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惊变转眼间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倪头咬牙喊道:“开枪,接应会长!”

    他声音未落就踏前两步,跟老洪头一起,拼命勾动手中的玻璃钢水枪。特制的强酸王水如同不要钱一般朝火龙身躯倾泻而去。

    继他们动手之后,欧阳燕也大声呵斥命令,他带来的直属高手出手开枪,十数道银亮的水线划过。在空气中就被热度极高的气温,催化出阵阵浓烈刺鼻的气雾,却仍有太多的部分,喷洒到火焰蛟龙的身上。

    滋滋滋。嗤嗤……

    一阵恶臭随风飘散,火蛟龙近距离被大面积喷淋强酸水,顿时疼痛难忍,嗷嗷嘶吼痛叫下,身子都控制不住的连连颤抖。

    司马会长立刻神色一变,大喊道:“且停手,这畜生见状不好就会想逃,若它进了岩浆湖我们之前的努力就算付之东流,兄弟也都白死了,我且上前纠缠住它,等我不敌后退时,你们在开枪喷射强酸。”

    我暗暗点头,果然跟老子预料的一样,这伙人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火龙怕被那强酸侵蚀,怕被耗光了火焰能量,而司马会长他们怕的是火龙不顾一切的逃回岩浆湖,也怕这家伙突然开窍,拼着重伤也要冲到跟前跟人类高手肉搏。

    在司马会长的厉声喝止下,手下高手们齐齐罢手,铺天盖地的强酸水线一停,那火焰蛟龙果然萌生退意,两只小碗大的火红双眼一转,掉转龙头就想奔岩浆湖逃窜。

    司马会长怒啸一声,抡棍冲上,速度之快,直接掀起了阵阵音爆之声,我躲在暗处略微估算就心惊肉跳的发现,这个速度必须有足够强大的肉身和力量来支撑,若是普通强者就算玩命催发出这种急速,也会因为身体承受不住反作用力而散架的,这司马会长爆发的速度,绝对超越了我没使用瞬移时的全力冲刺。

    窥一斑而见全豹,一个武道强者的速度如此超绝,那其它方面也不需要怀疑,司马会长不愧是独霸世界第一头衔百年的超级强者。

    若是我没得到血族大公爵传承之前,对上他,恐怕人家一声大吼就能震断我的心脉,让我吐血而亡了。

    场地中,司马会长怒啸者临近,一长枪狠狠拍下,那蛟龙似感觉到了危险,猛然回头,咧嘴就喷出一道细小火柱,直奔司马会长胸前。

    老司马长笑一声:“好畜生,没有火焰力量吧,这么细的火苗也来喷人?”

    身形在空中强行变向,改砸为刺,也舍了蛟龙的七寸要害,奔着它的肚子就扎了下去。

    蛟龙身躯太过庞大,又是扭头吐火反击,变招换式这方面的能力给人类第一强者比起来,那可就差太远了,足足要被司马会长爆出几条街去。

    它再也无力反应躲闪,被司马会长凌空变招的一枪,狠狠刺中鳞甲都有诸多破损的肚腹处。

    噗的一声,这大枪也不知是何材质锻铸而成,锋锐坚硬无比,司马会长眼力极高,出手稳准狠快,一下就顺着火龙被强酸烧毁的鳞甲缝隙处刺了进去。

    嗷……吼吼吼。

    这一下扎进去足有半尺多深,疼的火龙整个庞大身躯都蜿蜒盘起,昂起栲栳大的龙头扭身来咬司马会长。

    司马会长似有成竹在胸,见状也不恋战,抽枪就逃,他的身形比起火龙就小了太多,也足够灵活,三窜两跳就脱了战场范围。

    这次不用人吆喝,司马会长前脚脱离战场,后手那漫天的强酸王水又冲一支支玻璃钢所制的呲水枪中喷出,老倪头双目通红,几乎要掉了热泪,狂吼嘶叫痛骂火龙这个畜生,杀害我六位手足兄弟。

    这火龙也是蠢的可以,如果是人类被这局面捆住,再傻估计也会两条道选择一条,要么抱头鼠窜,回到岩浆湖里将养自己的伤势,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要么就刚烈到底,顶着迎头浇下的强酸王水,冲到这些人类跟前,连抓带咬加龙尾横扫,拼死也要干掉这些仇人。

    只是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这龙虽是天生地养的灵异之物,也有了记仇痛恨等基本情绪,可明显这货是个二呼呼的存在,被强酸水一淋,嘶嘶痛叫之下又往回跑,想要跳进岩浆湖中逃生。

    司马会长气都没喘匀乎呢,只能再次操起长枪,大喊且停手,让我给它来一下。

    火龙完全就是没脸,只要没了强酸继续伤害它,而来挑战的又是最恨的仇人司马,它就怒发冲冠的吼叫连连,连拍带扫的跟司马会长乱战一番。

    司马会长似有隐伤在身,几次三番纠缠之后,不光那火龙的体表火焰完全被强酸腐蚀熄灭,身躯多处中枪,龙血流了一地。

    气喘吁吁的强自支撑着,终于,这一次,在他一枪刺中火龙的要害七寸后,意外出现了。

    巨大火龙吃痛之下,身子颤抖扭曲,坚硬胜过陨铁的鳞甲运动凑紧,一下子就把司马会长的长枪给挤在了里边。

    这把枪绝对是司马会长保命制胜的利器,撒手丢了它,就等于放弃了这条火龙身上的东西,也没有本钱再阻止这蠢物逃回岩浆湖了。

    所以老司马心头一横,咬牙想要向往拽。

    可火龙的战斗本能也是极快,呼的一声。

    如同半面门板一般大小的龙尾,就抽打过来。

    欧阳燕和老倪头都齐声提醒:“会长小心,师傅小心。”

