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宋王失势!

    “呼!”

    一阵狂风卷过,天空,乌云低沉,一片昏暗。宋王的心情也如同头顶的乌云般低沉。

    “在家休养”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但却是一道鸿沟,横亘在了他和朝堂之间。这并不是命令,也没有说他做错了任何事情,只是一纸善意“关心”的劝告,就把他排除在了朝堂之外。

    “君命不可违”,不管他之前有多少准备,多少计划,这一刻都化为了乌有。

    “想不到……”

    宋王握着拳头,缓缓的闭上眼睛,心中一片冰凉。

    在朝堂二十余载,君臣相知。但是这种圣旨,宋王还是第一次遇到。圣旨的内容简简单单,甚至连多余的修饰都没有。

    从这道圣旨之中,宋王感到了一股冰冷的味道。圣皇已经用这种方式,清楚的表明了他的态度。

    “宋王,接旨吧!”

    鱼公公高高举起圣旨,瞧着宋王冷冷道。

    “是,有劳公公了!”

    宋王从鱼公公手中恭恭敬敬的接过了圣旨。

    捧着手中的圣旨,宋王怔怔的,在大殿中呆坐了一整天。

    “宋王,接旨吧!”

    鱼公公冷冷一笑,将手中的圣旨递了过去。这已经是第二天宋王收到这样的圣旨了。内容一字没变!

    第三天,第四天!……

    宋王最开始的时候,还是雄心壮志,想要联系群臣,在朝廷上大有一作为,阻止圣皇。

    但是接连数天下来,宋王心都凉了。

    “殿下,这可不妙啊!”

    卢廷恃立左右,忧心忡忡:

    “这已经是第五天了,陛下那边似乎是铁了心思,不让您上朝。而刑部、朝堂和兵部那里没有你主持,现在情况也非常不妙。”

    “朝廷上还好,有王亘王大人朝应。但是刑部和兵部那里,每天都有大量的琐事,必须要有人主持。殿下不在,便会有人自动接过殿下原来的责任,现在,齐王那边已经在大肆动作,派人接替殿下的职责了。这样下去,殿下可就慢慢被齐王那边排斥出去了。”

    虽然宋王不能上朝,但是卢廷是可以的。然而他仅仅只是一个大学士,在朝堂上根本没有什么实权。

    在这方面只能干看,干着急。

    “我知道……”

    宋王一个人端坐在大殿上,显得心不在焉。真实的情况,远比卢廷说的要糟糕的多。宋王深深知道,陛下正在以这种方式,慢慢的将他排挤出了朝堂之外。

    和以往任何一次都不一样,这一次,宋王感觉到了一颗冰冷,坚硬的心。

    从政二十多年,在朝堂上,宋王第一次失势了。

    “圣旨到!”

    鱼公公手捧着圣旨,昂首阔步,嘴角挂着标志性的嘲讽,再次如约而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宋王忧劳国事,操劳过多。特诏谕在家好好休养,如无朕谕,不得上朝!钦此。”

    轰隆!

    声音一落,宋王、卢廷脸色大变。这一纸圣谕,和之前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多加了几个字“如无朕谕,不得上朝”!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意义却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

    “怎么会这样?”

    卢廷睁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面前的鱼公公。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我就知道会这样,我就知道会这样!……”

    宋王心中冰凉,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如无朕谕,不得上朝”,这简简单单几个字,却是对宋王最严厉的打击。虽然没有指明宋王的过错,也没有剥夺他的官爵,但是这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等于实质性的将宋王从朝堂之中排斥了出去。

    从此以后,如果没有圣皇令谕,宋王根本不得参加早朝。更别说是参议朝政。

    “殿下,接旨吧!”

    鱼公公脸色白净,单手握着圣旨,递了过去,嘴角一片嘲讽。

    宫里的太监居然敢嘲笑皇室亲王,这何止是胆大包天,如果不是得到了圣皇的圣谕,又哪里敢这样做?

    “多谢公公。”

    宋王面若死灰,从鱼公公手中恭恭敬敬的接过了圣旨。

    “宋王殿下,恕咱家多嘴,太真妃的事情,你好自为之吧!”

