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一章 搜寻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舞咬着嘴唇低声道:“我也不希望她有事,可是她非跟我较劲……”

    我苦笑道:“你俩是天生的八字不合,凑到一起不打架才怪了。”

    火舞盯着面前跳跃的火苗,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恍惚。出了会神才悠悠向我问道:“生子,你说咱们会有将来吗,你的那些红颜知己会不会跟她一样不待见我?”

    这话我根本没法接,怎么说都不太妥当。只好顾左右而言他,看向夜幕笼垂的深沉荒野道:“希望两位老人家都能安然无恙,希望我们也能逢凶化吉。”

    火舞白了我一眼,嘟囔一句:“臭滑头……”

    以我的体质。就算再冷个十度二十度也不会有事,火舞一身的火属性异能,更加不怕气温低,再加上身边有着一堆篝火,两个人低声谈笑间倒也不觉得时间难熬。

    不过我可以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仍能维持巅峰状态的体能,但火舞就没有我这么强大的身体素质了,聊了两个小时我们彼此小时的趣事,她终于哈欠连连的疲态尽显。

    我想了想,就把身上的冲锋衣外套脱下,又把装帐篷的两个大包拿来,篝火旁寻了个平坦之处,把东西依次铺好,坐在另一头朝火舞招手。

    火舞早知我想干嘛,一脸甜蜜的顺从走来,缓缓躺在我为她铺设的临时床铺上,头枕在我的一条大腿上。

    我用手指缓缓梳理她的一头柔亮长发,鼻间是好闻的淡淡花草清香,手指偶尔就能碰到火舞精致剔透的薄嫩耳垂,惹的她身躯微微一颤。

    她眯着眼,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弱,直致彻底睡着,发出均匀悠长的呼吸声。

    慢慢的,我的一条大腿都被怀中女孩给压麻了,可我只能硬挺着,不敢稍动怕把她惊醒。

    风风雨雨这一年多来,我还从未有过像这样无眠而宁静的一夜,守护着满天繁星和一堆早已燃尽,只余暗红灰烬在寒风中偶尔闪烁的篝火,以及对我芳心暗许情根深种的姑娘。

    第二天一早,当东方露出鱼肚白之时,火舞就在我的腿上醒转,虽然她身体内部充斥了火属性能量,可大冬天的露宿在野外,仍然会叫人觉得不舒服。

    她刚刚一动,就把陷入瞌睡的我惊醒了,火舞已经从我的腿上离开,我下意识的就想站起来。

    结果站起来一半又咕咚摔倒,火舞急忙来拉,语气急促的喊问:“怎么了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我摇头咬牙,忍者犹如被阵阵电流穿袭而过的酥麻感道:“腿被你给压麻了。”

    火舞顿时有些赫然,一脸娇羞甜蜜的来给我捶腿,她这轻轻一拳下去,却惹的我好像来了高,潮一般大呼小叫。

    火舞顿时不敢再碰我的腿,我也双手连摇警告她离我远点。

    咱两这么一闹,就把仍在美梦中的陈阿波和雪宫宫都给吵醒了。

    陈阿波钻出帐篷伸伸懒腰,就张罗着捡拾柴枝生火烧水,雪宫宫则是一脸不爽的揉着脖子,脸色阴沉的盯着我跟火舞问道:“我脖子咋这么疼,你们是不是偷偷打我了?”

    火舞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没好气的瞪着雪宫宫哼道:“不打晕你,你特么就得冻死,闹的我都没地方睡愣跟外边坐了一夜。”

    雪宫宫脸色变幻,看样子本来是想暴走质问我怎么能打她的,后来想想,好像自己确实是从帐篷里那条温暖的睡袋中钻出来的,也就悻悻然的作罢。

    陈阿波捡来不少柴枝,在这荒郊野外的,火舞也懒得作戏隐瞒了,伸手打了个响指,蚕豆大的一点赤红火苗就凭空落在那堆干树枝上。

    轰的一声,如同火星溅到了汽油上,陈阿波捡来的柴火被一瞬间点燃,熊熊烈焰竟然烧起一米来高。

    这一幕唬的陈阿波震惊的瞪圆双眼,盯着火舞看来看去,似想要从她的身上找出某种隐藏的器具一般。

    火舞那性子岂能容下别的男人这种目光看她,顿时就冷哼一声道:“看什么看,你也想试试这种火焰的热度吗?”

    陈阿波连连摇头,甚至都做出了扭头就跑的姿态,我见状赶紧打圆场,忽悠他道:“这只是外国的一项高科技而已,用的微波振荡的原理,其实小舞手中有个微型的发射器,是专门用来野炊点火用的。”

    陈阿波呆若木鸡的点头又摇头,最后壮着胆子朝我低声说道:“秦大兄弟你也别瞒我了,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自从你把咱们四个的所有物资装备都一个人背在身上,我就知道了,你们铁定不会是普通人的!”

