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书房剌客!

关灯
护眼
    王冲将两人拖到通风的地方,又走进房间,拿出一只喝茶的茶壶,倒一些水洒在两人脸上,在口鼻的地方又多洒了一些。

    片刻之后,两人便悠悠醒转过来。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我们,我们晕过去了……”

    两人脑袋里还晕晕的,想起最后发生的事,两人一脸的羞愧。都是军伍中的精兵,结果却败在了这些下三滥的迷烟弹上。如果不是浓烟弥漫,两人倒在了地上,再加上那些人的心思都在王冲身上,两人恐怕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不用自责,这些人有备而来。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没有料到他们会带上了这种东西。”

    王冲安慰道。

    “你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吧。迷烟应该是没有毒,休息一会儿就可以了。”

    迷烟弹的作用比想像中的厉害,基本上,短时间内,申海、孟隆是没什么战斗力了。

    王冲抬头看了一眼远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有阿罗迦、阿罗傩和拓跋归元两面夹击,这些条支的黑衣蒙面人溃败的比想像中的还要快。

    “公子,你没事吧?”

    战斗一结束,阿罗迦和阿罗傩便心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两人战斗的时候,最关心的就是王冲了。

    王冲现在就是身毒的救星。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两人真不知道怎么向大祭司那边交待了。

    “没事,查到什么没有?

    王冲摆摆手道。

    “没有了。他们都自杀了。”

    两人道。

    冲进王家的黑衣蒙面人死状都很惨烈,有几个人眼看逃不了了,又不想被抓活口,直接用手中的条支弯刀插进了心脏。

    “把院子里赶紧打扫一下,不要让母亲看到。”

    王冲也不意外,看到几名护卫过来,吩付了几句,便离开了。

    “这就是迷烟弹吗?”

    在一名条支黑衣蒙面人的胸口,王冲掏出了一枚铁球般的迷烟弹,紫褐色,想起申海、孟隆这样的高手,一吸入迷烟,立即倒地不起,现在还头晕晕,威力还是挺大的。

    “这些家伙一点都不害怕迷烟,肯定是事先吞服了解药。”

    王冲又搜查了一遍,果然在这人的腰上找到了一个小袋子,里面几粒深紫色的药丸,应该就是迷烟弹的解药了。

    王冲将这些东西连同刚刚找到的迷烟弹一起放到了袋子里,挂到了腰上,又转了几圈,这才返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嗯?”

    刚刚走进房间,王冲眼睛一缩,立即感觉不对。房间里的气氛不对,自己出去时打开的窗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关上了。

    而桌子上,自己画的那支七尺长刀的草稿纸也不见踪影。

    “有人进来了!”

    王冲心中一紧,立即感觉不到了不妙。院子里这么多的高手,还有阿罗迦、阿罗傩、拓跋归元在,居然有人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自己的书房来!

    这个人的实力恐怕极其可怕!

    “别动!”

    王冲的反应已经够快了,全身一紧,正要纵出,一股寒意透体而入,已经对准了自己的后心。

    “不要喊,不要叫!也不要指望吸引那几个西域的大和尚过来!——他们绝对没有我的剑快。”

    一个冰冷的,毫无感情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声音压的很低。

    王冲心中一寒,浑身立即僵住不动。

    这个人是个女子,虽然她极力掩藏,但是王冲还是感觉了出来。而且对方的实力高的不可思议。

    虽然明明她就在后面,但是王冲完全感觉不出她的位置。只觉得一团气息若有若无,融入在黑暗之中。

    这种气息,只有一种人身上才有。

    杀手,而且还是很厉害的杀手!

    “如果你是想要乌兹钢剑的话,现在就可以拿去……”

    王冲刚一张嘴,话还没说完,耳中就听到一阵脚步声。

    “公子,睡了吗?”

    一阵声音从外面传来,是拓跋归元的声音,和他一起的,还有阿罗迦、阿罗傩:

    “院子里已经打扫干净,所有的尸体都全部处理,没有漏网之鱼。如果公子没有其他吩咐,那我们就先下去休息了。另外,我们还搜查到了十几柄条支弯刀,请问公子如何处置?”

    王冲怔怔的,隔着一张木门,站在房门内,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一刹那,他突然明白过来。

    这人的实力比自己想像的还要高的多,在自己没有察觉的时候,她居然是提前来感觉到了阿罗迦、阿罗傩,还有拓跋归元联袂走来。

    自己提前闯入,让她措手不及,再加上阿罗迦,阿罗傩、拓跋归元一起过来,为了避免被撞破,不得已她才提前制住了自己。

    黑暗中静悄悄的,那人没有说话,但是背后的剑尖喷吐的寒意却增加了几分。意义不言而喻:

    只要自己多说一个字,拼着被阿罗迦、阿罗傩、拓跋归元发现,恶斗一场,她也要马上杀了自己。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心中怦怦直跳。在重生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危险的情况。

    这人的实力比外面的条支黑衣蒙面客强了不止一倍,实力绝对超越了元气九阶,达到了真武境的境界!

