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王冲的心愿!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过,和爷爷不同,在苏正臣的身上,王冲感觉到一股深深的阴暗、封闭的力量。

    眼前这个人,似乎完全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和整个世界隔离开来,不愿和人说话,不愿和人打交道,不愿意和其他人有任何交集和来往。

    就算是自己,和他之间的联系,也仅仅只是眼前这张金色的棋盘而已。

    其他再无交集,也不愿有什么交集!

    看着眼前的大唐战神,王冲心中有一种深深的共鸣和同情。对于这种情形,王冲并不陌生。

    上辈子,当自己失去一切,一无所有的时候,也曾经是这种状态。生命已经无可眷恋,唯一活着的原因,只是为了完成生命中赋予的一个目标和使命而已。

    “……苏正臣应该也是这样吧。”

    王冲心中暗暗道,想起了这位老人的遭遇。苏正臣早年丧子,晚年丧生,生命中所有的亲人都已经离世了,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

    这种情况不就和当年的自己一模一样吗?

    唯一的不同是,自己转世重生,拥有了一次改变命运,和家人重新在一起的机会。

    而苏正臣不同,现在的他,或许仅仅只是为了挑择一个合适的传人,将自己的《苍生鬼神破灭术》传承下去。

    又或者,做为大唐的军神,覆行自己的使命,默默而孤独的守护这个国度,一直到死!

    ——尽管,他曾经效忠的太宗皇帝留下金书铁券,禁止后来的大唐继承者重用这位大**神,也禁止他再次领军,和军队有任何的联系!

    想到这里,王冲心中越发的坚定,无论如何,都要改变这位老人的命运,让他走出封闭,快快乐乐的度完一生,而不要让前世的悲剧重演,在孤独和寂寞中死去。

    “老人家,胜败乃兵家常事,要不,我们再来下一盘吧。”

    王冲突然笑嘻嘻道。

    苏正臣抬起头来,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似乎王冲和刚刚的态度有些奇怪。但他却并没有反对,而是点了点头。

    金色棋盘上的棋子很快一扫而过,两人相对而座,重新开始了一局棋。和之前不同,这回不再是一天下一颗子。

    而是两人面对面完整的下一局棋。

    苏正臣本来想要通过一局“铁奕棋局”来挑选传人,但是王冲的境界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个层次。

    就连苏正臣都下不过他。

    哒!哒!哒!

    广场附近静悄悄的,风声涌过,槐树巨大的树冠籁籁的抖动,一片片树叶从上空飘落,落过棋盘,也飘过两人身旁。

    苏正臣话很少,也不大爱话说。自从答应王冲之后,便正襟危坐,腰杆挺得笔直,就像一杆长枪插在那里,一丝不苟,完全就是军人的铁骨作风。

    王冲也不比苏正臣差,上辈子同样是睥睨天下的兵马大元帅。

    只不过,王冲很多时刻都会将他收敛起来,而不刻意的流露出来。另外,现在这个十五岁的身躯,还有一身低微的修为,也让王冲很难摆出什么兵马大元帅的架势来。

    王冲甚至故意的将身体放缓、放松,不让气氛变得那么紧张,而是完全当成一局普通的对奕。

    苏正臣的兵法造诣无疑是很高的,可惜遇到的是王冲这个未来号称整个中土神洲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兵圣”!

    两人控制着各自的兵马在纵横交错的棋局捉对厮杀,苏正臣的大军已经非常厉害的,可惜在王冲的大军面前,还是不停的折戟沉沙。

    苏正臣的白子越来越少,王冲的黑子却越来越多。哪怕苏正臣使尽浑身的懈数,但最后王冲总有新的罗网交织在那里,等待着他。

    不知不觉,苏正臣又面临之前的困境。

    整个棋盘能容他落子的地方寥寥无比,苏正臣再次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垓下之围”。

    风声沙沙,缓缓吹过,苏正臣捏着那枚白子,浓密的白眉蹙起,对着棋盘,再次陷入了之前那样的沉默之中。

    周围静悄悄的,王冲微微笑着,也不催促,看着全盘占领的棋局,默默的等着苏正臣的选择。

    “再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正臣终于放下棋子,说出了两个字。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重开棋局,然后便紧闭嘴唇,一语不发。

    “好!”

    王冲笑嘻嘻的,也没怎么说。收起棋子,重新开了一局。两人在棋盘上金戈铁马,气血沙场。

    不知不觉,日头西斜,鬼槐下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老爷,时间已晚,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改日再下。”

    突然,槐树后,一名普普通通的黑发的老人突然绕了出来,躬着身子,抬着头,望着苏正臣,一脸担忧的神色。

    看着这个削瘦的老人,王冲感觉就好像被针扎了一下,瞳孔一缩,身躯动了一下,心中激动,差一点点就喊出来了。

    遇到故人了!

