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老爷子的秘密!

    而大堂的上首,两张紫色的太师椅摆着,王冲一眼就看到了两名端坐着,岳峙渊临,面相威严的银发老人。

    “爷爷!”

    一声清脆的叫唤,王冲还没反应过来,小妹就一溜烟的跑了过去,扑了两名老人的怀里。

    “嗬荷,看看是谁来了?”

    “这不是我们家的小瑶吗?”

    “小家伙,终于记得来看爷爷了?”

    ……

    大堂上,神色威严的银发老子张开手臂,将王家小妹抱在怀里,掏在膝头,一脸和蔼亲切的样子。

    而王家小瑶也不客气,使劲的在两位银发老人的怀里撒娇,一边腻声的叫着爷爷奶奶。

    看着这一幕,满屋子的人神色复杂。就连王冲的堂兄王离,都忍不住露出嫉妒的神色。

    老爷子生性严苛,在他面前,所有人大气不敢出,就连王冲的大伯父王亘都是一样。

    整个王氏一族,只有王家小瑶是例外的,每次见到在他们面前都是吵吵闹闹的,但偏偏老爷子、老太太一点都不介意,反而很喜欢她。

    这是小妹的独家本事,谁也学不来。

    “父亲,女儿来给您祝寿了,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王冲的大姑、姑父首先提着两个大大的寿桃,恭恭敬敬的上去祝寿。老爷子生性清廉,不喜欢那些过于奢侈、富贵的东西。

    以前也曾经有人送过那些贵重的东西,结果不但东西被送回,人还被大骂了一顿。

    所以,尽管现在是七十岁的大寿,也没有人敢犯老爷子的忌讳,大操大办。送的都是一些简单朴素的东西。

    再说老爷子也不喜!

    “嗯,有心了。”

    老爷子微微颔首,接过了桃子,并没有太大表情。在王氏一族,人人都知道,老爷子的脾气就是如此。

    他的性情严苛,不苟言笑,即便是七十寿诞这样的大喜日子,也并没有太多流露。

    姑父、姑母祝完寿,便带着表兄王亮,规规矩矩的站到了一边。

    老爷子没有问话,其他人便不敢多说。

    “爷爷,孙儿王冲,祝您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等到母亲祝寿的时候,王冲突然上前道。

    “哦?”

    王冲话声一落,一屋子的人顿时全部看了过来,包括太师椅上的老爷子、老太太,也纷纷看了过来,第一次注意到旁边的王冲,眼中露出奇异的神色。

    这次的王氏一族的人过来祝寿,人人说的都是“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王冲也是一样,只不过在后面加了几个字,整个的意境顿时截然不同。

    两人祝寿的话也听的多了,但这样的寿词还是第一次听到。

    “呵呵,老爷子,听一听,这孩子很有你当年的风采呢!”

    老太太突然在一边笑着说。

    “不错!”

    老爷子只是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但是一旁,王冲的大伯、大姑和姑父等人却纷纷为之动容。

    王家人都知道,为了让王家人戒骄戒躁,不要太过于骄傲,老爷子很少夸人。就算是王冲的大伯王亘,很多时候老爷子也只是微微点头。

    一句“不错”听着轻描淡写,没什么,但熟悉的人都知道,这已经是相当的难得了。

    “……另外,孙儿还有一件礼物送给你。”

    王冲说道。

    王冲声音一落,大厅里气氛骤然一变。王冲的大姑王茹霜在一旁急打眼色,王冲的大伯也是沉默不语。

    反倒是王冲的大伯母,刚刚虽然一脸不郁,但是这个时候却在一旁阴阴冷笑起来。

    王家人都知道,老爷子刚正、清廉,从来不喜欢收受礼物。

    不止是不收外人的礼物,虽然是王家的自己人,除了大喜的日子外,也绝不接受。而且,也只接受王冲的伯伯辈、叔父辈的送礼。

    至于小字辈的是一概不收的。就是不想让小字辈从小沾染官场上的习气,小小年纪就学会“礼尚往来”收礼送礼。

    没想到老爷子刚刚还表扬了几句,这边王冲马上就犯忌讳了。

    “小孩子就是禁不得夸啊!”

    王冲的大伯母在一旁阴**。

    老爷子端坐在太师椅上,看着王冲,脸上木无表情。就边一旁的老太太,也收了笑容。

    “你送的什么礼物?”

    出乎所有人的意外,老爷子突然开口道,目光盯着王冲手上的那件长方形的东西。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口刀剑!”

    王冲跪在地上,实话实说道。

    轰!

    王冲话声一落,整个大厅里瞬间炸开了锅。

    “冲儿,你干什么?”

