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时势(三)

    第九十六章时势(三)

    “爷爷,还有诸位前辈,刚刚你们也说了,以前东、西突厥汗国的寇边,在没有城池的荒野,我们都能以二换三,甚至更多。但是现在,却出现了以二换二,甚至我们死的人更多。难道,爷爷和诸位前辈真的以为仅仅只是铁器的原因?难道只要禁制了铁器,就能改变这种态势,东、西突厥汗国就会因此衰弱吗?”

    王冲捋了捋思路,迎着议政厅内众老的目光道。一句话,顿时说得众人呆住了。众人只想着铁器的问题,却压根没有想过其他更深次的东西。

    就像王冲说的,东、西突厥汗国的兴盛已是既成的事实,这绝不是几根铁器就能改变的。

    “冲儿,你到底想说什么?”

    就连王冲的大伯父也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他是朝廷上的重臣,有参事、议政的权利,对于这种东西极为敏感。

    “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每隔百年,必有一次大兴盛。这是大势所趋,谁也改变不了。前秦是如此,大汉也是如此,前隋是如此。如今,大唐也是如此。现在,已经不是北边东、西突厥汗国的人问题,西边的乌斯藏高原,东部的高句丽,南边的洱海,都是如此。”

    “我们改变不了这些游牧民族,蛮荒部落!我们唯一能改变的,唯有自己!所以孙儿才说,这件事情不在边陲,而在域中,不在东、西突厥汗国,而在大唐自己。”

    王冲正色道。虽然得获重生,然而想起大唐如今面临的严峻周边形势,王冲就忍不住忧心忡忡。

    在重生之后,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有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夜不能寐。

    在这间议事厅里的,都是一方的重臣,虽然很多人都已经退休了,但是他们一生的影响力还在,他们的家族还在朝野之中拥有巨大的影响。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如今的大唐早已是危机重重,只等一个诱因,便会一起爆发出来。在这间议事厅内的众人,能够发现北部的东、西突厥汗国,已经是先知先觉,有所窥见了。

    但是王冲知道,这还不够,这还根本不是根本的问题。

    王冲必须想办法警醒他们,并且通过他们,通过这间议事厅进而影响到更多的人!

    “……然而中土太平多年,太宗皇帝的时候,将东、西突厥逼到阴山以北,使得许多的蛮夷内附,又征服了安南;先皇的时候,又设立安北都护府、单于都护府,安南都护府,将势力进一步的扩大。到了本朝初期的时候,又将势力进一步拓展到了西域,建立了安西都护府。”

    “本朝打了这么多年的胜仗,使得万国来朝,势力范围无以复加,不止超越了隋,更是远远超越了汉、秦,达到中土神洲前所未有的强盛地步!然而爷爷和众位前辈没有发现吗?正因为如此,所以朝野上下已经渐渐自现了‘自满’的情绪.”

    想起大唐如今的局势,王冲心情沉重。外敌强大并不可怕,不管是最强大的匈奴,还是最强盛的突厥汗国,最终一一降服中原王朝的马蹄下,但是人心散了,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孙儿以前听过一首诗:营洲少年厌原野,狐裘蒙茸猎城下。虏酒千杯不醉人,胡儿十岁能骑马。”

    “当我们在追求狐裘锦衣,沉迷于奢华享乐,以千杯不醉为荣的时候,那些北方的突厥汗国,已经在训练他们的孩子,骑马射箭,以战场杀敌为荣了。”

    “突厥易克,但人心难伏。孙儿以为,这才真正的问题啊!!”

    说到最后,王冲心中沉重无比。这并不是王冲为了说服众老,为了在众老面前表现,才胡谄了这么一段话。而是王冲上辈子的亲身经历。

    那首边陲诗就是他后来生活磨难,零丁飘泊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很多事情,都是在木已成舟,无以挽回的时候,才看得清楚!

    但是到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上。

    现在的大唐,纸醉金迷,人心变化,早已不是原来的那个大唐了。可惜,很多人身在局中,还根本没有发现这点。

    议事厅里,静悄悄的,气氛沉重。在场的诸老本来还只是想听听王冲有什么高见,看看九公的这位孙子到底能怎么一鸣惊人,但是越听到后面,越是心情沉重,当听到王冲念出那首边陲诗,一个个更是悚然动容,好像第一次注意到九公这个孙子一样。

    就连大厅上的老爷子,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他让王冲进来,突然发问。就在想要通过这场方式,来考验这个孙子,看看他有几分成色,有几分才气,也有将来决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至于,继承人的事情……

    从王冲的大伯父王亘,到王冲的父亲王严,再到王冲的大哥王符,堂兄王离,他已经失望太多次了。

    要想征服一群老兄弟,老部下,获得他们的承认,本来就是一件不容易完成的事情。

    这么多年下来,他差不多早已放弃希望了。

    然而老爷子没有想到的是,王冲的表现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这已经不是考不考验,满不满意的问题。

    在这个孙子,展现出来的东西,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内容。

    第一次,他突然看到了一些希望。

    厅内众人的反应落入王离的眼中,他的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

    “冲公子,我想问一句,刚刚那首诗,到底是你自己做的。还是真的确有其事?”