    这个人王冲是认得的,他叫方鸿。是苏府的老仆人。本来是苏府一个老仆人的孩子,从小在苏府长大。

    苏正臣丧子丧孙之后,苏家大部分的丫寰、婢女都散了。只有这个忠心耿耿的老仆人留了下来,一直服侍苏正臣到死。

    王冲认识他更重要的原因是,关于苏正臣的事情,就是这位老仆人在未来告诉自己的。

    不过王冲很快就反应过来,虽然自己认得方鸿,但这位老仆人却未必认得自己。

    “老人家!”

    王冲叫了一声,很快就平静下来,认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眼前的方鸿,比王冲认识的时候,年轻很多,头发也还是黑的,不像后世一样白发苍苍,历经沧桑。

    而且和后世失去主人,永远沉浸在悲痛中不同,现在的方鸿,依然是那个忠心耿耿,有着自己的主心骨,有着自己活着价值的那个方鸿。

    这让认识他的王冲,也不禁暗暗替他高兴。

    至少,那一场悲剧,现在还没有发生。

    “老人家,今天天色已晚,小子我也得回去了,要不我们明天再战吧?”

    王冲看着苏正臣,笑嘻嘻道。

    被方鸿提醒,王冲也想起了一件事。苏正臣外出是有一个规矩的,不管是下棋,还是做其他的什么事情,在天黑之前,一定要赶回苏府。

    否则的话,如果被巡逻的禁军发现,传回宫里,恐怕又要惹出许多的风波来。

    苏正臣是并不愿意宫中的那位注意自己的,只要皇宫的那位注意到自己,就等于满朝文武大臣,以及整个天下也注意到了自己。

    这么多年,自从太宗皇帝起,苏正臣就已经习惯了低调。他也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一种潜意识的一种习惯。

    虽然王冲并不赞同他的这种习惯,不过今天才第一次见面,时日尚短,就算自己想让他改变这种习惯,也要等到日后再说。

    苏正臣看着王冲,默然不语,最后再看了一眼棋盘,只见纵横交错的棋盘上,白子已经被杀得七零八落。

    这一局,又是他输了。

    堂堂大**神,纵横沙场,却输给了面前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说出来不可思议。

    但是这却是确确实实正在发生的事情。

    王冲这一句“明日再战”算是恰到好处,给他留了一份颜面。

    深深的看了王冲一眼,苏正臣终于从地上站起身来。

    “方鸿,我们走了.”

    说完这句话,苏正臣衣袖轻拂,转过身来,慢慢的离去。

    看着苏正臣离去的背影,王冲笑了笑,也起身离去。

    ……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让一个心灵封闭的人,慢慢的敞开心扉,面对世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王冲要想改变苏正臣,让他从那个阴森、封闭的苏府中走出来,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

    不过凡事总有第一步,点点滴滴,总有聚少成多的时候。

    所以第二天,王冲依然去赴会了。

    巨大的槐树下,金色的棋盘放着,棋盘后,一道熟悉的身影跪坐着。雪白的头发,黑色的单衣,在晨风中一动不动,似乎等了很久。

    “前辈,早啊!”

    王冲笑嘻嘻的摸过去,在苏正臣对面坐下。

    “快点,过来!”

    王冲冲着后面招了招手。很快就有几名护卫应着,端着一张小桌几,放到了旁边。小桌几上又放了一碟花生,两双精致的筷子。

    “这是什么?”

    苏正臣皱起了眉头,瞥了一眼旁边的桌几,看着对面王冲。

    “花生啊!”

    王冲笑嘻嘻道,一副“你不会连花生都不认识”的惊诧神情。

    苏正臣没有说话,只是眉头皱的更深了。

    “哈哈哈,前辈,原来你是说这个啊。仅仅是下棋,岂不是太单调了吗?一边下棋,一边吃点花生,这样才好啊。来,这个筷子是给你的。”

    王冲笑嘻嘻道,似乎“现在”才明白他的意思。

    改变都是从一点一滴开始的,面对眼前这个老人,王冲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让快乐。

    他是大唐的军神,他为这个帝国,为整个中土神洲,为整个天下的黎民百姓奉献了一生。

    这样的人理应得到快应,也理应快乐!

    天下欠他的太多了!

    而他却不欠天下!

    《苍生鬼神破灭术》王冲故然想要得到,但是王冲却更加希望这位老人能够快乐的度过晚年!

    一碟花生仅仅只是开始!

    王冲相信,总有一天,这位老人走出过去,走出阴影,恢复他本来的样子!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槐树叶子沙沙的声音。

    苏正臣看着对面的王冲,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接受了。

    【第三章十点半,可能会迟十分钟。谢谢大家支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