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两脚踢死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拳枪相交的一瞬间我就知道不好,可是再想抽拳撤招已经是来不及了,欧阳燕整个速度和力量都有了质的提升,那半截佛牙被他吞下后。竟然直接让他跨过了A级到S级这极难突破的关卡,轰的一声,长枪怒劈而下,正正砸在我同样也是气势不凡的一拳上。

    轻敌大意之下。我吃了大亏,血族传承加两大变异基因是将我的身体改造的如同铁打金铸一般坚实,可毕竟没能脱了血肉之躯这个范畴,跟绝世高手司马会长的神兵烈风枪硬碰。仍然是不够看。

    轰然巨响下,我啊呀一声痛叫,瞬移闪烁都紧急发动,嗖的一下从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就到了远离欧阳燕的另一边。

    欧阳燕不光身体力量得到提升,就连六识五感,反应速度等等都是全面的加强,眼光犹如能自动定位一般,瞬间就再次锁定了我。

    而我这一次大意闷亏吃的实在够暴,整个右手都是血肉模糊状态,暂时失去了直觉,也不知道骨头碎裂程度会是什么样。

    其实这也就是我来硬抗,以血肉之躯对轰已经提升到S级的欧阳燕,换做旁人,那一枪抽下,估计整条胳膊都会被打碎劈飞。

    欧阳燕瞟了眼我不住颤抖,不时就滴答下两大滴殷红血液的右手,不由得意哈哈大笑道:“小杂种,还装大尾巴狼不,再来跟我对轰两记如何?”

    我心里后悔不迭,那佛牙只是一半而已,刚吞下几秒钟就能把一个人的战力强化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匪夷所思,如果他没有吃这个东西,刚才对拼的结果就会完全的不同,欧阳燕那一枪抽下,我有信心把他当场磕飞。

    可是伤都伤了,后悔也没用,欧阳燕也不会给我太多的喘息时间,这种战斗经验极为丰富的阴险小人,哪能不懂趁你病要你命的道理,他都没等我反唇相讥,就脚下一跺,连窜带跳的朝我扑来。

    我一时之间完全不敢硬抗他手中的黑色烈风枪,把血肉模糊的右手朝身后一背,脚下展开速度,不住的闪转腾挪,躲避这货的狂猛挥劈。

    而另一边的战场,也陷入了一种奇妙的三方互相牵制的状态,老倪头等四人进退有据,背靠着背互相照应,绝不肯主动出手攻击火龙,而靠近他们一侧的几位A级敌人,也是忙不迭的应付火龙的怒咬抓拍,根本不敢分心对老倪头几人动手。

    那条大火龙已经陷入了彻底的疯狂,好像本来就不多的那点灵智,也随着它的伤势越来越重,龙血越淌越多之下尽皆不见。

    只会出于本能的,朝人多的地方撕咬冲撞,可那威势和速度,却已经肉眼可见的减弱缓慢了下来。

    欧阳燕似乎铁了心要先把我干掉,再掉头去对付老倪头和火龙,这王八蛋全然不管手下死活,只盯准了我一个人狂抽猛抡手里那杆大枪,我右手重伤,失去了最为有力的攻击手段,可我得自血族大公爵的速度却一点没有损失,纵然欧阳燕被逼无奈提前服下那半截佛牙,让他的战力急剧跃升至S级,却仍然不如我的速度快。

    每一次我都能险之又险的躲开他的狂劈猛砸,把个老杂毛气的七窍生烟暴跳如雷。

    可是好景不长,欧阳燕毕竟是心思深沉狡诈阴险之辈,他都能默默谋划几个月时间,在关键时刻把收养自己的恩师一枪捅个对穿,又怎么可能一直丧失理智的胡乱对我进攻。

    数次扑击抽劈都无功而返,这老货就冷静下来,嘴角噙着一丝冷笑,直接变幻了攻击方式,把一杆裂风长枪使得如同蛟龙出海,悠忽往来间,枪尖寸寸不离我的咽喉胸口和面门。

    这下我可就狼狈了,要是他一直疯狂的又抡又砸,我还能仗着速度快身子灵活轻松躲开,因为劈砸的范围更大,发力方式和挑刺也全然不同,更好预判长枪的来势。

    现在却不一样了,欧阳燕的实力跃升S级后,几乎跟我相差无几,而人家对上我最大的优势就是武技和战斗经验了。

    他使出的这套枪法应该就是司马会长所传,精妙无比,杀伤力惊人,有几次我都被逼的毫无办法,千钧一发之际只能依靠瞬移来救命,才没有被他一枪扎死。

    老倪头发现了我的险象环生,有心前来支援,却被欧阳燕手下最能打的两个头领缠住,他们也是争斗的艰难无比,因为人家就算接连折损人手,可人数还几倍于己,再加上有那么一条狂暴,乱冲的火龙搅局,谁都不敢大意,一点被火龙咬到抓到,那就是必死无疑。

