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泰妍濒死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回他遇到了根本不管人质死活的李云龙,也算他命数尽了该死,当下被这势大力沉的一脚踢中,耳轮中传来他肩胛骨粉碎的喀嚓声响。他的整个人也倒着朝后飞出。

    王武被李云龙一脚踹飞,他手里紧紧攥着的匕首也被从金泰妍的身上带出去。

    又是噗的一声,失去了匕首阻挡的伤口,顿时就蹿起老高的一股血箭来。

    我目呲欲裂的叫道:“救人。李云龙帮忙救她,她对我有恩啊。”

    李云龙冷冷的瞥了我一眼,毫不犹豫就先奔那王武去了。

    王武天生怕死,别看他可以肆意伤害无辜生命。轮到他被更强者盯上的时候,这小子当场就尿了裤子,老大一滩又黄又骚的尿液顺着裤管就淌了出来。

    “别,别杀我,你,你媳妇爷爷还是我们的副会长呢,你不能动我!”

    李云龙哂笑道:“副你麻痹会长,倪虹爷爷不主张对付秦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不还是照样来追杀,天南海北的跑路,逃到韩国来都不行,有那能耐你们咋不去祸害歪果仁去?”

    王武大鼻涕都哭出来了,这货是真的好怕死,我都有些看不起他。

    “追杀秦生又不是我的主意,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啊,你放我这一马,将来我必有报答,你要多少钱只管说个数。”

    李云龙一脚踢出,这次是直奔王武的咽喉,这货断了一手一脚,连个躲避的动作都没来得及做,就被李云龙给踢碎了咽喉部位。

    原地挣扎了两下,像杀小鸡一样滚动抽搐了会,也就两腿一登归了西。

    李云龙懒得再看这种货色一眼,转身直奔金泰妍,低身蹲下,一看她肚子上的伤口血流不止,就皱着眉头嘀咕道:“卧槽麻烦了,这尼玛好像伤到内脏和血管了,能不能救活都俩说了。”

    我手脚并用勉力支撑着爬了起来,跌跌撞撞朝那边跑去,嘴里喊道:“你他妈就不能先帮我救人,王武啥时候宰掉不行?”

    李云龙翻了我一个大白眼,哼道:“救你就不错了,你还要我干啥,老子欠你的吗?”

    我被这句话憋的直翻白眼,啥也说不出来。

    他见我到了跟前,松开压在金泰妍伤口上的手说:“交给你了,我去把那两个弄醒。”

    雪宫宫尖叫道:“有本事你先把我放了,我懂一些急救,肯定能帮上忙。”

    李云龙犹疑了下,一想雪宫宫说的也是有理,当下捡起王武扔在一边的匕首,就朝雪宫宫走去。

    唰唰唰几下,雪宫宫身上的绳索就被割断了,雪宫宫一骨碌爬起,直接冲向被我抱在怀里的金泰妍。她到了跟前倒吸口气,惊呼道:“妈呀完了,金泰妍的肝脏被扎坏了,你还是放弃她吧,这个伤势就算把大罗金仙给请下来也够呛了。”

    我朝她怒吼道:“滚开,不许乱说话。”

    昏迷的另外两人渐渐被我们又吵又吼的惊醒,孝渊和林允儿发了会愣怔,一眼就看到我怀里已经奄奄一息的金泰妍了。

    两女哭喊着扑过来,也不嫌弃金泰妍衣服上的鲜血,又按又堵的帮忙压着金泰妍的伤口。

    这时候李云龙已经开了辆奔驰商务车来,就停在我们的身边偏头喊道:“赶紧滴上车,一会特警队该来了。”

    我也知道他所言非虚,我们这边又打又杀的折腾半天,早有过路人远远看到给报了警,若不是整个警察局都乱成了一锅粥,在门口收拾那些闹,事的乱民群众,可能早就派人过来出警了。

    现在郭长老和王武三个全被李云龙给杀死了,咱们还不趁机逃走,在墨迹一会兴许就被警察给堵住,那岂不是救人不成反把自己也搭了进去,再说金泰妍这个样子一定要想办法尽快救她,在拖延片刻可能就香消玉殒没了命。

    我咬牙往起站,一下竟然没站起来,我被郭长老他们打成重伤,肚子肩膀都疼的厉害,怀里抱着金泰妍这个大活人,那份重量我竟然承担不起。

    雪宫宫二话不说就一把抢过金泰妍,抱着她往车里钻,孝渊和允儿两个也恢复了清醒,一左一右拉着我,把我顺利从地上搀扶起来,急急忙忙的上了车。

    车门还没关好呢,李云龙就一脚油门踩下,吱嘎嘎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奔驰商务车被他开出了超跑的气势,窜着黑烟就朝前方冲去。

    上了车,我挣扎着坐下,朝雪宫宫伸手要过金泰妍的娇小身子,抱在怀里时心头就是一凉,这丫头身子绵软无力,骨节都松开了,眼睑下垂睁不开眼,面如金纸一般昏迷不醒,明显就处于弥留状态了。

    孝渊和允儿光是哭,呜呜呜的声音吵我的心烦不已,老子一怒之下就吼了她们:“哭丧啊,金泰妍还没死呢,你们嚎个JB啊?”

