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擒下!

    第一百三十三章

    “不好!”

    突然,申海眼神一跳,心中直往下沉。王冲接了女剌客一招,居然没有过来和他们汇合,而是快速往树林深处掠去。

    一群人联手都不是女剌客的对手,单打独斗,那岂不是自找死路。

    “少爷危险!大家快阻止她!——”

    几人看到王冲危险,又是舍生忘死的朝着东瀛女剌客扑去。不过他们本来就不是速度型的武者,哪里比得不过东瀛女剌客。

    “哼!”

    东瀛女剌客冷笑一声,根本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身后。这些将相门第的护卫要是能追上她那才怪了。

    她的眼中现在只有一个王冲。

    只是唯一可恨的是,这小子不知道使用的什么剑术,速度奇怪无比,运力的使用法门也和已知的任何功法完全不同,方向可以随意的变化,居然丝毫不比她的幽魂步逊色。

    以她的能力,又是在这种有利自己的山林之中,一时半会间居然还追不上!

    “我看你往哪里逃!”

    东瀛女剌客暗暗咬牙。那个强得离谱的灰袍中年人已经被调开,短时间内根本不会离开,而且,就算他回来了,只要自己擒下这个姓王的不子,他也会投鼠忌器,根本耐烦不了自己。

    “砰!”

    右脚在一颗木桶粗的大树上一踏,东瀛女剌客借力使力,正要如离弦之箭般向王冲冲去,突然之间一声闷哼,下一刻,就在许多人吃惊的目光中,东瀛女剌客突然之间,完全不受控制的从树上跌落下来,摔倒在地上。

    “咝!”

    几乎是同时,一条黑不溜湫,和树干融为一体的三角头怪蛇从树上跳落下来,它的身体一个嗤溜,迅速的掠入树丛之中,消失不见。

    “小心,是黑曼蛇!”

    大后方,一名民夫惊叫出声,指着那逃走的蛇,脸上阵阵惊悚。那条蛇这些王府里的护卫不知道,但是他却是恰恰知道的。

    这种蛇剧毒无比,见血封喉。

    “毒蛇!是毒蛇!”

    申海、孟隆他们也反应过来。进山的时候,少爷就对他们说过,这里毒蛇多,要小心毒蛇。

    没想到,毒蛇是有毒蛇,但是咬的不是他们,而是那名女剌客。这女剌客不知深浅,仗着功法高绝,在山林中借力使力,“飞”来“飞”去,没想到居然被毒蛇咬了。

    “妙啊!这实在是报应!”

    申海、孟隆大喜,二人拔出长剑,带着众护卫,蜂捅而去,将东瀛女剌客团团围住。但是,却是围而不攻。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谁也不知道这女护卫到底还有多少实力,反击的时候会有多少威力。

    “不用担心,她没那个力气了。”

    王冲一直借助“一字连环斩”在树林中曲折来去,躲避东瀛女剌客的追杀。但这个时候,一个翻身,却是轻轻松松的从树上落了下来。

    他的手掌一翻,同时小心的将掌心的一些果壳洒了出去。

    “你暗算我!”

    东瀛女剌客反应再慢,看到这一幕也反应过,心中又急又气。在王家书房的时候,王冲就用迷烟弹暗算过她,这回又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用一条毒蛇暗算了她。

    前后两次都让一个实力远不如自己的弱者暗算,这让东瀛女剌客简直气得七窍生烟。

    剌客之道讲究的就是讲究不择手段,只要能剌杀对方就行。但是这个十几岁的少年,看起来比自己还要不讲套路。

    一个剌杀对方的剌客,反而被目标暗算。这要是传出去,就算她没有被毒,恐怕也要被同行笑死。

    “别气哦,生气的话,蛇毒发作更快哦!”

    王冲嘿嘿笑道,一边说着,一边走了过去,同时清理身上那果实有可能留不的气味。

    “混蛋!”

    东瀛女剌客气得大骂,脸色难看无比。她有心奋起余烈,拼死一招,击杀王冲,但却又偏偏使不了力气。

    ——王冲说的没错,她越生气,毒性发作的越快。

    现在,就连好的嘴唇都变黑了。

    东瀛女剌客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一只手死死掐着被毒蛇咬伤手踝上方,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延缓毒性的发作。

    “原来这女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看到女剌客脸色发黑,众人知道王冲说的不假。申海、孟隆等人放下心来,一个个上前抵剑,将长剑抵到了女剌客的脖子。

    “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东瀛女剌客仰起脖子,闭着眼睛,索性放弃了抵抗。她之前和李诛心的战斗中就受到了严重的内腑重伤,如今又被剧毒的异种毒蛇咬伤,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力。

    虽然心有不甘,但事已至此,她也无话可说了。

    “可惜了,我本来还想留她一条性命!……”

    突然,一声醇厚的声音,带着轻轻的叹息,从附近传来。一颗两人合抱大樟树后,一身灰袍的李诛心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他依然穿着那身王冲在四海之家见过的破烂灰袍,那五千两的黄金就像打水漂了一样,在他身上没有任何的显现。

    “李诛心,你早就来了!!”

