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赤子之心!

    王冲刚一踏进议事厅,其实就已经注意到了赵敬典。可惜,当着殿内的众老,王冲也不可能那么鲁莽的跑去贸然相认。

    更何况,自己虽然记得赵敬典,但赵敬典却未必记得自己了。

    上辈子,自己没有能够踏足议事厅,认识赵敬典。直到很多年后,颠沛相遇,互报姓名,才知道双方爷爷是主仆关系,从那以后,赵敬典便成为了自己最好的兄弟,一辈子生死不弃,直到最后……一战!

    这是王冲心中的遗憾。而这辈子,自己终于弥补了这个遗憾。

    “好兄弟!”

    虽然赵敬典神情惊讶不已,但是王冲心中却非常高兴,这恐怕是他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了。

    “哼!不要!我才不要认什么少爷!——”

    就在王冲和赵敬典兄弟相认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剌耳的少女声音传来。一刹那间,整个议事厅里一片死寂,一双双目光全部顺着那声音望了过去。

    只见不远处,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女,脸蛋精致、绝美,扎着马尾,神情高傲、倔强,正努力的从自己的爷爷手里挣扎手腕。

    “屏儿,听话,不要闹了!——”

    被一帮人盯着,连一帮老兄弟都看着自己,叶老神色讪讪,脸色胀红,别提多尴尬了。

    “说了不要,就是不要!你们看看他!——”

    那被称做“屏儿”的少女突然伸出一根冰肌玉骨的葱指,指着王冲,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又顺着这名叫做“屏儿”的少女,转移到了王冲身上。

    “才这么一点修为,元气五阶还是六阶?跟我比差远了,我叶银屏怎么可能认一个弱者当少爷?”

    叶银屏指着王冲,骄傲的脸庞上一脸的不屑和瞧不起。

    “尴尬了!”

    王冲心中也是说不出话来。这姐姐火眼金睛,居然一眼看出他的境界修为,连刚刚突破到元气六阶都瞒不过她的眼睛。

    偏偏被人家当众这么鄙夷,王冲还没法反驳。因为王冲知道,人家上辈子就是属于那种自己只能仰视的存在。

    人家确实有这么说话的资格!

    上辈子,大**伍之中有少数几个天才少女,叶银屏就是其中之一。爷爷所有的老部下,包括王家在内,恐怕没几个人的天赋比得上眼前这个孔雀般骄傲的少女。

    妹妹王小瑶或许能微微超过她,但是小妹练功三天打渔,两天晒网,就凭这种劲头,这辈子怕是赶不上了。

    堂姐王朱颜倒是修为比她高,但是年纪也大啊!

    叶老的这个孙女,可是真正的天才,不止天赋高,而且练功非常用功,简直是拼命。魏皓算是够拼了,但跟这个叶银屏是没得比。

    因为人家一天只睡两个时辰(四个小时),晚上也在那里练功。所以虽然年纪轻轻,才只有十六七岁,但已经突破到真武境了,恐怕连姚风都比不上。

    要不是京师里轮资排辈,只论男子,不论女子,这叶银屏恐怕也要在上面闯出一翻字号来。

    “屏儿,你怎么说话的!叶少爷是九公的孙子,快点道歉认错!”

    叶老也急了,板着脸,斥道。

    这次和九公相逢,带着这孩子过来,本来也是想让叶、王两家延续上一辈的香火情谊。而且,王冲这孩子也确实不错,九公那么多子孙里,只有他是让自己和一帮老兄弟们最满意的。

    本来还想着以后带着他,怎么栽培他。没想到,这才刚开始,就给冲少爷脸上抹了把黑,这以后还怎么栽培?

    当着这么多的老兄弟,一张老脸往哪里搁啊!

    “哼,不知道这小子说了什么,让你们鬼迷心窍的。反正我是一个字听不懂,要想让我认他做少爷,门都没有。”

    神情倔强、高傲的少女哼了一声,马尾一甩,理都没理自家爷爷,径过身来,昂着脖子,径直就一个人走了。

    留下叶老一个人在那里,那个尴尬啊。一张脸都涨得发紫,手掌几次扬起,又放下,舍不得打啊!

    不可否认,这孩子性情高傲,非常叛逆,说她完全不听。但是她的天赋也真的是高啊,而且一个女孩子家,练功真是用功,都不用催,自己就在那里废寝忘食的练功,就算他这个做爷爷的,也挑不出毛病来。

    很多时候,看着她这么用功,手上磨出血来,吭都不吭一声,心里都心疼。

    “哎,真是拿她没办法啊!”

    叶老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转过身来,看着一班老兄弟,无言以对。议事厅里静了静,随即爆发出一阵哄天大笑。

    “哈哈哈,叶老头,你也有今天。上阵杀敌,百万雄师都不惧,居然搞不定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孙女!”

    “龙生龙,凤生凤,老家伙这种性格,也难怪生出这么个性格的孙女!哈哈哈!”

    “哈哈哈,认识老家伙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糗!”

    “老家伙那是舍不得打,叶家的凤女,以后也不知道谁能降服?”

    “小孩子倒是很有个性,不知道和我们家冲少爷配不配?”

    ……

    议事厅内的众老本来还是取笑叶侗,但是不知怎么,话题一转,突然就到了王冲身上。

    王冲那个尴尬啊,脸都红了!