    我边打边逃,心里暗骂自己是狗上房作死啊,老子如果不装逼的用拳头硬抗欧阳燕的铁枪,也不至于落到这么被动的地步,如果我力量最大,杀伤力最足的右手没有受伤,我就能瞅准机会瞬移到他的身后,出其不意就给他来下狠的。

    可现在我只有一只左手能够战斗,完全没有把握,一拳重创欧阳燕,一旦近了身被他抓住机会,我真的没有信心能够逃出他的枪法笼罩范围。

    打来打去,我们的战场几度转移,不知不觉就到了欧阳燕偷袭司马会长的地方,我被追得惶急,完全顾不上顾忌长者逝者还躺在那边,直接就从老司马的身上一跃而过。

    匆忙间我还瞥了眼司马会长身下那蔓延到老远的一摊子鲜血。

    欧阳燕越打越兴奋,瞋目拧眉的狰狞笑骂:“小杂种你还跑,老老实实受死,爷能给你个痛快地。”

    呼,嗖……

    风声飒然,速度非常快的,这货也紧追着我的脚步一跃而起,手里的长枪平端,直奔我的后心捅来。

    匆忙间我扭头回望,当下脚尖一动,打算横移三尺,躲过这一击。

    可就在我将动未动之际,一个谁都无法想象的意外出现了,那紧闭双目,脸色灰白如土看似死透透的司马会长,就在欧阳燕从他身上越过之时,猛然瞪大了双眼,霍地的伸出双臂,一把就将欧阳燕的一双大腿给抱住了。

    欧阳燕话音未落,那一句给你个痛快地都没说利索呢,就被司马会长拼命一抱之下,失去了平衡,连人带枪扑到在地,我又零点零一秒的短暂失神,瞪着好大一个标准狗抢屎姿势,门牙都险些被坚硬石头地面磕掉的欧阳燕发愣。

    紧紧抱住欧阳燕双腿的司马会长,似乎燃烧了所有生命潜能,一张嘴就涌出血块子,嘶哑发声道:“秦生小友莫要犹豫,我助你斩杀此忘恩负义之徒。”

    欧阳燕惊骇欲绝,本来这人做亏心事就会战战兢兢的有种不踏实心态,加上他平时极为敬畏自家恩师大人,被突然伸手抱住,吓的腔调都变了,狂嚎道:“撒手!老匹夫你还不去死?”

    双脚齐出,又蹬又踹,意图最短时间能拜托司马会长的纠缠。

    我就在司马会长被欧阳燕踹中胸口,又一次大口喷出有些发黑的鲜血之时,双脚猛的一跺地面,啊啊狂叫着,高高跃起,一身强绝怪力都运到了双脚上,甚至是我都疯狂到不顾一切,把放电漩涡里的所有电能给调动了,一眨眼也都汇聚到双脚上。

    狠狠的,以仿若要踏碎这片大地决绝威猛,猛的朝欧阳燕后心落去。

    欧阳燕目呲欲裂,强烈的生死危机提醒着他,绝不能被我踩中,不然他铁定玩完,可是司马会长旷世高人,纵然是先后被火龙所伤,又被欧阳燕偷袭刺穿了胸口,可他仍靠着浑厚真元强行吊住最后一口气不咽,为的就是等待这么一个报仇雪恨的机会,岂能被落入他手的欧阳燕挣脱出去。

    “啊啊啊,撒手啊老匹夫,你给我撒开……”

    欧阳燕发了狂一般,连蹬带踹,把失去了真气护体的司马会长踹的骨断筋折,如同一只破烂娃娃般没了人样,可司马会长的那一双手臂,却仍是死死的抱住不放,让欧阳燕无法挪动分毫。

    电光火石之间,我裹挟全身劲力的一双大脚已然踏下,猛一接触,就传出一声沉沉的闷响。

    随后就咔咔嚓的骨骼断裂声,欧阳燕疯狂踢踹的双脚猛然一顿,双眼睁的大大的,好像要从眼眶中挣脱出一般。

    我也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狮子搏兔也要用全力,不趁你病要你命还等什么,再次从他的背上腾空而起,以更狠更狂野的方式,全力一脚踢向欧阳燕的后脑。

    砰……

    嘴里还在狂喷着鲜血沫子,各种内脏碎块的欧阳燕,完全失去了S级高手的身体强韧度,被我全力的一脚踢在脑袋上,就像踹碎了一只熟透的烂西瓜,红的白的,脑浆鲜血颅骨碎片都迸射而飞。

    与此同时,另一侧战场也是变生肘腋,惊呼惨叫声此起彼伏,又有一声高亢兴奋的龙吟激昂而起,盖住了所有人的惊惧呐喊声。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