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时势(二)

关灯
护眼
    第九十五章

    在场的人基本都是退休了的,但是论消息灵通,还没有多少人超过这个房间里的人。老爷子话声一落,立即就有人开口了。

    “安北都护府压力很大,这几年也向朝廷上过折子,希望朝廷能够禁止盐铁贸易,特别禁止精铁,以免养虎为患。不过,陛下一直大唐开放,不宜禁锁贸易不由,将折子留中不发。”

    “另外,安北都护府也一直在交涉。不过东西突厥那边,一直说那些是不受控制的散兵游勇,他们也在打击这些人。因此,这件事情他们也没有办法。”

    议事厅里,另一名白髥飘飘的白发老者道。

    这是“马老”,在老爷子的麾下时统领骑兵大军。和其他人不同,他写的一手好字,沉雄刚劲,却又不失飘逸,很有大家之风,被称为“马背上的书法家”。

    老爷子的部下里,他的书法是写得最好的。

    “大公子,你是朝廷的重臣,有议事的权限。这件事情,你能不能在朝廷里面提一提。”

    马老说着目光一转,望向了一旁王冲的大伯王亘。

    王亘虽然已经四十五六,孩子都很大了。但在一群老爷子的部下眼下还是那个“大公子”。

    “没有用,现在我们也需要的东西突厥汗国的马匹。如果禁了盐铁,我们也一样得不到马匹。这件事情,陛下不可能答应的。”

    大伯王亘道。东西突厥汗国训练的战马有虎狼之力,大力无穷,这是其他各个势力都无法比拟的。想要禁绝贸易并不容易。

    听到王亘的话,一群年过花甲的老部下都皱起了眉头。

    “……不过,东西突厥汗国联合的事,朝廷已经派人去分化、瓦解他们了。这两个突厥汗国一直有内讧,短时间内应该联合不了。”

    王亘连忙补充道。

    “爷爷,我倒是有个主意!”

    王冲的堂兄王离一直在旁边听着,这个时候突然站了起来,脸上透露出强烈的表现**。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王离身上,就连王冲也不例外。

    “我们可以将安北都护府和单于都护府联合起来,以两大都护的力量,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只要像前朝一样,让他们狠狠尝到厉害,他们才会有所收敛!而且也可以压住东西突厥的气焰!”

    王离握着拳头,狠狠道。

    王冲看到一幕,皱了皱眉,心中忍不住暗暗摇头。所有王家的男人都希望能够和爷爷,以及他的老部下们一样,在边陲建功立业。

    堂兄也不例外!

    不过,堂兄在军事上的才能显然没有他在其他方面那么厉害!

    “堂兄想得太简单了,这么大的兵马调动,哪有那么容易。牵涉到两大都护府级别的行动,需要经过朝堂商议,沙盘推演,多翻论证。这么大的动静,东西突厥那边早就知道了。不管是提前准备,还是远遁千里,避过两大都护锋芒,时间上都是绰绰有余。”

    “而且兵马未动,粮草先动。这么多兵马,所需要的粮食也不是个小事。”

    “这翻话,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是实际上,完全不具备操作性!”

    王冲心中暗暗道。

    堂兄加入军伍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但是很显然,他对涉及到军伍的方方面面,需要什么样的流程,还并不是很清楚。

    王冲心知明知,堂兄其实在朝堂政治上的天赋,远比他在军事上的能力强大的多。可惜,大伯一心想让他压过大哥,将他送入军伍之中,才会导致这种情况出现。

    果然,听到堂兄的话,议事厅里一群老部下都皱起了眉头。就连大厅上方的老爷子也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头。

    “呵呵,离少爷年轻有为,很有想法。”

    “这件事情说不定还真有可为。”

    “东西突厥气焰太盛,离少爷说的对,确实应该打压、教训一下。”

    ……

    一群头发花白的老人纷纷点头道,虽然嘴上说着赞同的话,但是谁都很听得懂话里敷衍的意思。

    王离开始还满心的期待,以为众人至少会赞同一下。但赞同是赞同了,但是味道却完全不对了。

    他也不是傻子,立即感觉到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一张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

    “还不给我坐下!”

    一旁,大伯王亘终于忍不住说话了:

    “单于都护府的大都护李旦和安北都护府的大都护张知运一直不和,两人不久之前,还互相递折子参了对方一本,私底下关系僵的很。你让他们联手对付东西突厥,怎么可能?”

    王离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他虽然在军中的职位不高,但是也知道,“主帅不和”这是军中大忌。老爷子的这些部下,显然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才没有当面揭穿他,也免得面子上难过。

    他一心想在老爷子面前表面,想要赢得老爷子这群部下的认可,没想到反而栽了个跟斗,在众人面前闹了个笑话,拉低了众人的印象,顿时脸孔涨的通红,狠狠的坐了下去,咬着嘴巴,一言不发。

    “唉!”

