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谦让!

    “可不是嘛,这可是严重的失职啊!这种事情,都不用我们这班老家伙说,只要传个消息给他们,他们自己就会羞愧不已,都用不着我们说。”

    胡公也在旁边笑着附和道。

    薛子阙,王冲知道。这是朝廷里的财政大臣。虽然被人称为“吸血鬼”,骂他天天搜肠刮肚,想着怎么从百姓征粮征税,充实国库,不过王冲知道,这个人并不坏,也没有什么私心。

    他收缴的那些税,基本上都充实到国库里去了。自己却没有什么贪污行径!

    “哈哈哈,九公,冲少爷机敏伶利,要不是现在武道昌盛,跟着我只会浪费了他一身天赋,要不然,我还真想把他带在身边啊!”

    赵老望着对面的王冲,眼中异色连连。九公这个最小的孙子真是让人侧目不已,在军国大事上有那种战略眼光已经难能可贵了,居然在财政税收上也有这种表现,实在是让人不可思议。

    “哈哈哈,老赵,这种事情你就不用想了。九公已经首肯,让冲少爷跟在我身边了。你就不用打他的注意了!”

    叶公在一边笑骂着,赶紧让他打消注意。

    九公有三子一女,四个孙子,两个孙女,一个外甥,所有人里面,只有眼前这个最小的“冲少爷”最让人眼前一亮。

    “哈哈哈,你们不用争了。这孩子还小,以后需要你们帮忙的时候,你们谁也不许推辞!”

    大堂上,老爷子心情大好,望着一班老兄弟,老部下,半开玩笑,半命令道。

    “哪是,哪里!”

    众老连连应着,却知道九公虽然还不一定确定这位冲少爷做为继承人,但明显已经有了栽培之意。

    “亘儿,刚刚的话你听到了吧?你是朝廷重臣,这件事情你要上心。”

    老爷子扭头看着一旁的大伯王亘道。

    “是,父亲。这件事情我一定会处理妥当的!”

    王亘应着道。

    “关税”的事情,非同小可,往小了说,那是涉及到帝国政财,那是一笔很大的税收。往大了说,那是涉及到军国大事,关系到帝国的安宁,以及数十万帝**人在战场上的安危!

    如果不是老爷子大寿,他现在就要返回朝廷,召集那班同僚商议。这可不仅仅是他们多有正义感,而是王亘敏锐的感觉到,这里面蕴含着一份天大的功劳!

    谁在上面签上字,谁就能领上一份功劳。以王亘的经验,这样的事情,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通过。

    而更重要的是,王冲只有十五岁,是无法领到这笔功劳的。而做为这件事情的主事者,他绝对可以领到最大的一笔好处!

    这绝对是他履历政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日后升迁,这就是资历了。可以说,王冲这是在送给他一笔大功劳。

    “对了,冲少爷,你怎么会想到关税这种东西?”

    叶公突然一脸好奇道。

    王冲这个年纪,能在北部东、西突厥汗国那种见地,还可以说是王家将相门第,王冲耳熏目染,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有这方面的天赋并不奇怪。

    但是“关税”可就不一样,这可不是天赋两个字就能解释得了的!

    “呵呵!”

    王冲听到这句话不由笑了起来,他说了这么多,就是在等这句话,“诸位前辈高看我了。我哪里有这样的本事,其实这是有一次我从堂兄那里听来的!”

    “什么!”

    一群人大为吃惊,纷纷扭头望向对面的王离。

    而王离本来低着头,脸色难看,心情非常压抑。但陡然听到这句话,猛的抬起头来,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冲。

    “呵呵呵,堂兄,看来你自己都忘了。我记过当时你说过之后,就说什么荒谬,荒谬,这怎么可能?朝廷里面那帮大臣怎么可能会听你的?你当时一心扑在军伍上,这件事情恐怕你自己都忘了。不过,我却听见,而且记下来。嘿嘿,堂兄,没想到吧?”

    王冲说着还冲堂兄王离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之所以说了那么多,王冲并不是要为了在众老面前炫耀,出风头。而是为了帮自己的堂兄王离。

    一世人,两兄弟,王冲始终相信堂兄这个人他并不坏。虽然上辈子他曾经负气离家出走,不知所踪,但王家落难的时候,他却也毅然而然的赶了回来。

    王冲到现在都还记得,当王家衰落,自己流落街头,如野狗一般受人欺负的时候,最后是堂兄王离及时出现,和那些人大打出手,并且在自己受伤的时候,用脊背护着自己。虽然他嘴里冷冷的说着什么“我并不是为了你”、“我只是看那些人不顺眼”什么什么之类的。

    但是王冲知道,他就是来救自己的。

    从那个时候起,王冲就知道,堂兄是属于面冷心热的人。不管他多么的难相处,也不管他的脾气有多差,都改变不了两人都是王氏子孙的事实!

    “关税”的事情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好处,但王冲却知道,对堂兄绝对有好处。

    “亘儿,有这种事?”

