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汉人的愤怒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六十六章

    咚!

    皇宫内院,龙鼓龙钟齐鸣。

    王冲被逮捕下狱的消息传开,早朝还没有开始,一名头发发白的老臣便出现在内宫之中,他的须发皆张,浑身发抖,满面悲愤,一颗花白的皓首一下又一下使劲的撞着龙鼓龙钟,撞得鲜血都流出来了。

    “妄议朝廷,本朝从无先例。陛下,你这是要首开先例,因言获罪吗?!”

    老御史何骖一下又一下的撞击龙鼓龙钟,神情激愤无比。

    做为前朝旧臣,先帝时的御史,何骖忠心耿耿,铁面直谏,曾获先帝御御丹书铁券。只是年事已高,如今已过七十,才辞官归去。

    三十年不闻朝政事,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种事情。听到王冲的事情,老御史激愤无比,几乎是在得到消息的刹那,命令儿女准备朝服,拿了先帝的丹书铁券,打开城门,直奔内廷。

    “本朝立国二百年,从无此事。陛下若因此事而治罪,必是昏君啊!!——”

    ……

    王冲引发的冲击远不止如此。

    当早晨的洪钟响起,文武百官脚步匆匆,汹涌而入。

    “臣张亚昆,请陛下放了王冲!”

    几乎是入殿的刹那,一名大臣咚的一声重重的跪倒在地上。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臣陆林,请陛下放了王冲!”

    “臣许汉武,请陛下放了王冲!”

    “臣孙太甲,请陛下放了王冲!”

    “臣古同,请陛下放了王冲!”

    ……

    一个个大臣脸色沉重,神情激愤无比。

    “张亚昆,陆林,许汉武,你们想干什么?”

    这一幕,看得萧禾等人瞠目结舌,一个个都惊呆了。然而萧禾话声一落,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臣上官参萧禾一本!”

    “臣李云林参刘禹一本!”

    “臣张松参周玦一本!”

    “臣刘枫参张侩一本!”

    ……

    “臣周仁参大将军阿不思一本!”

    咚咚咚,一道道身影木桩般重重的跪了下去。最后一句,连同罗大将军阿不思都惊呆。

    佑大的朝堂突然之间鸦雀无声。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一双双扭过头,看着自己愤怒的目光,萧禾等人隐隐明白了什么,心中突然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排斥!

    强烈的排斥!

    第一次,萧禾感觉自己等人身上被打上了某种标签,第一次,萧禾尝到了被文武百官排斥的感觉!

    王冲说“胡人自成一党”,这些大臣原本是不相信的,甚至觉得不以为然。但是这一么,这么多的胡人大将联名上书,王冲说的哪里有半点差错。

    高仙芝是新罗人!

    夫蒙灵察是羌人!

    哥舒翰是突骑施人!

    阿不思是同罗人!

    安思顺是突厥人!

    ……

    但是这一次,为了对付王冲,这些不同的胡人居然能够不约而同的联起手来。所有的汉臣都被激怒了。

    而当王冲在黎民时分被抓进天牢的时候,这种愤怒更是被激怒到了顶点。

    “胡人自成一党”,这还用说吗?

    王冲的折子,众人本来还觉得不以为然,但是现在,谁还敢这么想?最可恨的是萧禾等人,身为御史大夫,居然帮着外人说话。

    外贼故然可恨,内贼更是可杀!

    萧禾等人并不知道,他们身上已经被打上了异族标记。现在谁帮着胡人说话,谁就是所有汉臣的仇敌!

    大殿静悄悄的。

    除了萧禾等人和阿不思等胡将,所有汉臣不分文武,全部跪了不去。

    “陛下,王冲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有着拳拳的爱国之心。如果因言获罪,那岂不是寒了天下的人心。而请陛下明鉴!”

    咚,当徐国公等地位不下于高仙芝等人的当朝国公跪下的时候,整个朝堂的情绪顿时达到了极点。

    这翻话不止代表着徐国公,也代表着今天跪在这里的朝臣们心中真正的想法。

    整个朝堂寂静若死。

    王亘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心中百感交集。

    “冲儿,你看到了吗?”

    王亘内心深处,本来还觉得王冲没听自己的劝,不该写那个折子。但是这一刻,王亘觉得,王冲这么做,是对的!

    当天早朝,当八成以上的文武官员跪下替王冲求情,消息传出,震动朝野。

    ……

    王家。

    “放开我,放开我!”

    当小哥王冲被抓,关进天牢的消息传来,王家小妹怒不可遏。四名护卫,八个奴仆,六个丫鬟,统统按捺她不住。

    “砰!”

    一个护卫被猛的甩飞出去,重重的撞到了墙上,连墙都塌陷了。王小瑶的天生神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放我进宫去,居然敢抓我小哥,我要杀了那个狗皇帝!”

    王家小妹怒吼不已。

    “小姐,不要!”

    “这种话万万不能说。”

    “这种话若是被其他人听到,是要杀手的!”

    ……

    所有护卫、丫寰,奴仆都被这翻话骇得面无人色,这种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吗?若是传出去,王家恐怕就是抄家大罪了。

    一下子六七只手掌纷纷捂向了王家小妹的嘴巴,而更多的护卫涌了上来,将自家小妹团团围住,使劲按住。

    距离王小瑶不远的地方,王夫人就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往常要是听到王家小妹说出这翻无法无天的话来,早就一个嘴巴过去了。

    不过现在,王夫人坐在那里却是一动不动,只是默默的垂泪。

    王夫人是看着王冲被抓走的,从那个时候起,她就滴水未进。

    “老爷子那里派人去过了吗?”

