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藩镇割据!

关灯
护眼
    第一百章

    众人的声音若远若近,似乎隔的很远,王冲心中思绪起绪,飘到很远很远……

    大唐帝**界为了便于管理,在初期的时候,共设立了六大都护府,分明是安东、安南、安西、安北、单于都护府和北庭都护府,共计六大都护。

    六大都护府拥有“抚慰”、“征讨”、“叙功”、“罚过”等四大职能,在本质上,还是属于单纯的军伍权利机构,并不具有行政权。

    朝廷通过这六大都护府,弹压周围的东、西突厥汗、乌斯藏、西域诸国、高句丽等所有的蛮夷势力。

    但是到了本朝的时候,裁撤六大都护府,改设十大边镇节度使,改“都护”为“节度使”,统领原来的都护府职责,及周边二洲,并且增加行政权,这一切便完全不同了!

    没有人比王冲更明白,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整个中土神洲,十大节度使中,北部最强大的六个节度使全部会落入胡人手中,安西节度使高仙芝,陇右节度使哥舒翰,朔方节度使安思使,还有平卢、卢龙、东河三大节度使全部都落入了胡人手中。

    这些节度使的位置最开始或许是汉人,但是或迟或早,全部都会落入胡人手里。十个节度使,六个最重要的掌握在胡人手里。

    几十万精锐兵马掌握在外人手里,造成大唐的防务内轻而外重,这是朝廷的祸乱之源,也是大唐的祸乱之源!

    但是这个时候,居然还没有任何人察觉出来。就连叶老、胡公、赵老他们都没有察觉到里面的危险,这是令王冲深深心痛的。

    大唐以前虽然以有胡人为将,但不管是太宗皇帝时期的契必何力,还是本朝初期的执失思力还只是单纯的将领,他们手上的权力随时都可以收回去。

    但是“节度使”的策略,加上“重用胡人”的决定,将使得这一切完全改变。胡人将挣脱“将领”的范畴,成为使得边陲上的“小朝廷”。

    因为拥有“便宜行事”的权利,朝廷也将不可能再像前朝那样,随意将他们调回京师,剥夺他们的军权了!

    就像一头头猛兽,朝廷正在自己给它们松去枷锁,纵兽为患!

    “爷爷,叶老、赵老、马老……,还有大伯,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万万不可。节度使的先例决不打开,重用胡人,无论如何都想办法阻止!”

    王冲道。

    议政厅内,众人都皱起了眉头,但是谁也没有说话,只是静待着王冲往下说。

    王冲脸色凝重,当着一众前辈和大伯的面,知道自己人微言轻,这里的长辈没有一个不是比他资历老的。

    但是节度使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一个弄不好,未来就会导致黎民百姓,生灵涂炭。就算是没有人相信自己,王冲也要尽力一搏。

    “爷爷,诸位长辈,对于内附的胡人,朝廷已经仁至义尽,做到极致了。契必何力,一个胡人,却能大唐得到太宗皇帝陛下的信任,官封左领军大将军的位置,死后追赠辅国大将军,并洲大都督,陪葬昭陵,谥号烈!”

    “阿史那?社尔,同样是胡人,同样官封左骑卫大将军,死后追赠辅国大将军,并洲大都督,陪葬昭陵,谥号元!”

    “这两人都是胡人,但生前荣耀,做的官比许多汉人将领都高了。甚至还得以以胡人的身份,陪葬太宗昭陵。如此荣宠,除了大唐,有谁能做得到?”

    “还有本朝的执失思力,曾经得先皇赐婚,取公主为妻。这份荣耀,又有几个汉人能够得到?”

    “现在大唐北方,安北都护府,单于都护府,内附的胡人和汉人混人,形成蕃汉联军。不管内附的胡人、汉人,朝廷都是一视同仁。这已经是做到极致了!”

    “但是诸位想过没有,在现在的基础上,如果进一步重用胡人,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王冲迎着众人的目光道。虽然还只有十五岁,但是王冲身上散发出来的凛凛气势却是远超这个年龄的。

    一层子耄耋老人,居然没有人再敢把王冲当成一个小孩子。而是随着他的语气,不自觉的顺着他的思路想下去。

    “……胡人天生骁勇,这是恶劣的生存环境造成。就像那句诗里提到的,当我们汉人十岁的孩子还在追求奢华享乐的时候,胡人十岁的人孩子就已经在骑马射箭了。这样的蕃汉士兵混合在一起,谁能轻易出头,已经不问而知。”

    “大伯说,宰相大人提过,胡人天性勇猛,习惯拼杀,而出身寒苦,不会轻易结党营私。这句话没错,但是不知道宰相大人想过没有,胡人不会像汉人一样结党营私不假,但是胡人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党派!不管是哪个部落内附的胡人,当他们和汉人混杂在一起的时候,他们本身就是一党!”

