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秘密的丹师团体!

    “我现在已经达到了元气六阶,根骨也达到了豹骨三重的巅峰境界。不过,要从豹骨三重突破到虎骨境恐怕还并不容易!”

    王冲心中暗暗道。

    武道之中,很多的功法都对根骨有要求。越厉害的功法对根骨的要求就会越高。如果根骨不到,根本没法修练,或者会引发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

    以王冲现在的境界,根本还达不到虎骨的级别。

    “要想把根骨提升到虎骨级,也并不是没有办法……”

    站在假山附近,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能够短时间内提高根骨的东西并不是没有,许家的炼骨丹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王冲还知道一些改变、提升根骨的方法。不过,真正适合自己,能实际应用的却并不多。

    “有了!”

    王冲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想起了一样东西。

    在中土神洲,要说起丹药最多的地方,那毫无疑问就是皇宫和各大王府。特别是皇宫,有一批专门的皇家御用炼丹师,专门为圣皇、皇子、皇女,以及宫庭中的娘娘、贵妃们炼制丹药。

    这些炼丹师数量庞大,并且严格受到皇族的管制。他们炼制的丹药流入皇室的府库之中,并且成为皇室赏赐禁军、亲王、大臣的丹药来源。

    这颗丹药每一颗都受到严格的控制,甚至标明编号。所以外界很少能得到。

    而另外一批炼制丹药的地方,就是各大亲王的王府。

    每一位皇室亲王都有一批替自己炼制丹药的丹师,这些丹师有的是投靠过来的,有的是皇室赏赐、派谴过来的。

    这批丹师的数量远远比不上皇室,一般只有几人,或者十几,最多二十几人左右。对于亲王们来说,这些人无疑属于极为重要的战略资源。

    所以每一位亲王对自己的炼丹师队伍都看得极重,轻易不会让外人接触他们,更别说是有丹药流传出去了。

    因为有这些专属的王府丹师,所以每一位皇室亲王几乎都是拔尖的高手。不管是宋王,还是齐王。

    这个皇室亲王每一个的消耗都是一个巨大的窟窿,加上王府中还要赏赐给护卫、亲随、子女,幕僚……,因此任何一位皇室亲王的丹药都是远远不够用。

    所以,皇宫和各大王府之中,虽然拥有最多的丹药储藏,但却根本没有任何的丹药流传出来。

    对于外人来说,这两个地方的丹药都是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不过王冲却知道一个秘密的途径,可以弄到那些地方流传出来的丹药。

    这还是上辈子的事情。

    当年那场大变乱,摧毁了整个中土神洲,也使得各个地方,三教九流的人因为灾难而聚集到了一齐。

    不管是高不可攀的皇室、王族,还是行为粗鲁的流寇、绿林,又或者是老实种地的平民百姓……,在灾难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

    在死亡的面前,每个人都会变得恐惧。因为恐惧,很多平常根本不会说的东西,都不再成为禁忌,反而成为一种释放压力和恐惧的方法。

    王冲就是在那里遇到了一位落难的丹师。也就是从他的口中,王冲才知道,原来在皇室和王府的丹师之中,一直流传着一个秘密的小团体。

    他们虚报、瞒报,或者是把多炼出来的丹药隐瞒起来,然后从皇宫、王府之中流传出来,悄悄拿到外面去销售,谋取利益!

    皇室、王族炼丹师的这种私下的行为其实历朝历代都有,本朝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尽管如此,这并不意味着外人可以轻易的买到他们的丹药,或者是加入这个小团体。

    炼丹师隐瞒丹药的数量,或者假报,虚报,不管是在皇宫,还是在各大王府,都是受到严厉禁止的,为了以儆效尤,一般会受到极其严重的惩罚。

    事关生死,所以炼丹师们对这个秘密保守极严,而且行事非常秘密,外人很难加入这个团体。

    如果不是那场大变乱,像王冲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种炼丹师小团体的存在。

    “碧落阁!”

    王冲脑海中回忆了一遍,很快想起了那名炼丹师跟自己说过的地方。那是一个炼丹师们买下来的隐秘院落。

    外表看着普通,但其实是这些炼丹师小团体的一个秘密的据点。像这样的据点,京师里还有很多很多。

    每个据点都有一名炼丹师负责。一点一个据点出现问题,就会很快的舍弃,以保全整个炼丹师团体。

    而王冲之所以记得,是因为碧落阁里有一位特殊的炼丹师。而王冲要想加入到这个团体,从其中购买到丹药,这个炼丹师是唯一的机会。

    “去看看!”

    王冲心念一动,唤上申海、孟隆,乘上一辆马车,立即向着碧落阁的方向驶去。

    “碧落阁”不是酒楼,也不是茶馆,而是一座京师边缘的私人府邸,矗立在众多的平房之中。

    “好冷清!”

