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 各有因果

关灯
护眼
    一秒记住【爱看小说网www.akxs6.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火舞爷爷并未露出意外之色,只是淡淡提醒我道:“不要小瞧这个零组织首脑的身份,它绝对比明面上的省部级官员要更有特权,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讲。就是更为拉风,因为海陆空三军,武警公安两大系统,各地省市县政府。关键时刻你都可以征调协商使用,而且,如果你答应了这个任命,你跟我家火舞的事将会得到我的祝福。”

    我脸色一变。老爷子之前说的那些特权啊,隐形的牛逼身份我早就知道,这对一般的小年轻可能具有无法抵挡的诱惑力,但是对于我这个生死间数度徘徊,曾经风光过,也曾经亡命天涯无比狼狈过的人来说,已经不是太过看重。

    只是最后一句话委实让我犹豫不决,火舞是我真心喜欢的女孩,可她的家庭出身又是这么高不可攀,注定了,她的婚姻爱情都要受家族长辈的影响和安排,不可能像普通人家的女生,完全自主恋爱,想跟谁好就跟谁好。

    我面色阴晴不定,直直看着火舞爷爷,都忘记了这样的行为实在是有些失礼,老倪头面色如常,脸上看不出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只是默默的端着茶杯小口饮茶。

    火舞爷爷目光如炬,一眨不眨的瞪着我,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料定了我无法拒绝他给出的这场泼天富贵。

    我犹豫再三,最终还是缓缓摇头:“前辈,多谢您的错爱,我想我无法应承这份差事,我是个向往自由,追求随心所欲那种生活的浪子,而且我还太年轻,把这么一个至关重要的组织交给我来领导,我真心惶恐,怕不能以身作则带好部下,会误了大事,所以,还请您收回成命。”

    火舞爷爷寿眉轩起,脸上一抹失望转瞬即逝,意有所指的哼道:“你确定了,就不能为我们家火舞做点牺牲么?”

    我正色道:“爱情不是捆绑胁迫,我相信她若懂我,会支持我的选择。”

    我这话一出口,花厅连接内堂的一道雕纹实木门后,若有若无的传出一声叹息。

    我心脏一颤,立刻就分辨出,这是火舞的声音,她在怪我?

    高坐主位的威严长者不再说话,端起茶杯又放下,立刻,上次引领我跟火舞的帅气军官从外而入,肃手躬身道:“首长还有重要会见,这次谈话就到这,两位请随我来。”

    老倪头起身,朝火舞爷爷微微抱拳,当先跟着那军官朝外就走。

    我犹豫了下,面色尴尬的朝老头子道:“请前辈转告火舞,说我会在星海等她,她要不来我就一直等下去。”

    火舞爷爷把茶杯重重一放,冷冷朝我挥手,竟然都懒得再多说一句。

    无奈之下我也只好躬身抱拳,快步朝老倪头的背影追去。

    有帅气军官带领,一路畅通无阻的,我和老倪头出了胡同口,司机看到我们,早早就把车子开到身边停下等待。

    老倪头却没有上车的意思,而是拍拍我的肩膀,拉着我走出一小段路。

    就在我满心疑惑想要发问之时,他笑眯眯的从怀中掏出一个淡黄色锦囊,递到我手上道:“看看这是什么?”

    我心中一动,当场就认出,这个东西是属于司马会长后被欧阳燕偷袭去,我还清楚记得,欧阳燕原本被我压着打,就是吃了从这里取出的半截佛牙才突然变得那么生猛。

    老倪头嘿笑着催促:“愣着干什么,打开看看呀。”

    我把同样也是黄色的系绳抖开,定睛往袋子里观看,半截光润流转,保持着原本色泽形态的佛牙舍利,静静的躺在袋底呢。

    我吃惊的望向老倪头,不知道他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

    老倪头摆了摆手,示意我先把佛牙收起来,这种至圣佛宝不宜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我赶紧把袋子口系好,就朝他递了过去。

    老倪头却摇头道:“你拿着吧,难道你不明白司马会长为什么要在临终之前录下那段视频么?就是想给你洗脱首恶之名啊,可我们毕竟是抢了人家的宝贝,那些光头和尚也绝非打不还手之辈,这半截佛牙你拿去还给他们,咱们在适当的做些补偿,争取把这件事和平解决了,否则你以后还是会麻烦缠身,烦不胜烦的。”

    我震惊的看着老倪头,手里的佛牙如有千斤之重,呐呐道:“前辈,这可是无价之宝,您困在A级关口多少年了,用了它就有极大可能突破成S级,你愿意给我?”

