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圣皇裁决!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七十三章

    孙骞是有备而来的。他身上带了纸和笔,旁边也有人捧了墨和砚,一副等着王冲解说的样子。

    王冲看着眼前的孙骞,心中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金圆券是他在递给圣皇的折子末尾顺带提到的问题。王冲在买卖海德拉巴矿石和拍卖乌兹钢剑的时候早就发现,很多的时候,买卖的价格动不动就达到了几十万两黄金。换算下来,重量上也达到了十余万斤的重量。

    虽然黄金的密度很大,导致就算是十几万斤的黄金,体积也不是很大。但终究不太方便。

    一旦涉及到大范围、大数量的交易,就会严重影响经济。

    不止是如此,凭借未来人的优势,王冲敏锐的感觉这种“金本位制”背后蕴含的危机和问题。

    黄金是有限的。

    如果黄金开采量跟不上经济的发展,就会严重的制约经济。换句话说就是“钱”不够。在王冲另一个时空的记忆中,历朝历代当黄金、白银不够,无处开采的情况下,都是大量的挖掘铁矿和铜矿,铸造大量的铜钱。

    黄金、银子、铜钱数量不对等,造成的结果就是币制混乱。今天一两白银还能兑一百枚铜钱,说不定明天就变成了一百一十枚,一百二十枚,甚至更多。

    这又反过来促成了社会的不稳定。

    而有些朝代,因为“钱不够”甚至发生中、央将货币铸造仅交地方,由地方私人铸造货币这种离谱的事情。

    另外不止是神洲,货币上的问题放之四海都是存在。在王冲诞生的另一个时空,就算强大、发达如“山姆国”,也一样免不了号召全世界建立了“布雷顿森林体系”。

    而到了最后,更是一步到位,直接让货币和黄金脱钩。

    这里面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金本位制会严重制约经济。

    连强大如“山姆国”都会受到“金本位制”的制约,更别说是其他国家了。

    中土神洲现在正迎来史上最强大的时候,大唐也正是它富庶、繁华的时候。王冲自己接触,并且参与到这种大额的交易之后,几乎是立刻敏锐的感觉大唐平静的表面下,蕴含的这种危机。

    所以,王冲才会在奏折里顺带提到了这种“货币问题”。

    以国家信誉为担保,发行金圆券,将金圆券和黄金挂勾。第一步可以自由兑换,这样,一旦初步竖立了民众的信心之后,就可以大范围的发行金圆券,彻底的取代黄金。

    未来,可以有计划的,一步步稀释金圆券中的黄金含量。而当所有人习惯了金圆券之后,就可以释底的禁制金圆券兑换黄金。

    将黄金彻底的退出社会的经济活动,转而由帝国保管。这样,名义,金圆券依然可以购买黄金,价格依然不变。

    通过这种方法,一来涉及到黄金的大额交易,更加方便了。二来,帝国也可以彻底的摆脱“黄金开采”的束缚,促使经济变得更加的发达。

    “货币制度”是社会稳定的基础,货币稳定,社会才能稳定。这就是王冲的建言。

    王冲也就是顺带一提,没指望圣皇会真的在意。毕竟,在封建社会,这种超前的理念基本上不太可能被接受,更别说实行了。

    只是王冲没想到,圣皇不但听进去了,而且居然还派了朝堂之中,管理财政,地位显赫,极有份量的孙骞孙大人亲自到天牢来询问自己。

    “原来,这才是那位高公公此行的真正目的。”

    王冲看着面前的孙骞,心中此起彼伏。这一刹那,他隐隐明白了什么。

    “大人有什么想问的就尽管说吧。我会全力配合的。”

    王冲盘坐在地,正色道。

    孙骞点了点头,立即详详细细,事无巨细的询问起来。他问的非常仔细,金圆券怎么做,用什么材料,怎么发行,在什么地方发行,发行多少……,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问题,有些问题就连王冲都没有想过。

    这让王冲不得不感慨,这些处理大臣确实是心思非常细腻。他们或许思维上有些不到位,但是处理起具体的事情,却是相当谨慎、细腻。

    一个简简单单的“金圆券”的问题,王冲在奏折上也就是写了几百字的样子。但是孙骞却足足询问了二个多时辰,写下了二百多页,七八千字的内容。

    “王公子,多谢了。这件事情我会带到朝堂上,和其他大臣一起商量讨论的。”

    孙骞依然是和进来时一样的“死人脸”,不过王冲却敏锐却注意到他说话的语气和进来时比客气了许多,眼神也柔和了许多。

    “孙大人客气了!”

    王冲笑道。

    孙骞点了点头,很快带着厚厚的一沓纸,离开了天牢。

    ……

    夜深人静,四方馆里,一盏灯火亮着。

    “父亲!”

    王亘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这些日子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自家的老爷子。

    “坐吧!”