    第一个开口的不是别人,反而是王冲的大伯王亘。

    议事厅内,众老纷纷看着王离。

    “这……”

    王离也迟疑了。

    “哈哈哈,堂兄,你都忘了。几年前,有一次我去找堂姐,后来无意中碰到你。你当时就一个人坐在假山上休息,一个个自言自语。后来你发现我在旁边偷听,还大发雷霆,说要禁止以后我到你们家来。你忘了?”

    王冲说的鼻子有眼,这下连王离都糊涂了。

    “离少爷,真有这么回事吗?”

    几名老爷子的部下问道。

    “这……好像有吧!”

    王离迟疑着道。几年前的事情他哪里记得?而且他说过那么多话,又怎么可能样样都记得?

    “呵呵,恭喜九公,离少爷看起来在朝政上,比军事上更有天赋一些啊!”

    赵老突然对着堂上的老爷子揖手道。

    九公的长子,大公子王亘就是朝堂上的重臣,在政治上很有天赋。离少爷从小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耳濡目染,又受到大公子的熏陶,言传身教,具备这方面的天赋并不奇怪。

    如果说“关税”这个点子是离少爷想出来的,那倒是说的通了。

    “离公子在这方面确实很有天赋,如果能在政堂上有所发展,说不定,未来赶上大公子的地位,父子同堂,也不是不可能的。”

    其他诸老也纷纷附和道。

    大厅上,老爷子皱着眉头,沉默不语,神色间似乎也有所意动。长孙王离其实小的时候,也有展现过这方面的能力。

    这些他都是有印象的。

    只不过后来,王亘坚持把他送到军伍,对于这方面的事情,老爷子向来是很少干涉的。他本人就是文武兼备,不管从文从武,对他来说都是一样。

    不过,如果这个点子真的是王离想的,那说不定,真的可以让王离子承父亲,进入朝堂之中了。

    “这件事情以后再说。离儿,你要多谢谢你堂弟王冲,如果不是他,你想出来的东西,恐怕就没有人知道了。”

    老爷子一句话又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王冲身上。

    “不错!难道冲少爷小小年纪居然不贪功!”

    “同族之间,能互相谦让,这是好事!”

    “冲少爷小小年纪能有这种品质,这比什么都可贵了!”

    ………

    议事厅内,众老看着王冲,纷纷夸道。印象比之前更好了。大世家之门,亲情淡薄,特别是这种将相门第,能够互相谦让,这是非常难得的。

    王冲的谦让,坦承,不但没有降低众人心中对他的看法,反而因此对他更加高看一眼。

    “冲少爷,以后多亲近,亲近。我们赵家在京城也有几处府第,冲少爷以后不妨多来坐一坐。”

    在座的赵老,以及其他几位老人都对王冲发出了邀请。

    王冲本来是有机会“贪功”,如果他不说出来,谁也不知道。不管是在朝廷,还是在军伍,贪功这种事情都是很常见的,甚至坐到一座朝廷重臣的位置,也免不了俗。

    一个人如果能够不贪功,公正的对待下属,就已经具备了一个统帅让人追随、信服的领袖能力。

    当年这么多人跟着九公,死心踏地,就算是刀山火海也不皱一下眉头,这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

    王冲绝不会知道,就是这么一件“小事”,已经让议事厅里的众老开始考虑未来让他接手老爷子和影响的可能了。

    虽然最后不一定能够成形,但是在众人眼中,九公这个最小的孙子,已经具备这种凝聚人心,统领九公所有门生故旧的潜力了。

    ——甚至连大厅里,最沉默,说话最少的那些白发苍苍的老部下也开始考虑这个可能了。

    王冲笑了笑,只是感觉众老对自己的态度好像有点怪怪的,其他的并没有想那么多。堂兄王离在朝廷政治上的天赋,确实比他在军伍战争上的天赋要强得多。

    这一点王冲坚信不已。

    这样的天赋不应该埋没。否则的话,即是堂兄的损失,也是整个王家的损失。王冲相信,今天在这里赞同自己的人,未来必定会感谢自己,并且称赞自己眼光的。

    接下来,王冲安静的坐在叶公的旁边,再没有多说。他的表现已经足够了,过犹不及。

    王冲并不准备在接下来“一鸣惊人”,说到底,这是爷爷和他那群老部下之间互叙兄弟情义的机会!

    【这几天天气太热,微信公众号上回复的人寥寥,让皇甫有种在打单机的感觉。所以晚上七点就发了条微信,结果,WOW

    kao!扭头吃个饭的时间,也就是十几分钟,居然收到了四五百条消息,按这个趋势,皇甫晚上估计得跪了,默默回消息回到死。TT,不过感谢兄弟们的热情,皇甫我手段也会回完的。虽然可能就一个表情包,但请相信,皇甫绝对是一个个输过去的!】

    【PS,微信公众号上还挺好完的。大家可以加加我的微信公众号,搜索皇甫奇就可以,我会在上面和大家互动的。另外,小小的说一下,上面有很多图片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