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急飞石林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舞爷爷似乎对我这么粗鲁的话有些不适应,皱眉瞥了我一眼道:“第二件事说完,那咱们在说说第一件事,我不光你们两个是真心还是假意。除非你亲生想到办法能把自己抢劫佛牙寺罪犯的身份给我洗干净了,还要断绝跟其它所有女孩的来往,否则你甭想娶我孙女。”

    我呐呐挠头道:“全世界七十亿人口,恨不得都有六十九亿人知道了。我咋个消除身份去除影响啊,小子实在是做不到啊。”

    火舞爷爷挥手道:“这就是你的事情了,反正我的孙女绝不能嫁给一个身份太复杂,随时都有可能引起战争的男人。”

    火舞顿时有些紧张的看向我。她生怕我一怒之下嫌弃老头条件限制太多,就甩手走了。

    说实话我本来没想真的就此求婚还是跟火舞确定恋爱关系,因为我们来到她爷爷这来的主要目的就是探听司马会长的闭关之地,以此来追踪调查倪老等人到底去过哪了,是被囚禁还是被杀了。”

    可没想到的时候,火舞爷俩全特么当真了,还一本正经的跟我谈上条件了。

    我有心实话实说甩手就走,买张飞机票就直奔云南,可我既不愿意伤了火舞的心,也不想激怒这位威严极重的国字号老首长,只好支支吾吾的囧在当场了。

    火舞爷爷一看就有些不高兴了,冷哼着端起茶杯,朝火舞吩咐道:“等他能许给你未来的时候再带来见我,现在你们走吧,我还有客人要见。”

    火舞神色极其复杂的看了我一眼,也没吭声,当先就举步朝门外而行。

    我讪讪起身,朝老首长弯了弯腰,见他连眉毛都没掀动一下,就暗叹口气,大步如逃一般出了这间花厅。

    外边,火舞脚步飞快,根本都不想等我,一副我生气了很怕别人不知道的样子。

    我苦笑不迭,脑子里全都是立刻飞往云南前往石林的盘算,真的没心情去哄女人。

    只是我全靠了人家火舞才能得到这么重要的消息,一声不吭就闪人也说不过去,只好紧走几步追上她,在后边低声解释道:“火舞姐,你知道我对你的好感,我不是不喜欢你。”

    火舞豁然停身,转头瞪着我,小脸都气的绯红了,怒道:“口口声声说对我有感情,可是你的行动呢,我爷爷当面问你,你咋立刻就怂了,你就不能争点气,先把话说出去,应承了下来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么表现我很丢人,也很被动,我们家族不是普通人家,这事被我那些堂兄表妹的知道了,我绝对会成为他们的谈资笑柄。”

    我头垂的更低了,吭哧了半天憋出一句:“骗人是不对的,尤其是你的长辈,我做不到的事,真不敢乱说。”

    火舞转身疾行,边走边呵斥道:“滚开,你离我远些,让我自己静静。”

    我一看这也出了胡同口了,那分手就分手吧,当下扬声对她道:“行,那你消消气,我就先去石林了,等我要能活着回来,一定好好给你赔罪道歉。”

    说完我一脑门子心思转身就走,想要打车回长城酒店,安排雪宫宫先行回英国,别特么我这边去石林,她再被零组织给追查到,受了无妄之灾就不好了。

    可是火舞一听说我竟然不哄她了,还转身就走的要去石林,顿时更怒了,扭头朝我跑了两步,尖声叫道:“你个大混蛋,叫你走你就走啊,还要自己去石林,我就那么不值得你托付生死当成外人吗,你听见没有,你特么给我站住。”

    我牵了牵嘴角,满脸蛋疼的样子回身,苦笑道:“你还想干嘛,我是不会带你去的,太危险,而且这也不是你该承受的东西,我是受人之恩不得不报,你干嘛非得跟去?”

    火舞简直快被我气疯了,跺脚道:“倪洪两位前辈就跟我的干爷爷一样,平时对我多有爱护,照顾有加的,他们出了事我能看着不管,再说我怎么能眼瞅你去拼命而不帮忙,那我成什么人了,还有啥资格口口声声说喜欢你?”