    老倪头情绪出现一丝波动,瞪着眼珠笑骂道:“臭小子你还说,你不知道我下了多大决心才掏得出来这东西,你赶紧的收起来,免得我改了主意往回抢。”

    我赶紧把黄色丝袋收起,心说这老爷子也是看我没抢他的零组织会长宝座,我刚才要是动心答应了火舞爷爷的委任,那这半截佛牙能不能拿出来给我,真就不好说。

    一路无话,我再次跟随老倪头回了零组织总部,以我的心思,恨不得立刻就飞回星海,然后把还在国外的亲人们都找回来,因为也要过农历新年了嘛,不用东跑西颠的逃亡了,就特别希望能在家乡一起守岁。

    可老倪头不同意,说还有事要跟我磋商,让我在北京多留一天。

    到了总部,雪宫宫就跑出来献宝,指着平板电脑上的各种数据让我看,说她的运作能力如何之强,并且当着老倪头的面,就得意的指着一张网帖说道:“现在那些佛教信徒的舆论都是一面倒的骂大奸大恶的司马会长,说你秦生这个小卒子还太年轻,尚可挽救原谅。哇哈哈……”

    老倪头脸色难看的摇了摇头,我赶紧把雪宫宫的嘴巴捂上,这傻货也不管人家老倪头会不会心中不舒服,啥话都往外说。

    进了秘密会议室,老倪头召集座下几位A级高手开会,当场宣布了上头的最新命令,废除欧阳燕一系所任命的全部长老,有兴风作浪者就重点缉拿追杀,若老老实实则是既往不咎。愿意回来零为国家效力的,也可以重新商定待遇级别。”

    这本就在情理之中,首恶既除,下边的那些高手们,没啥太大的罪过一般都是轻轻放下,否则那么多高手都给绞杀了,对整个民族也是一种损失。

    “另外,我个人想给秦生一个客卿长老的身份,零组织各地分部,秦生都有正式长老的调用征集权,因为没有他,咱们整个组织都会落入欧阳燕这个狗贼之手,我跟其它几位长老也会被当场灭杀。

    各位觉得如何?”

    老倪头说完目光炯炯的盯着参会的长老们。

    所有人都是连连点头,大赞倪会长英明,秦少天纵之资,不到二十就已经是S级战力,做我们零组织的客卿长老都委屈人家了。

    这就是花花轿子人抬人,反正是组织内部的虚衔,又不侵占在座长老们的实际利益,谁肯当面得罪我跟老倪头这样的绝世强者?

    这些议题说过,老倪头又摆手示意大家安静,说还有最后一件事要说。

    我隐隐猜到了什么,就神情专注的望向他。

    果然,老倪头直接开口道:“司马会长临终前的影像资料想必你们都看到了,他的临终遗愿就是想为自己所做错的事尽量弥补忏悔,那么我们自然要全力完成老会长的遗愿,为扭转秦生所背负的滔天骂名做些努力。”

    总部里还有十多位长老,各个神色凝重的听着。

    老倪头缓缓道:“第一,不管通过什么途径,都给我尽快联系上佛牙寺一方,把秦生手中的半截佛牙送回去。第二,你们给我调查清楚,看看斯里兰卡政府需要什么投资与合作,我会向有关部门施压,倾斜性的去投资几笔大项目,给斯国政府以经济上的补偿,总之就是想办法弥补吧,让对方说不出来别的,秦生的事也就好办了。”

    说完,老倪头朝我温和一笑,用目光询问我还有啥要补充的不。

    此刻我无比庆幸没有答应火舞爷爷做这个破会长,不然老倪头肯定不会一门心思给我费劲啊,当下我连连点头,抱拳对各位长老一一致以感谢。

    散了会,我跟雪宫宫并肩离去,打算各自去休息。

    出门还没走出多远,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号码,我的心就提了起来。

    是洪熙水新换的电话号,她跟洪爸还有婶子三人,躲到了海南乡下,又买了张电话卡,特意叮嘱过我存她的号码的。

    我赶紧接听了,果然洪熙水说全家都飞到了北京,洪磊领着王珂铮也先从伦敦赶了回来,要到零组织把爷爷的骨灰接走,带回星海再安葬。

    我只能立刻找到老倪头说明了情况,老倪头十分重视,亲自出面,带了五六辆小车要前去机场迎接洪长老后人。

    我犹豫了下,就提出建议道:“零组织不比寻常衙门,还是不让太多外人知道为好,咱们这样,把洪老的骨灰带上,您给协调个专机或者高铁车厢就行,我直接带着洪伯伯他们回星海了,相信洪爷爷也会乐意尽早回到家乡的。”

    老倪头沉默了一下,就叹息着同意了,径直上车领头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akxs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看小说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