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四章 别后离情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赶忙抓起地上的积雪,手忙脚乱的就往脸上抹,可是这种油彩质量还挺好,昨晚都是用了好几瓶水才洗掉。现在这点雪想要擦干净不是一般的难。

    火舞也上来帮忙,双手抓了些雪沫就往我脸上抹,两人鼓捣了好几分钟,才算弄的差不离了。虽然还有一些残留,可总算能勉强看出我本来模样了。

    我着急问火舞话,就阻止了她想继续把我脸上残留的油彩痕迹擦掉的动作,抓着她的胳膊问道:“上回在丹东韩龙鸿家里。你替我挡住追兵,之后他们没有难为你吧?”

    火舞哼了一声道:“我不会有事的,没人敢真的伤我性命,倒是你,让我一直牵挂的不行,听说你过江跑去朝鲜啦。”

    我咬牙道:“不跑不行啊,他们不敢伤你却绝对敢要我的命,我要是犹豫一犹豫就得送了小命。”

    火舞摇头有些无奈道:“都是我没用,我左右不了一些人的想法,我只是后悔没早点跟你处境,让你一个人在外边吃苦。”

    说到这她就有些难过,眼圈都红了,我心中感动,轻轻一拉她的小手,就把火舞给拥在了怀里。

    无星无月的夜空,只有飘飘洒洒的漫天轻雪陪伴,我们两人紧紧拥在一起,彼此传递的体温就代替了心里想说的千言万语。

    良久,我突然想起正事,一把推开火舞肩膀,急声问道:“卧槽,把正事给忘了,我问你啊,老倪头和老洪头怎么了,咋都联系不上他们?”

    火舞眨巴着大眼睛道:“我也不知道啊,但他们确实没在北京,大概是半个月前吧,倪副会长跟我透露说要去一趟大西北,司马老会长有法旨下来,召他带一些长老级人物去护,法。”

    我愣住了,追问道:“护,法什么意思,谁转达的召见命令?”

    火舞随口道:“护,法就是高手做重要突破时,身边需要有人保护,对抗各种意外突然状况,叫护,法,转达命令的人是欧阳燕呗,他是唯一一个跟司马老会长有联系的人啊。”

    我一拍大腿叫道:“坏菜了,倪老头他们危险了,这欧阳燕指定会趁机搞事情,弄不好连这道法旨召见都是他伪造出来的。”

    火舞神色一变,凝重道:“之前也有过很多次这种情况,副会长带着洪长老他们出远门执行特殊任务之类的,动辄就是一两个月没有消息,也属于正常的事情,毕竟他们级别高,我都没资格过问他们的去向。”

    我摇头道,这次不一样,你不懂。

    火舞摇着我的胳膊急道:“怎么不一样你快告诉我啊,如果倪会长他们再出了事,这零组织可就是欧阳燕的天下了,他虽然不敢动我,可是我也没有啥影响力能跟他制衡。

    我咬牙解释道:“老倪头和老洪头都曾经给家人留下嘱咐,告诉他们几天之内若是联系不上两人就赶紧搬家换地方,说明欧阳燕对付他们了。”

    火舞顿时急了,沉声问我:“你说真的,这事可不能开玩笑!”

    我苦笑道:“我扔下英国那一大摊子事,万里迢迢飞回来,可不就是为了调查他们的去向吗,不然我干嘛要装吸血鬼祸害三里屯啊,莫非你觉得我有那么无聊么?”

    火舞皱着好看的眉毛思索,良久才抬头看向我的眼睛叹息:“就算你推断的成真,咱们也找不到倪会长他们的人,司马老会长拿了佛牙出去闭关,所选的地方都是绝密,除了欧阳燕作为他最重视的徒弟知道外,就没有第三个人清楚,就连倪会长他都不知道在哪。”

    我有些抓狂了,在天台上来回度步转圈,脑子快要想炸了,也想不出办法来。

    火舞见我急成这样于心不忍,拉住我的手道:“你也不用太担心,倪副会长带着洪长老,身边还有昆仑山一系的八位A级高手随行,就算欧阳燕动用成建制的军队也伤不了他们,想要不声不响就灭了倪老他们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揉着眉心问道:“这八个A级高手,算是谁的人,是不是倪老头的心腹手下?”

