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不速之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八万五!”

    “八万八!”

    “九万!”

    “十万!”

    “十一万!”

    ……

    只在短短时间内,冷宫大厅内拍卖就超了十万。哪怕是李林都暗暗心惊。八万两黄金比之前贵上了一倍,李林本来以为,这高的价格,肯定很多人要犹豫的。

    但是现在看来,一个多月的时间,充分调动了众人心中的饥渴,再上加“独一无二”几个字,更加激发了众人拍卖的热情。

    “十一万五!”

    “十一万八!”

    “十二万!”

    ……

    兑拍还在增加,直看得外面围观的禁军都热血沸腾不已。这是真正的宝刀啊,真正的价值连城。

    在外面的宝刀不过六百两的时候,也只有禁军里才能看到这价值万两的宝器。拍卖价格虽然贵,但是为了这场拍卖,很多人从一个半月前,甚至赵统领和黄统领之间的那场战斗之后就开始准备了。

    “太剌激了!这可是十二万两啊!比之前贵了几倍不止!”

    “你也不看看,这东西的份量多重。没听说过,用料都是用了之前的两倍!而且,这可是大师的第一把刀。就算不用,将来卖出去,也绝对只赚不赔!”

    “看到了没有。那可是荆统领,连荆统领都来了!这可是真正的世家大族,有底蕴,有传承。荆家前隋的时候可就是顶尖的世家大族,哪里是现在外面那些世家大族可比!”

    “就是!别看荆家在外面不显山露水,名声远远不比上那些外面的世家。但实际上,这才是真正的世家大族,真正的庞然大物,平常根本不会让你知道。十二万两对这种隐秘的世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那是!还有白家的,人家可是六代禁军的将领了。这种机会,会放过才怪。僧多粥少啊!”

    ……

    大厅的后方,众人一个个面孔通红,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比参加拍卖的人还要激动。10两黄金就能在这里旁观一次,那也真是值了。

    在禁军里,谁还在乎10两金子?

    “十三万九!”

    “十四万!”

    “十四万一!”

    “十四万二!”

    “十四万二千五!”

    ……

    任何武器的价值都是有极限的,而不是无限的。当竞拍达到十四万多之后,加价就渐渐的明显慢了下来。

    很显然,在众人心里,这件武器的真正价格应该是在十五万左右,不会超过十五万。

    “不错了!”

    李林身后,赵风尘微微颔首。这个价格已经是超乎他的预料,相当不错了。看得出来,这种武器在禁军中非常受欢迎。

    “呵呵!”

    按说这个价钱已经不错,不过李林看着这一幕,不禁笑了起来。他可是王冲说过。这次的刀器非常一样,里面运用了一种新的技术,比起之前的乌兹钢武器可是多了一项工序。

    几乎是当时,李林就敏锐的意识到,这里面蕴含着相当大的商机。

    “各位,说起来,各位还没有看过真正的刀器。现在,我就让大家先看一看!”

    李林突然握住了刀柄,轻轻一拉。

    铿!

    一声沁入心脾的清越的龙吟,在大厅内所有人的耳中响起,随之一道寒光如蛟龙跃起,划过大厅上方的屋顶,而房间里所有的灯火在这一刹那骤然一黯,被夺出了光芒。

    众人心中一窒,等到定晴看时,却发现李林手中赫然多了一柄造型独特的长刀。这是一柄七尺长的刀,从刀尖到刀柄,全部都是两指多点,非常的均匀,巨大的弧度则透露出一种动人心魄的美感。

    而最令人窒息的,而刀身上那行云流水的魔性花纹,透露出一种极致的美感,同时又透露出一种震人心慑的侵略性,仿佛那刀脱离的掌握,随着准备着进攻一般,给人一种强烈的冷酷至极的压迫感。

    一刹那,原本闹哄哄的大殿突然静到了极致。

    赵风尘原本正端起旁边小桌上的茶蛊,但是看到这一幕,呆了呆,手掌要按了下去。这次时间匆忙,李林送过来的刀,他还没怎么看。

    本来以为,同样是乌兹钢武器应该相差不多,最多是外形的差别。但是赵风尘突然发现,李林手中的这柄刀,似乎和他的不太一样。

    不仅仅是外形上!

    “唰!”

    看到自己吸引了满场的注意,李林满意的点了点头。唰!手腕一抖,李林单手持剑,轻轻在大厅里挽了个刀花。

    李林的动静幅度不大,但是这一刀引起的效果却是惊人的。

    “呼!”

    巨大的大厅里,气温陡降,而从李林站立的地方开始,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原本平静的气流,因为李林这轻轻一抖,突然之间紊乱起来。

    空气仿佛被切成了千百万份,甚至缕空铁桌前方的区域,也支零破碎,化出一个个旋涡。

    赵风尘左右,两名本来并不是很关心的统领看到这一幕,瞳孔骤然收缩,陡然之间变了脸色。

    好锋利!

    李林的实力和王冲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他这一刀引起的动静,比王冲要大多了。

    在场的人都是高手,一眼就看出来,李林这一刀简直是锋利到了极点。和赵风尘那柄刀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啊!我的衣服!”

    参与拍卖的禁军中,突然一身惊呼,一名禁军低头看着自己领口中露出的内衣,一脸的吃惊。

    只见他里面的露出来的内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被李林的刀风撕裂了!

