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 隐秘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花厅中一位面容矍铄的花甲老人背着手在欣赏挂在墙上的一副字,出于习惯,我并没有盯着人看个不停,而是飞快打量了一眼屋子周遭的格局设施等情况。

    听到火舞的娇嗔招呼。老头面无表情转过身来,摆手制止了孙女的撒娇挽臂,哼道:“还记得有我这个爷爷啊,我看你现在胆子大的很了嘛……”

    火舞吐了吐舌头。在这人头发已经白了多半的老人面前,她完全变成了普通女孩一般,没了那挥手间就烧光几十上百敌人的凛凛煞气。

    “爷爷,瞧您说的。我倒是想日日夜夜尽孝膝前,啥事都听您的教诲,可是你有时间理我吗?这不刚才还差点被赵秘书把我们俩给赶了出去呢。”

    随侍左右的赵大秘顿时有些尴尬,嘴唇动了一下却没有吭声。

    火舞一箭双雕,既说了自己这里如何依恋首长爷爷,也顺手告了赵大秘一状,可是她这点小心思连我都能看透,如何能瞒过面前这位真正执掌过世界第一大国十数年的绝顶人物?

    身量中等,大概在一米七五左右的老人家腰板笔直,听到孙女半真半假的说了两句只是微微摇头,把似能看透一切伪装的睿智目光朝我看来。

    我顿时心中一震,这可是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人啊,万万想不到我会有这么一天直接跟人家面对面了,还离的这么,还特么有可能变成他的孙女婿,后辈亲属。

    “你就是星海那个秦生?”

    我赶紧上前一步,迟疑了下答道:“令狐前辈您好,我就是那个秦生。”

    火舞爷爷面色一沉,冷哼道:“好大的胆子,你不光敢回国,更是蛊惑我的孙女混到我家里来,你就不怕我一声令下乱枪打死你?”

    火舞顿时紧张起来,小脸都白了,微不可查的错了一小步,将我护在身后道:“爷爷您干嘛,不是你说我又谈恋爱的哪天,一定要把男孩带给您过目的吗,秦生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们如此不依不饶的非得难为他?”

    老首长嘿了一声,缓缓走回主位沙发前坐下,双手搁在扶手上冷冷的盯着我看。

    我就觉得像一座无形大山一般,横恒在头上眼前,并且无声无息的朝着我降落压下。

    这种压迫感,跟武力压迫还不一样,这是一种源自于内心的,对人家身份地位的敬畏和仰视。

    倒不是我没有出息,实在是我短短十七年的生命中,根本没有任何可能想到,会有一天能面对他这么高身份的人。

    压力之下我额头立刻就渗出汗来,但是我告诉自己此刻绝对不能怂,若是让老首长觉得我毫无担当胆量,那么我接下来想跟他打商量的事恐怕就要黄。

    心一横,暗道最坏的结果不过就是我再次亡命天涯,冲出这座大院,甚至是逃出首都和中国。

    以我现在的能力,想要活捉或是击毙我,都绝对不会太容易了。

    想到这我就尽量做出一副沉稳内敛的样子回道:“回前辈的话,我回国是因为家里出了件不得不出面处理的问题。

    至于是怎么能混到您的跟前,得到一点时间认识你,这个可就要问您自己的孙女了。

    老首长瞪向站在他身边的火舞,从鼻腔中哼出一声:“哼,你干的好事,你是纯心想要气死我啊。”

    火舞立刻朝我翻了老大一个白眼,怪我咋还祸水东引。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虽说我已经下定决心不怕老头子当场翻脸,可毕竟人家的身份地位都太高了,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让我独自面对还是有些不得劲,自然是该拖谁下水就得拖下水。

    火舞无奈,只好垂着头老老实实答道:“爷爷,我确实很喜欢他,这次带他来见您,有两个目的,第一是真的要您为我把把关,看看秦生是不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第二嘛,就是我们零的内部出现了一些紧急状况,我们需要向您请示汇报,才能确定下一步的行动。”

    火舞爷爷皱着半百的浓眉道:“我不同意你跟他处朋友,趁早死了这份心吧,这混小子把咱们整个国家和民族都绑上一艘漏水的破船上,我们现在应对外部声讨找茬的困境有多难,你不会一点都不清楚吧,而这一切都是源于你带来的这个男生,他得意忘形的被人录了音还传到了世界范围内的互联网上。”

    火舞撒娇道:“您说的道理我都懂,可秦生他不是坏人,他也绝对不是故意给国家添麻烦,您要相信我的眼光啊。”

    老首长嗤笑道:“如果他是故意的坏了良心才这么做,他早不知道死多少回了,我根本就不会允许他逃出国门去。”

    火舞娇笑道:“对嘛,我火舞的爷爷最是公私分明,睿智大气,哪能看不出谁好谁坏啊。”

    老首长摆手道:“少拍马屁,说说吧,来找我到底是因为什么?”

