俏脸真是转瞬间变了好几个颜色。之前跟我缠绵时,那是满脸潮红的兴奋,然后被金泰妍一头撞破,当时就羞愧难忍的更加晕红。这时看到竟然有这么多男女老少想要抓住我,恨不得把我撕碎了的凶狠样子,她又惊的面无人色脸孔苍白。

    我一边开车一边安慰她道:“没事你别怕,一帮煞笔神经病。他麻痹的吃饱了撑的来找我麻烦,世界上那么多战乱犯罪他们不去管,净他妈跟我添乱呢。”

    妃姨也不吭声,斜靠在座椅上微微喘气,似乎一时半会都恢复不了震惊了。

    我开车的技术早已非昔下阿蒙,在火舞的有意调教下,虽说还不能跟她相比,却也和当初的宁小伟不相上下了,一俩动力强劲的悍马越野被我开出了坦克的声音来,怒吼着,喷着白烟,向着大公路方向窜去。

    只是首尔那可是国际化都市啊,韩国这个装逼国家的前首都,老百姓普遍生活的不错,基本家家都有车,来管闲事想要声讨抓住我的这些信徒们,又都是四五十岁的成年人,更是人人都有车,虽然也有几个是搭着出租车来的,可那毕竟是少数,眼见的我开着车就跑,他们叫嚷着,纷纷上了自己的车就追。

    而且有那机灵的,立刻就联系亲戚朋友或者报警,想要在前方拦截我。

    这尼玛等我拐出别墅的林荫道上了大马路之时,我身后竟然跟了上百辆的大小汽车。

    这下可就热闹了,我不论往什么方向开,都是跟着一长的串的追兵,一时间没甩掉,前边又有巡逻的交警开着警笛来追堵我。

    我心里已经把雪宫宫恨的不行,简直都有把她大卸八块的念头了,老子到底招你惹你了啊,现在竟然把我坑的满世界都是敌人,谁都想伸手一把抓住我,我特么逃到国外来,还避不开这些狂热的佛信徒啊。

    整条马路上鸡飞狗跳,后边跟的车子越来越多,前边偶尔堵截的,我实在让不开就会一头撞上去,我倒是不怕这区区冲击,可是妃姨却有些受不住了,脸色煞白的又惊又怕还有些晕车。

    我一看她那个样子,顿时就有些后悔不该带她跳楼,这要是跑不掉我岂不是把自己心爱的女人也给拖下了水?

    所幸的是,金泰妍这俩悍马车竟然是经过改装的,不仅动力强劲,而且变速装置和发动机都经过了加强,很容易我就能飙出一百七八的高速来,这个速度在大城市里疾驰基本就跟寻思无异,可我硬是仗着胆大心细,以及超强的动态视觉反应能力,往往就在马上要撞上的瞬间,打转方向盘把别的车避让了过去。

    而我也是有意识的向着偏僻荒凉的地方走,尽量脱离那些监控的死角,就在奔逃了十多分钟后,我抓住后边追车都被我甩开的机会,一个急转弯,就把悍马车开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区里。

    随便选了个没有监控视频的角落,趁着夜色黑暗,我熄火停车,拉着妃姨就朝小区另一个出口方向走去。

    这辆悍马不知道被多少个交警视频拍照,被多少个追击而来的佛信徒抓拍传图到网上,我再开着它那可纯属找死了。

    妃姨跟我都是穿的拖鞋,毕竟也没谁会把自己的鞋子拿到别墅二楼随时准备逃跑啊,这特么首尔前两天还下了场初雪,气温极低,估计都零下好度了,我倒是不在乎会冻手冻脚之类的事,可是妃姨不行啊,她一个女人最怕的就是冷和凉,跟我走了没一会,脚趾就冻的麻木要失去知觉了。

    我一看这可不行,赶紧站在路边拦车,这时候满大街都是警笛上啊,打着双闪的交警刑警到处都是,忙着处理被我撞到的车主投诉,以及协调那些自发前来追逐我的佛教信徒们。

    只要我跟妃姨下了路虎,也就没谁能一眼认出我们两个正是把整个城市都闹的鸡飞狗跳的罪魁祸首了,好不容易打到个出租车,那司机开口就说,某某条别墅区方向我可不去,那边乱的不行堵着哩。

    妃姨朝我望了一眼,我微微点头,然后她就一口流利韩语的跟司机交流上了,报出了一个地名,让司机送我们过去。

    其实我也不知道妃姨说的是什么地方,我才来了几天啊,还一直被雪宫宫那死女人和宫二两个软禁在大酒店里不准出来,基本上对首尔的城市格局和街道,那是两眼一抹黑的,凭着感觉乱开乱走竟然也把追兵都给甩掉了。

    一路上,这健谈的韩国司机都没闲着,不住口的抱怨说城市突然暴,乱成了一锅粥,刚才有个乘客他送了一半路就送不过去了,最后人家没给钱就下车了。

    出于不被他怀疑的目的,妃姨偶尔也接个一句两句的,无非就是嗯哈的答应着而已。

    出租车一路向南,终于那些刺耳的警笛声越来越小,拥挤混乱的交通状况也渐渐不见,我这才松了口气,知道我们选对了方向。

    最后,出租车把我们送到了一个类似于城乡结合部的位置,询问了妃姨,他就缓缓停住,然后结算车钱。

    一说要钱我们两个又傻了,因为妃姨的现金之类的都在手包里,而我们走时候是跳楼而逃,都没顾得上拿,金泰妍倒是从楼上扔下来一张银行卡,可是出租车司机也不可能随车带着POS机啊。

    司机见我们这副样子就是脸色一沉,叽里咕噜问了两句,妃姨赶忙接过我递给她的卡,做出不屑的样子也说了两句。

    那司机一看拿在妃姨手里的银行卡竟然是少见的纯黑色,顿时眼前一亮,神态立刻变得恭谨起来,再次发动车子,绕了几圈找到个昼夜取款机。

    我坐在车里等着,妃姨穿着拖鞋去取款,很快就抓着一大沓现金回来,随手扔给司机一张,并且示意他不用找零了。

    那势利眼的家伙立刻眉开眼笑,殷勤的把我们送到刚才停车的地方,才点头说了句拜拜。

    下车,我低声问妃姨:“这是哪里,你有落脚的地方吗?”

    妃姨沉默的点点头,牵着我的手示意我跟她走。

    我心里好奇,不知道她想把我带到哪去。

    很快,我俩就坐着电梯来到一栋马路边公寓的十三楼上,妃姨抬手按了两下门铃。

    叮咚……里边传来脚步声,和一道有些熟悉的男声问话:“谁啊?”

    一听这声音我就是心中一沉,冷眼看了妃姨一眼,眼里的质询再明白不过:“他怎么也在首尔呢?”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