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生死考验!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五十四章

    王冲一直在寻找“邪帝老人”,也一直在想要确认他的身份。到最后,“邪帝老人”终于找到了,但却是以一种自己始料不及的方式。

    王冲此刻心中确定无比,这个老人绝对就是自己苦苦寻觅的“邪帝老人”无疑。他身上暴露的邪气,苍人命如草芥的暴虐,还有口中所谓的“孽畜”逆徒……,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人可以以比自己低的修为,却如此轻易的制服自己。

    王冲甚至连反应都来不及。对方的经验、反应、意识,完全碾压了自己。能达到这一点,对方的修为绝对达到了惊世骇俗的地步,甚至比前世的自己还要高。

    在王冲的心中,适合各种条件的,也就只有那个神秘的“邪帝老人”了。

    只是在确定眼前老人身份的同时,王冲也发现了自己无意中犯的一个巨大的疏忽。自己一直在苦苦寻找“邪帝老人”,却忽略了这位乃是一位杀人如麻的不世大魔头。

    想要找寻这位“邪帝老人”,并且从他那里获得《大阴阳天地造功》绝不会是想像中的那么容易,而是有巨大的危险。

    人都是会变的。

    王冲完全可以确定,未来的邪帝老人会是一个善良的人。他甚至舍弃自身的修为和生命,去成全另一个人。

    但是这种变化,是不可能一步到位。现在的邪帝老人正是刚刚经历背叛的时候,他心中的戾气和邪气,和多疑的性格,跟以前相比只会多,不会少。

    自己正好撞在了他最不稳定,最凶狠,最不好的时候遇到他。

    更麻烦的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他虽然现在负了伤,正是落魄的时候,但是手腕、心性、敏锐和警觉还在,而且比远比自己想像的厉害。

    自己在城东周记烧炭酒布置,搜寻“邪帝老人”,结果反而弄巧成拙,被他识破了。这是王冲所万万没有想到的。

    现在,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理由说服他,等待自己的就是死路一条。

    “最顶级的神功……果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王冲脑海中只剩下这一道念头。

    越强大的武学,越是难以得到。哪怕自己拥有先知的优势,也是如此。王冲不得不承认,自己恐怖低估了这位“邪帝老人”的厉害。

    周围静悄悄的,气氛极其紧张。

    孟隆等人,以后随后赶到的申海都铁青着脸,面如寒霜,难看无比。

    众人都打定注意,只要邪帝老人敢有什么动作,敢伤害自家少爷,就一起上前,把他辟成碎片。

    “老人家,你弄错了。我没有!”

    王冲脸色苍白,镇定道。

    从重生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生死系于一发的危险。那种浓烈的来自对方身上的压力,就像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自己头顶,随时都会落下来。

    “邪帝老人”未来是会弃恶向善的,但那都是未来的事,至少在现在,他还是那个邪帝老人。

    王冲心知肚明,能不能从邪帝老人手下逃脱,就接下来的说辞了。

    “哼,还在老夫面前装糊涂吗?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邪帝老人冷笑一声,眼神深处透露出一股冷酷至极的杀机。这小子还不说实话,真的以为瞒得过他吗?

    邪帝老人冷笑一声,五指猛然收紧,咔嚓,王冲体内传来阵阵脆响,却是骨头都受伤了。

    “住手!”

    “放肆!”

    “快开少爷!”

    ……

    众人又惊又气,脸孔通红,想要出手,一起对付这老人,却又投鼠忌器。特别是孟隆,更是惊怒交加。

    这个老人的消息还是他通知王冲的,也是他和王冲一起过来的。上一前刻,众人还想着把他抬去济兹堂救治,但是下一刻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老人家,我想你弄错了。我确实在这里找人,但找的却不是你!”

    王冲这个时候反倒冷静了下来。

    现在的“邪帝老人”还不是未来的那个善良的“邪帝老人”,而是一个凶狠、狡诈、多疑、阴险的邪道大魔头。

    王冲心知肚明,自己这个时候不能有一点点的侥幸。

    “我要找的人是一些杀手阁的漏网之鱼,他们曾经派人剌杀过我,不过被我借助禁军端掉了老巢。不过,我得到消息,他们的人很可能躲藏在城东这边区域。这一点,你随便问问就能清楚。”

    王冲镇定道,将所有的事情全部推到了杀手阁的身上。王冲根本不怕邪帝老人识破,虽然这次参与行动的人众多,但大部分得到的命令都是寻找形迹可疑的人。

    除了少部分亲信之外,其他人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且,……我也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什么孽畜,我是将相门第,怎么可能会听从别人的话行事。”

    王冲说着,从腰上取下了一块王家的令牌。这是一块巴掌大的青铜令牌,上面的云纹图案,令牌的中央,是一只巨大的虎头标志,背面反过来,是一个硕大的王家。

    这是典刑的将相门第的令牌!

