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同路的情敌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舞见我维护雪宫宫,心里也有点不爽,但是她不想我太为难了,就冷哼一声回了房间。

    客厅里只剩下我跟雪宫宫大眼瞪小眼的都不吭声。

    良久我才打破沉默问道:“你不是说老娘正在看蜡笔小新没空跟我走吗。那你还追来干什么?”

    雪宫宫吸了口气,表情有些委屈道:“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快就查到了线索,我还以为你想叫我下去吃饭呢,后来我反应过来想要你等等我。你直接就把电话挂掉还给关机了,你特么就是想甩开我跟这个火舞过二人世界,老娘偏不让你如愿,我就是打个火箭我都来搅合你们。”

    我差点被雪宫宫给气抽过去。这尼玛一天天的脑子里都想些什么东西,我特么是来跟欧阳燕拼命的,是来救人的,竟然被她说成了游山玩水外加玩女人。

    只是雪宫宫的胡搅蛮缠我早已领教过许多次了,也彻底熄了跟她奖励谈判的念头,只是冷声告诫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绝对很危险,你要没做好挂掉的准备最好别跟着来,别特么到时候出了事你又埋怨我。

    雪宫宫冷笑道:“我就算死十次也无所谓,反正就是不能让你们两个奸夫淫妇有机会单独相处。”

    我压低声音道:“你怎么说我行,反正你也吃定我了,我也懒得跟你计较,可是火舞姐没有任何理由能惯着你,她那异能一出,直接一把火烧死几十个人的威力,弄你身上你扛得住?”

    雪宫宫色厉内荏咋呼道:“吹牛逼啊,真动起手来指不定谁杀了谁呢,老娘除了变化容貌也不是一无是处好不好?”

    我朝她冷冷的看了一眼,心说你牛逼你咋不嚷嚷了,声音压的比我还低,这狠话难道是专门说给我听的。

    雪宫宫也有些脸红,哼了一声道:“姐饿了,你给我叫吃的来。”

    我虎着脸道:“不管,饿了自己喊服务员去。”

    雪宫宫咬牙切齿的瞪着我,老半天憋出一句道:“成,这不是你需要我的时候了,我特么叫来饭菜你们都不许吃。”

    她抓起茶几上的座机就想打给服务台,还没等拨号,房门却被人给敲响了。

    我快步走过去,打开门一看,陈阿波回来了,这货背了老大一个双肩包,手上还提了个大号的旅行包。

    额头见汗的站在门外,微微有些气喘。

    我往他肩膀上一看,顿时暗暗点头,陈阿波的肩膀上还背着两把连鞘的四尺长刀,从那略微弯曲呈流线型的刀身来看,我就知道这是久负盛名的战斗用刀,唐刀!

    陈阿波连提带背的走进套房,嘴里解释道:“幸好我有一个开旅行用品店的兄弟在这边,一站式采购全部搞定,就连两把百炼精钢的手工唐刀,也是我朋友卖给咱们的。

    他刚走过门口,把手里的旅行包放下,还没来得及卸下肩上背的大包,就一下子愣住,瞅着仍然气呼呼坐在沙发上打量他的雪宫宫。

    我刚介绍一下,好让两人知道对方是什么身份,这陈阿波就夸张的叫道:“妈呀,小姑娘你刚才洗澡了还是卸妆了啊,咋完全变了个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雪宫宫愣了下,旋即有些脸色难看,从鼻子里哼道:“你瞎啊,这特么是一个人吗,她有我个高有我好看吗?”

    陈阿波彻底懵了,呆愣愣看向我,求助的意味十分明显,我只能摇头道:“你误会了,这个女孩是你走之后找来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屋里的火舞听到动静,脸色冰冷的推门而出,瞪着雪宫宫哼道:“我承认你长得确实挺美,可是你要想踩着我的肩膀往上爬,就有点太天真了。”

    陈阿波看看这个,有看看那个,喉结不自主的蠕动道:“都美,都好漂亮的。”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声道:“从现在开始,谁在给我故意找茬吵架就自己滚回去,老子马上要做的事你们不会不清楚,我真没心情给你们打这种无聊吃醋的官司。

    雪宫宫见我真的动怒,立刻就老实了,吐了吐舌头,也不吵火舞挑衅了,乖乖的坐在一边不吭声。

    我余怒未消的坐下,吩咐陈阿波把东西放下,然后打电话给服务台叫餐,吃过之后马上就要进入石林景区。

    陈阿波满心不情愿,辩说现在天色已晚,等咱们走个十几里路可能就要黑了,也没法欣赏景色,不如咱们在酒店里好好休息一晚,养足精神明天再去游玩。

    我冷冷的望向他,哼道:“你是不是忘了我给你钱之前怎么说的?做向导期间,你不能对我们说不,想啥时候走,走到哪,你都得无条件带路奉陪。”

