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邪帝老人线索!

关灯
护眼
    苏正臣到最后也没有吃王冲带过来的花生,但是能够允许王冲把桌几带到棋盘旁,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什么东西一旦开始,就完全停不下来。

    苏正臣自从没有喝止王冲之后,事情就完全有些不受控制了。

    第二天,王冲带来了一碟卤牛肉。

    第三天,王冲还带来了几样小菜。

    到了第四天,王冲终于带来了……一壶酒!

    “这是什么?”

    这一次,苏正臣终于按捺不住了,眉头皱着,神情非常的不悦,似乎对于酒水非常排斥。

    苏正臣的一生,见过各种各样的枭雄巨擘,从太宗皇帝,到西部乌斯藏的大雪山神庙圣僧,再到北部突厥格勒太阳圣地……,再到高句丽天、乌斯藏、突厥、白衣大食、条支各国的名将,大臣。

    可以,没有一个人在他面前不是规规矩矩,甚少,不像王冲这么跳脱。

    第一天的花生就算了,第二天的卤牛肉也暂且不提,但是后面几天,王冲居然在他面前越来越过份。

    不止各种小菜,现在居然连酒带过来了。

    一场本来应该很清静,很高雅,很有韵味的对奕,硬生生的被王冲搞得味道完全变了!

    “酒啊!”

    王冲道,就好像看不到苏正臣眼中的不悦。一边说着,一边把带过来的酒杯,拿了一个放到苏正臣身前,然后满满的斟了一杯酒。

    “我不喝酒!”

    苏正臣皱着眉,连看都没看王冲的酒杯。

    “喝酒误事,你是将门之后,这个道理不懂吗?”

    苏正臣的眼神冷冷的。

    虽然交出帝国的军权已经有几十载,早就已经远离了权利的中心。但是半辈子戎马,苏正臣依然保持着军伍中的习惯。

    他可以不介意王冲带花生,也不介意他带卤牛肉,但是酒是绝对不能沾的。

    “呵呵,老人家,你又在开我的玩笑了。我只是一个小孩子,,你也不是什么沙场名将,不用领军上战场,哪里来的事情可耽误?”

    王冲漫不经心道。

    苏正臣的眼神很冷,那种不怒而威的感觉。长年的戎马生涯积累下来的威压,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得了的。

    换了一般人,恐怕早就心神颤栗,充满畏惧了。不过王冲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不止如此,王冲甚至还在一边说话的时候,一边自顾自把自己那杯喝了。酒是很清很淡的酒,浓度很低。

    王冲喝完酒,又夹了一块肥嫩的卤牛肉,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

    苏正臣怔了怔,突然有些恍惚。

    是啊!

    这么长的时间了,他已经忘了,他已经忘了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苏正臣”,也不再和军界有任何的交集了。

    现在的他,还有什么事情可耽误呢?

    一时间,苏正臣竟有些痴了。

    当年的太宗皇帝,当年的卸甲归权,始终是他心中最深的心事。

    “前辈,你不想喝也可以。”

    就在此时,王冲开口了:

    “如果你能比昨天少输三目,就不用喝酒。否则的话,就罚酒一杯。你看怎么样!”

    “放肆!”

    苏正臣神色一变,却是不经意的流露出了身为大**神的威严。虽然时已不同,但是养成了几十年的习惯,又岂是轻易能够改变。

    “爷爷,你耍赖。爷爷,你耍赖……,愿赌就要服赌!愿赌就要服赌!”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浑身胖嘟嘟的小孩突然从后面抱了过来,抱着苏正臣的手臂,使劲的摇晃,一副不依不挠的样子。

    苏正臣刚刚流露出来的一点威严,立即就崩塌了。

    不知道为什么,几个月前,第一次见到这个孩子,他就觉得特别的投缘。这个孩子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的乐趣。

    在这个孩子面前,他是完全摆不出威严的架子了。

    “好了,我答应。答应就是!”

    苏正臣被摇的厉害,颇为无奈道。对“戴坚坚”他是觉得投缘,而王冲……,这个孩子在兵法战策上的天赋简直令他惊艳。

    在几十年的生涯中,从没有见到一个人像王冲一样,流露出这么强大的天赋。甚至就连他都无法打败这个孩子。

    对这两个孩子,他都没有办法硬起心肠来。

    棋盘摆开,棋子纵横,几个时辰之后,棋盘上,白子再次被杀得七零八落。这已经是苏正臣连续好几天,被杀得大败亏输了。

    看着面前的棋盘,苏正臣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终于长长的叹息一声,抓过桌几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不过或许是几十年没有喝过酒的原因,这一口酒却是呛到了,喝得满面脸红,连着咳嗽了几次。

    看到这一幕,“小坚坚”在旁边逗得哈哈大笑,觉得王冲这个大哥哥非常有意思。

    王冲也不禁笑了起来。

    很多事情,只要开了个头,就是停不下来的。虽然前面几天的时候,王冲带过来花生、卤牛肉、小菜,这位大**神统统都没有动。

    但是王冲心知肚明,只要喝下这口酒之后,接下来的切都会截然不同了。

    远处,一处不起眼的屋檐下,老仆人方鸿默默的看着这一幕,也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好久了,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老主人这样子。

    虽然看起来满脸通红,而且还被酒呛到了。但却终于不再是以前那样,沉浸在伤痛之中。

    不知为什么,对于那个叫王冲少年,还有那个只有四岁的小孩,方鸿突然非常的喜欢。

    王冲的判断没有错!