    这是王冲最后的手段了!

    果然,“邪帝老人”前一刻还是杀气凛凛,邪气滔天,但是下一刻,看到这面大唐朝廷,将相门第的令牌,眼中的杀意立即就去掉了一半。

    “你居然是王公子弟!”

    王冲手中一松,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手中的那面王家的令牌就到了邪帝老人的手里。看着那面令牌,再看看手中的少年,邪帝老人的眼神复杂不已。

    朝廷和宗派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如果眼前这个小孩真的是将相门第的子嗣,那么自然不可能那个孽徒勾结在一起。那小子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能指使大唐朝廷的将相之家。

    不过,到底是与不是,还得等他试过才知道……

    “嗤!”

    一道黑色的细影从邪帝老人手中弹出,那黑影快如闪电,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弧形,又飞回了他的手里。

    众目睽睽下,申海、孟隆等人看得清清楚楚,那居然是一枚铜钱。

    “你干什么?”

    一名护卫上前,刚刚厉喝一声,耳中就听到阵裂帛的声音。铛铛铛!下一刻,惊呼声中,一块腰牌从众护卫腰上掉了下来。

    邪帝老人没有理会众人的惊呼,他伸手一捞,一块腰牌立即离地飞起,自动落到了他的手中。

    “果然没错!”

    看到这名护卫的腰牌,“邪帝老人”老人原本凌厉的眼神,终于慢慢变得柔和。即然这些人是将相门第的护卫,那自然不可能是来找自己的。

    这件事情,恐怕还真的是自己误会了。

    “呼!”

    王冲感觉到手腕上的压力明显松了不少,心中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先知先觉的事情根本没有人知道。

    哪怕是邪帝老人,恐怕也不知道,自己虽然不认识他的那个孽徒,但确确实实是冲着他来的。

    这一关,自己算是过了!

    “前辈,你看起来受伤不轻。我还是带你去疗伤!”

    王冲改口道。

    “哈哈哈!疗伤?”

    听到王冲的话,邪帝老人悲愤一笑:

    “那个逆徒和外人勾结,击破了我的气海,打伤了我体内七处经脉、二十三处穴道,还重伤了我的任、督二脉。现在,我的实力已经百不存一。而且会越来越弱,不超过三天,我的功力就会完全散尽。除非能够得到圣品疗伤丹药,才有可能保存一点根基。”

    “可惜,这种东西,只有皇室才有,要想得到这种丹药谈何容易?现在,一切都晚了。孽徒啊!孽徒!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你!——”

    邪帝老人心神激荡,想到悲愤处,噗的喷出一口精血。他本身就受了伤,又是千里逃亡,心神放松之后,所有伤势一起爆发,眼前一黑,陡然之间就昏了过去。

    “杀了他!”

    “混蛋!”

    “保护少爷!”

    ……

    周围申海、孟隆,还有众王家护卫一直盯着,看到邪帝老人伤势发作,一个猛的冲了过来,十几把刀剑瞬间架到了邪帝老人的脖子上。

    “等一等!”

    王冲及时的劝阻住了众人。

    “少爷,这种人留不得。我们好心救他,但他却差点害了你。这种人狗咬吕洞宾,还是杀了干净!”

    孟隆愤愤道。刚刚的情况,想想都危险,真要出了什么事,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向老爷、夫人交待。

    “放心,他要杀我们早杀了!还记得那枚铜钱,如果是朝着你们的脖子掠过,你想想会有什么结果。”

    王冲道。

    众人闻言脖子上同时一凉,下意识的退了一步。没错!以此人的修为,如果真的要杀他们,就凭那枚铜钱,也能杀人如宰鸡一样,不费吹灰之力。

    王冲此刻却没有理会身后众人,揉了揉酸麻的手腕,王冲的注意力很快落到了昏迷不醒的邪帝老人身上。

    看得出来,这回他是真的发作,而且伤的不轻,应该没有反抗余地了。不过王冲关心的不是这个。

    “奇怪,为什么他的伤势会这么严重?”

    王冲看着地上的邪帝老人,心中疑惑不已。

    按照邪帝老人的说,最多三天,他的功力就会散尽。如果这样的话,未来他还怎么给周文传功?还怎么教他武功?

    王冲有一种感觉,这次自己遇到的邪帝老人伤势似乎比上辈子要严重的多。

    王冲下意识的想起了周文。

    难道是因为自己把周文调开,改变周文和邪帝老人之间的命运,所以才会产生这种变化吗?

    不过,现在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要救下邪帝老人。否则的话《大阴阳天地造化功》真的就要成为绝响了。

    自己之前那么多的努力,也要付诸东流了。

    【第三章11点!兄弟们请留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