    火舞点头道:“对啊,不然倪老也不会带他们出去啊,执行为司马会长护,法的任务实在太重要,肯定要用自己人才放心。”

    我低声道:“就是如此我才更为担心两个老人家的处境,如果挖好了坑,下好了套,一次就把这十大高手都杀死,是不是欧阳燕就一手遮天完全掌控住了零组织?”

    火舞骇然点头:“是的,但欧阳燕都不一定能打过倪老啊,怎么能杀死这么高手?”

    我翻了白眼,气急道:“以前就觉得你老聪明了,咋滴今天一直在钻牛角尖,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办不到的事,人家要想算计你,还能跟你明刀明枪干啊,阴谋诡计,机关陷阱,啥招不能收拾人命啊?”

    火舞脸一红,呐呐道:“我这不是看到你有点激动呢,脑筋就转的慢,你不许笑人家。”

    我摆手道:“不笑你,可是咱们必须要想个办法,探听到司马会长闭关的所在,不去现场看一看,就坐在家里猜测永远不可能知道真相,万一这个召见是假的,也有可能两位老爷子正被欧阳燕这小人假传圣旨,给困在了什么地方脱不了身呢。”

    火舞皱眉道;“真的没有啥办法能知道司马会长在哪闭关,而且欧阳燕也消失有些日子了,他转达了老会长的命令后,几乎是跟倪老洪老一起离开的。”

    我抓着头发纠结道:“算了,我先带你离开这,找个地方落脚商量。”

    火舞点点头,我一把揽住她的纤细腰肢,身子一动就直接朝楼下蹦去。

    火舞吓了一跳,紧紧抱着我的身子叫道:“你说带我离开的方式就是跳?”

    我在她耳边轻声道:“别怕,有我在不会摔倒你的。”

    十层高楼落到一半,我就找好了位置,一脚踢在墙面上,借着一股子反震力道卸下了大部分的下冲之力。

    接下来又连点了几下空调外机,等到我跟火舞落在地面时,已经没什么重力加速度了。

    轻轻被我放落到地面上的火舞一脸后怕,小脸有些发白的瞪着我问道:“生子你厉害了好多啊,三十多米说跳就跳,关键你怀里还抱着一个大活人,要搁以前咱两一准都摔成肉饼了。”

    我有些小得意的翘起下巴,吹嘘道:“这算什么,我刚回去敲昏你的时候,用的可是血族秘法瞬移啊,我把你抱走时,风信子三个傻货还满大街踅摸我的人影呢。”

    火舞啧啧道:“我说怎么敢一见面就给我一掌打昏我,原来你是长本事了欺负人啊,看我不一火球子烧死你。”

    她笑嘻嘻扬起小手,假装着吓唬我。

    我岂能猜不到她不会真的对我动手,于是随口接道:“娘娘你可冤枉死小的了,你身份背景那么吓人,谁敢真的欺负你啊?”

    火舞板着脸哼道:“老实告诉我,谁跟你说我的身世的?”

    我脑海中突然一道灵光闪过,一把抓住火舞的手问道:“哎对了,你爷爷可是那个谁啊,你说司马会长闭关之前会不会把地址说给你爷爷啊,以便真有个什么天塌下来的大事发生,也能找到司马会长。”

    火舞沉思了下,点头道:“零组织其实一直都是直接对我爷爷负责的,老会长也是定期觐见我爷爷,你说的这个还真有可能。”

    我心急如焚道:“那咱还墨迹啥,麻溜的带我去见你家老爷子去。”

    火舞冷哼道:“想啥呢,我都多少天才能见到一次,你说见就见,你以为你谁啊?”

    (祝考试的兄弟一帆风顺,科科都拿高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