    那杯酒下肚之后,确实打破了某种东西。就像突破了心中的某种禁忌和屏障之后。之后的几天里,苏正臣果然不再拒绝,偶尔也会夹起几粒花生,几片牛肉,夹两筷子的小菜,喝两口的小酒……

    虽然喝的并不多,只是偶尔那么一点。但是和以前相比,确实随和了许多,王冲下棋的时候,也感觉到那种气氛不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是一种变化!

    看到心中尊敬的老人能够放下心中的一些心结,王冲也暗暗替他高兴。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苏正臣始终没有吐露他的身份。王冲也从不说破,依然每天都会去鬼槐区,在大树下,一老一少,看起来就和其他人一样,没什么区别。

    就在这段时间,王冲和姑父交接了一下。三十万两黄金的数目,实在是让王冲惊讶不已!

    王冲也没想到,死亡深渊能卖出这么恐怖的价格。这也越发坚定了王冲心中走“精品路线”的决定。

    有了这三十万两黄金,王冲也完全弥补了前期的亏空。

    不过与此同时,王冲在“邪帝老人”的搜寻方面却陷入了僵局,不管王冲派出去多少人,始终没有那位邪帝老人的踪迹。

    ……

    “王冲,你这是在做什么?站如松,坐如钟,一举一动都有规矩。这样,成何体统?”

    苏正臣看着对面的王冲,动了动眉毛,神情似乎有些不悦。

    王冲在他面前是越来越没有架子,以前还只是带点酒水过来,现在在他面前,连坐姿都变了,开始斜躺着下棋。

    “哈哈哈,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人生要那么多规矩做什么,只要开心就好了。”

    王冲却是笑嘻嘻的,一点都不以为意。

    苏正臣始终没有点破自己的身份,王冲也乐得装糊涂。要不然,苏正臣真要亮出自己大**神的身份,自己还真不好这么做了。

    双方恪尽本份,估计也没有这么放松了。

    苏正臣皱了皱眉,但终究没说什么,继续望向棋盘。金色的棋盘上,白子被杀得七零八落,又快要输了。

    “咳!咳!咳!”

    就在两人下棋的时候,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来。趁着两人下棋的时候,“小坚坚”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王冲带来的云纹桌几边,偷拈了一块卤牛肉,又喝了一口小酒。

    卤牛肉还没什么,但是喝王冲带来的那壶酒的时候,却忍不住呛住了,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不好喝,一点都不好喝,不如城东周家的烧炭酒呢!”

    “小坚坚”一边拍着胸脯,一边苦着脸叫道。

    看到这一幕,王冲和苏正臣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小家伙,谁让你偷喝酒的?”

    苏正臣笑骂道,眼神里却是一片宠溺,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子嗣一样。

    “就是,小小年纪不学好,还偷学人家喝酒!”

    王冲也忍不住笑骂道。但是下一刻,嗡,仿佛一道电光掠过脑光,王冲突然之间呆住了。

    “小家伙,你刚刚说什么来说?”

    王冲突然看着小坚坚道。这一刹那,仿佛有什么似乎触动了他。就好像某种遗忘了很久的东西,快要浮出水面了一样。

    “哼,我说你的酒难喝死了!”

    小坚坚抱着手臂,一脸的不岔。

    “不是这个,另外一个。”

    王冲急急道。

    “什么啊?城东周家的烧炭酒?你以为我没喝过。哼,才不是呢……”

    轰隆隆!

    就像一道惊雷掠过脑海,王冲浑身一个颤抖,就像沉渣泛起,王冲突然想了起来。

    “城东周家,城东周家……,没错,我怎么就忘了!”

    这一刹那,王冲心中激动无比。

    他突然想起来了,关于“邪帝老人”,关于那个使用“大阴阳天地造化功”,却资质平庸的高手……,他全部想起来了。

    不错!

    关于那个高手,他当年做雇工的那家富贵人家,就城东周家。这个名字,他只偶尔听过了几次,但确确实实是这个名字无疑。

    而且王冲还隐约听那些人说过,城东周家似乎会酿一种酒。那种酒在世家大族中并不有名,几乎没有人知道。

    不过在低层的普通平民中,却是家喻户晓。

    那种酒就是“周家的烧炭酒”!

    找到城东周家,就能找到当年那个高手。找到那个高手,就能找到“邪帝老人”。

    这一刹那,王冲知道自己真的找到他了!

    王冲心中喜悦无比!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搜索皇甫奇即可。里面有大量本书人物照片,另有关于皇族纪念徽章的最新进展!点击历史消息就可以看到!^-^】

    【报歉,上传迟了。卡了下壳。】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