    在这样的高手面前,王冲绝对没有太多的机会。

    阿罗迦、阿罗傩、拓跋归元和自己相距只有一门之隔,要想求救,现在是唯一的机会。

    王冲有心求助,但又没有把握可以闪过背后的一击。

    “公子?”

    大门外,黑漆漆的,隔了一张门什么也看不到。拓跋归元、阿罗迦等人似乎长久等不到王冲的答复,忍不住问了一句。

    仿佛一刹那,又好像无数个世纪那般漫长,当一股更加浓烈的寒意从背后传来,王冲终于清醒过来。

    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呼叫的时候。只怕阿罗迦、阿罗傩他们还来不及闯进来,自己就已经一命呜呼了。

    ——对方能够瞒过这么多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来,对绝对有这个实力!

    “今晚辛苦你们了,下去好好休息吧。至于那些条支弯刀,这些都是优良的武器,把它们交给申海、孟隆就可以了。就让他放在库房里面角落的兵器架上。”

    王冲开口道,声音中微微透出一一丝疲惫的神色。

    果然,身后寒意如潮水般消减了不少,似乎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

    “是,公子。”

    三人似乎都没有起疑,应了一声,然后转过身来,脚步声越来越远,渐渐的消失在黑暗中。

    随着三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黑暗中隐隐传来一声冷笑,王冲的一颗心也渐到了水底。

    “我知道你是莫赛德派来的,你赢了,我腰上的乌兹钢剑你拿去吧。我只希望你成功拿到剑之后,能够放过我!”

    王冲道,似乎已经彻底的放弃了抵抗,一边说着,一边探手伸向腰间,抓向腰间的乌兹钢剑。

    “哼,刚刚算你识时务。”

    身后传来轻蔑一笑,但似乎并不拒绝王冲的乌兹钢剑。

    “嗯?你使诈!”

    没等于王冲取下乌兹钢剑,突然,身后的杀手似乎发现了什么,眉头一动,剑尖寒芒暴涨。

    然而对方发现的还是太迟了。

    王冲支走了阿罗迦、阿罗傩和拓跋归元,又扬言取下乌兹钢剑,为的就是让对方放松警惕。

    而王冲元气五阶的微薄实力,又进一步加深了对方的轻视。

    这种情况下,王冲好不容易为自己营造了一个机会,又哪里会放过这个生死相关的机会。

    砰!

    一颗铁球般的迷烟弹被王冲借助手指,悄无声息的弹在地上,刹那间,一股浓烈的迷烟立即以惊人的速度在房中扩散开来。

    这种条支的迷烟弹似乎经过了特别的改变,扩散速度相当惊人。几乎是在落地的一瞬,浓烈的迷烟就已经笼罩了王冲和身后的神秘杀手。

    “你找死!”

    身后一声女子的轻叱,杀机暴涨,虚空中嗡的一声剑吟,电光石火间一道凌厉的剑光奔雷掣电般直奔往穿的背心而去。

    这一剑要是剌中,王冲必死无疑。

    “嗡!”

    王冲一边飞速的从腰间的小袋里抓出几颗紫色的药丸塞进口里,一边往地上一扑,千钧一发之际毫不犹豫的施展出了“龙骨术”中龙潜波的招式,身躯就像一只灵活的蛟龙一样,从天空落下,扑腾入波。

    书房中的黑暗,和王冲掷出的迷烟弹此时发挥出了关健的作用,嗤,一道寒光从王冲背部上空掠地,将王冲身上的衣物从背部一剪为二,而王冲则在电光石火间,一个翻滚,穿过桌下,拉开了和对手的距离。

    “你逃得了吗?”

    虚空中隐隐发出一股颤栗的嗡鸣,房间里放满茶壶、杯子、笔墨纸砚的桌子被一掌拍碎,木屑纷飞,那隐身黑暗中的剌客仿佛一道鬼魅般如影随形,紧跟而至。

    “在我面前甩花招,你是嫌死得太快吗?”

    那人右手一翻,那柄凌厉的长剑在黑暗中闪耀出一股耀眼的寒光,随着那人的手势一剑向着王冲猛斩过去。

    长剑还没有斩落,那滚滚的气浪,排山倒海,已经汹涌而来。

    “吃我暗器!”

    电光石火间,王冲转身在地上一拍,同时另一只左掌一抖,几颗细小的东西风掣电疾,直奔黑暗中的那名剌客而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