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二劝宋王【修】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二十章

    “终于来了。比我想像的早了许多啊!”

    听到申海、孟隆的话,王冲眼睛一亮,目中闪过一道光芒,一边笑边收功,一边慢慢往外走去。

    虽然卢廷没有说找自己什么事,但王冲知道十有九八还是为了太真妃的事。朝廷的事情王冲虽然没有特别去关注,但是也知道宋王已经有好几天没上早朝了。

    王冲本来以为,宋王至少还要十多天才能醒悟过。现在这么快就过来,倒是比他预计的早很多。

    王冲是在王家的大厅里见到卢廷的。

    卢廷坐在茶桌旁,手捂着一只青瓷的茶蛊,似乎等了有一会儿。看到王冲进来,卢廷目光闪了一下。

    堪堪十五岁的王冲是穿着一身浅灰色宽松练功服进来了,腰带随意的扎着,乌黑的头发,剑眉星目,看起来非常俊朗。

    以往的时候还没有发现,但是这一次再看到王冲,卢廷突然发现,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似乎有一股同龄人所没有人的从容和自信。

    他似乎无论做什么,都是有着自己的目的一样。不管是广鹤楼,还是四方馆,完全无法让人把他当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看待。

    甚至有的时候,卢廷都感觉自己无知不觉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请教的同辈的存在。

    放在以前,这对卢廷来说是完全不可想象。

    “公子,卢廷有礼了!”

    卢廷猛然站起身来,深深的行了一礼。

    “卢大人为何行礼,小子可受不起啊!”

    王冲站在大门口笑了起来。

    这个卢廷给他的感觉挝好玩的。广鹤楼的事,他自以为做的隐秘,但是这个卢廷似乎很早就看穿了他的谋划。

    还有这次的太真妃事件,王冲敢打赌。卢廷在里面绝对有巨大的关系。

    “呵呵,公子真乃神人也。太真妃的事情真的被公子猜中了!这一礼受得,受得!”

    卢廷心中不由笑了起来。

    刚刚还觉得他成熟稳重,和成年人差不多。但是这一刻,王冲又明知故问,像个孩子一样。

    “什么啊?我并不记得我说过什么呀?”

    王冲假装不懂。

    “呵呵!四方馆的时候,公子不是想要劝阻宋王,打消念头,不要阻止太真妃吗?”

    卢廷躬着身子,配合着道。

    “卢大人,您记错了吧。我可不记得我有劝阻过宋王啊,我只是让宋王去看看寿王,叔侄相叙啊。”

    王冲脸上的笑意愈外的浓厚了。

    “公子,您就别逗我了。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是我错了,还不行吗?以后公子有什么意见,尽管提就是,我一定尽力去劝说宋王!……”

    卢廷双手一摊,苦笑认输。

    “哈哈哈!………”

    王冲笑了起来。

    卢廷也忍不住跟着大笑起来。

    有些事情揭破了比不揭破好,四方馆的时候,卢廷和宋王的想法一样,都认为王冲的劝阻有伪臣子名节,这是双方的第一次信任危机。

    双方如果没有信任的基础那也就没有办法合作了。这是王冲故意装糊涂,卢廷故意认输的原因。

    揭破了双方心里的一层隔阂,才能真正的继续合作。

    “卢大人,这可是你说的。”

    王冲伸出一根指头,笑指着卢廷道。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冲公子已经用自己的能力证明了自己。卢廷哪里还敢多说。”

    卢廷道。

    这翻话却不是恭维,而是卢廷的真心话。不管是广鹤楼的事,还是太真妃这件事,这些都不是普通的小事。

    王冲虽然年纪小,但他在这种大事上展现出来的睿智和洞察,就连卢廷都自叹不如。

    姚广异栽在他手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冲公子,因为太真妃的事情,宋王已经被圣皇勒令在家休养,不得早朝。这件事情非同小可,还是请公子与我一起去趟宋王府吧。殿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卢廷诚声道。

    “那就有劳卢大人了。”

    见卢廷说的严重,王冲不再推辞。

    两人钻进马车,从王府出现,一路轰隆隆往宋王府而去。

    王冲是在宋王府的大殿里见到宋王的。宋王,卢廷,老总管,加上王冲四人,这就是大殿中的所有人。

    而除此之外,大殿之中没有一个人。

    大殿的大门紧闭着,四周、角落,屋顶,到处都是王府的高手。王冲虽然是第一次进入宋王府,也能感觉到这里的气氛非常凝重。

    “冲公子,现在你告诉我们了吗?”