    火龙总算得到这样一个机会报仇雪恨,几乎是用尽了全力,坚硬龙尾裹挟着灭世威力闪电而来。

    司马会长稍一犹豫就失去了躲闪的机会,被火龙一尾巴拍在了胸口,顿时砰的一声朝后方飞去。

    人在半空,司马会长就一口老血喷出,强提一口真气吩咐道:“开枪,少量的射,让它觉得我们没有子弹了,引它过来吞噬我们。”

    老倪头等一众高手立刻就领会了司马会长的意图,顿时分出一半的人手,七八个人勾动扳机朝火龙喷洒强酸。

    脖子上插着一根黑色长枪的火龙也并不好过,跃上石坑的这短短功夫,甚至比它在坑底半个月所受的伤害都要大的多,不光是大量强酸烧的它鳞甲破损肌肉腐蚀,还被老司马精妙的枪法多次扎中了要害处,龙血也没少流。

    本来它见抽飞了敌人就想追窜过去一口吞下,可那些可恶人类又喷出了强酸液体,烧的自己是痛不欲生,乃至于多次被淋烧的破损部位,都有森森龙骨露出白茬来。

    吃痛之下,火龙本能的想逃,可又敏感的发觉,这回浇到身上就火辣辣的怪水好像少了很多。

    扭头嘶吼间,这货做了个大胆决定,不顾一切冲过去,亲口撕碎那可恶的白胡子老头。

    众人一见火龙果然上当,就扶着司马会长后撤,打算把火龙引向我藏着的巷道口处,让它来不及回逃时在一举消灭它。

    火龙一见这些小爬虫果然是不行了,第一次被我兜头追着逃跑,顿时就兴奋了,脖子一甩,发出昂昂……龙吟之声,加快速度朝人群中扑。

    司马会长挣脱手下人的搀扶,以强大真元压制住胸口骨骼尽碎,心脉都有断裂的重伤,哼声吩咐道:“欧阳你上,这些人里你底子最好,我给你掠阵,你只需找准机会抓住那根烈风枪,用力扎下去就可。”

    欧阳燕大声应道:“明白师傅!”

    火龙脖子上那根黑色长枪是如此显眼,因为它通体都是火焰一般的赤红之色,长枪的存在也就显得极为刺目。

    欧阳燕得了司马会长的命令,也不敢怠慢,一边协调着后撤高手们不时朝火龙喷射一些强酸,以此来激怒吸引它的仇恨,一边就悄悄放缓脚步,随时准备冲出去,去抓那把长枪。

    司马会长眼射,精光,落在欧阳燕身后,瞅准了一个时机,大喊道:“就是此时,还不出手!”

    欧阳燕应声而出,快如飓风的身影嗖的一声就窜到了火龙高昂的脖子下。

    这庞然大物采取的攻击姿态,脖子翘起六七米高,若是一般的A级强者就算想要攻击它的要害都不一定能够到。

    可欧阳燕却不是一般的A级强者,这货除了司马会长这个师傅外,在零组织里几近无敌,那一身强横战力都碾压着李云龙打,随意弹跳起身,就一把抓住那把名为裂风的黑色长枪。

    可出于角度和发力的考虑,欧阳燕并没有完全按照师傅的指示出手,他没有用发力不便的刺扎方式,而是双臂用力,扳着那深深扎在火龙脖子上的长枪,猛的向下拉。

    嗤啦一声,火龙脖子上的这块伤口又大了一尺,殷红的龙血如同泉涌一般汩汩而出。

    火龙嗷的一声巨吼,疼的龙尾倒卷,龙头狂甩。

    欧阳燕趁此机会,双手死死抓住枪杆,悠动双腿,一双脚齐齐踹在火龙的粗大身躯上,借力施力,不但一举拔出了师傅丢在火龙七寸要害处的长枪,同时也一个倒施的燕子窜云式,向后空翻两次,躲过火龙的含怒一击。

    司马会长哈哈大笑,赞道:“燕儿好身手,为师甚慰!”

    欧阳燕顺势转身,朝身后不远处给他掠阵的师傅躬身道:“哪里,都是师傅教的好!”

    司马会长强提真元内劲,压制伤势之际,双眼如炬一般,盯着昂首悲鸣把龙血甩的到处都是,又一次陷入强酸王水密集攻势中的火龙。

    同时看也不看的朝欧阳燕探手索要道:“来,把裂风给为师,我要亲自动手屠戮了这畜生!”

    欧阳燕眉头一掀,双手持枪朝前递出,那强大的劲力和速度,刺破周遭的空气,都发出嗤的一声裂响。

    司马会长万万也想不到,这个关键时刻最信任的人会朝他动手,被爱徒欧阳燕一枪刺中胸口,直接扎了个对穿,那鸡蛋粗细的枪尖都冲司马会长的后背穿刺而出。

    老倪头等人惊觉不对,被司马会长的痛哼引得回头来看,顿时都傻了一般忘记发射手中的强酸水。

    司马会长单手抓住枪杆,嘴角控制不住的涌出鲜血,赫赫有声的瞪着欧阳燕,似乎在问为什么?

    欧阳燕一脸淡然,双手握枪回抽,一脚踢在司马会长的肚子上,把老头蹬的向后倒去,同时也擎枪在手。

    老倪头眼眶都瞪裂了,跟老洪头同时大吼痛骂:“禽兽尔敢弑师!!”

    欧阳燕掂着顺手从老司马身上抢夺来的淡黄色锦囊,朝他那二十来名直属手下道:“杀了这两个老匹夫。”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