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苏柏的牢狱之灾!

关灯
护眼
    苏柏从小到大,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加上人又聪明,基本上无往而不利,又哪里受过这种羞辱。

    但偏偏禁军里头都是一些粗人,靠的都是实力说话。苏柏的名头对他们半点用也没有!

    “王冲!今天的羞辱,我迟早会还给你的!”

    苏柏对付不了这些实力强大的禁军的头领,事实上,他连这些禁军头领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因此一口气全部发到了王冲身上。

    王冲不知道苏柏的心思,也懒得去理,看苏柏这样满脸通红,又羞又恼的样子,还挺好玩的。

    不过,相比起那个,这群突然出现的宫廷禁军才是王冲现在关注的。到现在为止,王冲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一大群禁军争先恐后的蜂拥到自己家门口。

    而且这么多的求人,也是王冲必须处理的。

    “各位!铸剑的事情,一会儿到里面再说!”

    王冲心念一转道,外面人群越聚越多,可不是说话的地方。

    轰!

    听到王冲发话,众禁军喜笑颜形,纷纷轰然响应。

    “听公子的!”

    “公子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谁敢捣乱,别怪老子不客气!”

    “公子,您尽管吩咐。我们都听您的!”

    “公子,你一定要答应给我们铸剑啊!要是买不到乌兹钢剑,我会死的!”

    ……

    听着一大群人谄媚的声音,苏柏的脸色阵青阵红,心中暗恨不已。朝廷里那帮禁军,一向眼高于顶,谁也不服,什么时候见过他们这么低声下气,阿谀奉承的。

    这王冲不知道有什么魔力,居然使得这些禁军头领变成这个样子!

    苏柏还好,在场的其他权贵公子早就看傻眼了。

    “这个王冲,……也太厉害了吧!”

    “居然让禁军的将领都对他这么奉承!”

    “我们居然还想着要帮苏柏对付他!”

    “十个苏柏都不是他的对手啊。这是鸡蛋碰石头!”

    ……

    一名名权贵子弟看着被众禁军拥簇在中央的王冲,心中羡慕不已,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像王冲一样威风八面,受到这么多的禁军恭维。

    但在羡慕之余,心中又感到深深的敬畏。

    现在的王冲已经远远超脱了他们这个层次,变成了让人仰望的存在。

    “孟隆,你去办一下。把这箱金子带着,让他们拿着纸条来,把八神阁上借的那些银子都给兑一下。”

    没有理会外面众人,王冲指挥一旁的孟隆道。

    “是,少爷。”

    孟隆应道。言而有信,虽然这些权贵来者不善,但是一码事归一码事,少爷的这种性格他还是很喜欢的。

    “来,来,来,都到这里来,我家少爷大度,不计较你们,都到这里来兑现你们的银子吧。”

    孟隆开始召呼那些权贵子弟道。

    听到可以拿钱,众人一片欢呼,纷纷涌了过去,对于王冲的好感,顿时倍增。

    “这位大人,每人送一百两黄金的事还能兑现不?”

    一名权贵子弟小心翼翼道。

    “滚你的!”

    孟隆大骂,众人一片哄笑,和王家之间的关系却是缓和不少。

    王冲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正要转身往里走去,突然之间,目光掠过外面一道身影,眼神一冷,厉声喝道:

    “苏柏,你往哪里走?”

    这一声厉喝仿佛惊雷滚滚,从王家大门前的街道上空掠过。数十步外,苏柏浑身一颤,脚步戛然而止,就停留在那辆青色大马车前几步远的地方。

    而同一时间,四面八方,无数的目光齐齐望向了这位苏国公子嗣的身上。

    原本闹哄哄的街道一刹那间寂静若死,气氛突然之间又变得紧崩起来。

    “王冲,你想怎样?”

    苏柏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台阶上的王冲,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形势大变,现在他的处境非常不利,本来想偷偷的溜上马车,离开这里,没想到还是被王冲发现了。

    “哼,来都来了,你不会以为这么轻易的就能走吧?”

    王冲衣袖一拂,冷声道。

    这个苏柏挟势而来,甚至偷偷拉来了大理寺丞和御驶傅禾,就是为了在欠款上做文章,对付王家。

    苏柏对付自己,王冲还可以勉强原凉。但是对王家发难,那就是撕破脸皮,没什么好说的了。

    他要是让苏柏这么完身而来,完身而去,那他就不是王冲了。

    王家大门前,顿时变得更加安静了,气氛也变得更加微妙。那些苏柏带来的权贵子弟更是大气都不敢说。

    王冲虽然看起来有的时候好说话,但是有的时候,却看起来令人畏惧不已。现在的王冲,虽然看起来平静,但身上流露出来的一种气息,不知道为什么,令人感觉敬畏不已。

    “你想怎么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难道你还敢拦着我,对我出手不成?”