    申海随王冲一起从马车里探出头,看着不远处的那座房子。朱色的大门,斑驳的院墙,里面大门紧闭,没有一点狗吠人声,看起来好像荒废了很久一样。

    “少爷,你真的确定是这里吗?看起来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申海扭头看着自家的少爷道。

    这院子附近寒碜碜的,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好。

    “放心,是这里。”

    王冲脑海里回忆着当初那位炼丹师给自己讲叙趣闻逸事,然后睁开眼睛,看着院邸正门上,那块斑驳的,写着“碧落阁”三个大字的牌匾,认真的点了点头。

    炼丹师偷偷的盗卖皇宫、王府里的丹药,自然不可能光明正大。这个院落,看着冷冷清清,反倒非常符合炼丹师们的行事风格。

    “……就是不知道这座院落里有没有人?”

    王冲心中暗暗落。

    皇宫和王府中的炼丹师们每天都很忙,炼丹的工作是没有休息可言的。所以这些据点大部分时间是真的在荒废,只有在每个月需要的时候,这些丹师才会出现在这里,进行各种交易,或者是交流。

    “碧落阁”肯定是没错的,但是到底现在里面有没有人,是不是他们交易、碰面的时间,王冲心中还真是没底。

    “砰!”

    正在犹豫的时候,突然之间大门打开,五名人影低着头,下意识的遮掩着面孔,从里面快步行走而出。

    隔着很远,三人突然五人身上闻到了一股浓浓的丹药味。

    是炼丹师!

    三人脑海中闪过同一个念头。

    “少爷,哪一个?”

    申海,孟隆齐齐望向了王冲,王冲说要他们跟跟一个丹师,但是这里有五个人,就算他们一人一个也远远不够。

    王冲也皱起了眉头,着急起来。

    这些人非常的机警,一边走,一边下意识的打量周围,怀有很浓的警惕心。而且他们走得很快,给人感觉就好像火急火燎,十万火急一样。

    如果再不快点找出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恐怕这些人就走了。

    “哪个?到底是哪个?”

    王冲脑海中此起彼伏。丹师都怀有很深的戒备心理,正常的情况,不管你们使用什么方法,他们都不可能接纳你。

    甚至,连靠近都很难靠近他们。

    一旦察觉不对,而又多次搔扰的话,丹师们有可能会利用王府或者皇宫的力量来对付你。

    这一点,当年那位丹师是一再提醒的。

    一旦被一位丹师注意道,或者感觉到了危险,马上这个人会报通给整个丹师秘密团体。到时候,就不再是这个秘密的丹师团体来对付你了,而是变成了整个皇宫、各大王府中的丹师们来对付你。

    而如果皇室或者王族知道有人对自己的御用丹师,或者王府丹师不利,接下来就是一连窜的麻烦。

    护卫们出马都是小事了。接下来就怕那些皇子、皇女,或者王府的小王爷、小郡主之类的出马。

    一旦涉及到丹师都不是小事。

    所以王冲要想接触这些皇宫、王府中的丹师,并没有太大的机会。

    五名丹师走得很快,就在王冲犹豫的刹那,这些人都快走到边缘了。

    “吱哑!”

    就在王冲心中犹豫难决的时候,突然吱哑一声,大门打开,就在这五人之后,另一名穿着绿色的绸缎,看起来有些怪怪的中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往外面打量了两眼,立即向着东边的街道走去。

    和其他人不同,他走的很慢,看起来心态放松,并不那么紧张。

    “就是他了!”

    看到那名中年人蜷着,收在袖中的一只手,王冲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之间知道自己要找的那个人是谁了。

    “六指张”,这就是王冲要找的那个“丹师”!

    “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大部分秘密炼丹师团体的成员都极其的警惕,小心,充满了戒备心,几乎不可靠近,更加不可结交。

    但是这种东西并不是绝对的。

    总有那么一些人,相对来说,是有机可乘的。这个“六指张”,就是王冲从那名丹师嘴中知道的可乘之“机”。

    这名丹师真正的名字叫“张仲叔”,“六指张”是他的外号。虽然外表看着很正常,但是丹师内部,人人都知道他原来右手有六根手指。

    年轻的时候,因为嗜赌,欠下高利贷,被人砍下一根手指。只是因为他右手天生六根手指,砍掉一根之后也有五根,所以外表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

    这个秘密外人不知道,但六指张自己是知道的。所以行走坐卧的时候,右手都是蜷起来的,缩到袖子里,不愿给人看到。

    这已经成为他的一个习惯了!

    【PS:今天家里有些琐事,无法专心码字,估计第三章得延迟到10点半,大家见谅,乡下确实不是很方便。】

    【附:我在微信公众号上发的剌客图片看了没有?杀气森森,怕了没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