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蛮神劲!

    天崩地裂,十二级巨浪都无法形容姚广异心中的震惊。

    在边陲被人算计,就像一个小丑一样,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姚广异一直以为,王家得到了一个高人相助,提前看穿了自己的布局。

    因为这个“高人”,姚广异寝食难安。

    一个人不怕遇到厉害对手,就怕连对手是谁都不知道。所以没有找出这个人之前,姚广异根本振作不起来。

    这是他的心结!

    如果不解决这个,他恐怕永远没有办法恢复以前智计百出的样子。

    只是,就算姚广异再聪明也绝对无法想像,自己的对手,那个自己心中手腕通天,厉害无比的“高手”居然就是王家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一个不起眼的纨绔子弟!

    这让姚广异堂堂一个朝廷重臣,自负聪明谋臣算将,如何能够接受?

    “父亲,你怎么确定那个小孩子就是算计我的人?”

    姚广异道。

    放在平常,他是绝对不敢质疑自己父亲的。但是这件事情对他实在是太重要。如果不解决这个心结,他心里就会永远耿耿于怀。

    “呵,还是想不明白吗?”

    姚老爷子将桌上的木盒收到抽屉里,他的神色如常,仿佛只是在叙述一件早就知道答案的无关紧要的小事:

    “边陲和王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王家出了个‘厉害的高手’,这么大的事情,你以为宋王能坐得住吗,他就不算去看看?”

    “可是,说不定他早就知道呢?”

    姚广异道。

    姚老爷子摇了摇头。如果是以前的姚广异,听到他说这么多,恐怕早就明白了。但是边陲一事,让他自信心受创,已经完全没有那个智将的样子了。

    “你仔细想想,如果王家真得了一个厉害的高手。如果宋王真的事先知道,你觉得你和齐王的计策,还能够成功吗?你们还能够拉拢那么多人吗?”

    轰!

    姚老爷子的声音不高不低,说起话来更是云淡风轻。但是落在姚广异的耳中,却如同醍醐灌顶,刹那之间,仿佛无数的灵光,无数的念头划过脑海,冥冥之中,很多原来迷惑不解的东西,突然之间似乎明白了。。

    “……所以这将九公大寿,谁最后见的宋王,谁就是那个我们要找的人!”

    “嗯。”

    姚老爷子欣慰的点了点头。这孩子能明白这点,还不算太笨:

    “李成器算是有智慧的人了,可惜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想要保护那个孩子,却不知道,恰恰是他,让我们知道算计你的人到底是谁。”

    姚广异怔怔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的眼神混浊、充满了迷惑、惶恐、不解,但是慢慢,就像一个掉入旋涡的人,慢慢挣扎,终于浮出水面一样,他的眼神也慢慢变得清明起来。

    并且有一种新的东西,从他的心底挣扎出来。

    那个迷惑的姚广异慢慢的消失不见了,一个自信的,威严的姚广异慢慢的,再次出现在了房间中。

    “想不到,真的是想不到,……广鹤楼的时候,我还以为只是偶然。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他!”

    姚广异接连说了几个“想不到”,这件事情给他的意外真是太大了。

    “父亲,王家从来都不是以智计闻名的。现在王家出了这个小子,把我都算计了。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你准备除掉他吗?”

    姚老爷子扭过头,不紧不慢道。

    姚广异怔了怔。按照他的意思,这样有威胁的存在,肯定是必须除掉的。而且越快越好,但是听老爷子的意思,似乎并不赞同他这么做。

    “父亲的意思,先留着他?”

    姚广异真的意外了。

    “不是留不留的问题!”

    姚老爷子深深的看着姚广异,目光中似乎有些别的东西,意味深处:

    “如果你想杀掉那个孩子,就算是王家报复,就算是王博物追究,就算圣皇那边责怪……,我也统统都可以替你担下来。不过,你确定真的要这么做吗?”

    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油灯芯哔啵的声音。

    姚广异怔怔的坐在那里,陷入了漫长的思考。

    姚老爷子摇了摇头,旁观者清,入局者迷,这孩子还是没有完全从那场挫败中恢复过来啊。

    “广异,……我们姚家之所以有今天,难道你以为,都是通过杀戮一个个对手做到的吗?如果每一个都杀戮,那我们和那些武将世家有什么区别?”

    姚老爷子漫不经心道

    “嗡!”

