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许邵!

    第一百零四章

    “妹妹,到底出了什么事?”

    杨钊道,声音比太真妃还要着急。他千里迢迢从剑南赶到这里,最大的依仗就是身在宫中的堂妹太真妃。

    如果这边出了问题,那他的荣华富贵,全部是一场空。

    “陛下想要册我为妃,但是这件事情却遭到群臣的反应。因为陛下的原因,现在至少有一半的群臣在攻讦我。妹妹我现在是如坐炭火,性命或许就在一夕之间。此事若成也就罢了,我和陛下朝夕相对,也算圆了我的夙愿。或是失败了,自古以来,像我这样的人,恐怕没有什么好下场……”

    太真妃虽然极力的镇定,但声音中依然透露出一丝惶恐和不安。

    自古以来,从没有一个女子被半数的朝臣攻讦,这种压力不是她一个人可以承担的。只要想想那雪片般飞向宫中的折子,她就是一次次的从噩梦中惊醒。

    “什么!”

    杨钊顿时变了脸色。知道妹妹不易,朝廷上的事,他也多多少少耳闻了一点,但是却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的危险。

    “那这件事情怎么办?”

    “所有的朝臣里面,反对我最厉害的,就是宋王,和一个叫王亘的大臣。别的大臣也就罢了,但那宋王是皇室贵胄,是大唐亲王,而且在朝廷里面拥有巨大的影响。而至于那个王亘,他是王家的人。虽然他一个人还比不上宋王,但是他父亲却是大唐赫赫有名的九公。”

    太真妃道。

    “王亘?”

    杨钊心中皱了皱眉,他对朝廷上的人还不熟悉。只是隐隐觉得这个王亘好像有些熟悉。似乎并不仅仅因为他父亲是大唐九公的原因。

    “……现在还就只有九公没有表态。他的意见对朝臣,对陛下都有巨大的影响。宋王和王家有三代的情谊,今天是九公的七十寿辰,宋王必定会去拜寿。如果九公公开表态支持他那就糟了!”

    太真妃的声音从红色的宫帐里传来,即然担忧,也有怨愤。事情走到这一步,她绝对没有想到。

    她又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又没有干涉朝政,仅仅只是想要和爱的人在一起,为什么就这么多人反对!

    “妹妹,你想我怎么做?”

    杨钊毫不犹豫道。他不懂那么多的道理,他唯一优势就是,不管赴汤蹈火,只要是妹妹的一句话,他绝对不会迟疑。

    哪怕是杀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去做。

    “陛下对我说过,无论如何,他都会把我纳入宫中,带在身边。朝廷上也有不少人大臣表态支持陛下和我,其中就包括齐王和姚家。但是这还远远不够。九公地位特殊,陛下对他向来尊重,我没有办法去干涉他。我只能想办法去尽可能的拉拢其他朝臣了。”

    太真妃在宫帐里拍了拍手,玉真宫里,立即有几名行走如风的老嬷嬷,提着几箱满满的金叶子,金饼子,金条子,推到了杨钊身前。

    这么多的金子,看得杨钊眼睛都花了。

    “我在京中认识的人不多,而且我和陛下的身份都不适合出面,这件事情我只能想到哥哥你了。现在也只有你能帮助我。”

    “这些是陛下给我的一些赏赐,你都拿去吧!一定要想办法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帮我拉拢那些朝臣。”

    太真妃带着一丝伤感道。

    “妹妹,你放心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了。”

    杨钊拍着胸脯道,顿了顿,有些犹豫道:

    “但是,仅仅送些金子恐怕不够啊要,仅凭这些恐怕还没法收买那些朝臣啊!”

    “哼,放心好了。你去告诉他们,只要我能够安然度过这一关。我一定想办法提携他们,保他们荣华富贵!至于宋王,我和他无怨无仇,他却几次三番召集群臣,联名上谏,要置我于死地。如果我能够不死,安然度过这一关,我绝对要让他和那个王家死无葬身之地!”

    太真妃冷冷道,说到最后,声音流露出浓浓的恨意。

    这件事情对于宋王来说,或许是关于皇室的清誉,但对她来说,却是关乎自己的生死。当一个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就算再软弱的人,也会慢慢变得强硬起来。

    “呵呵,妹妹放心吧,有你这句话,我就把握了!”

    杨钊应承下来,不在多说。

    虽然在赌坊之中输的精光,但是杨钊也在那里见惯了三教九流,人生百态,学会了很多东西。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他有把握撬动任何的人。

    召了两个宫内的嬷嬷,带着满箱的财宝,杨钊离开了玉真宫。

    ……

    在杨钊离开玉真宫的时候,另一个地方。

    “殿下,宋王已经离开宋王府了!”

    齐王府中,一道健硕的身影进入府中,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诚声禀告。

    “哈哈哈,好!”