    孟隆突然之间反应过来,心中愤怒不已。

    “不是早就来了。而是一直就没怎么离开过。我一直就在附近,等她过来而已。”

    李诛心淡淡道,声音不愠不火,一边慢慢走了过来。

    “那你还不出手?!”

    申海也怒了。

    “呵呵,放心,我一直都在附近。她也构不成威胁。而且,少爷最近也不在练功吗?生死历练方能出成果,这不就是一个最好的练功靶子吗?”

    “你!!”

    两人想要反驳,却又说不出话来。

    李诛心笑而不语,但是目光掠过不远处的王冲,心中却忍不住波动了一下。他根本没有中什么调虎离山之计。

    他早就知道那女剌客想要对付王冲就一定会回来。李诛心本来的意思,只要出现危险,他就可以及时的插手切入,阻止这场战斗。

    但是最后的结果却是他史料不及的:

    王冲根本不用他出手,自己就解决了这名实力不俗,剌杀技巧神出鬼没的女剌客!

    “李诛心,看不出来你还是个怜香惜玉之徒啊!”

    王冲却不知道李诛心的心思,一边说着,一边调笑道。

    “哪里是怜香惜玉,你杀了她是没有用的。那个想要对付你的人,迟早还会派人过来的。难道公子就不想知道,到底是谁派她过来的吗?”

    李诛心道。

    “哈哈,那就不必了。因为我已经知道是谁派她过来的。”

    王冲淡淡道。

    一句话引得李诛心和地上中毒已深的东瀛女剌客齐齐看了过来。

    “原来如此,倒是我想多了。”

    李诛心说着,立即往后退开,站到一边,不再说话。他发现,自己这次的雇主,比自己想像的还要考虑的多的多。

    “哼,想杀就杀,罗嗦这么多做什么?”

    东瀛女剌客怒声道,心中很是不愤。但是这一发怒,毒气发作更加厉害了,阵阵剌痛从全身传来,东瀛女剌客只觉眼前一黑,立即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只有一刹那,又仿佛过了无数个漫长的世纪,东瀛女剌客终于从黑暗之中又慢慢恢复了意识。

    耳边隐隐传来一阵似远似近的声音:

    “少爷,为什么要救她?这女的可是个危险分子!”

    “杀了她又有什么用呢?她也仅仅只是个工具而已!”

    “可是,她还是很危险啊!要是她还不放弃,再次出手怎么办?”

    “呵呵,放心吧!……”

    那个年轻的声音笑着,似乎摆了摆手,阻止了这场争论。

    一阵疲乏的感觉从全身涌来,东瀛女剌客慢慢的睁开眼来,一阵光芒从外面透帘而入。第一眼,东瀛女剌客就看到了周围正在忙碌着,砍伐、修筑的民夫。

    再然后,东瀛女剌客就看到了不远处负手而立的王冲,和走在他身后的孟隆。看起来,自己刚刚听到的就是他们的声音。

    “你没有杀我?”

    东瀛女剌客怔了怔,终于反应过来,一脸的惊愕。

    这突然的声音迅速的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呵呵,你醒了。”

    王冲笑了笑,回过身来。

    “嗡!”

    东瀛女剌客下意识的想要站起身来,但是下一刻,一种勒紧的感觉从各处传来。她这才发现,自己全身捆绑,被牢牢的困在一颗大树上。

    “哼,还以为你是那个女剌客,信不信我一剑杀了你!”

    孟隆猛的大步朝着树下走过来,一剑对准了女剌客的心脏。刚刚还松驰的气氛,一下子就紧崩起来。

    四面八方,万籁俱静,无数的目光纷纷望了过来。

    “杀就杀,你以为我怕了吗?”

    东瀛女剌客冷声道,把头扭过一边。

    “哼,你以为我不敢吗?”

    孟隆说着就要把剑剌进去。之前的战斗,虽然没有死在这女的手下,但是人人都是挂了彩的。

    这女的实力实在太强,如果不是她一心直取少爷。恐怕他们早就死伤遍地了。

    “够了!放开她吧!”

    王冲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虽然有些不甘,但是孟隆还是长剑一挑,将东瀛女剌客身上的绳索一一挑断。东瀛女剌客惊疑不定,揉了揉手臂,这才发现身上的蛇毒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解了。

    而就在她周围,散落着大片大片不知名的药草和一些紫色的叶片,各种挤出的汁液洒满了地面,似乎经过了一翻很繁杂的手续,才解开了她的毒。

    但是体内的元气却还没有完全恢复,浑身好像没有力气一样。

    “你就这么放了我?”

    东瀛女剌客看着不远处的王冲,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17K第一天上架,大家多多支持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