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尘埃落定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震惊的顾不上去查看欧阳燕死没死透,赶紧转身朝老倪头等人的位置望去。

    一见之下顿时倒抽一口冷气,只见那条硕大火龙已经孤注一掷的拼了命,张开大嘴吐出一只鹅蛋大小的椭圆形内丹。

    似被火龙以心神遥控着。这内丹闪烁飞腾,到处追着人打,它表面光华熠熠,通体都被一层艳红色的火焰笼罩。速度又无比之快,让那些本以为火龙分分钟就得挂掉的A级强者们吃了大亏。

    只要被撞倒,不管你穿的什么衣服,还是本身具有多么深厚真气。统统都是一触既燃,转瞬间就要成为火人,两个呼吸的功夫,铁定烧成灰烬。

    我看去之时,恰巧就是这火龙遥控着内丹冲向老倪头胸口一刻,内丹的速度快如闪电,让人躲无可躲,可火龙放出它来也是代价极大,本就奄奄一息的庞大身躯,顿时失去了最后的暗红色泽,整个龙躯都变成了老旧石灰墙的那种灰白之色。

    场中人人自危疯狂逃窜,几个被内丹点燃的高手,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就轰然倒下,顷刻被烧成了骨灰。

    老倪头也是大意了,想要顾着他的一位手下一起逃,却没想到被垂死的火龙相中,释放着超高温火焰的龙丹直接撞向他的胸口。

    老倪头啊呀一声怪叫,眼睁睁看着龙丹撞来,却愣是来不及躲,我心念一动就想瞬移过去救。

    但还没等我动手,斜刺里,老洪头一声怒吼窜出,巨大铁掌挟带着呼啸风声,砰的一声打在老倪头的肩膀上。

    老倪头懵了,也没料到亲如手足的老洪头会对他动手,毫无防备之下,就被一掌拍出老远,身子斜斜滚落尘埃。

    可这样一来,他也间不容发的躲过了致命的龙丹灼烧,只是接下来的一幕,又让我跟老倪头目呲欲裂的大叫出声。

    龙丹去势不改,呼啸着砸到,老洪头一掌拍出救了老倪头一命,自己却来不及撤身,被龙丹外放的腾腾烈焰燎到小臂,呼的一声,那犹如天威一般的烈火瞬间蔓延,直接就把老洪头整个人都笼罩住。

    这火焰灼烧蔓延的速度简直比最纯净的汽油还快还猛,我硬生生停下差点就发动出去的瞬移,双目含泪的痛嚎道:“洪爷爷……”

    熊熊烈焰中传出一声吼叫:“你不能负了熙水……!”

    人体脂肪燃烧的臭味都来不及传出,洪爷爷就成了一堆人形灰烬,印在坚硬滚烫的石面上,跟那几个先前被内丹撞倒烧死的高手们,形成了一副妖异凄惨的岩刻画。

    老倪头双目瞪裂,痛吼怒叫中,仗剑就向火龙本体扑去:“老洪啊,你可痛老夫了。”

    我忍着心中的悲痛,猛然发动了瞬移,出现在身在半空中老倪头身后,一把抱住他就向旁边地面滚去。

    那蒸腾着妖异火焰的龙丹,呼的一声从我们头顶飞过。

    一个盘旋就追上了欧阳燕手下的两个A级高手,砰砰两声直接撞上。

    轰轰……

    人形大火把再次燃起!

    老倪头嘶吼的推搡我,让我放开他,他必须给老兄弟报仇。

    我紧紧盯着那去而复返的火龙内丹,猛然断喊道:“冷静点,别反抗我带你瞬移。”

    由于老倪头的挣扎狂怒,我们再有寻常身法逃窜已然来不及,除了瞬移闪烁这个能力,再没有能逃过这一劫的可能。

    可我心念一动之下,就没有发动起来,立刻联系小腹中的血核,我却绝望的发现,刚才跟欧阳燕那一场苦战打的太过艰难,我的血核已经空了,瞬移异能得自于珈蓝公爵的初拥传承,没有血族能量就是废的,根本用不出来。

    十万火急之下我瞪眼狂叫,砰的一拳挥出,打在老倪头的肩膀上,直接把这坑人的老头揍翻出去,让他能够脱离龙丹的这次攻击范围。

    这一拳打出,龙丹已离我不到三米远,以这东西的变态速度,我根本无力躲避,只好闭目等死。

    可想象中的疼痛难忍,那种被烈焰炙烤烧融全身肌肉骨骼的剧痛并没有如期而至,热到是真的好热,头发眉毛都在打卷发黄,甚至都冒烟自燃,可是这绝不是要死前的样子啊。

    我有些疑惑的张开眼睛,在我的眼前,有一只芊芊玉手,嫩白的好似三月里的阳春雪,五指修长,牢牢捏住那一枚不住挣动跳跃,想要飞走的龙丹之上。

    我看到这只手就知道是谁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我,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也再没有什么人能够若无其事的握住这龙丹而不被烧死了。

    我瞬间有种热泪盈眶的激动,这种死而复生的感觉给人的冲击太大了。

    我都有些哽咽的看向身旁的姑娘,呐呐道:“你怎么找来了?”