    王夫人突然问道。

    “去过了。四方馆大门紧闭,现在根本进不去。”

    被问到的护卫道,低着头,神色黯淡无比。

    一下子,王夫人眼中掠过一抹绝望的神色。她一个妇道人家,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指望公公了。

    但是四方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大门紧闭,连大哥王亘都进不去。

    王夫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这种事情,她唯一想到能救王冲的,就是公公了。如果连公公都没有办法,那真的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感到绝望的远不止王夫人一个。

    “怎么办,这件事情要不要通知少爷的师父?”

    房间的角落里,申海想起了邪帝老人。

    “没有用的。这是朝政上的事,而且他的武功已被废,还是不必打扰他了。”

    申海的提议被孟隆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他也想救少爷,但是这根本不是个办法。

    而与此同时,大门外,王家的后花园里,一名灰袍的中年男子驻立着,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李诛心是王冲花了五千两黄金雇回来的。他曾经承诺过,一定保证王冲安全。但是这件事情,着着实实超出了他的能力范畴。

    而距离李诛心不远的院墙上,宫雨绫香蹲在上面,低着头,默默契无语。看起来情绪非常低落。

    他们虽然一顶一的好手,但是这种事情,他们也是束手无策。

    ……

    城西的老槐树下,苏正臣正襟危坐,面前放着一张金色棋盘。

    从天明等到天黑,金色的棋盘对面,依旧是空荡荡的。苏正臣依旧没有等到自己想要等的那个人影。

    “哒哒哒!”

    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老仆人方鸿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在苏正臣身边附耳细语。

    “嗡!”

    听到方鸿说的话,苏正臣眼角一跳,也微微变了脸色。呼!风声吹过,槐树下静悄悄的。

    苏正臣盘坐在老槐树下,闭上眼睛,一动不动,露出思忖的神色。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今天这一局,是下不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正臣张于慢慢的睁开眼来,伸手一抚,收拾了桌上的黑白子,放进棋盒,然后拿起金色的棋盘,慢慢的向外走去。

    “爷爷,你一定要救救大哥哥啊!”

    苏正臣刚刚走了几步,一道身影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苏正臣的脚踝,嚎嚎大哭。苏正臣回过头,一眼就看到眼泪汪汪,抱着自己的“小坚坚”,他一向是喜欢吃糖的,但是现在,那根糖葫芦都被他掉在了地上,扔在了一边。

    “你听到了?”

    苏正臣道。方鸿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是奈何这孩子的耳朵更尖。

    “爷爷,大哥哥曾经说过,你很厉害。哥哥不是坏人,你一定要想办法救他了。”

    小坚坚嗷嗷哭道。

    苏正臣默然不语,望着身下的小坚坚,只是深深的叹息一声,然后慢慢的抽出了自己的脚,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夜色,并没有让整个京师的气氛平静下来,反而越发的躁动。

    王冲的被捕,已经超出王家的范畴,也超出了王冲那张奏折的范畴。胡人大将、副都护、都护联合弹劾、指责王冲,以及王冲被关入天牢所引发的愤怒,随着时间过去,并没有平息,而是越来越炽烈。

    就在当天散朝之后,无数张折子雪花般纷纷飞入内宫之中,要求释放王冲。这已经不是王冲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胡汉之间的风波!

    而夜幕之后,随着无数的信鸽飞向四面八方,当朝中八成以上的汉臣跪下为王冲求情的事情曝露出来,这一波的事情顿时在边陲胡人之中,引发了更激烈的反应。

    汉人的愤怒并没有让胡人妥协,而是引发了胡人更大的愤怒!

    “混蛋!他们汉人想做什么?”

    碛西都护府中,夫蒙灵察雷霆震怒,整个大地都随着他的怒火嗡嗡震动:

    “他们心寒,我们就不心寒吗?我们胡人替帝国浴血沙场,征战边陲,却要受一个黄口小牙的侮辱。此子不杀,不足以平我心头之恨。来人!我要给圣皇上一封血书,此子必须要死!”

    “就看看陛下是选择那个黄口小儿,还是选择我们这些胡人大将!”

    ……

    安西都护府、碛西都护府,安北都护府,大斗军、还有许多边陲的地方,胡人的奏折雪花一般,飞向了京师。

    这一次不止是高仙芝、夫蒙灵察、哥舒翰,安思顺一流的镇边大将,还有成百上千的胡人将领。

    而且和第一次的弹劾不同,这一次,所有人奏折,全部都是要求处死王冲。

    “不除此子,不足以将士心中之愤!”

    “陛下不杀此子,必使我等胡人将士心寒!”

    ……

    这是内附胡人将领奏折中出现的最频繁的语句。八成以上的文武官员一起上书,替王冲上书求情,这件事情,几乎激怒了所有的胡将!

    他们现在已经不是要求弹劾王家和王冲,而是要求王冲必须要死!

    当胡将要求处死王冲的奏折雪花一般飞到京师的时候,他们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一个势力的注意。

    “混帐!真当这大唐是他们的吗?真当这大唐,只有他们哥舒翰、夫蒙灵察、高仙芝吗?”

    大雪弥漫,营帐座座的山麓上,一名汉人武将看罢手中的消息,双眉倒竖,拍案而起,怒不可遏。

    【这一章字数多了些,所以慢了点。报歉。晚上八点半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