    紫檀的书桌后面,一条气息磅礴,如山峦大海的身影端坐,浑浑上下散发出一股令人战栗的气息,任谁看到,都会以为是一尾蛟龙盘着身子,坐在那里。

    “姚老爷子说的没错,本王的机会终于来了!”

    齐王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边陲的事情,姚广异再三向他保证,绝对万无一失,结果最后却给他搞砸。

    他之所以压着怒火,没有发作,就是因为姚老爷子亲自出面,告诉他还有一次机会。

    而这次机会利用的好,都用不着剪除王家,而是可以将宋王、王家一起搬倒,而且还永远翻身之地。

    因为要搬倒他的,不是自己,而是当今的圣皇天子!

    “哈哈哈,李成器啊李成器!你以为你是尽忠吗?你这是在和陛下做对?”

    齐王哈哈大笑,如果不是姚老爷子指点,他还不知道这次的“太真妃事件”,陛下已经下定决心,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无论臣子反对,他都一定会纳太真妃入宫。

    在皇宫里,私底下,早就已经有人称呼“太真妃”为娘娘了。这件事情如果没有陛下首允,是绝对不会有人这么大胆子的。

    恐怕连那位太真妃都不知道,朝野上,虽然有着半数的朝臣反对她,形势看起来对她十分不利。但其实她太真妃的位置早已经是十拿九稳!

    姚老爷子目光如烛,认人精准无比。他跟着圣皇天子几十年,这一点绝不会看错。

    “为人臣子,在朝堂上对军国大事上据理力争也就算了,居然连陛下的家事都要管。宋王你这可是愈规矩!嘿嘿,你这可是自己找死啊,谁也留不住啊!——去吧,去吧,九公大寿,你最好是拉上那个老家伙一起死!”

    齐王哈哈大笑。太真妃这件事情现在是闹得满朝风雨,那些大臣都在拿出伦理纲常来劝谏陛下,但是齐王却一点不在乎。

    他还巴不得这些家伙闹,闹得越大越好!最后是宋王那家伙带领群臣,闹得陛下都下不了台,那才是最好啊!

    ……

    王冲并不知道外面的动静,也不知道玉真宫中和齐王府中,正围绕着最近的“太真妃”事件行动起来。

    此时此刻,王冲正望着四方馆门口的方向,那里有一大波骚乱传来。有朋友来,就有敌人来。

    老爷子大寿,来的似乎并不仅仅是朋友。

    “看什么看,老夫给九公来祝寿,也不行吗?”

    一个有些倚老卖老,很是不客气的方向传来。

    “老家伙,不要太过份。九公和你有交情吗?”

    四方馆门口,传来马老的声音,似乎在阻止对方进入。

    “嘿,有没有交情,用你一个马夫来教吗?连九公都没说不让我进来,你算老几?给我闪开!”

    接着轰的一声,整个四方馆都晃动了一下,一股磅礴的气劲震撼四面八方,似乎是马老和那人交情。

    王冲赶过去,只匆匆走了几步,就看到一名身躯笔挺,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似乎连山都可以撞塌的白发老人,带着一大群人从大门口走了进来。

    手上的金字腰牌一亮,就连禁军都不敢怎么拦他。

    “王八旦,又是这个老乌龟!”

    王冲走到假山转角的地方,看清楚那人,心中暗骂一句。敢在爷爷的四方馆内这么放肆的,本朝还没有。

    真正敢这么做,而且连禁军都不敢拦的,也只有和老爷子当年一辈的那些老臣。不过和马老、赵老他们不同的是,眼前来的那人,是老爷子当年的政敌。

    “许邵”,当年老爷子在朝廷上的对手,年轻时在军国大事上经常和老爷子顶着干。老爷子年轻的时候也是血气方刚,和他也是看不顺眼,两个人互相参对方的折子都不知道多少。

    当年宫廷政变,许邵本来是要被弹劾的,但是鬼使神差,最后时刻他居然带了一队兵差来勤王。

    这使得他逃过了那波政治上的大劫,并且鬼使神差的事后捞了一个许国公的封爵,立即在大唐潇洒,摇摆。

    老爷子年轻时年轻气盛,血气方刚,后来随着年岁增长,渐渐的修身养性,涵养越来越好。倒是这许国公许邵,一点都没有变,还是原来的老样子。

    老家伙年事已高,不比爷爷小几岁。早就已经从朝堂上退下来了,但是一辈子和爷爷对着干的脾气还没改。

    每年爷爷的寿辰,这家伙都要不请自来,带上儿孙,闹上一闹。上辈子,王冲偷偷的骂他“老乌龟”,有一次被他听到,还拎着耳朵揪了一圈。

    还是爷爷好涵养,只要老乌龟不过份。基本都是微笑着,任他来去。也从不怎么在意。

    【有人不喜欢看文戏,没关系,一百章是个分水龄,后面就会有大家喜欢看的修练,武功,玄幻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