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时势(一)

    “诸位,这位是我第三子王严的儿子,正好也是第三子,叫做王冲!”

    正在这个时候,坐在上首的老爷子发话了,伸出一只手,指着刚刚进来的王冲。

    “哦!”

    “冲公子!”

    “冲公子进来吧。”

    ……

    一群白发老人纷纷说着,但是神情却没有多在意。只是出于对老爷子的尊敬,才敷衍着。在这个大厅里,他们已经见过太多人了。

    老爷子的长孙王离,三子王严的长子王符、次子王孛,他们都是见过的。算起来这是第四个了,也不多在乎一个王冲。

    “晚辈王冲,见过诸位长辈!”

    王冲恭恭敬敬的躬身行了一礼,对于诸位老人的态度也毫不在意。能够陪着老爷子坐在这里的,都是他的老部下。

    这些人大部分都经历过当初步步惊心的宫廷政变,也跟随着老爷子在大厦将倾,神洲陷入动乱的危机中一起扶持过当今圣皇,在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出入朝堂,位极人臣过……,如今虽然年过花甲,但是依然拥有非同寻常的召号力和影响。

    他们一个个不是大世家、大门阀的家主,一方的豪雄,虽然年过花甲,但依然拥有不凡的影响力。

    以这些人的影响,还确实用不着对他一个十五岁的小孩太过尊重。事实上,如果不是沾着老爷子光,估计他们敷衍的话都懒得说。

    “你坐着吧,给他搬个位置!”

    老爷子在上面发话道。

    议事厅里的人,都是老资格,老资历,王冲虽然是老爷子的孙子,但在这里排班论辈,也只能是坐到最后面去,而且还是一把小椅子,几乎都排到角落里去了。

    第一次进来,事实上,老爷子就是安排王冲聆听的。也好长些经验,对以后也有好处。

    安排好王冲,议事厅里,一群人顿时又聊了起来。

    王冲坐在角落里,扫了一圈。大厅里,除了老爷子和这群老部下,大伯父王亘也在这里,坐在老爷子的旁边。

    大伯父是长子,同时也是朝廷的重臣,不管能不能获得这群老臣的承认,老爷子的旁边他都永远是有一席座位的。

    除了大伯父,堂兄王离也在。刚到四方馆的时候,堂兄一脸的郁愤和不耐烦,但是这个时候完全换了一个人,老爷子和这群老部下聊天的时候,他听的非常仔细,脸上表现出一股很强烈的表现**。

    这和他之前给王冲的印象是截然不同的。

    “堂兄也赢得爷爷这群老部下的认可!”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

    能不能获得这群老部下的认可,爷爷说了不算,他只有推荐的资格。“尊敬”和“认可”这种东西勉强是没有用的,只有发自内心,才能发挥作用。

    堂兄虽然每次都是极力的表现,但是王冲心知肚明,不管他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征服得了老爷子的这群门生故旧。

    并不是他不够优秀,而是这些老部下本来就是极有经验和阅历的人,一生又经历过大风大浪,不管是怎么样的才能,在他们眼中都是“雕虫小技”,显得无足轻重。

    要“征服”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完成的事。要不然,上至大伯父、父亲、姑父、小叔,下至大哥、二哥,堂兄他们会失败了。

    一群人,最多只能获得一两个“老部下”的许可,而要想同时获得所有人的承认,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够做到。

    目光扫过议事厅,最后扫过上方的老爷子的时候,王冲眼中波动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悲伤的神色。

    “老爷子熬不到那场大动乱了!”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没有人比他明白,四年之后,爷爷就会撒手西去。早年的暗伤,加上战场上的重创,再加上多年来劳心劳神,即便退休之后,年过花甲,依然在为皇帝劳心劳神,献计献策,这让爷爷一直处于高强度的心神劳累之来。

    未来要不了几年,老爷子就会撒手尘寰。

    但在现在这个时刻,不管是大伯父,还是父亲,整个王氏一族还没有人有意识到这一点。

    爷爷的强势掩饰了他的虚弱,以至于在王家人的心目中,爷爷就好像神一样,是永生不死,永远都不倒倒下。

    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长生不死,就算爷爷也是一样。

    所以在爷爷倒下之后,仿如天崩地裂一般,整个王氏一族的人才会显得那么的慌乱,就算是一向沉稳,泰山崩而不色变的大伯,也变得手足无措。

    王冲永远都记得那一天,他脸上慌恐至极的神色。

    王冲心知肚明,要想继承爷爷的影响,王家人并没有太多的机会。四年的时间,也仅仅只有四次而已。

    有句话叫“过时不候”,没有一个凝聚人心的核心灵魂人物,老爷子的那些门生故旧未来都会一哄而散。

    老爷子一辈子凝聚的影响和地位,都会一朝消散。未来,即便有一些人依旧忠于王家,影响力也无大不如前。

    大世家的传承从来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也一直是爷爷的心病!