    大殿里,宋王、老总管、卢廷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王冲身上。寿王和太真妃的事情已经纠缠了宋王很久。

    如果说有一个人能知道里面的秘密的话,那么在宋王看来。那个人必定就是王冲了。

    如果不是王冲提醒自己,宋王绝对不会想到去见寿王,更加不会发现,结婚数年的太真妃居然还处子!

    四方馆第一会面的时候,宋王还在怪王冲不知纲常礼义,但是现在,他已经完全不敢这么想了。

    “殿下以为我知道真相?”

    就在所有人期待着王冲答案的时候,王冲的回答却让所有人意外了。

    “你不知道?”

    宋王一脸的错愕。他之所以邀请王冲过来,就是因为认定王冲知道答案。没想到王冲居然说他也不知道。

    “殿下高看王冲了。我倒是想知道,但是这里面的真相我也不知道。”

    王冲摇头苦笑。

    太真妃的事情,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对于王冲来说都是一个谜团。甚至来的路上,王冲从卢廷那里知道太真妃是处子的时候,王冲比卢廷还要震惊。

    不论在哪一个时空中,最多也就是说太真妃和寿王没有子嗣,但从来没有提及太真妃嫁入皇宫的时候还是处子。

    这个结果王冲又何尝不意外呢?

    宋王期待从他这里得到答案,但是王冲知道的恐怕不比他多多少。

    “冲公子,来的路上你可不是这么说。如果你不知道答案,那你为什么会想到劝殿下去看寿王?”

    卢廷也皱起了眉头。

    因为急于带王冲去见宋王,所以路上,他也根本没有追问真相。倒是王冲,问了他一些关于寿王和太真妃的事情。

    “殿下和卢大人都误会了。”

    王冲没有隐瞒,就将自己看到寿王的事情说了出来。只不过,上辈子的事情被王冲换成了这辈子。

    “这么说来,你是因为看到寿王才产生怀疑的?”

    宋王眼中难掩失望。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他本来以为王冲知道答案的,没想到完全不是如此。

    “呵呵,殿下,我以为殿下现在操心应该不是这个问题。”

    王冲看着宋王,笑了起来:

    “真相是什么真的重要吗?我只是想知道,不论真相是什么,殿下真的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王冲声音一落,宋王、卢廷瞬间变了脸色。老总管看着王冲,也是目光凝重。

    “殿下,不论真相是什么。无外乎两种。第一种,陛下确实抢了寿王的妻子,有违纲常人伦之理。这种自然就不必说了。”

    “第二种就是另有隐情,这件事情根本不像外界想像的,是群夺臣妻,父夺子妻。如果是这一种,殿下想好了该怎么应对吗?”

    王冲迎着宋王的目光,从容自若道。

    这翻话可谓大胆之极,放了是以前,王冲是绝对不敢这么说的。但是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是宋王主动请自己过来。

    而且太真妃的事情关系重大,不止关系到宋王,也关系到大伯和王家。王冲不可能不管。

    王冲心知肚明,留给宋王的时间可并不是太多了。

    “王冲,怎么跟宋王说话的?”

    卢廷在一旁呵斥道。

    “无妨!”

    宋王却是摇了摇手,在一旁露出沉思的神色。放了是以前,王冲敢这样跟他说,他肯定是勃然大怒。

    但是现在,五道圣旨已经给了他当头棒喝,让他冷静了不少。

    宋王已经不会像以前那样了。

    “王冲,你想说什么?”

    宋王长长的叹息一声,身影中透露出一种疲惫的感觉。

    “殿下,太真妃的事情,不日将尘埃落定。留给殿下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王冲叹了口气,换了一种语气,声音柔和了许多。从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口中说出这种话来,其实是很怪。

    但是不管是宋王、卢廷,还是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老总管都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似乎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王冲的这种态度。

    “……殿下,陛下在这件事情中的态度已经表露无疑。殿下和我大伯带领群臣,联手反对陛下和太真妃。而为了维护太真妃,陛下甚至不惜连下五道圣旨,将殿下排斥出朝堂。那殿下有没有想过,连殿下都是如此,那换了其他大臣又会怎么样?等到此事尘埃落定,太真妃那里又会怎么样?”

