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国士!

    大厅里,众人一脸懵懂,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往的时候,老爷子恐怕早就大发雷霆了,但是现在,居然还一脸和颜悦色的。

    整个大厅里,只有王冲的堂兄最先反应过来,他隐约猜到了什么,一脸若有所思的神色。

    王冲的大伯父王亘无意中瞥见这一幕,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感情。

    “哦,这剑上还有字?”

    老爷子刚刚打开外面包裹的一层黑布,赫然发现剑鞘上隐约露出几个古篆字来,顿时极感兴趣道。

    “是,孙儿给这把剑取了个名字。”

    王冲低着头,应声道。

    “国士!”

    老爷子打开重重黑布,将里面的“重剑”取了出来。没有华丽的玛瑙、宝石,“重剑”的剑鞘玄黑色,朴实无华。

    而剑鞘上则有两个古篆的大字,则是看得老爷子眼睛一亮:

    【国士】。

    “这把剑就叫做国士剑!”

    同一时间,王冲的声音在所有人耳中响起。

    “冲儿,你怎么弄的?爷爷是当朝名相,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是定鼎社稷之功,就算陛下也尊敬不已。赫赫功名,又怎么是简简单单‘国士’二字能够概括?你怎么铸的剑,太不用心了。”

    老爷子还没开口,王冲的大伯王亘瞧见剑鞘上的两个字,不由皱起了眉头。王冲之前的表现,还让他眼前一亮,忍不住赞叹一翻,确实是下了功夫。

    但是看到这里就有点不对了。

    父亲是名相,在大唐帝国,能和他相比的也就只有姚家的姚老爷子了。用一个“国士”来形容岂非低估了父亲的功劳和在大唐的作用、地位。

    说到底,王冲毕竟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虽然在其他方面有才能,但是政治上未免差了点。

    “大伯错了!侄儿这剑并不是用来标榜爷爷功劳的,而是侄儿替爷爷说出心中所想!”

    王冲跪在地上没有说话,眼睛却是看向自己的爷爷:

    “‘主忧臣辱,主辱臣死’。君主因国事忧虑,臣子以此为耻辱,君主受辱,臣子以死报答!所以西汉时期,汉使赖丹被杀,常惠孤身一人,生死不顾,引西域兵马灭了龟兹,这是国士!”

    “西汉宣帝时,汉使谷吉被杀,陈汤上书皇帝,‘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击灭郅至,这是国士!”

    “东汉明帝的时候,班超奉命出使西域,在鄯善遇到匈奴使者。匈奴兵强马壮,防守严密,班超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率领七十二名汉卒,夜斩匈奴,定鼎西域。这也是国士!

    “假使天下,人人如国士。爷爷又何需退而不休,陛下又何需开辟这四方馆,我大唐又何需忧虑天下不能长盛不衰!”

    王冲跪在地下,正色道。

    这些话虽然是王冲对自己爷爷说的,但也王冲心中的所思所想。

    对于爷爷,王冲一直都是不怎么能理解的。直到后来,在很多年以后,他临危受命,做了天下兵马大元帅,坐到了那个位置,才真正明白了爷爷那时候的心思!

    在其位,谋其职!

    当一个人真正坐到那个位置的时候,考虑的已经不是个人的私利,而是国家天下。

    上辈子,中土神洲历经劫难,等到王冲接手之后,早已是将星凋零。王冲虽然殚精竭虑,拼尽全力,然而独木难支,在拖延数十年之后,依旧改变不了中土神洲灭亡的命运。

    这是王冲心中深深的遗憾,不管上辈子,还是这辈子,都是一样!

    曾经无数个夜晚,每每想起自己肩上承担的重任,王冲都彻夜难眠!

    在一个人独木难支,无法坚持下去的时候,王冲也曾经禁不住想过,如果天下有人能够替代自己,做自己的左膀右臂,那该多好啊!

    就像王冲自己说的,假使天下人人如国士,自己又如何会败亡,中土神洲又如何会沦陷呢?

    假使天下人人如国士,那一切或许会截然不同!

    只是这一切,王冲不能说出来。只能借假着爷爷寿辰的时候,说了出来。这个天下,或许只有自己懂爷爷,而爷爷……却未必懂自己!

    房间里,众人开始的时候还不明所以,但等到王冲说到最后一句话,便不由纷纷为止动容。

    “哈哈哈!好,好,好!冲儿,说得好!说得好!……”

    老爷子开始的时候还是不动声色,脸上看不出表情,但是这个时候,手中捧着王冲送的剑,却忍不住异色连连,开心的哈哈大笑起来:

    “我王九龄老来居然还有这样的知音孙子,真是足堪大慰了。亘儿,你不懂,你们都不懂,整个天下,或许只有冲儿才真正懂我的心思!”