    “无论如何,我都要想办法赢得爷爷这群老部下的认可!”

    王冲坐在角落里,暗暗的捏紧了拳头。

    房间里,除了王家人和爷爷的老部下,还有一群小辈。每年爷爷寿辰的时候,顾然是爷爷推荐候选人的时候,但又何尝不是这些老部下向爷爷推荐族中晚辈,继承影响的时候?【冒失】

    议事厅里,一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聊到当下的时局。

    “……北部草原东西突厥汗国,越来最强盛,最近有合流的趋势。听说,两部的可汗已经派出可汗在商谈此事,我们不能不防啊!”

    一名身形壮实,身上流露出浓烈军伍杀伐气息的白发老人道。王冲认得他,人称“叶公”,是爷爷的老部下,曾经和爷爷一起参加过那场杀机重重宫廷政变,和爷爷一起扶持当今的圣皇上位。

    叶公姓叶,具体的姓名已经没人知道了,也没有哪个小辈敢问。王冲只知道,在爷爷麾下,他是最忠心耿耿的老部下,而且极具战略眼下。

    当所有人还有纠缠国内的那些党争的时候,爷爷的这些老臣目光却已经放远到了北部的草原。

    “这些年,天下承平。按照圣皇的旨业,我们和天下所有人做生意。北部的东西突厥,本来都不擅长冶练铁器,但这些人,受益于通商,不知道从我们大唐买去了多少精铁、玄铁。现在,他们的箭头都开始换用铭文精铁了!”

    “东西突厥的人本来就擅长骑马射箭,如果再得到我们精铁、玄铁,战力大涨,这绝不是帝国之福啊!”

    叶公须发皆白,但是眼神矍烁,一点看不出老态,说起北部的东西突厥汗国,一脸忧心忡忡。

    “不止是如此,兵部的公文我看了。东西突厥的游兵散骑现在寇边、打草谷的次数越来越多。以前的时候,我们基本上还可以以二换三,死两个人。来三队突厥骑兵,我们付出两队伤亡,可以全部剿灭他们。但现在,只能二换二了。”

    “某些时候,在突然袭击的情况下,我们甚至还要损失多一些。九公,这种情况很令人不安啊。他们的战斗力正在急剧增加!”

    另一名身材壮硕的白发老人道。所有人里面,他的个子最高,一起坐在那里,他的个子最起码高出一个头,而且粗胳膊粗腿的,都不像一个老人,反倒像个健硕的壮年人。

    王冲记得,这个是爷爷早年的另一个部下,人称“大胡子”。年轻人的时候,满脸的络缌胡子,从来都不剃,并且以此为荣。

    到老了也是一个样,只是胡子变白了。另外,也没人敢再叫他“大胡子”了,人人都称他“胡老”。

    在以前爷爷的麾下,他是第一猛将。

    “九公,你和陛下走得最近,在陛下耳边说说,这些事情不能不妨啊!最近这几年,帝国的周边可都是不太平啊!”

    另一名白发老部下也附和道,满心的担忧。

    王冲认得,这人姓乔,年龄比爷爷还大,你称“乔老爷”。三人同一时间谈起北部草原的东西突厥,显然都是事先商量过的,借着九公大寿的机会,一起提了出来。

    “安北都护府是北部的籓篱,防护东西突厥汗国,是他们职责。安北都护府那边有什么说法吗?”

    老爷子听到三名老部下同时提起北部东西突厥汗国的事,眼中立即透出了警惕的时候。

    从秦到汉,从隋到唐,北部的游牧民族一直是中土神洲的心腹之患。秦的时候,被迫修筑长城,派大将军率十万精兵驻守,汉有白登之难,隋则多次被攻城掠地,深受其苦。

    到了大唐,对于北部的东西突厥汗国,也一直是保持着极高的警惕。当年老爷子曾经亲自领兵北上,击溃东西突厥汗国的联军,不过那一战,大唐也损失不小。

    对于东西突厥汗国的强大,老爷子印象极深,所以一听到这个,立即起了警惕!

    【第三章有点晚,可能要九点半。兄弟们留心一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