    “若是异日太真妃成了皇后,殿下以为,她会怎么样对待当初那些反对他的人?”

    王冲这翻话说的非常轻柔,但是落在大殿之中,不蚩于一颗重磅炸弹。

    “你的意思,这件事情还会牵连到其他大臣?”

    宋王终于变了脸色。他一直在犹犹豫豫,到底这件事情要怎么办。反对还是不反对陛下。

    但是王冲说的话,却让他心中一凉。

    他一直只注意到自己该怎么办,却恰恰忽略了这件事情会对朝廷,会对其他的大臣怎么样。

    “不可能的!陛下绝对不敢这么做。那可是半数的朝臣啊!”

    宋王脸色都苍白了不少。

    “殿下以为呢?”

    王冲心中长长的叹息一声。如果宋王不转变态度,这就不是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一定会发生的事情。

    没有人明白圣皇为什么会对一个女子这么维护,但是这就是事实。太真妃在圣皇心中的份量,远比外人想像的重要的多。

    至于其中的缘由,这注定是个迷团,不足为外人道理。

    大殿中静悄悄的,宋王睁大着眼睛,额头上冷汗都流出来了。

    卢廷的脸色也绝对好不到那里去!

    看着一旁的王冲,卢廷一脸见鬼的神色。这个年轻人对世事的洞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

    在他和宋王还在钻研寿王和太真妃身上隐藏着什么秘密的时候,王冲已经提前思考到这件事情可能引发的后果了。

    这个时候,卢廷也不由暗暗庆幸,幸好自己广鹤楼注意到了王冲,幸好自己这次把王冲请了过来。

    否则的话,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悟过来。

    只要想想半数朝臣都被卷入进去,所会引发的后果,就连卢廷都后怕不已。

    这一刹,大殿中一片死寂,只余下沉重的呼吸声。

    王冲看着这一幕,这才微微点了点头。宋王他们能够意识到这点算是相当不错了。也不枉自己在四方馆的时候一翻苦心。

    “……殿下有没有想过。如果半数的朝臣被贬,甚至外放地方洲郡,齐王和姚家掌管朝堂,接下来会这样吗?”

    “姚家也就算了,姚老爷子还是要点脸面的。但是齐王呢?以齐王的性格和作风,殿下以为齐王会放过这种机会吗?如果朝廷的军国大事都落在姚家和齐王这样有私心的人手里,殿下以为将来会怎么样?”

    王冲诚声道。

    直到这个时候,王冲才把心中劝谏的话说了出来。此一时,彼一时,在四方馆中,王冲这些话没有说,也不能说。

    但是现在宋王接了五道圣旨,闲赋在家。这翻话说出来,份量已经不同以前。

    宋王的脸色顿时越发的难看了。老总管和卢廷的脸色也不太好看。王冲说的这些,都是他们以前没怎么想过的。

    “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宋王终于抬起头来,盯着王冲。看着眼前这个王严王耿直的第三子,宋王已经再不敢因为他的年龄和外貌而有丝毫的小觑了。

    在宋王心中,这一刻,已经真正的把王冲当成了一个小谋士。而且还是极有份量的那种。

    “呵呵,这就要问殿下了。一边是私事,一边是国事,殿下以为哪边为重?”

    王冲笑道,知道宋王已经意动。

    “但是君臣之义,人伦纲常,难道就不顾了吗?”

    宋王反问道。

    “那殿下以为,是臣子的名节大,还是大唐的国事大?”

    王冲夷然无惧道。

    “诶!”

    宋王长长一叹,心中突然涌起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他已经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殿下其实不必如此自责,这件事情里,寿王没有受到伤害,太真妃没有受到伤害,陛下也没有受到伤害。这不就可以了吗?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只要能对大唐有利,对国家有利,殿下又何必在乎个人的得失。”

    王冲安慰道。

    对于宋王,王冲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一般人如果遇到宋王这种处境,恐怕早就投降了。只有像宋王这种内心正直的人,才会备感折磨,挣扎这么久。

    “苟利国家生死,岂因祸福避趋之!说的好,说的好啊!”

    宋王发出一声长长叹息,恢复了一点原本的样子。

    “不过现在,我就想做点什么,也来不及了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