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 地下石洞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天一早,又是捡柴火烧水吃东西,然后上路,如此往复。我们一连沿着陈阿波记忆中的小径,走了整整三天。

    这三天走下来,如果只是一条直径的往前赶,估计就要超出石林景区的范围了。可我们的行进路线却是不规则的,有时候是向南,但也可能为了陈阿波的一个临时想起,又拐向了北。去探寻一个个在他眼中,是普通人不愿去,不敢去的绝地险地。

    我们钻过几百米深的地下溶洞,也爬过几乎成75度脚的陡峭山崖,也幸好我身手足够强大,又有壁虎游墙的异能在身,就算陈阿波并没有准备登山绳索,我也能一次次把其余三人带着爬上崖头。

    这是我们进入石林地区的第四天下午,陈阿波拄着一根粗壮树枝,指着远处被一片晚霞笼罩的连绵山峰道:“那是赤霞山,也是石林的最高点,过了那可就出了石林这个地理范围了,如果那边还没有的话,咱们就得掉头往回走,查遗补漏去之前落下的地方搜寻了,

    我盯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那红霞满天下的三座并排山峰,一高两矮呈现出插翅欲飞,如同翱翔于云雾之中的巨鹰形象。

    莫名我就心中一动,觉得那块地方有些不同寻常。

    陈阿波看了看即将西沉的落日,建议道:“咱们应该就近寻一处宿营地,烧水做饭,休息一晚再往那边去,不然等走到地方可能就要半夜了。”

    雪宫宫拍手道:“好呀好呀,人家的脚都磨破了,真的好想歇一歇。”

    火舞嘴唇动了动,本想讥讽却生生憋了回去,我知道她是不想让我更加心烦,才会多次克制住自己想要嘲讽雪宫宫的冲动。

    我想了想,觉得陈阿波所言也有道理,而且我心中还有另一层打算,就点头同意了他的提议,就近在一处山窝里,寻平坦避风之处,搭建了临时帐篷。

    几天下来,风干牛肉已经吃光,军用压缩饼干倒是大把,可那味道实在不咋样,为趁着他们生火捡柴的功夫,钻到林子里打了只肥硕大灰兔子,带回去扔给陈阿波,让他洗剥干净烤了加餐。

    吃喝罢了,雪宫宫和火舞先后钻了帐篷睡觉,我把陈阿波喊道一边,叮嘱他道:“你赶紧睡,后半夜就精神些,我打算连夜去前边的赤霞山探探虚实,天亮之前我必然赶回,如果我没按时回来,你一定帮我劝她们两个速速离开石林,该回哪就回哪去!”

    陈阿波懵懂的点头,想要开口拦阻却又想起我的种种强悍之处,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话给憋了回去。

    我最后朝火舞两女的帐篷看了一眼,身形一闪就从陈阿波的身边消失。

    临走之前我暴露了一手瞬移闪烁的能力,为的就是震慑这哈尼族的汉子不要生出乱七八糟不该有的念头。

    俗话说望山可以跑死马,这话绝对没有假,日落之前陈阿波指给我们看的那片山脉,似乎没有多远就在眼前,可真的用双脚去丈量,却足足有三十多里的距离。

    夜幕下的石林荒野,夜枭啼啾,野兽嘶吼,我在林子中穿行,总要左右闪躲灌木和树枝,突觉不耐,就长吸口气,双足一跺,猛然拔高到五六米的空中,伸手攀住一根老粗的树桠,借力发力,一纵身就上了树梢尖上。

    树梢柔不承力,被我的体重一压就向下弯去,我却在它弯曲到临界点要折断之时,脚尖一点就飞了出去。

    一颗颗参天大树间腾挪飞纵,我完全体会到了武侠片里那种轻功高手赶路时的感受,一时间蹦的来劲,我引颈向天发出一声长啸。

    叫完我就特么后悔了,老子这不跟那些二货警车一样了么,抓人之前都哇哇啦啦的鸣响一通警笛,那赤霞山没有异常还好,若是有敌人在哪隐藏着,我这一叫不等于给人提了醒么。

    这一嗓子动静实在有点大,惊得林中宿鸟都呼啦啦飞上半天,

    我收摄心神闷头赶路,再也不敢胡乱啸叫。

    三十里山路在我这种赶路方式之下,没用上一小时就已经到了,我从最后一棵大树上飘然落下,站在山脚仰头望向并排耸立的三座山峰。

    这几乎出了石林地理的赤霞山,从未出现在旅游地图上,因为这里山高林密也无胜景,并不适合被开发成旅游线路,可我这落日余晖下眺望这里,却隐隐有着一种此地绝对不凡的感觉,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感应,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没有多做犹豫,我直接选了中间这种高有三四百丈的最高峰而上,爬了一段路我才更为深切的了解,这里为啥没被国家定为旅游景点。