    老爷子老怀大慰,哈哈大笑。王冲的大伯父心中惊异不已,老爷子生性严苛,不苟言笑,他跟着老爷子还是第一次看到老爷子笑得这么开心。

    “另外,亘儿有一句话你错了。《左传?成公十六年》:‘皆曰:国士在,且厚,不可当也。’。冲儿这句话,不但不是对我的贬低,恰恰是对我最大的褒奖。——冲儿,你起来吧!这柄国士剑,我收了!”

    老爷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居然第一次破例主动弯下腰,去扶起王冲。

    “父亲!”

    王茹霜睁大了眼睛,看看老爷子,又看看地上抚起来的王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老爷子现在是国之重臣,泰山北斗一般的存在。

    从小到大,就算是大臣来了,都没有受过这样的礼遇。就算是他们四兄妹,也从来没有在父亲那里受过这样的待遇。

    王茹霜怎么也不明白,王冲只是送了一把剑,居然会受到父亲如此的重视。

    “这小子……”

    王茹霜盯着王冲,真正的感到吃惊了。女人不懂政治,但王茹霜知道王冲一定做了什么很了不起的事情。

    一旁的李林同样的感到吃惊。

    王冲的表现他是有目共睹的,就连禁军里的赵风尘都对他赞赏不已。但是赵风尘和老爷子这样的人物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冲儿这翻话,恐怕是说到老爷子的心里去了……”

    李林喃喃道,心中若有所思。不得不承认,王冲刷新了他心中对他的认知。

    而另一侧,王冲的大伯母邢元春就不一样,看到老爷子亲自起身去扶王冲,一张脸色阴沉的难看不已。

    倒是一旁的老太太,之前听到王冲在大喜的日子送刀剑,紧抿着嘴唇,但这个时候,也不由笑了起来。

    “耶!耶!耶!”

    王家小妹才不懂刚刚发生了什么,也不懂王冲说了什么。看到爷爷奶奶高兴,众人也高兴,在两老怀中不由举着拳头,兴奋的大叫起来。

    ——刚刚严肃的气氛,可是把她吓住了,动都不敢动一下。

    “这孩子。”

    王冲的母亲此时也不由抹眼睛,心中喜悦不已,刚刚事情,都差点急得她眼泪都出来了。

    “来!冲儿,你过来,就站到你大伯的旁边,和爷爷站在一起。”

    老爷子牵着王冲的手道:

    “淑华,你也入列吧。”

    “是,公公。”

    王冲的母亲激动不已,心中又是喜悦,又是骄傲。以前每次公公寿辰的时候,她都是唯唯诺诺,诚惶诚恐,唯恐做错了什么事情。

    嫁入王家这么多年,这还是老爷子第一次对她这么重视,特别提到了她的名字。

    “爷爷,我还是和母亲站在一起吧。”

    王冲看着母亲,突然道。

    “呵呵,去吧。”

    老爷子先是一怔,但却没有阻拦,笑着说道。百善孝为先,对于王冲的举动,他不以为忤,反而很高兴。

    “来人,帮我把这柄剑收藏起来。放到我书房的最高处,一定好好收藏。”

    老爷子招过一旁的禁军侍卫道。

    他的脸色红润,神情气色和刚才截然不同,显然心情非常好。

    王家子孙济济一堂,老子心情好,自然免不了问些家里长短的。就算是刚刚话不多说的老太太,这个时候也脸色和蔼,问起话来。

    这次时候是长辈们答话的时候,除了堂兄王离偶尔能接几句话,其他的小辈,王冲、王亮、王朱颜统统只有乖乖一边站着的份。

    “你厉害!”

    另一侧,王冲的表兄王亮百无聊赖,目光瞥过王冲的时候,偷偷翘了个大拇指。王冲笑了笑,回了他一个手势。

    “怎么样?出去玩玩不?”

    “不了。”

    王冲偷偷做了个手势。

    “出去透透气?”

    “不。”

    王冲再次摇了摇头。以往的时候,他和王亮一样,都受不了这种沉闷的聚会。表兄王亮出去的时候,往往也会叫上自己。

    但是二世为人,王冲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整个人成熟了很多。

    对于王冲来说,这辈子哪怕是仅仅单单的看到一家族的人在这里聊天,都已经莫大的幸福。

    失去过,才知道后悔。

    重新拥有,便知珍惜!

    见王冲不理自己,王亮很快就失去兴趣,不搭理他了。王冲笑了笑,已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啊!我肚子痛,外公,外婆,爸妈,我先出去了!”

    王亮抱着肚子,突然觊了个空,不等堂上的人说话,往外就跑。

    大堂上,众人本来正在说话。听到这声音,顿时一静。老爷子,老太太暗暗摇头,但也没阻止他。

    倒是王冲的大母,在旁边气得脸色铁青不已。

    而王冲的大姑父李林,也是摇头不已,充满了无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