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起风了!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六十章

    兵贵神速,现在京城里面,到底都是王冲那个邪道“三师兄”布下的眼线。按照师父邪道老人的说法,就凭三师兄一个人,还绝对没有这种本事。

    这件事情涉及到了圣武境的强者,就算是王家也一样兜不下来。

    宗派一直是大唐世界的法外之地,对于这个世界,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王冲都不曾了解。只是隐约知道这个世界而已。

    “希望师父可以安全的通过城门,抵达灵脉。”

    书房里,王冲手指下意识的敲着桌子,一边心中暗暗道。城门是进出京师的重要关隘,王冲不相信他们会没有派人在那里把守。

    不过,城门要地,一向有禁军把守。

    王冲已经通知了宫中的姑父李林和赵风尘,以两人现在在宫中地位,长袖善舞,联合城门守卫,弄一场动静,驱逐邪道弟子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李诛心已经派出去了,宫雨绫香也是一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王冲暗暗道,心中却禁不住有些紧张。

    这种场合,本来他也是应该一起去的。只是可惜,他刚刚修练了《小阴阳术》,两个人一起,只会越发麻烦,恐怕弄巧成拙。

    “报!”

    就在王冲暗暗担心的时候,突然一名王家的护卫急匆匆的跑了进来,满头的大汗:

    “少爷,老爷子已经成功出关!”

    “太好了!”

    听到这句话,王冲激动的脸色通红,狠狠的攥了一下紧头。师父出关,王冲心中也算去了一个心病。

    “李诛心和宫雨绫香呢?”

    王冲问道。

    “李诛心和宫雨姑娘按照少爷的吩咐,已经去护送老爷子了。十里之后,即行返回。”

    护卫恭声道。

    听到这翻话,王冲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参加这场行动的,都是王家的老护卫,很多人在王家待了十年以上,忠诚方面绝对没有问题。

    至于李诛心,熟知上辈子的事情,这个人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他答应了的事情,就算死都会给你做到。

    至于宫雨绫香,虽然忠诚方面比不过王家的护卫,王冲也不像李诛心一样熟知她的主人,但是这件事情,她本来就知道的不多。

    宫雨绫香得到的命令,就是跟着李诛心一起行动。其他的与她无关。

    “……只要她还想得到幽魂步的解决办法,暂时她忠心应该还不比申海、孟隆他们差。”

    王冲心中暗暗道。

    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驾驭方面,对于宫雨绫香,王冲使用就和其他人截然不同。幽魂步拥有致命的缺陷,这一点宫雨绫香比谁都清楚。

    因此,只要她还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反而比谁都可靠。

    “接下来,能不能改变上辈子的命运,就靠师父自己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王冲不知道上一世,邪帝老人经历了什么,但是就凭他和周文,还受到那个逆徒的追杀,肯定没有那么顺利,必然是受尽了磨难。

    这一世,一切已经改变。对于自己的第一个师父,那座巨大的灵脉就是王冲最大的孝心。

    有了庞大的灵气支撑,师父的“万千气海术”成功率和进展的速度绝对要比上辈子快得多。

    这也是王冲最大的希望。

    “呼!”

    房间里气流涌动,一阵风声吹过,王冲很快回过神来,把目光投入到了桌上的《小阴阳术》上。

    这是王冲早上见过邪帝老人后,邪帝老人送给王冲的《小阴阳术》进阶心法,也是完整的心法。

    再往上,王冲还修练不了。

    《大阴阳天地造化功》需要循序渐进,《小阴阳术》不修练到巅峰,就算是给王冲,也一样修练不了。

    看着桌上的经文,王冲进入了忘我的进境。

    ……

    这个早晨,静悄悄的,当很多人还觉得一切平静如初的时候,没有多少人知道京师的城门口发生了一场骚乱。

    骚乱来得快,去得也快。最后抓捕了一些邪道中人,关入了大牢之中。

    而城门也很快恢复了正常。

    ……

    “来迟了!”

    几乎是在邪帝老人离开后不久,紫竹园外,一道欣长的黑色身影,如巨剑直插苍穹,矗立不动。

    望着静悄悄,空无一人的紫竹园,苏正臣眼中闪过一丝冰冷的光芒。在他的肩膀上,落着一只黑鸢,尖嘴铁翅,有些不安。

    而在他的脚下,则是昨天那只被邪帝老人击杀的黑鸢尸体。

    默默的注视着空荡荡的紫竹园,苏正臣终于慢慢转过身来,消失在薄薄的晨雾之中。

    ……

    时间慢慢的过去,邪帝老人的离开,就像一块磁石把所有的风暴都吸引了过去。王冲的生活也慢慢恢复了平静。

    不过,王冲并不知道,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另一场巨大型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几天之后。

    砰!