    火舞看了我一眼,示意由我来谈倪老前辈的事更妥当。

    我迟疑了下,看了眼旁边侍立的四位贴身警卫,以及那赵大秘一眼。

    首长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挥手道:“你们都先出去,不用担忧我的安全,我相信自己**是个靠谱的人。

    赵大秘等人躬身倒退,直至出了除了花厅大门,又在外边把门给锁上了。

    我见偌大的房间里就我们三人了,又刻意压低声音,把老倪头和老洪头跟家人失去联系好久之事一说,最后总结道:“我怀疑两位前辈被欧阳燕那个小人算计了,或是被困或是被杀,总之是回不来。”

    火舞爷爷手指轻轻敲打着沙发扶手,不置可否道:“所以呢,你觉得他们两个对你有恩,就想报恩调查此事对吧?”

    我点头,言简意赅道:“对,就是这个意思。”

    老首长微微颔首,面色稍缓道:“难为你能冒着自己也有生命危险的情况,还不顾一切的想要拯救这两位老同志。”

    我肃容正色道:“有恩不忘绝对不是我的性格,不光有多少危险我都不可能置之不理,假装什么都不知的在外国快活。”

    老首长沉默了会,突然开口,说出的话简直把我震惊的差点摔倒。

    “你们的怀疑是有理由的,我也不予自评,但是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就是这事才让我这明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还答应跟见面。”

    火舞比我还着急呢,一叠声的催促自家爷爷快说。

    老首长叹息一声道:“其实你这小娃真够冤屈的,我实话告诉你吧,救活你朋友洪熙水的,并不是司马会长,而是我解放军**的专家教授们,至于为啥非逼你们去抢佛牙回来才能救你的女友,可是人家筹划了好久的事情。”

    我呼的一声站了起来,牙齿咬的咯吱响,怒声问道:“什么,救洪熙水根本不是他,也没有用到佛牙圣物这件东西?”

    老首长缓缓点头,解释道:“人心叵测,不过你这孩子重情重义,这点我很欣赏。”

    火舞也傻眼了,追问爷爷道:“难道你们一直都在欺骗秦生和我?没有佛牙也一样能救活头部中弹的洪熙水?”

    老首长皱眉道:“什么话,啥叫我们一起欺骗你的秦生,这根本没我啥事行不行,我哪有时间关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都是司马和他徒弟商量出来的办法,目的只有一个,得到佛宝的神秘能量,供司马参悟吸收,以期待闭关苦修后,他能一举冲破SS级关卡。”

    我顿时眼珠子都红了,咬牙切词骂道:“无耻,这对师徒也太不要脸了,利用我救人心切的想法,把我们当成炮灰,派到斯里兰卡做不好的事情。”

    老首长淡然道:“利用与利用自然是无处不在的,你也不用太介怀了,不过我愿意给你会听你说起此事,还真就是觉得那司马那师徒俩野心太大,将来铲除异己差不多了,也许零组织的一城一地就不能再满足他们了。”

    我顿时眼睛一亮,顺着老头子的话往下问道:“既然您都知道那师徒两个不靠谱,为啥还非得用他们执掌零啊。

    火舞爷爷有些尴尬笑道:“不是完全没有担心,而是我是实在找不到比欧阳师徒更合适的人选了。

    我颓然坐到沙发上,跟火舞飞快的碰了下眼神,心里确实就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了。

    火舞爷爷似乎明白我们在担忧什么,缓缓开口道:“司马还真跟我提过,他对外宣称的闭关地是西北沙漠,千里方圆都不会有任何人烟的那种黑沙漠。其实不然,司马真正的闭关地是在云南的石林。

    我拍案而起,兴奋惊喜难耐的朝老首长致谢:“谢谢您首长,我想我应该马上就出发了,我实在是担心二老有什么闪失。

    火舞爷爷一摆手,拦到:“着什么急,如果真是欧阳燕算计了你的长辈倪长老洪长老,隔了这么久了,你现在就是乘坐火箭飞过去,也恐怕是毫无用处的。”

    我苦笑道:“现在我不担心是欧阳燕了,因为他一个人绝对没那么大本事,把十位达到A级并且有数位资深A级强者给坑害了,我最担心的是这里边有没有那司马老会长的参与,刚才您一说我就隐隐觉得不太妙,现在更加心神不宁了,你说那老王八蛋为了自己突破,都能想出忽悠我,想要救人就给我去抢宝贝的损招,他有什么还干不出来的吗,这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想要扶徒弟上位,就完全有可能把十位A级高手召去给埋伏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