    议事厅中,叶老突然问道,他的严肃,似乎有些特别深意。

    王冲那首诗,如果是他自己做的。那么只能说明九公孙儿很有才,能够想到通过大唐如今歌舞升平的盛世情况,结合突厥游牧部落的特性,写出这样的诗,那种才能是无庸置疑的。

    以他十五岁的年纪,确实是很惊人。算是有九公年轻时的风采了。

    但是如果不是,真的在边陲有传出这样的诗,那一切性质截然不同了。那情况要严重的多。

    这已经不是九公推不推荐一个孙儿的问题,而是涉及到了国家大事。

    “确有其事!”

    王冲郑重道。这诗是他上辈子亲身经历听来的,但是,却不是他听的时候才有。而是在民间很早就已经有了。

    就是在场的众老现在派人去查,现在也依然能够查到!

    王冲的话声一落,议事厅里的气氛顿时又凝重了几分。老爷子的几个部下互相看了一眼,一个个都神色严肃。

    他们倒不担心王冲说谎,这种事情一查就知。众老考虑的是其他的事情。

    “九公,在东、西突厥汗国这件事情,我们虽然痴长几十年。但是论眼光、见识反倒真的不如冲少爷了。就像冲少爷说的,东、西突厥汗国的事情,不在东西突厥汗国,而在朝堂,不在铁器,而在人心,不在边陲,而在域内。这次大寿陛下来拜寿,这才是九公应该告诉陛下的啊!”

    叶公发须抖动,心情沉重道。

    王冲只是十五岁的小孩,而众老一个个都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一个个经验丰富,见识广博。但也正因为如此,所众老才更加知道,王冲说的一点都不假。

    突厥边患易克,但人心不古难挽。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这一点,就算是他们这些老臣,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才是叶公忧心忡忡,心情沉重的原因。

    浑浑噩噩多年,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九公一个十几岁的孙子身上,听到这种一针见血,直指本心的真知灼见。

    “这件事情,等陛下来了。我会和他讨论的。”

    议事厅上首,老爷子点了点头,也是心情沉重。一场老兄弟的聊旧,以及儿孙的考验,最后会变成这样,这是他之前料不到的。

    但是想比起这个,帝国面临的严峻形势,才是他真正忧虑的。

    “恭喜九公,王家出了个麒麟子啊!”

    “小小年纪,在军国大事上就有这种真知灼见,未来必然成国之栋梁,前途不可限量!”

    “冲少爷有九公当年风范啊!”

    “假以时日,未来我大唐必然又出一国之重臣!”

    “恭喜九公!”

    “恭喜冲少爷!”

    ………

    殿内众老纷纷道,和之前敷衍王家长孙王离不同。这一次,众老都是真心实意,一个个看着坐在角落里的王冲,都是欣赏不已。

    “来,冲少爷,坐到我身边来!”

    一身杀伐气息,极富战略眼光的“叶公”突然冲王冲招招手道。这个孩子他是越看越喜欢。

    九公的嫡系子孙他都见了好几个,只有这个小孩最让他刮目相看,甚至让他起了惜才之心。

    如果能够好好的培养,这个孩子将来前途不可限量。

    这可不是一句空话,而是他的直觉。他叶侗看人眼光很准,被他看中的从来没有差错。这位也绝对不会错。

    王冲这就意外了,不禁下意识的看向大厅上首的爷爷。

    “呵呵,去吧,去吧!即然叶侗喜欢你,你就坐他身边吧。”

    老爷子端坐在上方,挥了挥手笑道。

    他一生刚正、清廉,很少有笑。但是今天真的非常开心。

    “是,爷爷!”

    得到爷爷的首肯,王冲点了点头,便把坐位搬到了“叶公”的身边。

    老爷子的其他部下还不知道,但是毫无疑问,自己刚刚的表现,已经赢得了爷爷麾下这位“叶老”的认可!

    【感谢皇族共萌团打赏!^-^】

    【更新时间提示:早上11点,下午7点,晚上9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