    王冲的书房大门突然被一股大力从外面推开,一个俏丽的丫鬟满头大汗,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地方。

    “小竹?”

    王冲停下修练,看着门口,一脸的讶异。

    这个丫寰他认得,是母亲身边的丫鬟小竹,很是聪明伶俐,平常的时候,根本不会过来打扰自己。

    而且,王冲记得自己明明说过,没有自己的允许,任何人不得打扰的。

    “少爷,夫人让你现在就去大厅!事情很急,现在就去!快!”

    没等王冲开口询问,小竹双手扶着门框,立即急急的说出一大堆话来,声音又快又急。看起来好像十万火急。

    王冲心中大为讶异。

    这个小竹平常可不是这样冒失的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她这么急?

    王冲心中好奇不已。

    “少爷,快啊!”

    小竹跺脚道,再次催促。

    见小竹催的急促,又是母亲的命令,王冲也不敢怠慢,脱了外面宽松的练功服,换了件衣服,连忙随着小竹一起往家里的客厅走去。

    “嗯?好像啊!”

    客厅大门紧闭,距离二十多丈,王冲鼻子抽动了两下,突然从空气中闻到了一股浓烈的焚香的味道。

    “这是上品道香的味道!家里里怎么会用上道香,到底来了什么尊贵的客人?”

    王冲突然分辨了过来,心中大为吃惊。

    王公权贵,还有富贵人家里,都会收藏有“道香”,而王侯将相家里的“道香”犹其不同。

    一般不是极为尊贵的客人都是不会使用的。

    王冲印象中,就连宋王到了王家,也是不会使用这种道香。但是现在,王冲居然闻到了道香的味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冲心中越发的好奇。

    “吱哑!”

    推开大门,王冲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正跪伏在地上,神态恭恭敬敬,在她身边,老妈子,丫鬟奴仆面跪了一大片。

    而在她身前,一道云纹的宫监站立着,身后是十多全身金黄甲胄,名气息强大,仿佛风暴一般金吾卫。

    王冲推门进来的时候,吱哑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双双目光从四面八方,齐齐望了过来。

    王冲和那名领首的宫监四目相对,心中咯噔一跳,霍的变了脸色。

    这是宫中的太监!

    而且是黄袍的太监!

    黄色,是龙的颜色,在宫中只有一种太监,才敢穿这种云纹的黄袍太监。那就是服侍当今圣皇的御用首领太监。

    这辈子,这是王冲第一次见到。

    “逆子!你还不快过来给我跪下!”

    母亲声色俱厉的声音从客厅里传来,生怕惹怒了这位宫中的首领太监。王冲脸色微变,连忙跨过门槛,走了进去。

    “见过公公!”

    王冲走过去,连忙躬身行了一礼,心中却是微微有些忐忑。这些人虽然是宫监,但代表的却是皇帝。

    没有事情,他们是绝对轻易都不会出现在皇宫以外的地方。

    “小公子,接旨吧!”

    首领宫监瞥着王冲,淡淡的说着,脸上不苟言笑,看不出丝毫的表情,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王冲和母亲一样,跪了下去,但目标却不是眼前的首领宫监,而是他手中银盘手着的一卷黄色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召曰:

    着王家公子王冲,即刻进宫面圣。钦此!”

    首领太监拿起银盘中的圣旨,双手摊开,当着王冲和母亲的面宣读了圣旨。整面圣旨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句话之后,便什么也没有。

    “这就没有了?”

    王冲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宫监,心中错愕不已。

    “小公子,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快接旨!”

    云纹的首领太监目光睥睨,看到王冲抬眼,雪白浓密的眉毛一皱,微微有些不悦。

    “王冲接旨!”

    王冲连忙从地上站起身来,低下头,从首领宫监的手中恭恭敬敬的接过了圣旨。首领宫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王公子,赶快沐浴更衣吧。一会儿,就随我入宫见驾吧!”

    “王冲明白,有劳公公了。”

    ……

    一柱香后,王冲梳洗干净,穿一身白色宽袍锦衣,戴着紫金冠,腰上挂一枚玉佩,终于从王家走了出去。

    院子里安安静静,所有的下人们都已经退开了,只余下首领宫监和宫中的金吾卫已经在等着了。

    王冲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天空中乌云低垂,阴云密布,给人一种压抑了。

    “起风了!”

    王冲看着天空,心中喃喃自语。这一刹那,在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王冲突然闻到了一股风的味道。

    “呼!”

    似乎是回应着王冲的心声,气流涌动,一阵狂风卷动落叶,吹过王家的院子,掀动王冲的衣袍。

    在猎猎的声音中,王冲便踏着步子,钻进了院子里马车中。

    片刻之中,马车轱辘,离开了王家的大门。

    ……

    【第三章11点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