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另一种角度!

    这翻话即是宋王对王冲的训诫,同时也是宋王的心里话!

    大唐帝国有今天来自不易,中土神洲有今天来之不易。中土几千年才能出一位这样的大帝。

    对于当今圣皇,宋王是发自内心的尊重。正因为如此,才更加不能容忍圣皇身上出现任何的污点。

    人主取臣子之妻,这是有违“纲”。

    父亲取儿子之妻,这是有违“常”!

    ……

    任何一位君主做出这样有违纲常伦理的事情,都是巨大的污点。当今圣皇雄才大略,英明神武,大唐有今日来之不易!

    所有宋王更加不能容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当今圣皇身上!

    谁如果敢反对他,谁如果敢支持这件事情,谁就是他的敌人!

    王冲如果敢在这种事情上劝谏他,反对他,那他真的就看错他了。这样的人,能力越大,天赋越高,对朝廷危害越大!

    如果王冲真的是想劝阻他,那么只要他在朝堂里一日,他就绝对不会让王冲在朝堂里有出头的一日。

    那怕王冲是九公的子孙,王耿直的儿子!

    呼!

    假山周围,竹林籁籁的抖动,但气氛却凝重无比。就连卢廷也在一旁默不作声,脸色严肃无比。

    王冲心中深深的叹息一声。心知这个时候,无论自己说什么,只要开口,那都是错的。

    但是“太真妃事件”,他却又不能不说。

    这件事情的影响太大了。这并不仅仅是因为宋王是王家的“靠山”,而且大伯王亘会在这件事情中受到牵连。

    更重要的是,王冲深深明白,要想实现自己的使命,要想改变中土神洲,大唐帝国的命运,宋王绝对是其中不可缺少的一环!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宋王或许也会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却是整个朝廷里面最积极进取的人,是整个军方最强力的支持者!

    而不管是齐王,还是姚家,他们都不具备这样的视野。他们的目光都太局限了,永远都只会盯着内部。

    姚家的精于算计,最擅长的就是党派之争。而齐王想要的则是权力!如果宋王倒下,由他们主掌大局,对于大唐来说,绝对是祸非福!

    在未来的那场大灾变中,朝廷需要宋王这样的人,大唐需要宋王这样的人,中土需要宋王这样的人,王冲也需要这样的人。

    只有有一个宋王这样的强力主战派,在朝廷上支持自己,自己未来才能够后顾无忧的展开自己的计划,而不会受到掣肘。

    所以,无论如何,宋王都绝对不能倒下!

    不管是与公,还是与私,不管为了大唐,还是为了王家,王冲都绝对不能让他倒下!

    “殿下……”

    王冲低着头,开口道,这两个字只觉得说的异常的艰难:

    “王冲并非要支持或者反对殿下,只是,太真妃这件事情,殿下为何不去问问寿王呢?”

    “嗡!”

    寂静!无比的寂静!

    倏忽之间听到“寿王”的名字,不管是宋王,还是卢廷都不由露出了错愕的神色。寿王!寿王!……

    两人什么都想到了,但万万没有想到,王冲居然会提到寿王!

    这次的“太真妃”风波,寿王毫无疑问的是处于风暴中心的人物,但是不管是宋王、卢廷,齐王、姚家,又或者是满朝文武大臣,所有人唯独没有想到的就是“寿王”!

    “父取子妻,主取臣妻”,这件事情里面,最尴尬的,“受伤”最严重的无疑就是寿王李瑁。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君父要取儿臣的妻子,儿臣有什么办法?

    寿王已经受过一次伤害了,没有人想让他受到第二次伤害。所以不管是宋王,还是齐王,以及满朝的文武大臣在内,没有人想过去拜访寿王,询问他在这件事情里的意见。

    “太真妃事件,满朝文武都牵扯其中。王冲并非想在其中表明什么,只是,这件事情,殿下为何不在问明寿王之后,再做决定呢?”

    王冲低着头道。

    当年的这件事情,王冲感觉有太多疑问了。

    一个前半生雄才大略,英明神武的帝王,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变得这么贪恋女色,甚至不和半数的朝臣对峙,贬斥一个皇室亲王,和众多的朝廷重臣?

    如果这个人是个昏君也就罢了,但是偏偏他是一位公认的明君。但是在太真妃事件中,他的行为绝对称不上一位明主!

    就像宋王上辈子说过的,这是一个巨大的污点!

    这前后的落差太大了,完全不像是一个人!

