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六指张!

    当年,那位丹师给王冲讲了很多丹道中的逸闻趣事,王冲之所以注意到这位“六指张”,还是因为他几年后即将干的一件事情。

    由于皇宫之中的生活极其枯躁,炼丹的时候,更是尤为枯躁,“六指张”好赌的性格,在他成为丹师之后,变本加厉,一发不可收拾,并且在几年之后欠下一笔天价的高利贷。

    为了还钱,六指张居然放低门槛,主动介绍了一位京师里的“鸿商巨贾”进入了丹师们的秘密团体。

    从皇宫、王府中走私丹师,本来是一件极为隐秘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但是那位“鸿商巨贾”却并不是什么很能保守得住秘密的人。

    后来因为这名“鸿商巨贾”,丹师们秘密走私丹药的事情终于曝露出来,最后直接导致了这名丹师的死亡。

    从这一点来说,这个“六指张”其实是个可怜人,因为他未来的命运已经注定了,如果自己不介入的话。

    “可惜了,现在还不是几年后。要不然,根本不用那么麻烦,很容易就能进入丹师们的秘密团体。”

    王冲透过马车窗子,看着外面慢吞吞走着的“六指张”,心中暗暗道。

    丹师们的秘密团体戒备心强,门槛高,很难进入,是出了名的。放到几年之后,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王冲只要代替那名鸿商巨贾出一笔钱就可以了,轻轻松松就能挤进这个团体,获得源源不断的丹药供应。

    但是现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六指张”未必会像上辈子那么好说话,也未必会有那么好的机会提供给王冲。

    但是此时此刻,王冲却没有太多选择。

    在所有丹师里,这个“六指张”无疑是最好入手,也是最容易入手的。王冲要想短时间内根骨提升到虎骨级,这就是唯一的机会。

    早一天挤进这个丹师的秘密团体,王冲就能早一步从中获得源源不断的丹药供应。就算不为了“蛮神劲”,这个丹师的秘密团体也是王冲势在必得的。

    早几年进入,就早几年获得实质的好处!

    “能不能挤成这个丹师的秘密团体,就看现在了。”

    王冲脑海闪过一道念头,很快砰的一声打开马车门,走了出去。只是片刻的功夫,王冲便赶上了“六指张”.

    “道师,晚辈有礼了!”

    在“六指张”身前,王冲停了下来,微笑着,躬身行了一礼。

    “嗡!”

    刚才还一团懒撒,看起来极度放松的“六指张”听到“道师”二字,整个人好像被剌了一下,刹那间,倏然变了脸色。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

    六指张整个好像变了一个人,他的瞳孔收缩,浑身收紧,就像一张拉满的弓,处于蓄力的状态,对着王冲流露出很强烈的敌意和戒备感,似乎只要王冲一句话说的不对,就有可能出手。

    “道师”、“道师”,在中土神洲,只要外行遇到丹师的时候,才会尊称为“道师”。对于“六指张”来说,王冲的一句话已经流露出太多的消息了。

    六指张本能的反应就是,自己秘密走私皇宫和王府中丹药的事,是不是已经曝露了!

    “这些丹师团体果然很难接近!”

    王冲心中也是微微变色。

    在所有丹师里面,六指张已经算是非常好对付的了。但是一听到“道师”两个字,他就整个人变了脸色,和其他丹师相比没什么两样,都是戒心十足,难以靠近。

    “道师不必误会,在下王冲,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向丹师求取一味丹药。”

    王冲微笑着道。

    “你怎么知道我是道师?”

    “六指张”没有理会王冲的话,只是盯紧“道师”两个字。他很想知道王冲到底是怎么发现他的身份。

    “呵呵,在下鼻子又没坏,怎么可能连道师都认不出来?”

    王冲微微一笑,做了个轻嗅的动作。

    六指张脸色一变,抓紧自己的衣袖,使劲闻了一下,果然闻到了一股很浓的丹药味道。炼丹师长久和丹炉、丹药打交道,这个气味是跑不了的。

    “原来如此。”

    六指张心中释然,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你不要说了,我是不会为你炼丹的。”

    六指张冷冰冰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发现王冲并没有发现他们私自兜售皇宫、王府丹药的事,六指张心中的戒心反倒没有之前重了。

    六指张说完这句话,二话不说,理都不理王冲,就要起身离开。

    “道师且慢,不管道师愿不愿意,在下都有一份礼物送给道师。”

    “礼物?哼,你一个小娃娃,能送我什么礼物?”

    六指张冷哼一声,嗤之以鼻。

    “道师看看就知道了。”

    王冲微笑着,向身后一示意。申海便捧着一个事先准备好的锦盒送了上来。

    “哼,故弄玄虚……”

    “六指张”打开锦盒,骂了一句,一脸的轻蔑。但是下一刻,看到锦盒里透出来的金灿灿的光芒,“六指张”神色一窒,一下子说不出话来了。

    黄金,至少有二三千两的黄金!