    我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说啥也不肯吐口,就是不同意带她去,因为按火舞爷爷说提供的消息来看,司马会长这人城府极深,也是跟他宝贝徒弟欧阳燕一个德行,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人。

    若只是欧阳燕自作主张带人算计倪老头几个,我寻到了地头还有几分把握胜他,可要是连司马会长也参与了,我是半分把握都没有,一旦是最终结果就是这种我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那打起来动上手,很可能我就要死在石林了,让火舞跟着去干嘛,她千金之躯啊,有着漫长美丽的人生还没有走呢,为了我这样一个不敢承诺给她完整感情的人送命实在是不值得。

    但是火舞接下来的两句话又让我不得不妥协了,她说:“你是不是傻,不管是司马会长还是欧阳燕,他们谁当老大不也在国家机器的领导下吗,难道他们敢碰我?敢激怒我爷爷?哼,你要是敢不带我去,我立刻就回总部,把你来了北京还要去石林搞事的情况给公布了,相信欧阳燕留在北京的心腹绝对会跳着脚的跑来找你麻烦,就算你把他们都给杀了,那消息也是泄露出去了。”

    说完这些火舞就一脸挑衅一脸倔强的瞪着我看,等我的答复,我沉默了半饷最后点头同意让她跟着,但我却提了个要求,就是一切行动必须听从我的安排,如果有危险我让她逃就得跑,不能再做上次为我挡住追兵当肉盾的傻事了。

    火舞见我同意让她随行,乐的跟个小女孩一样雀跃,想也不想的连连点头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们取了车,她就想直接往机场开,却被我出言阻止,让她先去一趟长城酒店。

    火舞狐疑的问我:“还有啥重要的行礼没带吗,如果是衣服什么的就不要了,我们落地了再买,时间宝贵啊。”

    我摇头道:“不是东西,是有个人还真饭店等我呢,我必须过去交代一声让她先回英国。”

    火舞顿时脸色一黯,张了张嘴想要问什么,最后却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我心知她肯定是误会了,以为我是带着秦曦还宋苗苗等人回来的,其实还真不是,雪宫宫这个坑货跟我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就是在韩国首尔警察局前,车子被金泰妍歌迷给掀翻了的那次。

    只是我懒得解释了,反正一会她也能看到人,等到车子开到长城酒店楼下,我就打电话让雪宫宫带着行礼下来。

    雪宫宫没好气的拒绝道:“不去,老娘看蜡笔小新呢。”

    我恨声道:“不去就不去,我这边调查到线索了,马上就要坐飞机走了,你自个回伦敦吧,路上小心照顾好自己。”

    雪宫宫心不在焉的应道:“哦,知……卧槽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重复道:“我要去救人了,你自己滚回英国去。”

    驾驶位的火舞有些怪异的看了我一眼,似在奇怪我怎么跟自己女人如此凶恶。

    我放下电话朝火舞摆手:“走吧,去机场。”

    火舞迟疑道:“不等她了?这样合适吗?”

    我苦笑道:“恨不得跟她一辈子不见,才不要等她,咱们赶紧走,不然我还会被她搞的一肚子气。”

    火舞一脑门的疑惑,却顺从的按我指令发动了汽车。

    ……

    一小时后,首都机场。

    火舞通过关系,将马上就要起飞的南航飞机滞留半小时,等我们狂奔进航站楼就直接进了贵宾通道登机。

    这架小型客机坐了不到百人,一个个怨声载道的质疑航空公司搞JB什么鬼啊,没风没云的为什么要延时起飞?

    等我和火舞匆匆上了飞机,在空乘的殷勤引导下进了头等舱后,飞机就得到塔台指示,可以即刻起飞了。

    我心说零组织是真牛比啊,不但可以不买票,以后再算,还能硬生生把半小时前就该上天的飞机给截停了,如果不是这么做,那我们想坐飞昆明的航班就得在等三小时。

    四个小时之后,我和火舞已经站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外,因为这次的行动极为敏感重要,落了地火舞就不敢再使用她零组织的渠道特权,怕惊动了可能人在这边的欧阳燕等。

    我说那就按我的套路来吧,直接在机场外租了个车,甩了五百块钱的车资,让司机带着我们去离此不足百余公里的石林景区。

    一路上,因为有司机这个外人在,关于这次行动的事,我们也不好交流,可彼此心里都很忐忑,有种恨不得马上就寻到目标的迫切,又有种永远都找不到才好的心理在矛盾着。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