    我笑道:“我们不是坏人,最少不会害你和杀人灭口什么的,你要嫌钱少我还可以给你加,我的要求只有一个,带我们找到我们要找的东西。”

    陈阿波挠头道:“石林我虽然熟悉,可毕竟太大了,再说你们想要找啥玩意总得让我知道啊,不然我怎么有目标有针对性的给你们带路啊?”

    我沉吟了一下,又跟火舞对视了一眼,决定就把实情告诉他也无妨,一个开出租车的,离我们这个层面的争斗还太遥远,就算知道咱们要找的是两伙人也没什么。

    陈阿波听我说完,顿时就有点懵比了,吃惊道:“最近没听说石林景区出了啥大事故啊,按你们的说法,这前后得有最少二十来人失踪在山里了,可是官方和新闻一点报道都没有呢?”

    火舞冷哼道:“你好奇心挺重啊,不该问的你还追着问,知道的太多对你没啥好处明白吗?”

    陈阿波看到火舞的芊芊玉手就有些心惊肉跳,总怕她一个不高兴就会朝自己打个响指,然后那种爆裂火焰就能凭空而生把他烧成了灰烬。

    我摆手道:“先喝点热水吃点东西,然后你好好给我们筹划一下路线,咱们要找的这些人都不是普通游客,平时人满为患和被官方开发出来的景点你就不用带我们去了。”

    陈阿波面露为难之色,犹豫说道:“大兄弟我是知道很多人迹罕至的地方怎么走,都哪都是二十几年前我还是少年的时候,跟我们家阿公来采药时去过,现在也有好些年没走过了,那些地方要么地形险恶,要么毒虫毒蛇盘踞,您还带着两位大妹子,这万一有个意外我可背不起责任啊。”

    我摆手,看向火舞道:“你卡上还有多少钱?”

    火舞思索了下答道:“六七十万吧。”

    我想也不想道:“把卡都给他,密码告诉他。”

    火舞这次没有跟我抱怨,直接从钱包里掏出银行卡递了过去。

    陈阿波又他妈傻眼了,手指颤抖的不敢接,嘴里语无伦次的说道:“哎呀这怎么行,太不好意思了,我都拿了那么多。”

    我哼道:“别废话,给你钱就是让你带我们去你说的那些险地的,我相信只要付出足够的代价,你也不会藏私的,对吧?”

    陈阿波小心翼翼接过火舞给的银行卡,嘴里念念有词的重复着火舞告诉他的银行卡密码,见我对他发问,先是愣了下,然后就把胸脯拍的山响,下决心道:“秦兄弟你放心,除非你要找的人就不在石林范围内,不然我就陈阿波就算掘地三尺都要把人给你找出来。”

    我笑着点头,递给他一块军用压缩饼干道:“吃东西补充体力,咱们要争分夺秒赶路了。”

    大家就着火舞点起的那堆熊熊篝火,烧了老大一壶溪水,有吃了不少风干牛肉和压缩饼干,算是饱餐了一顿。

    然后就在陈阿波的带领下,继续朝石林景区深处进发。

    一路上,因为我提前就告诫过他,陈阿波直接带领我们走了当地土著才用的小路,所以直到走到日落时分,也没有碰到几波游览景色的游客。

    这一路上,所有的行李物资仍然由我一个人背负,足足二百来斤的东西,我扛着走了一天的山路,却也举重若轻,连滴汗都没有出。

    震撼的陈阿波几乎要管我叫神仙大兄弟。

    这一晚露宿之时,雪宫宫和火舞竟然出人意料的达成和解,两人一前一后钻进了一个帐篷里去。

    我心知这是两个女人为了我而各退了一步,她们看我这么辛苦,晚上又要坐在外边,实在也是心疼了。

    由于经过这一整天的跋涉,我们已经深入石林景区的深处了,再往前去已经看不到国家公园标志性提示,我就留了个心眼,临睡之前飞身绕着我们的营地转了好大一圈,查看有无什么异常情况。

    结果只看到了一些小型的动物,最多的是蛇类与夜枭,连獐狍野兔都很少见。

    巡查完毕我才回到营地,钻进帐篷,跟呼噜已经打的山响的陈阿波挤在一起休息。

    这货空着手走了一天也累的不行,进来人也是浑然不觉,我讨厌他的呼噜却又没辙,想想总好过坐在外边被冷风吹强,也就忍了。

    最后我灵机一动就撕了些卫生纸卷成小团,塞进耳中,果然陈阿波的呼噜声就小了很多。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