    这一下,众人再看李林手中的那柄七尺长刀,眼色顿时不一样了。

    这刀……太锋利了!

    拿着这样的刀,恐怕跨越一个等级,去挑战更强的对手完全不是问题。不但不落下风,说不定对手还要畏手畏脚,施展不开。

    “十五万两!李大人,这把刀我要了!”

    突然有人举着手,高声叫道。

    “十六万两!我要了!”

    “十八万两!”

    “十九万两!”

    ………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整个人群都疯狂了。这样刀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简直就是大杀器。

    关健是,有价无市啊!

    “二十万两!”

    一个声音大声叫道。

    “太好了!”

    李林脸色通红,简直激动的要握紧拳头,跳起来。他之前故意不抽出刀来,就是为了现在。如今,果然达到了效果。

    “等一等!”

    突然之间,一声冷冷的暴喝传来,这声音洪亮无比,蕴含着一股巨大的伟力,震得殿顶都嗡嗡颤抖。

    异变突如其来,大殿里骤然一片寂静,无数目光纷纷望向后方声音传来的方向。这一看,不少人纷纷露出了吃惊的神色。

    “黄大人!”

    “黄大人!”

    “黄将军!”

    ………

    一些前排的禁军满脸的畏惧,甚至纷纷站了起来,微微躬身以示敬意。

    “黄啸天!你来做什么?”

    大厅上方,赵风尘本来正襟危坐,看到那人,神色一冷,陡然站了起来。一股磅礴的气势随之潮水一般呼啸而出。

    大厅里气温狂降,气氛也陡然一变,变得剑拔弩张。

    人群里,身躯槐梧,壮的就像头熊一样,脸上还长着络缌胡子的黑脸大汉,不是别人,正是赵风尘在宫中的死敌黄啸天。

    因为统领的选拔之战,赵风尘和黄啸天早就闹僵。而选拔战之后更是势如水火。谁也没有想到,黄啸天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进来。

    一刹那间,万籁俱静,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谁也不敢说话,气氛紧张不已。

    “哼!你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这冷宫那跟你姓吗?再说,不是你们自己邀请我过来的吗?”

    黄啸天目如铜铃,黑黑的络缌胡给人一种极其粗犷的感觉,说起话来,也是声音极大,,给人一种得理不饶人的感觉。

    嗡!

    黄啸天声音未落,手腕一抖,指尖露出来一枚铁签来。

    看到这枚铁签,赵风尘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猛的扭过头来,看向一旁的李林。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

    这一幕,突如其来,李林的脸色并不比赵风尘好看多少。赵风尘和黄啸天势如水火,在赵风尘心中,黄啸天就是一个禁忌。

    这家伙出现在这里,这不是明显拆赵风尘的场子,给他难堪吗?

    但是李林心知肚明,黄啸天手中的铁签根本就不是他发的。他现在和赵风尘一条船,拆赵风尘的场子就是拆自己的场子,他哪里会这么干。

    “咝!”

    看到李林摇头,赵风尘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好看了许多。不用问了,黄啸天在禁军里的拥趸不会比他少。

    这事十有**是黄啸天手下的禁军买了李林的铁签,然后送给了黄啸天。

    “黄啸天,你想做什么?这里可不是你的营地!”

    “黄将军,别乱来!”

    “你看看这里,虽然拍卖是赵大人和李林办的。但要买剑的却是兄弟们,你要是敢捣乱,那可就是等于和所有的兄弟们对着干!”

    赵风尘左右的两右禁军统领也站了起来。

    虽然这一次的统领选择是赵风尘胜了,但是黄啸天背后的势力也不小。那次失败之后,居然给他弄了个副统领的位置。

    众人倒也不敢做的太过份。

    “哼!就是因为为了兄弟们好,看不惯你们这些家伙在这里招摇撞骗,骗兄弟们的钱,所以我才过来的!”

    黄啸天神色冰冷,毫不客气,一边说着,一边从外围大踏步而来。

    “你叫李林是吧?”

    黄啸天走到李林身前,眼睛一眯,瞳孔收缩,齿缝里冷冰冰的,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

    “跟着赵风尘,真是有眼光,希望你在禁军里前程似锦!”

    “黄啸天,你放肆!”

    赵风尘一拍桌子,勃然大怒。

    另一侧,李林遭受黄啸天的直接威胁,脸色也很不好看。他虽然在禁军中今非昔比,而且因为王冲的乌兹钢剑,更是在禁军中占尽风头。

    但是和黄啸天、赵风尘这种级别的人物比立即就显得不够看了!

    不管是黄啸天,还是赵风尘,背后都有牵连甚广,有巨大的势力支持。李林隐隐查过,最后居然无意中查到了皇宫深处,顿时不寒而栗,再也不敢往下查了。

    这样的派系斗争非同小可。

    在两方的斗争中,自己只是小虾米而已。如果不是自己是王家的女婿,多少有些依靠,仅凭自己上次给赵风尘敬刀,黄啸天身后的那耿恐怖势力就足以将自己碾成齑粉了!

    【我们皇族的第一份十年纪念设计徽章出来了,由书友断念设计。大家可以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在历史消息里查看哦。记得,搜索皇甫奇即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