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震动朝野!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整座太极大殿里静悄悄,王冲可以感觉到一双威严、睥睨的目光,居高临下,透过重重虚空,落在自己身上。

    从这双目光的注视中,王冲只有一种感觉,深不可测。

    自古“伴君如伴虎”,“天威难测”,在这双目光中,王冲感觉不出任何感情。也无法探知这位大唐帝国的天子陛下心中到底是如何想的。

    虚空寂静,王冲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大殿里,安静的王冲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像是一刹那,又漫长的好像过了无数个世纪,终于,王冲耳中听到了一个威严、浩荡,犹如雷霆般的声音。

    “王冲,听说,你反对朕的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制度?”

    声音淡漠,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王冲心中颤抖了一下,君臣奏对,不能不答。只是,圣皇这话却并不好回答。往小了说,王冲只是应圣皇的意思发表意见,往大了说,王冲就是在反对圣皇。

    “是!”

    王冲心中犹豫,但还是开口道。

    “说!”

    那声音淡淡道,威严、浩荡,只有一个字。

    “是!”

    王冲低下头来,恭敬的应着。大殿里,气流涌动,迎面一阵大风吹来。王冲心中也随着这阵大风波动起来。

    冥冥中,大伯王亘在马车上的那翻话又在耳边回响: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

    “皇上有问,一定要答,知道就说知道,不知道也要说不知道。知道十分,只说七分。”

    “你不懂朝政,一无所知。第一次面圣,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这件事情关系到我们整个王氏一族,不止是你和你父亲,还有我,你大姑,你小叔,所有人都息息相关。你千万不可鲁莽,切记切记。”

    ……

    这些话是大伯王亘几十年的经验总验,虽然看似油滑,但却是针对王冲这种毫无经验的世家子弟最好的劝谏。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入宫面圣绝非小事。以王家此时此刻的地位,已经不需要王冲帮助在这种事情上立功了。

    只需要他不犯错就好!

    只是……,想起上辈子的种种,王冲却无法让自己保持沉默。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制度是大唐的祸乱根源。

    如今,自己好不容易能够面圣,拥有一次当面劝谏当今圣皇的机会。如果就这么错过了,恐怕自己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想到这里,王冲顿时不再犹豫。

    “陛下,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策略是大唐的祸乱根源,这策万万不可!”

    下一刻,王冲跪伏在地上,将自己心中的沉思详详细细的叙说了一遍,甚至包括四方馆内劝服众老的话,也毫无保留。

    没有人比王冲更明白,节度使制度日后会有多大的危险。王冲深深明白,眼下是自己改变这种历史的机会。

    “陛下,胡人自成一党,胡人维护胡人,胡人提拔胡人!此例一开,日后必然为祸大唐,请陛下明鉴啊!”

    王冲说完,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翻话发自肺腑,是王冲心中真正的想法。没有真正经历过那场乱世的人,是完全无法想像的。

    对于王冲来说,他对于爷爷说的话,对圣皇说的话,不止是一种可能,一种预言,更是未来真正会发生的事实!

    可惜,除了他之外,整个人中土世界根本没有人知道。更加不会有人知道,帝国的命运,此时此刻,就决定在圣皇的一念之间。

    大殿上方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终于听到一个声音: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回去之后,将刚刚说的话,写一个折子,递上来吧!”

    这是王冲进入太极殿听到了第三句话,也最后一句话。

    “是!”

    王冲怔了怔,应了一声,然后躬着退出了大殿。

    “呼!”

    白玉丹墀下,气流涌动,一阵大风吹过,王冲浑身一冷,这才惊觉,不知不觉连鞋子都湿了。

    伴君如伴虎,那间太和殿里的压力太大了。在那里,王冲几乎步步维艰,比一场大战还要艰难。

    不过王冲在意的却不是这个。

    “不知道陛下到底听进去了没有?”

    想起刚刚的事情,王冲忧心忡忡。这一场面圣,王冲懵懵懂懂,就算到最后出来,王冲也知道自己到底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也不知道陛下到底有没有听进去?

    “伴君如伴虎”,整场面圣,王冲说了不少,把该说的都说了。但是从进去到出来,王冲听到的话总共只有三句而已:

    “王冲,听说,你反对朕的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制度?”

    “说!”

    “朕知道了!你下去吧,回去之后,将刚刚说的话,写一个折子,递上来吧!”