    鱼公公冷笑着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

    做主子的不高兴,做奴才自然也不会高兴。现在宫里头谁都知道,反对圣皇和太真妃在一起的第一号人物,就是宋王李成器。

    宫里的太监都是同仇敌忾,鱼公公对宋王自然也不会有好脸色。

    鱼公公走后,大殿之中,陷入了漫长的沉默。

    看着宋王手中的圣旨,每个人都是心情沉重。

    谁都知道,那座中土神洲最尊贵的“太和殿”从此以后,对宋王来说将变得遥不可及。

    除非得到圣皇令谕,他是再也无权踏入其中。

    卢廷看着一旁的宋王,心中忧心忡忡。

    太真妃事件演变到这种地步,是谁也预想不到的。原本以为,众人最大的敌人是支持太真妃的姚家和齐王,只要再廷争中,战胜他们,就可以令陛下回心转意。

    但是这一刻,众人才发现,众人真正的“对手”自始自终,都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今的圣皇陛下。

    而姚家和齐王只不过是在顺从皇帝的旨意罢了。

    “想不到啊,想不到啊!……”

    宋王颓坐在大殿上,神情似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在朝堂中受到排斥,丢失权利,这并不是最让宋王受打击的。

    最让宋王受打击的,是在他心中一直英明神武,雄才大略,堪称整个大唐有名以来最贤明的君王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要将他排斥了朝堂之外。

    这才是令宋王难以接受的。

    虽然在朝堂上失势让人心中难受,但是要让他转过来支持太真妃,却也是难以做到的。事关君臣之义,臣子名节,宋王是绝对不可能转过来支持太真妃的!

    “……看来,真的让那小子猜中了!”

    突然一声长长的叹息,宋王耳边传来卢廷熟悉的声音。

    “卢学士,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王抬起头来,诧异道。

    卢廷这翻话,莫名其妙,突如其来,而且没头没完,完全让人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殿下还记得王严王耿直的三子王冲吗?”

    卢廷摇了摇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记得,不是在四方馆见过他吗?卢学士为什么提起这个?”

    宋王诧异道。完全不明白卢廷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提起那个孩子。

    “那次离开的时候,我特别回头留意他,我总有一种感觉,那孩子似乎早就知道我们会失败。”

    卢廷坦言道。

    “这怎么可能?”

    宋王猛的直起了身子,一脸的不可思议。

    朝堂上的事情波诡云谲,涉及到了方方面面。不到最后一刻,就连他们这些浸淫政治几十年的大臣都未必知道结果。

    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这么笃定知道。

    卢廷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

    卢廷的性格非常喜欢提携那些有才能的后辈。而王冲的能力,已经不仅仅是才能那么简单了。

    对于这个王严的子嗣,恐怕连王冲自己都不知道,卢廷对他的观察和留意,远比他想像的要多得多。

    “殿下还记得当时他问起太真妃的事件。现在回想,那孩子当时其实就是想要劝阻我们。只是后来,或许是知道注定不会成功。所以他才换了一种方式。”

    卢廷开口道。

    宋王怔了怔,脸上终于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如果那孩子真的像卢廷说的那样,那真的就极其不凡了。

    仔细回响,当时王冲开口,似乎确实是想劝阻自己。

    只是当时的情况,不管是自己,还是卢廷都是绝对不可能听得进去的。

    “卢学士,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要我转过头来,去支持太真妃吗?”

    宋王脸色有些难看。

    “殿下,我并不是想让你改变态度,转而支持太真妃。但是你不觉得当初那孩子,话里有话吗?他当初一直暗示我们,想让我们去见寿王李瑁。”

    “我总感觉,他好像知道点什么。这次的太真妃事件,陛下的态度太奇怪了。和以往完全不同。我觉得,或许我们真应该去找找寿王了。或许能够知道一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卢廷道。

    宋王沉默不语,目光中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如果是在以前,卢廷这翻话他,他根本想都不会想。但是接连发生这么多事情,接到五张圣旨之后,宋王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圣皇的态度太奇怪了,宋王从来没有想过,他会为了一个女人达到这种地步。对于太真妃,宋王以前没有太多的了解。

    只知道他是寿王李瑁的妻子。

    换做以前,他绝对不会对这个女子多看一眼。但是现在,宋王心中却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

    他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子能够使得圣皇发生这样的变化。

    时间缓缓过去,大殿之中一片寂静。

    卢廷也没有催,只是站在一旁,默默等待宋王的意见。

    诶!——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殿中传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帮我准备一下。我去寿王府见见瑁儿!”

    “是,殿下!”

    卢廷会心一笑,迅速起身,往外走去。

    大约片刻之后,宋王便离开了府邸,坐着马车,一路往寿王府的方向而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