    王冲看到这一幕,心中忍不住叹息一声。堂兄一直是好强的人,虽然人有点难相处,但是本性不坏。

    上辈子他也是受了这种打击,整个人都有些消极颓退,最后和伯父、伯母他们关系闹僵,最后冲出家门,不知所踪。

    “冲儿,你怎么看?”

    就在王冲低头想着该怎么帮堂兄一把的时候,大堂上,老爷子突然开口了,不过这一次,不是询问他那群老部下,也不是询问大伯王亘,堂兄王离他们,而是问向了年龄最小的王冲。

    老爷子一开口,议事厅里,所有的老部下都愣住了,齐齐扭过头来看向角落里的王冲,就好像第一次注意到他一样。

    怎么可能?

    他们一直以为老爷子力推的是“离公子”,想要“离公子”接替他的位置。但是现在看来完全错了。

    九公力推的居然是角落里那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

    ——枉他们一开始还以为九公只是拉他过来旁听,增长经验的而已。

    “爷爷?”

    王冲怔了怔,一脸错愕,有种史料不及的感觉。没错!他确实想要表现一翻,引起众人的注意。

    但是表现也要分场合,分方式的。冒冒然的插嘴,只会让议事厅里爷爷这群位高权重的老部下们觉得“冒失”。

    那时候就是自作聪明,过犹不及了。

    所以王冲一直坐在角落里,规规矩矩,安安静静,认真听,不多说。

    只是王冲没有想到,意外来得如此之快,爷爷居然在这种场合,拿东西突厥这种重要的军国大事来征求自己一个小孩子的意见。

    王冲事先根本就没想到,所以此时突然被问到,顿时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大胆说,不要怕!”

    老爷子手掌微扬,做了个鼓励的动作,笑着道。

    议事厅里骤然之间静悄悄,王冲的大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什么也没有说。知子莫若父,同样,知父莫若子。

    王亘没有想到,老爷子这么快就会开始对王冲的考验。

    眼前这一幕,看似很突然。其实完全是老爷子刻意为之,就是不想让王冲有准备,好考验出他的真实水平。

    “想不到,老爷子对他居然这么看重!”

    王亘心中暗暗道,想起了王冲之前在大厅献剑的一幕。王冲献剑,居然让老爷子有知音的感觉。

    想一想,这里面恐怕有很大的关系。

    “混蛋!”

    王离不知道什么老爷子的心思,也不知道父亲在想什么。但是看到老爷子居然破天荒在议事厅这种重要场合让王冲说话,捏着拳头,牙齿都要咬碎了。

    侧过头,看着角落里的王冲,王离眼中突然流出深深的敌意!

    “是啊,冲少爷,你有什么想法就大胆说吧。没人会怪你的!不用怕。”

    几名老爷子的部下也跟着鼓励道。

    王冲沉默的样子,看在他们眼里,就是一种畏惧的表现。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倒也没人为难他。

    当然,自然也没有人真的在意他。

    军国大事这种重大的事情,你不可能指望在一个十五岁的小孩身上能听到什么高谈阔论。在众人看来,老爷子的举动恐怕更多还是想要训练,训练他。

    “咝!”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终于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的脑海中此起彼伏,只是片刻之后,便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他等待许久的机会终于来了,慢慢的,王冲心中升起一股强大的自信!

    “爷爷,还有诸位长辈,孙儿以为,北部的问题,不在东西突厥汗国,而在朝堂!不在铁器,而在人心!甚至不在边陲,而在域内!”

    迎着众人的目光,王冲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听得议事厅里众人错愕不已。就连大厅上方,主动让王冲发表意见的老爷子也是意外不已。

    “冲少爷,什么叫做不在东西突厥汗国,而在朝堂?什么叫做不在铁器,而在人心,不在边陲,而在域内?还请冲少爷说的详细一些。”

    一身气息杀伐,极具战略眼光的“叶老”突然道,他的眉头皱的深深的。老爷子的部下里面,在战争谋略方面,他最为厉害。

    他一个人的意见基本也可以代表众老的意见。

    但是就连这位“叶老”也有些不明白王冲的意思,拿捏不准王冲是在“哗众取宠”,还是真的“有的放矢”,确有其事。

    【三章已更,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只要搜索名字就可以。皇甫每天都在上面更新哦。】

    【PS,这几天的内容会很重要,所以会写得慢些。发布时间也会有些出入,希望大家能够体凉下。报歉下。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