    老爷子伸出手,敲了敲身边的座位。王亘会意,在旁边坐了下来。

    “还在想着冲儿的事情吗?”

    老爷子淡淡道。

    “是!明天就到了宣判的时候了,一直都睡不着。”

    王亘道。

    和上次强抢民女不同,王冲这次惹下的可不是什么小事。这么多胡将要求处死王冲,哪怕是王亘也感觉到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呵呵,放心吧。冲儿那孩子不会有事的。”

    老爷子微微笑道,神情反倒不像王亘那么紧张。

    “啊!”

    明天就到了宣判的时候,此行王亘本来是想着让自家的老爷子上书劝劝圣皇。王家也只有他有这种能力了。

    但是听到老爷子这翻话,王亘反倒一时说不出话了。

    “父亲,你是说认真的吗?”

    王亘一脸激动道,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父亲的手掌。

    “呵呵,你就不用操心他的事了。这孩子能被圣皇看中,也是他的造化。日后,有了这份机缘,就算是我不在了。我们王家也不用操心圣眷不再的问题了。”

    九公微微笑道。

    “啊?”

    王亘怔怔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脑海里完全反应不过来。王冲都被关进天牢了,生死不知。

    而且,这么多胡人将领反对他,要求处死他,还不知道王冲明天会不会有事。但是老爷子居然说这是王冲的造化?

    这是怎么回事?

    饶是王亘在朝堂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听到九公的这翻话,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你还不明白吗?陛下把冲儿关进天牢,恰恰是在保护他。而不是在惩罚他。你仔细想想,为什么王冲是什么时候被关进去的?恰恰是冲儿的折子引起胡人的不满,但还没有闹到最大之前。”

    “而且,如果不是陛下把冲儿关进天牢。你以为你还能安静的坐在这里吗?”

    九公淡淡道,眼神中透露出一种看穿世态人情的睿智和洞察。

    王亘坐在座位上,一下子呆住了。

    王冲被抓进天牢,他只想着处处奔走,想办法救他出来。却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转折。

    完全是一种直觉,王亘感觉父亲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

    王冲被抓进去的第二天,事情就闹的一发不可收拾。如果王冲没被抓进天牢,那么王家早就被闹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每天踏破王家的大门,登门质问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但恰恰因为王冲被抓进了天牢,所以王家才躲过了旋涡的中心。而且,也使得朝野内外,对王冲充满了同情。

    之所以有这么多汉人武将替王冲打抱不平,其中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这个。如果王冲没有被抓,是不可能达到这种效果的。

    情势说不定的而会对王冲极为不利,比现在还要恶劣。

    “冲儿那孩子被关进天牢,是福非货,以后对他大有好处。能得圣恩眷顾,这是很多人一辈子,立下很多大功都求不来的事情。只是这种事情,知道的人不宜过多,否则的话对冲儿反而是祸非福了。所以这几天对你们我才闭门不见。”

    九公淡淡道。

    “原来如此。”

    王冲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连日来的疑惑终于迎刃而解。怪不得父亲一直避而不见,怪不得诸胡要求处死王冲,这么大的事情父亲却保持了沉默。

    虽然感觉难以置信,但王亘深深知道,在这种事情上,父亲是不会撒谎的。

    “呵呵,回去好好睡觉吧。明天就到了圣皇宣判的时候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姚家的那位,明天一早就该上书支持冲儿了。”

    九公捋了捋须笑道。

    “啊!怎么会?”

    王亘猛的抬起头来,真正的吃惊不已。

    九公笑笑,这回却并没有解释。

    ……

    月落日升,终于到了万众瞩目的时刻。

    不管是边陲诸胡,还是大唐的汉将,又或者朝廷上的文武诸臣,所有人都要期待着圣皇裁决。

    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王冲一个人生死的问题,还涉及到了胡人诸将和汉人诸将在大唐的权利和地位问题。

    “奉天承命,皇帝诏曰:

    节度使制度继续推行,不论胡汉,皆可担任。由朝廷商定之后,正式推行!至于王冲,虽然所书奏折所失偏颇,但也绝非全无益处。金圆券的建议,于国家有利,于百姓有利。故免除死罪。

    但为以儆效尤,特惩处三个月的牢狱刑罚!钦此。”

    消失传出,天下震动,不管是胡人汉人,都是一片欢腾。对于胡人来说,节度使制度没有废,而且胡人可以担任节度使,这绝对是个极大的进步。

    也显示朝廷对胡将的重视。

    而对于汉人诸将来说,这么多人胡人诸将要求处死王冲,而最后只是惩罚三个月的监禁。这绝对是个巨大胜利。

    更是重要的是,“节度使制度”和“重用胡人”的策略,只留下了一个“节度使制度”,而去掉了“重用胡人”的策略。

    对于汉人诸将来说,这无疑是个巨大的胜利!

    【今天无更了,兄弟们不用等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