    仅仅凭借这三句话,王冲完全无法判断圣皇心中到底是喜是怒,是听进去了,还是完全没有听进去。

    而且,最后让他一张折子,又是什么用意?

    “王公子,请吧!”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王冲回过神来,只见不远处,一辆金黄色的马车停着,旁边站在一名太监,正是那名将自己接进皇宫的云纹首领太监。

    “君心难测啊!”

    王冲叹息一声,低头钻进了马车之中。

    马车轱辘,一路离开了皇宫,最后将王冲送入了王家。

    ……

    “君命不可违”,就在回府不久,王冲就将胸中所思所想,连同一些财政货币上的想法,一起写入了奏折之中。

    就在当天晚上,王冲的奏折便随着那名云纹的首领太监,一起送入了皇宫之中。

    做完这些,王冲便将一切抛诸脑海,开始修练完整版的《小阴阳术》。

    “轰隆!”

    一石激起千层浪。王冲绝不会想到,就在第二天,自己的这封奏折就出现在了朝堂之中,传阅众臣,并且由此在朝野之中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荒唐!王亘,这就是你们王家的意见吗?陛下,微臣要弹劾王亘,还有那个王冲!”

    当天的朝堂,御史大夫周章情绪激动,突然大喝一声,一把纠住了王亘的胡须。

    哗!

    刹那间,朝堂一片哗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谁也没有想到周章居然会动手。

    “周大人,放手!”

    “周章,你这是在做什么?”

    “天子面前,你敢放肆!”

    ……

    众臣将王亘和周章团团围着,场面一片混乱。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乎是在众臣将王亘和周章团团围住的同时。

    噗通!

    太和殿中,地面猛然一震,就好像一块陨石砸在地面一样。就在众臣之中,一道槐梧身影推金山,倒玉柱一般,重重的跪在地上,倒头就拜。

    “陛下,微臣阿不思,为大唐立下赫赫功老,忠心耿耿,向无二心。请陛下为微臣做主,主持公道!”

    随着阿不思的话,咚咚咚,大殿里,一道道人影仿佛木桩齐齐跪了下去。大唐立国两百余年,胡汉杂居,在朝堂里的,远不止是汉臣,还有胡将。

    王冲的一纸奏折,引得朝堂里所有的胡将咚咚咚的声音,全部跪了下头,头朝在地,全部面对圣皇的方向。

    刹那间,原本闹哄哄的朝堂,一片死寂。

    所有大臣望着那些跪倒的胡臣,谁也说不出话来!只有王亘站在朝堂,衣襟散乱,看着朝堂上那些跪倒的胡臣,顿时变了脸色。

    然而此事的影响远不止如此。

    “哗啦啦!”

    无数飞鸽、夜鸢,海东青、鹰雕从京城中飞了出去,从来没有一天,京城之中飞出过这么多的飞鸟。

    那些传递信息的飞鸟,遮天蔽日,将天空都掩盖了。

    看到这一幕,连京城里生活了几十年的老人都呆住了。

    “荒谬!荒谬!荒谬!

    西域后方留守的碛西都督府中,一名碧眼髥须,气息霸烈的胡人都督勃然大怒,怒声大喝。

    “本座坐镇西域,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一个黄口小儿,居然如此侮辱本座,实在是可恨!!该杀该杀!”

    轰隆!

    那碧眼的胡人都督手起掌落,轰落一声,将面前的玄铁的桌案拍的四分五裂。巨大的力量震得大地震动,滚滚的烟尘甚至冲破都督府,腾起近百丈高。

    “‘胡人自成一党,汉人提拔胡人,胡人提拔胡人’,封常清,你不是汉臣吗?此子一派胡言,真是该杀!”

    西域大漠千里,烟尘滚滚,一只五千人的铁甲大军正在行动。在大军的最前方,是一名长着美髥,仪容俊美,气息如山如海的大将。

    他看起来和汉人几乎没有区别,只是腰间的一枚新罗玉佩表明了他的身份。

    正是安西副都护,密云郡公高仙芝。

    整个大唐中唯一的新罗副都护,也是新罗人在大唐中地位最高的存在。在大唐碛西以西的军界,他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

    安西副都护高仙芝号称仪容优雅,就算生气的时候,也是一脸平心静气的。然而高仙芝右手一手,咔嚓一声,正在行军中的战马颈骨断裂,突然之间毫无征兆的卧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身后,一名矮小的黑脸汉子默然不语,眼中透出忧虑的神色。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主帅如此生气。

    【第三章11点40!】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