    赤霞山虽说海拔不高,跟华山九华山那些名山相比,就如同孩童与壮汉的身量差距,可是它陡啊,陡到普通人如果不靠绳索就往上爬,绝对五十米之内就会失足掉落摔死的程度。

    这么危险的地方,又藏的太深,当地政府傻了才会跑来开发这里呢。

    我也是得了血族大公爵的几百年功力,又有壁虎和血蛭两种基因在身,才能视险途天堑如平地,面不改色的一路向上。

    五分钟之后,我已经接近了半山腰,整个身子都紧紧贴在一面光滑石壁上向上攀升游动。

    如果有外人在下边看到,一定会惊的魂飞魄散,我这里的高度已经有三四百米,我就若是一个失足摔下,就算是铁人也得粉身碎骨。

    其实在不远处倒是还有一条更为安全的路径可攀,但我嫌弃那条小径太过绕远浪费时间,直接爬了这面方圆百米的立陡石壁。

    爬过这道石壁,就到了半山腰了,这里的情况跟下边那段奇险无比的路有了很大的不同,虽还是陡峭危险,却已经在普通登山者的能力范围内了。

    我沿着一条似被前人踩出来的小径前行,一路向上。

    走着走着,我猛然俯身趴在地上,耳朵紧紧贴着地面向下倾听。

    咚,咚,咚……

    一连三声闷闷的回响,若隐若现的从地表传递到我的耳鼓,我双眉一蹙,这绝对不是自然而生的动静,下面有人!

    我继续侧耳倾听,希望能听出这声音的来源,以此判断它离我多远多深,好想办法找到入口。

    可等了足足三五分钟,那种咚咚的震响声也没在响起。

    我直起腰默默想了一会,决定凭着直觉还是继续向上,又走了四五十米远,我眼前一亮,再次支棱起耳朵朝身边两侧倾听。

    如果不是我六识敏锐,听力视力都超出一般高手太多,是绝对不可能在凛凛夜风高山上,就听出那一丝山风倾泻进一处狭窄洞口的异常声响。

    我身子一个闪烁,瞬移发动,再次显出身形已然到了小径旁五六米远的一处洞口前。

    这山洞入口如同天然形成,高不足两米,宽窄只容一个成年人身形通过,最为难寻的是,它的上方刚好一株野山藤生长,茂密的根须纸条耷拉下来,把本就向内倾斜的山洞口给封的严严实实。

    我弯腰就要往里钻,想了想,从身上把今晚没有吃完的一罐压缩饼干放在了洞口显眼位置上。

    我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可能我最希望的是,一旦我出了意外不能按时回去,火舞和宫宫两人能听从陈阿波的劝告速速撤离石林,但我又在下意识的渴望着,渴望能有人会不顾一切的寻来,不管有多危险也要跟我生死与共的在一起。

    这点复杂难明的心事实在不足为外人道,就连我自己也整不明白我究竟咋想的,反正就是留下了一点线索在门口,告诉一旦真寻来的人,我是从这里进去的。

    一进入这山洞,外边的星月之光就全被遮蔽住了,视线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就算是我的超强适应能力,也得闭目静站一分钟再睁眼,才能慢慢适应大略辩物。

    好在山洞越往里去越宽阔,十几米的狭窄路径过后,豁然开朗,变成了高大五六米,宽容四五人同行的大型廊道。

    也就是在这时,我又听到了一声沉闷的震响,咚的一声,如同巨大的牛皮战鼓被一杆巨锤砸响一般。

    想想也就释然了,刚才我隔着多少米的山体岩石都能从地表察觉到这种巨响,更何况进了里边,这声音能小才怪了呢。

    我提气轻身,手里捏了几颗石子,走几步就轻轻扔出一颗,让它贴着墙边咕噜,防止自己贸然进行会触动什么机关暗器。

    至此我已经能够确定,这洞的深处绝壁有人,因为我已经能够看到。远处墙壁上被火把光亮折射而出的明灭光影了。

    越靠近我就越紧张,手心几乎全部汗湿,因为我要面对的情况完全就是个未知,敌手也太强大,我要救的两位老前辈,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我有没有来晚。

    心里忐忑我就不敢在继续向下潜行,因为一个走神就可能弄出声响,被人发现从而变主动为被动,我足足在原地静站了两分钟,才算调整好呼吸心跳,恢复了冷静机敏的反应速度。

    深吸口气,我继续抹黑沿着这条越走越宽敞的通道下行,越走前边的温度就越高,最后我惊骇的发现,我竟然曲曲折折的向下走了近千米路,不光身处的地下通道变成了高宽都超出十丈的巨型空间,就连那越来越炙热的温度,也比一般的火龙浴桑拿房要高出很多了。

    我心下暗暗咋舌,我顶多爬了五六百米高的山峰,现在却向下走了一千多米,这尼玛不光山是空的,这都到了地下了啊。

    随着我的临近,那偶尔就传出的一声巨响,就更加震耳欲聋,让人心血翻涌的很是难受,究竟还有多深才能到头,里边到底是个啥情况啊,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越来越好奇,不由得加快了行进速度,又向前行了百多米,前倾下行的通道地势一变,成了直来直往的平路,我心知就要到了目的地了,果然,转过一堵被热浪熏烤的有些发烫的石壁,我就看到了眼前这震撼人心的一幕。

    (明天是个高,潮,还会加更,今天晚了道歉)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