    王冲沉声道。目前蕃汉混合,还仅止于北庭都护府、单于都护府。但是王冲心知肚明,等到节度使制度确定,这种蕃汉混合就会从北部传染其他的各个部分。

    再加上重要蕃将、胡人的政策,未来的胡人将领将会出现在大唐的各个军事区域。

    (注,蕃就是胡。)

    议事厅里,本来很多人还觉得王冲太过莽撞、冒失,但是听到这里,一些人顿时变了脸色。气氛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王冲的思维和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结党营私,还有党派之争,历朝历代都是大忌。

    所以众人都只关注到了这一点,而忽略了所有内附的胡人,极易抱团,天然就是一个巨大的党派。

    这一点,王冲是完全没有说错的。

    “是我们疏忽了,这个孩子说的并非没有道理。”

    原本对于“节度使”制度和重要胡人的策略还不是很重视的马老、胡公等人心中也渐渐转变了态度。

    “……胡人和汉人天生不同,外貌上的差异注定他们天生就容易造成一团,形成一个更紧密的群体。他们不会轻易结党营私不假,但是他们形成的这种群体,只怕比朝廷担心的党派之争,危害更加剧烈。”

    “现在朝廷的边缰政策,汉人还能压制住胡人。但是如果在现在的基础上,进一步重用胡人,那么这一切将完全不同了。”

    王冲顿了顿,想起上辈子的经历,心中一片伤感。以他现在的实力,什么也做不了。

    十五岁的年纪,别人也只会把他当成一个孩子。没人会当回事。他只能借助这种场合,借助眼前的诸老,将心中危机和警告传达出去。

    “诸位长辈,我们汉人受礼仪教化,汉人如果为将,为了以示公允,必定赏罚分明,会毫不吝啬的提拔胡人。但是我想问一句,如果胡人为将,也会毫不吝啬的提拔汉人吗?”

    王冲问道。

    议事厅里,众老一下子呆住了。就连王冲的大伯父王亘也皱起了眉头。他虽然高坐朝堂,现在军中的汉将,唯才是举,赏罚分明。

    只要胡人有能力,一定会不吝提拔。军伍之中,之所以出现那么大大小小的胡人将领,汉人将领的赏罚分明就是原因。

    不是汉人将领提拔,军中是不会出现这么多胡人将领的。

    但是反过来,如果胡人做了将领,会不会提拔汉人,那就难说了。这一点,就连厅内的诸老都不敢保证。

    王冲目光扫过大厅,心中摇了摇头。未来会怎么样,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不过了。

    大唐名将王忠嗣提拔了北斗大将哥舒翰,那么哥舒翰提拔那谁?火拔归仁,这是他的裨将,常年带在身边。

    安西大都护夫蒙灵察是当今圣皇陛下提拔的,那夫蒙灵察提拔了谁?新罗人高仙芝!

    高仙芝接替了夫蒙灵察,他又提拔了谁?封常清!可惜,这位仅仅是后勤的文官。

    这位算是所有人里非常有良心的了。

    而未来的幽洲节度使,现在的大唐名将,瓜洲剌史张守珪将会做出一件更加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提拔的胡人将会撬动帝国的基石,将这个强盛的帝国一举推入内乱的深渊,神洲大地,黎民百姓,生灵涂炭!

    而这一切,都是在“重用胡将”和节度使制度的背景下发生的。

    “重用胡将”使得军伍之中胡人提拔胡人,从而出现大量胡将。而“节度使制度”将他们推向高峰,拥有了祸乱中原的能力。

    “爷爷,诸位长辈,还有大伯,将领的才能不应该仅仅包括勇猛,还包括排兵布阵,后勤,政务,如果仅仅讲究勇猛,一味提拔胡人,军中的胡将将会越来越多,汉将越来越少。”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我们汉将和胡将不同。只有在不断的战场磨励之中,才会不断的成长,渐渐的显示出大将之风。而这样的大将,远比胡将厉害的多。”

    “但是一味讲究勇猛,唯才是举,重用胡人。那么胡人提拔胡人,汉人得不捶炼,出现的汉人将领将会越来越少。而军伍中的胡将则越来越多,胡人自成一体。而一旦胡人占据领帅地位,我担心汉将的晋升之路就会彻底堵死!甚至出现,一支纯粹的汉人军队头领却全部是胡人,唯胡人马首是瞻的情况!”

    “不止是如此,节度使制度一开。一旦胡人做到节度使的位置,军中出现大量的胡将,一个个拥兵自重,听宣不听调,最后反过来要挟中央,要挟朝廷。到时候,大唐内陆空虚,我担心会出现太阿倒持的情况啊!”

    “若是胡人聚集,番将作乱,到时候,谁人可制,谁人能敌?这样发展下去,朝廷失去控制力,我恐怕未来会出现来‘藩镇割据’啊!”

    王冲痛声道。

    “什么?!”

    轰隆,就像一道惊雷落在大厅之中,听到“藩镇割据”四个字,大厅里所有人都是悚然一惊,就像经历了十二级飓风一样。

    就连王冲一直假寐的堂兄王离也是浑身剧震,猛的睁开眼来,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这个堂弟,眼中露出惊悚的神色。

    “藩镇割据”,这可不是小事!如果王冲说的没错,这恐怕要抛动整个大唐的朝野了!

    砰!

    大堂上方,王冲的爷爷本来高座上方,但是这一刻,双手扶着座位,猛的站了起来。

    他的胡须抖动,衣袍猎猎,看起来,显然非常激动!

    【先向兄弟们说声报歉,这一章很难写。另外,八点才传的第二章,我估计第三章只能是11点了!汗,兄弟们注意一下时间啊,以免白等!】

    【PS,在第一百章写到这个章节名,皇甫也算是满意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