    王冲的母亲脸色大变,她早就注意到了王冲上车的时候,手上拿了个长长的长,用长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只是赵淑华没想到,这居然是一柄刀剑。

    刀剑有血光之灾,王冲在老爷子拿出这种凶器,这是严重犯冲的。

    “王冲,还不给我退下!”

    王冲的大伯王亘也忍不住斥道。上次,王冲帮他解决了长子王离的事情,避免了被姚家利用。

    王亘因此对王冲看法大为改观,所以王冲的大伯母在车上冷嘲热讽的时候,他才会从旁阻止。

    但是七十大寿这么大喜的日子里送刀剑,这也太离谱。

    就算是王冲年纪小,这样做也是绝对不行的。

    “冲儿,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你这不是在咒你爷爷吗?赶紧把东西收起来,给爷爷陪礼道歉。”

    王冲的大姑也一脸焦急道。

    这孩子太年轻,太莽撞了。不久前,才刚刚有那么好的表现,引起老爷子的注意,甚至这次因为他的祝词,破例夸赞他,怎么这么快就犯糊涂了呢?

    这不是自毁前途吗?

    对于王冲,王茹霜还是很好感的。王冲在大寿的时候送刀剑,王茹霜也不认为他是故意。恐怕更多的是年轻人不懂事,不懂得这些忌讳。

    老太太性格和蔼,和老爷子不同,但是这个时候也收了笑容,紧抿着嘴唇。

    王冲的堂兄王离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瞧了王冲一眼,皱起了眉头。反倒是一旁的王朱颜被王冲吓了一跳,跟着王冲的大姑在一旁打眼色。

    “为什么要送我一把刀剑?”

    老爷子沉声道。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更加压抑了。

    王冲捧着刀剑,跪在地上,脸上却没有任何的变化。

    “孙儿送的是重剑!孙儿以为,这柄剑和爷爷最配,也最能表达孙儿心中的感情!”

    声音一落,房间里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但是老爷子却听了出来。而王冲的大伯更是忍不住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侄儿真是越来越让他惊讶了。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王冲这句话无疑在说,他送的这柄剑是没有开锋的。真正威力强大的宝剑,用不着开锋,也威力十足,而那些真正巧夺天工的东西,也无需精心的打磨,就像一句话说的“胸藏文墨虚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王冲难道是想说,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虽然已经到耄耋之年,虽然居住的是这种朴实无华的院子,但是依旧是帝国手握权柄,举足轻重,受到朝野尊重的重臣。

    这种身份已经到了不需要高官厚禄的封赏,不需要紫绶鱼符的显耀,不需要文武百官朝贺的地步。

    ——就像王冲手中的重剑一样!

    如果这个侄儿真的是这么想的,所以才给老爷子送了一柄重剑做为礼物,那就真的是不得了了!

    这一点,就连王亘之前都没有想到。毫无疑问,不管是送寿桃还是送什么,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贴切,更能得老爷子心意的了。

    果然,老爷子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拿过来吧!”

    老爷子开口道,伸出了一只手掌。王冲膝行过去,恭恭敬敬的将宝剑送到了老爷子的手上。

    这是王冲心甘情愿。

    对于老爷子,王冲是发自内的尊敬。很多事情,总要隔了很多年后才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对于老爷子的很多事情,王冲都是在他过世的时候,才了解到的。

    在大唐帝国,有两个真正的传奇。

    一个是姚风的爷子,姚家的顶梁柱姚老爷子。而另一个人,就是自己的爷爷。人人都尊称他为“九公”。

    他的一生历经沧桑,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大风大浪。他曾经戍边北蕃,和两大突厥汗国鏖战。

    他也曾经在朝廷针砭时势,慷慨激昂,积极革除各种旧时陋蔽,引领朝野新气象。

    当年皇宫政变,帝国危亡,他是力排众议,力推当今圣皇,才有了今天史无前例的强盛帝国。

    他的门生故旧遍天下!

    他的巅峰的时候,激流勇退。

    他一生清正廉洁,受到帝国的尊重。

    ……

    甚至在他退休之后,当今圣上还是忍不住建了这座四方馆,想要挽留他!

    每个历史人物都是有些原型的,王冲曾经也奇怪,为什么老爷子在朝野拥有这么大影响,但自己却根本找不出历史上有这么一个人?

    直到很多年后,王冲脑海中无意中闪过一个人名,王冲才知道自己的爷爷到底是谁。

    张九龄!

    大唐历史上有名的济时名相,也是最后一个名相。只是在这个世界,他叫做“王九龄”,所有人尊称:

    九公!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那里有我收集的很多有关本书的图片。^-^】

    【感谢skysoar成为本书盟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