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高公公!

    哗啦啦!

    王冲是被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惊醒的。抬起头来,天牢甬道的尽头,一片光亮。而在这些密集的脚步声中,其中一道脚步恢宏、光亮的脚步声,显得尤为特殊。

    王冲从未感觉到过如此的气息,恢宏、浩大,同时如同阳光普照大千,充满了光明的力量。

    “这是什么人?”

    王冲睁开眼来,心中大为惊异。

    也就是片刻的时间,一只尊贵、威严的云纹靴子,似乎从甬道尽头踏了出来。眨眼间,一名牛高马大,穿着云纹锦衣,胖乎乎就像弥勒佛转世一样的太监出现在王冲的视野之中。

    在他的身后,还有其他的首领太监、金吾卫,和天牢狱卫跟着,看起来一副唯他马首是瞻的样子。

    “这个人……”

    王冲眉头跳了跳,看着这名胖乎乎,和蔼可亲的太监,心中惊疑不定的。不管前世还是今生,王冲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王冲心中有种感觉,这个人看起来大有来头。

    “呵呵呵,王公子受苦了,我是代表陛下来看你的。”

    胖乎乎的太监走到王冲的栅栏口,一脸笑容可掬道。任谁看到这人,都会情不自禁的对他产生一种亲近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家的亲人一样。

    虽然还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这人给任何人的感觉都好像认识了一辈子一样。

    “公公客气了。”

    王冲淡淡道,心中的感觉却越发的奇怪。

    “呵呵,公子在这里还住得习惯吧?”

    那胖乎乎的太监继续道。

    “公公以为呢?”

    王冲苦笑。

    “呵呵,年轻人吃点苦也算不了什么。吃得了苦,才能担当大任啊。”

    胖乎乎的太监扫了一眼周围阴暗的“天牢”,笑呵呵道。

    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是王冲唯一的感觉。

    不过这名太监,王冲对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

    “公子吃的还习惯吧?”

    胖乎乎的太监继续道。

    “吃的倒还是不错。”

    王冲这会倒还是点了点头。虽然说是天牢馊饭剩菜,甚至发霉的食物乃是寻常,不过王冲还真是没吃过。

    周兴每次都会给王冲特别送上一份食物,和其他人完全不同。正因为如此,所以天牢里虽然阴暗潮湿,但王冲还是能待的下去。

    “那就好。”

    胖乎乎的太监点了点头,又问东问西了一大堆。王冲心中好奇,但都一一回答了。这个首领太监给他的感觉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呵呵,即然如此,那我也好回报陛下来了。来人!”

    胖乎乎的太监突然轻轻拍了拍手掌。人群后方一阵骚动,也就是这个时候,王冲才发现人群后方居然还藏了两名俏丽的宫女。

    只不过因为她们身材矮小,被牛高马大的金吾卫们挡住,所以才没有看到。

    “这个人……居然连宫女都能带进来!”

    王冲看着眼前的太监,吃惊不小,心中也越发好奇他的身份。天牢里面生人勿近,连刑部的大牢都不准女子进去,更别说是天牢了。

    这个人能把宫女带进天牢,这实在是不简单!

    “王公子,天牢苦寒,这几枚丹药,是陛下的一点心意。公子可以拿去服用。”

    胖乎乎的太监道。

    那两名宫女手中,一人一个银盘。每个银盘上都放置了一个装丹药的锦盒。尽管没有打开,王冲也感觉得出来,这两味不是普通的丹药。

    王冲心中惊疑不定,越发拿捏不定这名胖乎乎的太监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仅仅是给他送两味丹药?

    “多谢公公!”

    王冲这回却没客气,伸手一探,从银盘上接过了两个锦盒。

    “哒哒哒!”

    就在王冲接过锦盒的时候,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甬道外,一边金吾卫急步走了过来。

    “高公公……”

    金吾卫扫了一眼四周,很快看准那名胖乎乎的太监,大步走了过去,附耳低语。

    “嗡!”

    听到那名金吾卫的话,王冲心中猛然一震,陡的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名胖乎乎的太监。

    “居然是他!”

    王冲心中骤然掀起一片惊涛骇浪。他突然知道眼前的人是什么身份了。怪不得他说他能代表陛下。

    怪不得他能把宫女带“天牢”。

    王冲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在天牢之中居然能见到这位传奇的存在。

    “公公!”

    王冲突然开口道:

    “能求你一件事情吗?”

