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三章 火焰蛟龙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把头微微探出石壁朝前方窥视,首先感受到的,是大,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赤红岩浆湖。泛红的灼热气泡,咕嘟嘟响着形成又崩灭,如同一大锅烧红的铁水,弥漫满了一眼望去足有千丈范围的整个地下空间。滚滚热浪迎面扑来,那个温度之高,绝对超过了一般的汗蒸房,就好像身前不远处正立着一座熊熊燃烧的大锅炉一般。

    在最靠进我所藏身通道的一侧。有着孤零零一片高地凸起,方圆应该不足五十丈,这块地方就是完全脱离岩浆湖的唯一陆地,一位须发皆白的高大老者,就盘膝坐在这片高地的最高处,一块翘起伸在空中几米高的青石上。

    而让我心神震撼到忘记收摄行藏,傻乎乎张大嘴巴合不拢的,却是那白眉老者的所望之处,一条通体赤红,隐隐有着恐怖高温,火焰流转全身的暗红色蛟龙,这巨大怪物马头鹿角,蛇身下生有三只虬结粗壮的四脚利爪,它被两拨人,足有三十多个高手围困住,陷在这片陆地中心,仿若天然形成的石坑之中。

    由于我还在地面通往这处空间的廊道之中,位置上占了略高的便宜,所以视线很好,很轻易的就能看出,这巨大石坑绝对有二三十米深,三十几丈方圆,而那条不时愤怒嘶鸣,甩动巨大龙尾砸的石坑咚咚巨响的火龙,也足有七八丈长短,脖颈肚腹处少说也有咸菜缸粗细。

    好半天我才闭上嘴巴,那火红色蛟龙威势太过吓人了,一龙尾甩出,直接就把石坑砸的火星四溅,崩裂碎石无数,这货绝对比我们在越南丛林里遇到的那两条银鳞大蟒要厉害。

    震惊过后,我微微的松了口气,心底里有种皇天不负有心人的欣慰,因为我看到了,我急于寻找的倪,洪,两位老前辈都好生生的混在人群中,似乎还是这两拨人中其中一拨的首领。

    通过这短短几分钟的观察,我注意到那位高坐于青石台上的白眉老者,似乎形容憔悴受了伤的样子,他的飘然长髯都被烧糊倒卷,一身粗布长袍也多有烧焦的漏洞,给人的感觉就如同他跟那条巨大火龙亲身肉搏过一般。

    而在围困火龙的一众高手与白发老者中间,站着一位身材高大,耳边鬓角略有灰白发迹的壮年男子,此人正是力主将我灭口,颁下追杀令让我四处逃亡有家不能回的欧阳燕。

    不同于老倪头等A级高手,这货空着手,充当了师傅司马会长的传声筒,时刻盯着石坑中那条火龙的动向,随时高喊出声,提醒某一位置的几位高手,注意封堵火龙腾跃而起的冲势。

    看了几眼这些人,我才把注意力放到他们手中所持的武器上,这些人手里拿着的东西,绝对是我从未见过,甚至是听都没听过的奇怪家伙。

    只见老倪头老洪头等一众的资深A级高手,手里拿着的并非刀枪棍棒,也不是AK巴雷特等现代化的热兵器。

    而是通体都有些透明,似是强度极高的那种玻璃钢所铸造的呲水枪。

    对,就特么是呲水枪!

    虽然我都有些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大好几十号高手,随便站出来一位跺跺脚,都会震的一省一市乱颤的大人物,用来抗衡那坑底火焰怪龙的武器,竟然是透明玻璃做成的大型呲水枪,或者也可以叫呲水炮……

    因为我在这观察的这么一会,就亲眼看到石坑底的巨龙似乎越来越烦躁焦急,之前从未发出的嘶吼声也频频出现,数次都要不顾一切的一冲而出,那龙头方向所朝的,却正是不知深浅的炙热岩浆湖。

    每当这个时候,欧阳燕就大声吆喝,提醒老倪头等人注意开火,封堵火龙的跳跃逃窜。

    那些A级高手虽然被岩浆和火龙熏烤的头昏脑胀,嘴唇干裂,可他们毕竟都是真元深厚的高手,又能随时随地的补充淡盐水维持体能,所以火龙的每一次冲击,皆被众人乱枪齐发给射了回去。

    之所以我要管这些手中的拿的武器叫呲水枪,是因为他们发射出去的东西确实是液体,而且还是那种一滴掉落在石板上,就能把石板烧的一阵青烟出现个小窟窿的超级强酸。

    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想象力,司马老会长竟然设计出这种武器,让每一位甘心追随他的顶级高手,人手一个肩扛背驮的大射呲水枪。