    “冲少爷,实在是对不起。屏儿从小被我骄纵惯了,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回去,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让王冲丢了这么大个脸,叶老赶紧过来道歉。

    “没什么,叶老不必在意。”

    王冲摆了摆手,洒然一笑,并没有在意。叶银屏上辈子他打过交道,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

    虽然武道天赋惊人,但是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在,对政治天生不感兴趣,自己说的什么东、西突厥汗国,什么关税,她估计听得云里雾里。问她大食和条支在东边还是西边,估计她都是一脸茫然。

    自己刚刚的表现能获得她的尊重才怪。

    叶银屏那种要强的女孩子只会臣服于比自己强的强者,就像她说的,一个元气五六阶的弱者,凭什么让她叫少爷?

    “即然不屈服,那就打得你屈服,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认我这个少爷的。”

    王冲心中微笑道。

    上辈子可没少在叶银屏手里吃苦头,这个叶家的天才少女似乎是嫌自家的爷爷地位没有老爷子高,也不愿意见了王家的人,就低下头来。

    所以上辈子,她就使劲找自己的麻烦。

    不过这辈子,如果叶银屏还想像上辈子一样从自己身上找回存在感,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这般想着,王冲转过身来,向外走去。

    今天能重新认识上辈子的兄弟赵敬典,这也是一大收获了。不过王冲并没有显得太热情,过犹不及,现在的赵敬典,还未必知道自己为什么对他感觉这么亲切。

    “等一等!”

    致知阁外,王冲刚刚走到一座假山的位置,有竹林遮掩,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听到这个声音,王冲脚步一顿,骤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帮我?”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什么?”

    王冲转过身来,诧异的看着不远处,堂兄王离站在那里,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自己。

    “哼,你不会以为我真的那么糊涂吧,连自己说过什么话都不记得?而且,我从来都不会去假山上休息,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堂兄王离道。

    因为小时候曾经从假山上摔下过,所以心里有阴影。虽然长大了不至于怕了一座假山,但是从那个时候起,王离就不喜欢爬到假山上。

    这件事情,王离谁也没有告诉。

    最开始的时候,王冲说是从他那里听来的,他还差点真的相信的。但是听到那座什么假山上休息的事,他就知道,这一切完全是王冲在胡扯。

    “呵呵,是吗?那说不定是我记错,说不定是我在别的什么地方听说的。”

    王冲笑道,依然坚持,没有改口。

    竹林附近,霎时间静悄悄的。

    王离深深的看着王冲,眼中变化不定,就好像是第一次认识这个堂弟一样。但是很快,王离的神色就慢慢变得冰冷起来,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哼,别以为帮我,我就会领你的情。自作聪明!”

    王离冷冷的说出这句话,但脸上的神情却柔和了许多,并不像刚见到王冲时那么疏离。

    说罢,转过身来,很快消失在竹林的那一头。

    “果然还是那么面冷心热啊!……”

    王冲笑了笑,看着堂兄离去的背影,心中掠过一丝暖流。和记忆中的完全一样,虽然已经因此改变了对自己的看法,但嘴上却是永远不会承认的。

    王冲心中想着,很快转过身来,向母亲走去。

    ……

    与此同时,致知阁的另一个房间,等孙儿辈和王冲一起离开之后,几位老爷子的部下却聚在另一间房间里,并没有离开。

    “你们觉得,九公的这个孙子怎么样?”

    叶老首先开口道。

    几十年的老兄弟,只需要靠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么。毫无疑问,这次议事之后,大家都想要聚一聚,商讨商讨。

    “聪明,灵机,有眼识,有胆魄!更重要是,有一颗拳拳的爱国之心!”

    一旁的马老道。

    他想起了王冲在大厅里说话的样子,王冲说什么,怎么说其实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他在王冲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拳拳的赤子爱国之心。

    他说起“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制度,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感觉到,他无意中流露出来的那份真诚,那份对黎民百姓的同情,以及帝国危机的忧虑。

    从议政厅的那翻接触来看,九公的这个孙子聪明,机伶,有胆识,有胆魄,有战略眼光,有领袖天赋。

    但是这些天赋可以用于好,也可以用于坏。就像一剑,可以用来伤人,也可以用来伤己。

    相比起那些胆识,天赋和领袖才华,众人更看重的其实还是王冲赤子胆子,真诚流露的那份拳拳爱国之心。

    王冲绝对不会知道,众人之所以最后突然全部认可了他,并不是因为什么“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策略,但是因为他身上的拳拳爱国之心。

    对于饱经风霜的众老来说,这一点比什么都来得珍贵。

    “东汉末年的天机相术许邵见曹操,说他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至少,冲少爷一身天赋,我们不用担心他会成为奸雄!”

    孙老道。所有人里面,他是最后对王冲表示认可的。

    孙老话声音一落,殿内众老都纷纷点头。

    机敏、伶利,有胆识,有胆魄,有眼光,有领袖的天赋,而且还有一份拳拳爱国之心,不会为祸帝国。

    在众老眼中,这才是王家真正能够凝聚灵魂,获得众人认可的对象。九公这么多子孙,在连续失望了十几年后,众人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追随的对象!

    “九公后续有人呐!”

    “我们这一关,他是通过了。但是真正的考验,现在才真正开始。他到底能不能获得九公那些门生故旧的承认,就看他自己日后的表现了。这才是真正的考验,这一点谁也帮不了他!”

    “听其言,观其行!怎么说不重要,怎么做才重要!这一次考验他的,将是天下群才。九公年寿已高,希望这孩子能够成功通过考验,这样,我们中土神洲未来也能再出一个定鼎之才,大唐的国祚也能再绵延百年!……”

    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房间里便陷入了一阵漫长的寂静!

    【这一章比较长,本来想发个公告,通知大家一下。但是思路连贯,怕打断思绪,所以没发了,一直到写完为止。兄站们别见怪啊!^-^】

    【PS,记得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啊,搜索皇甫奇就可以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