    陈阿波有些无语的点头,好好好,全听您的就是。

    很快,服务台送来丰盛饭菜,我也没心情喝酒,匆匆饱餐一顿,连根烟都没抽,就下令出发了。

    两位女生不需要负重,只是随身带了个小背包,装些女人用的私密物品和换洗衣服,那些食物和帐篷什么的,塞在一个大包里,被我一把拎过来,轻若棉花一般就提在了手中。

    这一大包少说也得六七十斤重,本来陈阿波还正打怵要扛着这么多的物资,见我如此轻松就给提走,他顿时一惊,看像我的目光一缩,就连神态都恭谨了不少。

    车子开到山下入口处就不能再往前开,陈阿波找了个停车位付了订金就把出租车扔下,打头带着我们步行进山。

    石林景区,以一片占地极广的石柱森林而闻名,但那些著名的景点每日里都是人山人海的被游客践踏着,怎么也不可能有司马会长这样绝世高手的闭关地。

    所以我进入景区之后,就明白告诉陈阿波,带我们进入景区深处,越人迹罕至越幽深难寻的地方越好,我们花好几万请你这个当地人做向导,就是想看到普通游客看不到的东西。

    陈阿波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点点头,默不吭声的头前带路。

    我让火舞和雪宫宫走到中间去,自己落后个两三米远断后,随时准备着出手应付各种意外情况。

    但事实证明,我还是太想当然了,如果这一小队人都是我这样的实力和体能,就算整夜不眠不休,绕着石林也能跑上一大圈,可是两个女人和陈阿波就差太远了,走到子夜时分速度就慢的像牛爬,最后又走了几里路,雪宫宫率先支持不住,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放赖,说要么让我背她走,要么就地宿营睡觉,明天再往里边寻找。

    其实我着急之下还真想背她,可是想想又算了,这火舞跟着我身后走,我这边背着雪宫宫,还不得把脾气火爆的她给气暴走了。

    刚好陈阿波也体力不支了,就算后来我把所有物资,甚至是两把刀都跨在了自己身上,让他们三人空着手走路,也都坚持不住了。

    无奈之下我只好下令原地宿营扎起帐篷。

    好不容易在陈阿波的带领下,我们把两个简易帐篷给搭好了,分配帐篷睡觉时,又出了问题。

    为了节省体力,陈阿波只买了两顶帐篷,原本的打算是我跟火舞住一个,他自己做一个,却没想回到酒店才发现又来了个雪宫宫。

    偏偏雪宫宫和火舞都视作对方为自己的情敌,根本不可能住在一起,那她两要是一人一顶帐篷,我跟陈阿波就特么悲剧了,只能蹲在外边。

    而这时候已经是临近春节了,寒冬气候进入了最为冷冽的时节,我倒是无所谓,没帐篷我也不会感冒生病,但是陈阿波这种普通人,让他外边被寒风吹着睡一夜,第二天要是还能行动才叫怪事了。

    我是怎么商量两人都不行,反正就是坚决不跟对方住在一个帐篷里,一怒之下我也火了,招呼一声,跟陈阿波一人一个,直接钻帐篷睡觉去。

    火舞和雪宫宫顿时傻眼,两人像两只好斗的小母鸡一样,隔着几米远坐着,互相朝对方瞪眼。

    其实我根本不可能睡着,一气之下才把帐篷跟陈阿波给分了,但还是眯着眼睛留意外边的情况,随时准备出手干预意外情况。

    昆明地区虽说四季如春,可真要到了隆冬季节还是有可能下雪的,这段时间温暖还略微偏高,不过就算如此,这山野深夜的寒气那也不是闹着玩的。

    火舞还好,一身火属性异能,让她的娇躯内蕴含了超乎寻常的抗寒能力,可雪宫宫就惨了,这货只有一个辅助异能变幻容貌,别的方面大概也就和一位壮年男子相差无几。

    走了大半夜山路,又累又冷的她太想有个避风暖和的地方睡觉了,可是这样的帐篷却被自己给放弃了。

    雪宫宫越想越懊恼,也冻的抱着膀子蜷缩在一起发抖,就没那个心思跟火舞动气了。

    火舞得意一乐,起身在周围随便捡了些枯树枝,一个火球丢下,就在远离雪宫宫的位置点了堆篝火。

    她本身就不怕冷,又生了一堆火烤,相比之下雪宫宫就惨不忍睹了。

    我知道这死坑货为了面子绝对不会认怂,也不可能主动钻我帐篷里来,看到她在外边瑟瑟发抖的小样子,我心里竟然莫名的一阵刺痛,心疼的感觉怎么都控制不住。

    无奈叹息了一声,我长身而起,一个瞬移就到了雪宫宫身后,伸掌在她脖后轻轻一敲,敲到好处的暗劲作用到她的中枢神经处,雪宫宫无声的一偏头,就昏睡了过去。

    我这火舞诧异的目光中抱起雪宫宫,快步钻进帐篷,把她放进温暖的睡袋里,又给她拉好了拉链,就缓缓退出帐篷。

    走到火舞边坐下,我轻声道:“她没你的本事,这么坐下去会致命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