    那巨大火龙体表坚硬如铁,从它愤怒之下狂砸乱扫,折腾的下方石坑轰轰作响犹如末日般的场景就可以推断出,这货的外皮鳞甲有多坚韧,或许一般的步枪甚至是重机枪都难以遏制重创于它,看这个架势,只要给它一点机会,让这怪龙腾升而上到地面去,这些A级高手不知道要有多少遭殃,除了稍远些的司马会长师徒,估计能逃生的没有几个。

    而那一道道从玻璃枪口中射出的透明强酸,却恰好死死的克制住这条火龙的刀枪不入,每次它作势跃起,想要逃回岩浆湖的时候,众多A级高手都会在欧阳燕的统一指挥下,狂喷乱泄的射出枪支中的强酸溶液。

    那一条条冒着灰蒙蒙雾气的液体,于半空中就交织成一张肉眼可见的大网,网往下落,火龙向上窜,无可避免的就会接触上。

    每一次这种接触碰撞,都能让萦绕在火龙体表的暗红火焰消弱减淡一分,并且腐蚀烧灼它的鳞甲肌,肤滋滋作响,一条威风凛凛的蛟龙,愣生生被无数次这样的冲出封堵,给折腾成了花斑泥鳅……

    我早已寻了个隐蔽位置,透过一条石缝悄悄想下边观望,因为目前还看不出老倪头和老洪头有什么危险,我也不急于现身,别你妈人家本来没啥事,我一出来就被司马老头给发现了,别人面前我还有信心打不过也能逃掉,可司马会长也是活了两三百年的老怪物了,就算珈蓝公爵还活着的时候,人家也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第一强者,要是他想对我动手,我还真没有底气能够逃掉。

    正在胡思乱想着,场中的形式又起变化,那一直半眯着双眼,从未发声的司马会长,突然双目大睁,两道犹如实质的眼光猛的朝坑底火龙盯去。

    “诸位小心在意了,这畜生似在蓄力做最后的挣扎,它已经离开地底岩浆半月有余,身体里的火属性能量流失殆尽,若不能尽快回到岩浆湖中,它将失去所有不凡之处,沦落为鳄鱼都不如的普通动物。”

    欧阳燕背对师尊指挥高手们射出枪中的王酸,但我这个位置却恰好能够看清这货的面部表情,几乎就在司马会长警告众人,最关键的一刻马上就要到来之时,我敏锐的动态视觉就捕捉到了欧阳燕的表情变化,这老小子似乎神情一震,随即暗暗咬牙,腮帮子都因为他的发狠而鼓起微微一条棱线。

    我随即也是心中一动,暗暗加了小心,心里嘀咕着,莫不是这师徒俩早有谋划,想要借着诛除火龙的一瞬间,干掉老倪头他们?

    我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这妥妥的就是一出飞鸟尽良弓藏的好戏啊,用完手下达成了目标,再趁你们有伤又精疲力尽之际,挥手就可除去,简直是一石二鸟的便利。

    思绪如电,想到这里我再也藏不住了,一咬牙就潜行出去,绕过这堵石壁可就奔着唯独火龙的现场而去了。

    由于我所处方位的这条唯一通道,是正对着气势如山岳般宏大沉稳的司马会长,搞的我小心翼翼,一点也不敢托大,尽量不去发出一丝声响。

    也幸亏是场中情势紧张到了极点,司马会长和欧阳燕等人都全神贯注在石坑下的火龙身上,我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到石坑附近而没有被发现。

    越是靠近这里,我就越是震撼心惊,这附近的地面都炙热的烫脚,温度照比石壁内侧的走廊通道,又要飙升十几二十度,也难怪我亲眼看到,那些拿着呲水枪的高手频频就着水壶补充淡水,甚至就是司马会长也没少喝。

    我寻了一处勉强可以遮身的夹缝藏进去,一边忍着难耐的高温烘烤,一边紧张注视着坑底坑上的情况发展。

    那条直立而起足有四五层楼高的火焰蛟龙,已经愤怒欲狂,嘶鸣悲吼声不断,在它眼里这些卑微的人类爬虫一口可以吞杀,却偏偏手上有那种极为克制它的奇怪液体,让它无法越雷池一步。

    可随着它离开岩浆湖日久,这极有灵性的火龙也很清楚,自己若是再惧怕那怪异液体的烧蚀疼痛,将会失去最后的反击力量而被生生的困死在坑底。

    所以,就在我寻到此处不到半个小时后,火龙与围堵欲要抓捕它的人类高手们,不可避免的爆发了最后的对决。

    直到此时我也有些懵懂,既然这条火龙如此惧怕强酸喷射,那何不一骨脑的倒下去几大盆,烧它个骨断筋折,反正老倪头等人的周围,还有数个钢化玻璃所制的大桶,随时供应一众高手们补充子弹取用。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