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仇人伏诛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几个内场保安被劈面夹风的人体炸弹吓了一条,下意识的抡刀就剁,那倒霉的大个保安早就被李云龙抡晕了,再加上不管脑袋屁股的把他当成了武器。昏的就跟条被扒了皮褪了毛的死狗一样。

    如果他还能有意识,此时一定会大叫队友太尼玛坑爹,为啥不管敌我就特么砍啊。

    可惜的是大个保安还没被李云龙扔出之前就已经昏迷了,毫无知觉的他转眼就砸到近前。被护卫着海马冲下楼的内场保镖们砰砰砰几刀剁在身上,顿时鲜血四溅喷的漫天都是。

    李云龙深深的朝人群里的海马望了一眼,又若有所思的偏头向我藏身位置瞟了下,他也不歇气。脚尖一动就从地上挑起一把甩棍,二话不说的就揉身扑上,直奔被护卫这人群里的海马。

    海马狂怒暴喊:“给我上,搞死他,谁得手我给一百万,不一千万,马上就兑现。”

    这赌博产业到底有多赚钱由此可见一斑,随随便便开出的赏额都到了八位数,本来那些穿制服的家伙都死伤一半了,看向李云龙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和惊骇,恨不得爹妈多给生两条腿好往后跑,可现在海马张嘴就把奖金给到一千万,这对海马老板不算什么,可是这些底层打工仔小混子们就不同了,只要幸运之神照顾,能把致命一刀砍在李云龙的头上,下半辈子啥也不用干也能吃香喝辣够活了。

    于是剩下的这些外场保安斗志再起,混在新来的那些手持开山刀的打手中,呼啸着就跟潮水一般冲向李云龙。

    李云龙哈哈一笑,不惧反喜,连连点头道:“这样才有意思,我不喜欢追着毫无反抗的人打,那跟撵鸡都没啥区别,太腻味了……”

    他刚装完逼,人群就到了,棍棒刀子齐齐高举,一窝蜂的打手们生怕错过了机会,一没留神李云龙就被小伙伴给砍死了,那一千万可就没戏了。

    李云龙身形如电,原地留下一道道残影,风车一般周旋在打手们四周,就听到铛铛铛……砰砰砰……一阵阵的乱响,十来个拿到持棒的家伙,被李云龙手里的合金甩棍抽的是骨断筋折躺倒哀嚎惨叫。

    海马兀自跳着脚的大喊大叫,给我干,死他,我除了一千万再加上澳门市区的一套房子,谁能亲手割下这小子的人头,我他妈必给。

    李云龙蹦起多高,一脚踢在一位光着膀子,前胸纹着下山虎的猛汉头顶,这力道大到砰的一声把那壮汉更个头都给踢爆了。

    门牙下颌组织乱飞,鲜血迸溅的还间杂着点点腥臭的脑内组织液。

    我暗骂李云龙个死变态,不是说不搞太大的动静吗,杀了海马就走人,这货怎么杀红了眼,也不管主犯从恶了,碰到就是一棒子或者一脚,能不能活下来全看对方的运气。

    我也无力阻止他,只能抓紧行动,赶紧趁着他还没把整座赌场都给夷为平地之时搞死那海马走人。

    海马已经被李云龙的神勇无敌吓破了胆,气焰不如刚下楼时的嚣张,但他还是没有意识到,不赶紧跑就会立刻没命,这货有着最大的依仗就是澳门警察,他一个取得执照的赌场经营者,每年上交给澳门特区的管理费都是天价,警方必须无条件的维护他,保证他的经营权利和人身安全,算了算时间,澳警也分分钟就到,到时候特警队的冲锋枪一来,谁特么再能打还敢迎着子弹冲吗?

    理想是如此美好,只是现实却是无比残忍的,李云龙呼喝来去杀的酣畅淋漓,海马的整个心神都盯在打斗场中,随着李云龙的动作而不停皱眉。

    我则是悄悄摸出了藏在腰间的匕首,哈腰低头绕了个圈,从背后位置靠近了海马。

    这货完全想不到死神不是前方那人形凶兽,而是来自背后的老朋友。

    我现在虽然还没有李云龙单挑百人如砍菜的实力,可是要在这种他们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放倒一位赌场老板,还真就跟吃饭喝水一样的简单。

    李云龙也注意到我的行动,他有意的加大了攻击力度和速度,一时间几十人围殴一人的场面,就变成了一个人追打好几十人的局势。

    急的海马原地直蹦,大喊大叫的吵嚷着:“给我顶住,顶住,我给两千万,谁能砍死他,我给……呃?”

