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神秘狱囚!

    第一百七十四章

    而仅仅相隔一天,另一道圣皇的命令以补发的形式传遍边陲:

    “为了平衡胡汉诸将矛盾,所有边陲部队,但凡汉人士兵超过五成,则汉人将领不得低于两成!”

    这条命令以圣皇的旨意传遍了边陲,夫蒙灵察、高仙芝、哥舒翰、安思顺……,所有帝国胡人大将的案头基本上都摆上了一条。

    不过这一次,这条命令在边陲中引发震动却并不大。超过五成的汉人士兵,任命两成的汉人将领,这条规矩并不算是过份。

    以往军伍中的将领全部都是胡人,也确实做的太极端了。只是因为圣皇并未过问这些事情,所以众人也就故妄这么做着。

    只是,如今圣皇裁决下来,那就由不得他们不服从了。

    哪怕夫蒙灵察、高仙芝之流,也只有俯首谢恩的份。

    ……

    “虽然不尽人意,但总归算是成功了!”

    王冲是在“天牢”里收到这个消息的。“节度使制度”没有废除,依旧颁布推行,这让王冲多少有些遗憾。

    虽然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了,老爷子,上书圣皇……,所有能用的方式自己都用了,而且还有这么多的汉人诸将支持自己。

    但是历史的车轮依然滚滚向前,不是人力可以阻挡。

    不过,自己的努力也并非没有成果。

    至少“重用胡人”这条为祸急剧的策略去掉了,换而言之,“节度使制度”胡人大将可以担任,汉人大将同样可以担任。

    这无形中,减弱了未来胡人为祸天下的剧烈程度。而且,“所有边陲部队,但凡汉人士兵超过五成,则汉人将领不得低于两成”,这也算一个极大的进步。

    至少,汉人士兵还是有些上升空间的。

    至于三个月的监禁,王冲反倒并不在意了。在哪里待都是待,在天牢里面,正好可以安心的修练一下《小阴阳术》,从时间上来算,正好够自己练个小成。

    “哗啦啦!”

    链子抖动,王冲很快静下心来,安心修练,一股股的红光随之在他体内流转。

    ……

    “想不到,这样都能让他活下来!”

    玉真宫内,杨钊拿着圣皇的裁决,喃喃自语,心中震撼不已。这一次的判决,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人看着,玉真宫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事情的结果决定着玉真宫,以及这些势力日后对待王家,王冲的态度,是接近,还是疏远,是支持,还是反对!

    这次的事件,不知道多少胡人将领站出来,要求处死王冲。夫蒙灵察、高仙芝、哥舒翰……,这些胡人大将,仅仅是听听名字杨钊都觉得头皮发麻,惊悚不已。

    这么大的压力,本来他以为王冲是在劫难逃,最起码也免不了一场重重的惩罚。没想到,最后仅仅是个不痛不痒的三个月禁闭。

    “兄长,你知道那个什么金圆券制度吗?”

    宫帐内,太真妃突然说话道。对王冲的判决,金圆券绝对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嘿嘿,妹妹,你这个算是问对人了。虽然朝廷上那帮人一个个脑子迷迷糊糊,认为是圣皇在帮王冲开脱,不过哥哥可以告诉,这绝不是圣皇在帮王冲开脱,适适相当,这还是低估了这个金圆券的作用!”

    “这个制度如果实施了,那可是天大功劳。就算捞个王候将相,那也是应该的。”

    杨钊淡淡道,神色间颇为自负。

    虽然草莽,整日流连于赌坊之间,不过杨钊精于计算,对于和钱财有关的东西,天生就有种天赋。

    王冲的“金圆券制度”现在很多人还是云里雾里,讨论的人也不多。但是杨钊几乎是第一眼就感觉出了这种东西的重要性。

    “哦,兄长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那金圆券真的这么厉害?”

    宫帐内,太真妃大为惊讶。她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兄长杨钊对它的评价居然会这么高。

    “嘿嘿,妹妹,你现在是衣食无忧,所以不知道。你知道大唐一年开采的黄金有多少吗?”

    杨钊笑了笑,没等太真妃回答,自己就揭示了答案:

    “二十万两!听着不少对不对,但我告诉你,前年是三十万两,而更往前,是五十万两。”

    “黄金是有限的,随着黄金的开采,以后会越来越少。今年还有二十万两,说不定明年就只有十万两,到了后年,就只有八万两,七万两,甚至五万两,而再往后就更少了。堂堂大唐,佑大的中土神洲,一年能开采的黄金才不过几万两,甚至几千两,几百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大帝国无钱可用!”