    孝渊和允儿顿时噤声,还从未见过我如此疾言厉色的对她们,两个女孩又是委屈又是害怕,倒是好半天都不在哭泣了。

    雪宫宫冷静建议道:“去医院把,也许还有机会挽回她,就这么死了太可惜。”

    我心念电转,去医院倒有可能抢救回来金泰妍的性命,只是看到这个伤口的深度和位置,明显是刺破了肝脏所造成的大出血,怕只怕我们冒着全军覆没被警察抓的风险送到了医院,也救不回来泰妍的命。

    思索间,我咬牙有了决断,抬手朝雪宫宫道:“有刀子吗,快给我。”

    雪宫宫一愣,弯腰从小腿处摸索了下,拽出一把带鞘的锋利小匕首来,这货当时都没来得及亮刀呢,就被王武两个打翻在地,真是要多战五渣就有多战五渣……

    我自然没心思去数落这些,接过刀子,在三女胆战心惊的注视下,就横刀朝自己的手腕切去。

    呀,哎呀……

    几声娇滴滴的惊呼声中,我一刀割断了自己手腕上的静脉血管,顿时鲜血如瀑一般涌了出来。

    忍着疼,我把手腕上的伤口对准了金泰妍的小嘴,然后断喊道:“傻看什么呢,快帮忙啊?”

    雪宫宫首先反应过来,领会了我的一团,紧忙伸手来掰金泰妍紧紧闭合的嘴巴。

    孝渊和林允儿也懵懂着挤了上来,一着急就特么叽里咕噜的往外冒韩语:“欧巴,洒啦罕有……?”

    我怒道:“想办法弄她的嘴,让她喝下去,我的血或许可以救她……”

    这几天接触我们这些人,又是A级长老又是C级武道强者的,前一秒还趾高气扬想要杀我,再把几个女孩掠去先奸后杀的家伙,转眼就被开车那小子给灭的一个不剩,孝渊和林允儿的小脑袋里已经塞满了之前二十多年也没见过的惊奇事,对于我割伤自己往她们小伙伴嘴里灌血的行为也就见怪不怪了,只是下意识的执行着我的命令,手忙脚乱的捏金泰妍鼻子,帮雪宫宫掰开她的樱桃小口。

    其实我喂金泰妍喝血也是无奈之举,实在是情况紧急我不得不拼,但凡有一点别的办法,我都不愿意这么做,一是我自己重伤还需要很多能量来修复受伤的地方,放血对于我来说就是抽汽油啊,本来能源都特么不够,再放出一些,想要迅速恢复就更难了,这还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我这基因血液实在是不够完美的,本人还要靠着老倪头送的药丸来压制基因冲突,稀里糊涂就喂给金泰妍,极有可能就把本不会死的人给害死了。

    至于说妃姨和马青箐都被我灌过鲜血救活,那只能归结于她们两个的运气够好,刚好自身的基因片段,就容纳了我的变异之血把,但也不是完全没事,那次马青箐犯病发疯,不也差点挂掉,幸好老子在她身边,一顿嘿咻用我的精华和药丸,把她的基因冲突压制住了。

    想到这,我从贴身处取出那如命一般珍而重之的翠玉小瓶,在被两大杀手追逐我跳入鸭绿江之时,我把所有的衣服裤子全丢掉了,保命小瓶被我含在嘴里,上了岸又被我塞进了内裤,一直随身带走,不管出现多大的紧急意外,小瓶必须在我手上已经成了我睡梦中都要重复谨记的事。

    算了算时间,我也该服药了,也许都他妈过了几天了,真的是记不那么清了,刚好借此机会就咬开盖子,示意孝渊接过小瓶来,让她到处一粒喂给我。

    我一只手腕还压在金泰妍的樱,唇上,实在是不方便自己吃药啊。

    这小瓶子整整十二课药丸,当初老洪头他们说的明白,叫我三个月吃一次,能保我三年的性命,至于以后能不能好好的活下去,就看我能不能抢到那颗包含着冰原血蛭的琥珀来中和自己的基因冲突了。

    这事我平时尽量都不去想,今天被金泰妍的伤势牵动,不由得想到自己的隐患,心情自然沉重下去,小药瓶我也没收起来,如果金泰妍出现了基因冲突的症状,我是舍得让出一颗药丸来挽救她的性命的,虽然我已经所剩不多,这一让就是拱手让出自己的三个月寿命,但是火烧眉毛也只能顾眼前了,我总不能看着金泰妍这么美丽善良的姑娘因为我的牵累而死在面前吧。

    想得多我就有些走神,直到雪宫宫高声提醒我:“差不多了吧,你别在放自己的血了,我看她脸色有些好转了呀。”

    我才恍然惊醒,把手腕抬起,让早就准备了布条的女生们,把我的手腕紧紧缠住。

    这种浅显的刀伤我是不在意的,就是不包扎,那血管都会在我非人的超强恢复力下自动愈合的。

    我的目光全落在金泰妍身上,只见她苍白如纸的脸色果然见了些红润,心跳和呼吸竟然也都加强了不少,这是有效果了,我暗暗松了口气,为自己的当机立断而庆幸。

    可一口大气我还没喘完,金泰妍又出现了异常,她失血过多原本苍白之极刚有了些红润的脸庞,竟然从胸口脖子处向上蔓延着翠绿色。

    这诡异一幕如同灵异事件一般,惊骇的孝渊和林允儿失声尖叫,雪宫宫也是一哆嗦,差点把手上的小匕首给扔了。

    我暗叫不好,怕什么来什么,果然他妈的基因冲突了。

    (抱歉,今天就两更了,家里装隔音窗子,折腾了一天,我总算解决了噪音问题,但写的晚了,明天看情况多更一些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