    苏柏冷笑道。

    他倒是巴不得王冲对他出手,论武功他比魏皓都厉害的多,王冲就更加不是他的对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有御史,有大理寺丞,他就不相信王冲敢招呼王家的护卫对他出手。

    “嘿嘿,放心!我不会叫人对你出手。”

    王冲哪里不知道苏柏的想法。苏柏如果以为对付他自己还需要亲自动手,那就大错特错了。

    王冲要的,可不仅仅是一点皮肉之苦那么简单。

    “苏柏,要走也可以。不过,我们大唐京师的牢房,恐怕要麻烦你走上一趟,蹲上一蹲了。”

    王冲冷笑道。

    这句话一出,苏柏神色大变。

    “你敢!”

    “为什么不敢!”

    王冲目光一转,望向一旁傅御史:

    “傅御史,捕风捉影,诬告、诽谤朝廷重臣,按照大唐律例,该当何罪!”

    “诬靠朝廷重臣,当打进天牢,仗刑一百,三年之后,劓刑,充军发配边关!”

    这句话却不是一旁的傅御史说的,而是苏柏请来的两名大理寺丞。大理寺除了契约备案,督促双方执行契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功能就是执掌刑狱。

    就大唐律例这一方面,没有人比这些大理寺丞更熟悉了。

    “轰!”

    两名大理寺丞话声一落,如同一道雷霆击落,在场众人都是脸色剧变,苏柏更是身躯一颤,如遭重殛,脸白如纸。

    就连一直没有参与进来的御史傅禾也神色一沉。

    扑风捉影,诬告朝廷重臣,这是大唐律例中明文规定的大罪,而且还是不一般的大罪!朝廷重臣,是帝国肱股,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诬告一名朝廷重臣,那样成何体统?

    所以朝廷对这种情况处刑都很重。就是为了杜绝这种情况。

    并不是说朝廷重臣就不能动了,只是对于那些不怀好意的小人,一定要狠狠震慑。苏柏之前只想着打倒王家,压根没想过失败之后会怎么样。

    王冲的父亲是边关大将,大伯王亘是朝廷重臣,爷爷九公更是深得圣皇信赖,苏柏一棒子打倒王家,等于把这些人统统得罪了。

    王冲说他诬告朝廷重臣,还真是半句话都没有冤枉他。

    这一次,王冲就是要给苏柏天一个狠狠教训!

    “御史大人,你听到了吧?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御史大人,你不会因为和苏国公的关系就对苏柏特殊对待吧?”

    两名大理寺丞居然会帮自己说话,这实在是出乎王冲的预料。不过这样更好,他倒要看看,苏柏今天有没有本事脱得了身。

    “王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王夫人,苏公子也是年少,令兄和苏国公都在朝廷任职,都是朝廷的肱股,为了这么一个小孩子的事情闹僵,实在是于国不利,于社稷王夫人您看呢?”

    傅禾说着望向一旁的王夫人道。他和苏国公苏伏威也算是薄有交情,要不然也不会答应苏柏的请求,跟他一起过来了。

    诬告朝廷重臣,这不是小事。苏柏真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被抓进大理寺,他面子上也过不去。

    苏国公那里更是不好说。

    不过傅禾也知道,这件事情上找王冲是没用的。所以他的目光就瞄准了王夫人赵淑华。在这方面王夫人要比王冲好说话的多。

    只要王夫人开口,这件事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傅大人,我一个妇道人家不懂朝廷的事。朝廷有朝廷的律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傅大人,您说是吧?”

    赵淑华也是发了狠。这苏柏明显是来者不善,一副借势闹大的架势。如果不是三子王冲机灵,又不知道哪里招来了这群禁军,今天的事情可就难了了。

    王家数代清誉,公公更是一向严于律己,极看重家风。如果今天的事情被御史告上朝廷,那王家一世清誉就没了。

    公公那里,她就没法交待。

    而且这傅御史前面对待王家的时候,完全是一副照章办事,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对这苏柏,却又换了另一副嘴脸,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也让王夫人心生恶感,就更加不可能帮他了。

    “夫人!”

    傅禾脸色一变。他没想到王夫人居然突然变得这么强势。

    “别多说了!傅大人,朝廷有朝廷的规矩,你现在是要罔顾纲常吗?”

    王冲立即打断了御史傅禾,不给他多说的机会,王冲冷着脸,望向一旁干尸般的两名大理寺丞:

    “两位大人,我对大理寺一向敬重。你们该不会因为苏柏的父亲是当朝国公,就对他放上一马吧?”

    “怎么可能?”

    两名大理寺丞的声音此时听在王冲耳中,简直如同天籁一般:

    “来人,把苏柏给我带回去。跑了他,你们就自己提着脑袋回大理寺吧!”

    “是,大人!”

    早有人过去,一左一右挟住苏柏,提起他往马车里走去。

    “王八旦,王冲!老子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瞧!——”

    苏柏破口大骂,被一路挟着,只一会儿就带进了马车。两名死人脸般的大理寺丞也不多说,转身来,立即就上了马车,轰隆隆而去,一会儿就消失在街道尽头。

    【第二更在晚上七点。谢谢大家支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