    就在他急不可耐的提高赏格时,我已经成功摸到了他身后,有那么两个警惕的保镖注意到了我,可还没等示警呢,就被我一刀捅进心口,连声叫都没发出就仰面摔倒。

    海马被我拍了一下肩膀,这货惊的猛然回头来看,嘴里还嚷着我给多少钱,就被我一刀割破了劲动脉。

    鲜血呲出老远,那强劲的心脏泵力,把伤口处的血液都挤成了血箭,带着嘶嘶的声响往外传。

    海马没喊完的话顿时噎了回去,变成了不由自主的呃了一声,他想伸手去捂窜血不止的伤口,却被我反手一刀刺在眼窝里,我心中恨他得知杨阳是我兄弟还敢下手砍掉手,所以出手那是毫无顾忌的,一刀从他的眼窝刺入,直接把脑子给搅成了浆糊。

    海马连个屁都没憋出来,就咕咚一声倒地身亡。

    他身前还围了十来个没有参与围殴的混子,就想着如何防范李云龙冲过来危及自家BOSS呢,却没想到海马老板已经被我两刀解决,无声无息的就死在了众保镖的护卫之下。

    只是海马倒地的动静还是惊动了不少人,这些家伙顿时狂怒,失去理智一般抡着开山刀就朝我劈来。

    我嫌弃那匕首沾了不少海马的脑浆有些脏,也懒得抽回,空手迎向冲来的五六个人,身子闪躲间躲过劈来的刀光,脚下一拌肩头一撞,就让其中一个保镖失去了平衡,他尖叫着扑倒,却在半空中就被我劈手夺过手里的开山刀。

    一刀在手我豪气顿生,狞笑道:“以为我好欺负是吧,老子不砍翻几个以为我是软柿子呗?”

    话音一落我就把份量颇重的开山刀抡圆了,迎着人群如同一阵风般的冲杀过去。

    李云龙一见乐了,也劈手抢来一把刀,高叫着:“兄弟,这些人都是助纣为虐的吸血鬼啊,要不咱敞开了杀,都给抹去算**。”

    我冷哼回应:“撤!”

    李云龙撇嘴:“真没劲,算了,你们不要再过来,我不答应不杀人了,别自己找死。”

    他脚下几乎躺了二三十人,谁还敢这么不开眼的冲过去送死?

    而我这边刚一接触,也是猛的不行,几刀就剁了四五个大汉,再加上众人看到自家老板已经俯尸当场了,估计那一千万和市区的房子也没人给兑现了,顿时就萌生退意。

    群殴火拼就是这样,没了老大又是绝对的下风劣势,只要有一个扔刀闪人,那其余的混子就生怕自己跑的慢了被对方撵上一刀给剁了。

    恨不得爹妈给生了四条腿,一窝蜂的往后逃,有那慌不着路的,直接就钻进吧台,还有顺着楼梯向上爬的。

    我和李云龙相视一笑,这货掏出手机跑到海马挂掉的地方连连拍照,嘴里还啧啧叹息:“变态呀,禽兽啊,你瞅你把人家扎的,眼珠子都冒出来了。”

    我冷哼道:“怎么都是死,这样直接挂还不受罪呢,再说他砍我兄弟胳膊的时候,也没见这货心软过。”

    李云龙收起电话,把手上的刀子一丢,边快步往外走边哼道:“赶紧吧,一会黑皮狗子就来了。”

    我也脱下故意多穿的外套,不然身上有血迹也不方便跑路,刚打起来的时候,周围赌客还有起哄吹哨的,等到上边的拿刀保镖下来,见了血死了人,多是游客身份的赌客们可就不敢看了,早就他妈的四散而逃跑出了西京赌场,所以我和李云龙是毫无阻滞的出了赌场大门。

    隐晦的朝两边高楼上的兄弟们做个手势,我俩展开身形就跑向赌场后身。

    临动手之前,我们就计划好,由学过汽配维修的姜羽出手,偷了辆面包车,停在略显僻静的西京赌场后身,隔了能有两条街一千米的距离,不停太近的原因是,这边广场和正街上的监控视频太多了,不光有警方的还有各家饭店商场自设的,我的目标是尽可能的少露面,杀完人就回香港,所以才会做了这样的安排。

    在计划里,我们搞定海马,先行撤退到车上,等两边负责策应的狙击手们归位,就开车直奔停船的码头,等到澳门警方找到线索时,我们早就回到香港消失在基数庞大的人群里了。

    可我和李云龙跑了一多半路,眼看着一条小巷子快要到头了。

    却是异变突生的被人给生生截住,这是三名身材高大的男子,为首者头发都有些斑白了,此人穿了一身黑,休闲裤黑皮鞋,随意敞开的休闲西服领口,露出里边雪白的衬衣。

    李云龙在我观察对面之人时就已经脸色狂变,低声警告道:“那是欧阳燕,千万小心他的手。”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