    不止是如此,“太真妃”号称大唐第一美人,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无论是在任何一个时空,她都是公认的千古美人。

    王冲没有见过太真妃,也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但是王冲却见过寿王李瑁。

    上辈子王冲是京师有名的纨绔子弟,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太真妃事件发生之后,王冲曾经有一次无意中发现了寿王李瑁。

    那个时候的寿王李瑁脸带红光,笑容满面,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刚刚失去挚爱,被父皇夺走妻子的样子。

    虽然只有那么一刹那的时间,寿王就感觉到了什么,立即闪进了那座院子里面,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但是那惊鸿一瞥的所见,却给王冲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这是王冲第一次见到寿王,也是一生中的唯一一次!

    如今王冲重生,太真妃的事情再次发生,王冲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起了那次偶遇,想起了脸带红光,笑容满面的寿王。

    王冲心里始终有一种感觉,“太真妃事情”绝不像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这就是你想说的?”

    宋王盯着王冲道,眼中光芒闪动,看不出在想什么。

    “是!”

    王冲咬着牙,沉声道。

    他本来想多说一些,如果可能的话,就劝服宋王改变主意。但是王冲知道,过犹不及,以现在他和宋王的关系,最多也只能说这么多了。

    “我知道了。”

    宋王说着,神情好看了许多,也不似之前严厉了。

    “朝堂上的事情,一言难尽。你能关心朝廷上的事情,这是好事。不过很多事情,恐怕要等你长大之后,才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宋王说完这句话,就带着卢廷离开了。只是片刻之后,马车启动,轰隆隆的声音中,马车迅速的离开四方馆,往东而去。

    “诶!”

    看着马车离去的背影,王冲心中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王冲知道,自己这次基本上是白说了。

    宋王并没有听进去。

    不过,对于这个结果,王冲也并不意外。此时此刻,以宋王的心思,如果能够真的听进去自己一个十几岁小孩子的意见,那他也就不是宋王了。

    事实上,在听了自己的话之后,还能够最后说出那翻话,宋王的反应已经是出乎他的预料了。

    不过尽管如此,王冲却并不气馁。

    虽然宋王对于自己刚刚说的话完全没有听进去,但是王冲心知肚明,等到不久之后,那件事情发生,宋王恐怕未必就会那么想了。

    “……不管怎么样,能做的我都已经做了。余下的,就只能是看天意了!”

    王冲心中暗道。

    对于大伯王亘,王冲并不担心,也并不准备去劝谏他。大伯和宋王是一体联盟了,如果能劝服宋王,就一定也能劝服大伯。

    反之,如果劝不服宋王,在宋王领头,一意孤行的情况下,想要劝服大伯完全是痴心妄想。

    因为那基本相当于让大伯背叛宋王!

    而且,王冲心知,大伯如果真的改变注意了,未必就是好事……

    转过身来,王冲大步致知阁的方向走去。

    ……

    “殿下,寿王那里,我们要不要去拜访一趟?”

    与此同时,王冲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宋王的马车里,另一段对话正在进行着。

    “你是想……”

    马车里,宋王眉头一挑,有些意外的看着卢廷。虽然王冲做出了一些和年龄不符的,令人惊叹的事情,但是说到底,他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

    宋王没想到,卢廷居然真的把王冲那翻话听进去了。

    “那个孩子说的也并不是没有道理,而且,见见寿王对我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卢廷道。

    虽然卢廷也并不认识在太真妃这件事情上应该让步,但是那个孩子也不像是在无的放矢。

    宋王沉默不语,似乎在思考卢廷所说的可行。

    “还是算了。”

    宋王思忖片刻,还是摇了摇头:

    “太真妃这件事,对于寿王来说,也是难言之隐。这件事情,他本来就已经受伤一次了,我们再这么做,等于揭开他的伤疤,再撒一次盐。”

    “而且,从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寿王就已经闭门不出。就算想见他,也并不容易。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再麻烦他了。”

    宋王否决了卢廷的提议。

    卢廷心中叹息一声,知道宋王还是不愿意去触动寿王的伤疤。寿王闭门不出,谢绝访客不假,但是以宋王皇叔的身份,如果强行要见,又怎么可能见不到他呢?

    宋王只是不愿见而已。

    “一切就谨遵殿下的旨意吧。”

    卢廷道,不再争执。

    ……

    【乡下码字有些不方便,第三章移到十点发!兄弟们注意啊!】

    【PS:谁说我大中华雾霾遍地,我乡村晴空万里,表示不服!】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