    “怎么可能?”

    太真妃惊呼一声,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如果帝国无钱可用,那就不是小事了。

    “嘿嘿,妹妹,你也不用觉得奇怪。历朝历代,都曾经面对过这种问题。只是严重程度不一而已。事实上,以本朝富庶程度,能坚持到现在都没出问题,已经让我觉得相当奇怪了。”

    杨钊笑了起来。进入宫中这段时间,他也没闲着。凭借太真妃的名头,他接触了大量的资料,也努力的学习了很多东西,——当然,仅仅是和钱有关的:

    “朝廷每年的花销都太大了,朝廷上的开支,地方上的开支,军务上开支,大臣的奉禄……,这些东西哪一样少得了。就算是金山银山,那也是不够花的。没有大量的金银流入民间,朝廷自然收不到多少钱。”

    “不过,有了金圆券就不同。”

    杨钊说到这里,得意一笑,一语道破了金圆券的本质:

    “有了金圆券,朝廷就可以随意的铸钱,再也不用受到金银开采的限制。这才是真正的金山银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这个王冲,是真正的天才啊!”

    最后一句话,杨钊有感而发,发自肺腑!

    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什么乌兹钢剑也就罢了,至于什么上书圣皇的奏折,这个杨钊不太懂,也说不上太多话,便是这个金圆券,这才是真正的天才之举啊!

    真不知道这个王冲是怎么想到这个计策。和王冲的这个计策相比,古往今来,所有的财政大臣,什么管子,什么陶朱公,都是相形见绌,差得太远了。

    杨钊很少服人,特别是和“钱”有关的东西。但这次,杨钊是真的服了。

    宫帐内,太真妃没有说话,心中若有所思。

    ……

    “干杯!”

    王家的府邸内,王冲的大伯王亘、姑姑王茹霜、姑父李林、小叔王泌、母亲王夫人、小妹,堂姐王朱颜,还有表兄王亮,所有人济济一堂,觥筹交错,一个个兴奋的脸色通红,喜气洋洋。

    王冲的判决下来,最高兴的,莫过于王氏一族的人了。

    虽然以前的时候,王氏一族彼此内部也有亲疏,也有龃龉。但是这一次,所有人是真正的同心协力,聚集在一起,而这个消息而庆贺。

    就边他们自己都没有发现,因为王冲的关系,整个王氏一族的人不知不觉凝结成了一块铁板。

    就连一向严厉的大伯,出现在王家的时候,脸上也多了许多笑容。甚至主动给小妹添了几杯西域的石榴汁。

    这种情况,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

    王夫人以茶代酒,举着酒杯,眼眶通红,说着说着,又差点忍不住掉下泪来。这些日子,她真是操碎了心。

    “弟妹,别哭了。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

    王冲的姑姑王茹霜连忙细声安慰。

    王夫人点了点头,连忙抹了抹眼泪。倒是一旁的王家小妹机灵,高高的举起了大号的琉璃酒杯:

    “来!祝小哥早日出来!”

    一句话逗得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一个个纷纷站了起来:

    “来,干杯!”

    ……

    “天牢”之中,与世隔绝。王冲也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就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修练。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当王冲正在修练的时候,突然之间,脑海中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而就在这个声音响起的同时,王冲的脑海中沉默许久的命运之石,再次发出王冲熟悉的那种声音:

    【改变命运:神秘地牢囚犯。】

    【任务奖励:100命运能量!】

    “嗡!”

    听到这个声音,王冲大吃一惊。

    “谁?什么人?”

    王冲猛的睁开眼来,环顾四周。但四周静悄悄的,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似乎谁也没有听到那个声音。

    有几个人甚至还奇怪的朝王冲望了一眼。

    “哼,我在问你话呢。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那声音有些不悦道,听起来极其的自傲,而且自负。

    王冲怔住了。

    饶是他艺高人胆大,也从没想过会在天牢里面遇到这种情况。

    “关进天牢自然有原因。我是因为上书写折子,得罪圣皇,所以才被关进这里的。不知道前辈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关进了天牢?”

    王冲开口道。

    对方的声音是直接在自己脑海里响起的,这无疑是一种极为高明的精神法门。而天牢之中,几乎都是囚犯。

    毫无疑问,对方也是这里的囚犯无疑。

    “天牢?哈哈哈,你居然以为这里是天牢?”

    不料,王冲的话声一落,对方突然大笑起来,声音中透出一股说不出的讥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