    听到这句话,姚广异浑身一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陡然之间,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冷汗。

    “你还明白。这件事情的关键,并不在那个孩子,而在你啊!知道为什么你想杀他吗?因为你恐惧了。”

    姚老爷子微眯着眼,目光却并没有注视姚广异,而是注视着那盏跳跃的灯火:

    “我们姚家这么多年,风风雨雨,比那孩子厉害的大有人在。周畅比他弱吗?李豫比他弱吗?王耿直比他弱吗?……,这么多人,我们都没有杀戮,但遇到这个孩子,你却想动手杀了他,因为你害怕了!恐惧了!”

    “……而对手,仅仅只是个孩子!”

    姚广异额头上冷汗如雨,姚老爷子每说上一句,他额头上的冷汗就多上一层,听到最后一句,姚广异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遇到对手并不可怕,我们姚家人从来都不怕遇到对手,真的碰到了,用计谋打败他就可以了。怕就怕你丧失了用计谋打败他的勇气。广异,你好好想想,你真的要除掉那个孩子吗?”

    房间里静悄悄,良久才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

    “父亲,我错了!”

    “你能明白,还不算是太晚。王家那个孩子是一定要除的,但却不是这种方式。去吧,这次的太真妃事件,就是一次最好的机会。用你的智慧,去帮助齐王,重新获得他的信任吧。”

    姚老爷子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

    “……是,父亲!”

    姚广异躬着身子,缓缓的,毕恭毕敬的退出了房间。来的时候,他心事重重,但去的时候,却仿佛卸下了千斤重担!

    …………

    王冲心知肚明,不管是“太真妃事件”,还是“节度使事件”都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

    朝廷上的动荡,注定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不过这些已经和他无关。

    给爷爷的拜完了寿,王冲的生活很快又恢复了正常。每天到鬼槐区下下棋,然后练练功,生活过得相当的规律。

    至于第二件七尺长的窄细厚背乌兹钢长刀,设计也已经全部完成,前期的工作,王冲全部交给了拓跋归元去处理。

    至于后期一些关键的淬火、回火等过程,等到时候到的时候,王冲会亲自去处理。

    “……元气六阶,或许我也应该选择一些可以增长力量的法门修习了。”

    一个人在花园假山附近练功,王冲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念头,却是想起了许家的许轩。

    虽然输了,但是许轩的“香象功”却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许家是大唐国公,当年由当今圣皇赐予的武学自然是不事凡响。

    和许多武将世家的功法相比,《香象功》绝对属于最拔尖的,增长力量的功法。正是凭借着这门功法,许轩才成为了京师里,同辈人中翘楚。

    如果不使用“重拳”这种特殊技巧,单纯的拼力量,其实王冲未必是许轩的对手!

    武道达到元气六阶,眼前便是一片截然不同的天地,速度、力量、敏捷,这是三种不同的道路。

    许多人都会下意识的选择增长力量的法门,王冲也是一样。但是并不是王冲给自己选择了力量型的道路,而是因为,王冲没有其他的选择。

    元气六阶只能够选择那些增长力量的法门。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很快将前世记忆的功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普通增长力量的法门首先被王冲筛选掉。

    对于王冲来说,这种力量型的功法至少也要达到《香象功》的级别,最好要能够超过。

    “有了!”

    王冲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之间想起了一门绝学。这门绝学对于后来成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的王冲来,并不是什么厉害的绝学。

    但是在元气境,这绝对是一门增长力量最快的绝学。

    “蛮神劲”!

    这是当年群策群力,思考出来的,用来增长武者力量的最快,最强,最好的功法,效率也是最高的。

    当年准备在战士中大举推广,以让人类的战士能够媲敌那些异域的入侵者,甚至彻底的压制住他们。

    如果成功,甚至一举改变战局,反过来打入那些异域入侵者来的地方都是有可能的!

    为了这个意外的成就,当时整个中土的将帅,包括那些老前辈兴奋了好久!

    不过最后,这个计划却被搁浅了。

    原因很简单,蛮神劲虽然威力强大,提升力量也大,但是后来却发现有一个巨大的缺陷。

    ——必须要达到“虎骨”级的根骨,才能够修练这门蛮神劲!

    因为这一条,几乎大部分的战士都不适合。真正适合修练的寥寥无几。而根骨的提升,又是极其漫长,艰难的过程,最后整个计划只得难产。

    但是摒弃掉这一点,就算后来身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的王冲也不得不承认,这门功法对于元气境、真武境,包括玄武境,都是极佳的力量增长法门!

    【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皇甫奇,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很多本书人物图片哦。今天会公布一个瀛洲女剌客的图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