    火舞摇摇头没有说话,面色凝重的把左手也用了上去,死死抓住火龙内丹不肯撒手。

    那垂垂欲死的老龙已经元气断绝,爬都爬不动了,睁大了一对灯笼大小的死鱼眼,满眼都是震撼不可思议的盯着火舞,和被火舞牢牢抓在手中的龙丹。

    它想不明白这个新来的女人怎么敢,怎么能,抓住自己的大杀器既然不着火,这实在太出乎火龙简单脑回路的思考范围了。

    不过困兽犹斗这是天性,就算想不明白火龙也不愿意束手待毙,把自己修炼千年的内丹拱手让人,仍然拼起最后的精神,以身丹一体的优势,强行控制龙丹要挣脱火舞的掌控。

    这时,有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雪宫宫大声提醒喊道:“秦生你等什么,还不去杀了那只大蜥蜴,火舞抢鹅蛋抢的好辛苦哪。”

    我跟老倪头同时身子一震,暗暗羞愧自己这是怎么了,不就是险死还生么,咋就失去了战斗本能和判断。

    怒吼声中,我跟老倪头一前一后,如同两只大鸢先后纵身而起,直接扑到火龙跟前。

    火龙硕大的龙头微微摇晃,发出一声有气无力的龙吟之声:“昂……”

    我身子一动就跳上了龙背,掰着着它的两只龙角大叫道:“倪前辈,砍死它!”

    老倪头眼睛都红了,洪爷爷为了救他就这么活生生的被这畜生给烧死了,那可是相处了几十年的老兄弟,情同手足自不用多说。

    见我把龙头都扭掰的朝后扬起,老倪头也不怠慢,全身真元灌注,一声断喊下,三尺多长的宝剑再次被催发出一指多长的剑芒,却并没有朝我指点的脖颈处劈砍,而是噗嗤一声全根没入,从火龙的一只大眼眶中刺进,深深扎进了火龙的大脑之中。

    “昂……嗷……!”

    一声惊天动地的悲吼怒吟响起,火龙那二十多米长的庞大龙躯扭曲蜿蜒,猛的弹起又重重摔落地面,砸的坚硬石地都轰隆一声震响。

    我也被它掀翻,连连翻滚后躲在一边,瞪眼盯着这大家伙连连抖动下,终于再无一丝动静的死去。

    火龙一死,龙丹顿时就成了无主之物,马上也没了挣扎之力,被火舞轻轻捧在手心,拿在眼前细看。

    我环顾方圆几十丈的战场,发现那些A级高手见老大欧阳燕都被我两脚踢死,火龙丹又怪异到无法抵抗,早早夺路而逃不肯恋战。

    全场除了火舞,雪宫宫,以及老倪头还有他手下的两个高手,就再无其它活物了。

    老倪头咒骂着从龙头上把宝剑抽出,却被火龙的突然变化给震撼住,只见断了气失去了龙丹的庞大龙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硬化,短短十秒钟的时间,就变成了一具活灵活现的龙型石雕。

    我差点就忍不住上去摸上两把,老倪头却一甩袖子阻止了我,那那低声道:“这天地造物之奇诡,实在非我们短短一生所能堪透,你不要乱碰这家伙,搞不好还可能会有毒火等变化呢。”

    我一缩脖子紧忙后退,想拉住火舞问问她怎么寻到这里来的。

    还没等我走到跟前,不远处雪宫宫就惊声叫道:“快过来,这里还一个活的呢,哎呀这白胡子老爷爷伤的好惨啊,胸口那么大一洞,骨头都断没了。”

    我跟老倪头都纵身跃起,朝着雪宫宫蹲在地上的位置冲去。

    到了跟前,发现雪宫宫说的白胡子老爷爷果然是司马会长,这老头的生命力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还翻着白眼朝雪宫宫看呢。

    老倪头又被刺激了一下,司马会长是他这一辈子都无比佩服的绝世强者,以老倪头大宗师之成就,都甘于附之翼尾,辅佐老司马管理零组织过了多半辈子,可见两人也是有些英雄惜英雄的感情的。

    现在司马会长伤成这个样子,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命不久矣,随时都会咽下最后一口撒手人寰,老倪头岂能不起兔死狐悲之感。

    司马会长定定望着老倪头半饷,才缓缓开口,一张嘴还没发出声音,就有大量的血沫子涌出。

    咳咳,我时间不多,长话短说吧。

    司马会长费力的挪动目光,看向也是一脸悲戚的火舞道:“丫头,帮我向令祖道声谦,我司马一生问心无愧,却在晚年动了私心,做下不甚光彩之事,却是负了他。”

    火舞茫然的点点头,咬着嘴唇不知道如何回答。

    司马会长吸了口气,看向火舞捧在胸前的椭圆形,已经敛去表面那层蒸腾烈焰的火龙丹,神色复杂道:“我算计了这东西上百年,最后却落在了你的手里,真是讽刺啊,好……了,你赶紧吞下它吧,这种灵物是越早服用对你的裨益越大。”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