    这翻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统统望了过去。就连那名最后匆匆走进来的金吾卫也诧异的看了过来。

    “哦,公子说说看?”

    胖乎乎的太监眉头动了动,先是一脸意外,随即饶有趣味的盯着王冲。

    “公公可以想办法放他出去吗?”

    王冲伸出一根手指,突然伸着隔壁监牢里的张慕年道。

    此言一出,张慕年顿时呆住了。其他好奇打量这里的狱囚也傻眼了。

    “别啊!还有我啊,王公子让他们也放我出去啊!”

    “不要!凭什么放他出去。放我出去,我才更应该出去!”

    “大人,救救我。我没犯什么错,我不该死啊。我想要出去!”

    ……

    监牢里的狱囚一下子躁动起来,纷纷大喊大叫,状似巅狂。

    “嗯?”

    胖乎乎的太监长眉动了动,突然冷冷的哼了一下,刹那间,“天牢”里气温陡降。刚刚还一脸呱躁的狱囚们神色一窒,眼睛里浮现出畏惧的神色,一个个立即安静下来。

    “公子能说说,为什么我要救他吗?”

    胖乎乎的太监这才扭过头来,很有兴趣的打量着王冲。很显然,王冲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自己关在天牢之中,不想着让自己出去,却想着救另外一个人。这不能不让他感到好奇。

    “因为,这个人对帝国有利!”

    王冲正色道。

    “哦!”

    胖乎乎的太监眼中终于露出了郑重的神色,第一次正眼打量着不远处的张慕年,后者睁大着眼睛,心中的震动却一点都不比他少。

    “公子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胖乎乎的太监道。

    如果是别人说出这翻话,他可能会一笑了之。但是眼前这位少年……,见识过了他的惊人之举,哪怕是他,也不敢小瞧他说的每一句话。

    特别是,王冲居然说的是“这个人对帝国有利”。

    “我没法说的很清楚,反正公公相信我就是。而且,他本来就不应该在这里。是齐王为了一己之私,将他送到了这里。”

    王冲镇定道。

    在大牢里,王冲和张慕年慢慢的熟稔,也知道了关于他的一些事情。张慕年本来确实应该是关押在刑部大牢里的。

    前段时间,张慕年本来要调出去,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改变了注意,将他从刑部的大牢,押送到了天牢之中。

    这件事情,张慕年始终是一团迷糊,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不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是,因为他本来就是死囚,所以张慕年也没有特别的去思考。

    不过,王冲却不同。

    仔细询问了张慕年事情前后发生的时间后,王冲顿时差不多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宋王确实帮了自己的忙,刑部那里,张慕年的卷宗确实被打了回去,发回重生。但是后来,张慕年的卷宗又被驳回来了。

    而从时间上看,正好是宋王被贬,齐王插手兵部和刑部的时候。

    齐王未必知道张慕年是谁,但是支持宋王反对的,反对宋王支持的,照着这一点去做绝对没错。

    所以张慕年的资料就这么被驳回了。而且转而押送到了看守更为严密的天牢。

    所以说起来,最后还是自己一手促成了张慕年被关到了这里。

    “齐王?”

    胖乎乎的太监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了什么:

    “我明白了!”

    “告诉你们狱丞,这个人陛下要了。带他出来吧。”

    胖乎乎的太监动了动手,亮了一个腰牌。王冲没看清楚,不过其他的狱卫却是一脸敬畏的神色。

    似乎那腰牌是件非常了不得的东西。

    几名狱卫应着,立即就去打开牢房,走进去,开了镣铐,一左一右,把张慕年拖了出来。这一幕,别说是张慕年和那些囚犯,就连王冲都呆住了,心中也越发肯定这名胖乎乎太监的身份。

    “不公平!这不公平!”

    “为什么放他不放我。我也要出去!”

    “放我出去!”

    一名名狱囚都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剌激,一个个眼睛通红,抓着栅栏,大声咆哮。进了天牢,就相当于死人。

    “住口!都给我安静!”

    几名金吾卫走过去大声厉斥着。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孙大人,接下就交给你了!”

    胖乎乎的太监这次却没说什么,留下几个人之后,就带着张慕年,一起离开了天牢。而几乎是在同时,一名官员模样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孙大人!”

    王冲有些惊异的看着对方。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朝堂上主理财政的孙骞孙大人。

    “公子,你在奏折里提到了用金圆券来替代黄金的事情。我受陛下的旨意,特地前来了解一翻。还希望公子配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