    “六指张”吃惊的看着王冲,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一样。这二三千两黄金,可不是一个小孩子能随便拿出来的。

    “道师,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还请道师收下。”

    王冲微微一笑,说完这句话,也不等六指张反应,立即带着申海、孟隆原路返回,钻进马车,消失在大街上。

    留下六指张站在大街上,捧着二三千两的黄金,怔怔的说不出话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六指张望着王冲马车的背影,心中一片迷糊。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得到,留下二三千两黄金,二话不说,直接就走的。

    “嘿,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有人送金子,难道我还不敢收不成?”

    六指张眼中掠过一抹贪婪的神色,很快将王冲送的金子收了起来。他冒着生命危险,和其他人一起走私皇宫和各大王府中的丹药,为的本来就是一个利字。

    有人什么白白送金子,什么都不要,他为什么不要?

    “正好,好久没去赌坊了。这些金子,够我花的了。”

    六指张拦住一辆马车,直奔赌坊而去。

    ……

    “少爷,刚刚即然要送,为什么不多送一点给他?”

    与此同时,马车上,申海看着自家的少爷,一脸的疑惑。少爷做事,一向阔绰,千金买马骨。

    几千两黄金,上万两黄金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上次,为了海德拉巴矿石,少爷多支付了数万两的黄金给阿罗迦、阿罗傩。如今,面对一名丹师,不应该这么“小气”。

    二三千两黄金,实在是不符合他的风格。

    “呵呵,数万两黄金,我倒是愿意送,但也要他愿意收啊!那不是明白着说,我们对他有巨大的企图吗?”

    王冲笑道。

    “这!……”

    两人怔了怔,一时都呆住了。

    王冲笑了笑,没有多说。“六指张”这种特殊的丹师团体,非常的小心、警惕,戒备心强,想要打进他们的群体,绝不是易事。

    第一次打交道,留个好印象就可以了。否则的话,过犹不及。

    “孟隆,要你弄的那份资料。你弄到了吗?”

    王冲突然问道。

    “弄到了。”

    孟隆点了点头,翻开一张卷宗,递了过去:

    “这碧落阁附近,共有六家赌坊,三家小的,两家中等的,还有一间最大的。”

    “那家最大的赌坊叫什么?”

    王冲并没有去接卷宗。

    “金天大赌坊!”

    孟隆道:

    “金天大赌坊……”

    王冲皱了皱眉头,这个地方,他有些印象,好像是高句丽人控制的赌坊。

    上辈子的时候,王冲就非常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把一个身份尊贵,地位特殊的丹师逼迫到那种地步,违背规矩,将一个鸿商巨贾介绍进自己的团体。

    如果不是有特别的原因,“六指张”未必会这么铤而走险的。

    不过,如果对象是那些高句丽人,那这一切就完全可以解释了。

    高句丽人是典型的亡命之徒,他们凶狠、好斗,百无禁忌,“六指张”的丹师身份对别人有效,但对于这些亡命之徒却未必有效。

    在王冲以前混的那个纨绔圈子,人人都知道,去哪里混都可以,就是别去高句丽人控制的酒坊、赌坊、茶楼、勾栏……。

    不止是因为高句丽人凶狠、好斗,不讲规矩,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还和大唐另一个令人忌惮的势力关连在一起“高句丽武人集团”,或者称为“高句丽剌客集团”。

    不要和高句丽人拉扯上关系,这是常识。但是很显然,“六指张”一个丹师并不了解。

    皇宫、王府里的丹师,自恃身份,挑的必定都是那些最富丽堂皇的地位。王冲想都不用想,都能肯定,六指张挑的肯定是金天大赌坊,而那恰恰是一间高句丽人控制的赌坊。

    “申海,孟隆,这几天,你们跟着他。我会让阿罗迦、阿罗傩协助你们!如果碰到他有危险,就帮忙救下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受到伤害。”

    王冲一边思忖,一边右手食指轻轻敲着窗口道:

    “另外,马车里有二万多两黄金,如果事态紧急,需要用钱的话,随时拿给那位丹师,不够的话,还可以让阿罗迦来府里拿,上不设限!”

    “啊!”

    听到上不设限,申海、孟隆都是一脸的惊容。知道少爷轻易不会瞧上什么人,被他瞧上的一般都不同凡响。

    但是两人却没有想到,王冲居然对那个丹师这么重视。

    “是,少爷!我们一定完成任务!”

    两人低下头,立即道。

    “嗯,带上你们的腰牌,必要的时候亮出来,以免遇上麻烦!去吧!”

    王冲挥了挥手道。

    麻烦的人总会像磁石一样招惹麻烦。一个好赌的“丹师”,一个高句丽人控制赌坊,王冲已经看到不远处的一场冲突了。

    王冲知道自己的修为,这场冲突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去凑这个热闹。有申海、孟隆,还有阿罗迦、阿罗傩他们代替自己,那就足够了。

    脑海中转过这道念头,王冲离开了碧落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