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一枚白子!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八十章

    等到杨钊离开,王冲还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真是想不到啊……”

    王冲摇着头,喃喃自语,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就是上辈子那个眼高于顶,会摇着头对自己说“公子一表人才,必定前途无量”,实则有口无心,毫无诚意的国舅爷。

    而自己在他还位卑的时候,结拜成了“兄弟”。

    这种上辈子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吊诡事情,让王冲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过,不论怎么样,有一点王冲至少是可以确定的。

    杨钊的存在,对于自己未来改变帝国的命运,还有对付那位朝中隐藏的巨鳄,会有重大作用。

    和他结拜对自己有益无害。

    “不知道他送的什么东西?”

    王冲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了杨钊说的那件礼物。杨钊走之前神神秘秘的,说是必须等自己走之后才能找开。

    如今杨钊已经离开,自己应该也可以打开看一看了。

    “啪!”

    紫红色的精致木盒打开,里面没有金银珠宝,也没有什么丹药功法,更没有什么惊世骇俗的东西。只有几张薄薄的信纸,折折叠叠,码放在里面。

    “这是什么?”

    王冲皱了皱眉,心中大为诧异。

    从木盒里取出最上层的一张纸,打开来,是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小楷字。王冲心中越发的疑惑了。

    自古拜把子,认兄弟,送黄金的有之,有宝物有的之,什么都不送的也有之。唯独是没有送信的。

    把信纸展开来,当看最后的那个印戳的时候,王冲心中一沉,终于知道杨钊送的是什么礼物了。

    “齐王!”

    王冲心中激荡,终于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紫红色精致木盒中的信全部都是齐王写给太真妃的信。

    信的内容也很简单,全部都是齐王鼓动太真妃和自己联手,一起对付宋王的信。王冲数了数,总共有五六封之多,内容大同小异,都是鼓动太真妃和自己联手。

    很显然,太真妃那边,齐王发动了大量的攻势。

    只不过,最后太真妃显然还是选择了宋王。要不然,自己天牢里也不会收到命运之石的通知了。

    “杨钊,这即是替太真妃做一笔人情,也是在送我一笔人情啊!”

    王冲心中反应过来,已经明白了杨钊的意思。这些信,如果自己送给宋王,显然也是一笔功劳。

    至少,又会让宋王欠王家一个人情。

    将信纸又细心的放回木盒,收拾后之后,王冲便放回了书房的抽屉之中。将家里的事情处理妥当,王冲没有惊动任何人,独自一个人往城西的鬼槐区而去。

    鬼槐区静悄悄的,一片安详。

    在那株巨大的鬼槐下,王冲看到了一道瘦长的身影,穿着黑色单衣,盘膝而坐,默默的等待着。

    “前辈!”

    王冲走过去,躬身行了一礼。

    “回来了。”

    苏正臣淡淡道,削瘦的脸庞上依旧漠无表情,但是王冲还是从中感觉到了一股关心。

    “是!”

    王冲点了点头。

    “苦难是生活的磨练,进一次天牢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年轻人,受些磨练,对你日后有好处。”

    苏正臣淡淡道。

    “是,晚辈受教了。”

    虽然平常在苏正臣面前嘻嘻哈哈,没个正形,但这个时候,王冲摆出了谦卑、恭敬的姿态,虚心受教。

    王冲知道苏正臣的经历,因此也真正知道,在自己面前,他绝对有这个资格跟自己说这翻话。

    和他的人生经历,所受磨难相比,进个天牢确实算不了什么。

    “嗯。你能明白这点就好了。坐吧,陪我下上一局!”

    苏正臣终于伸出一只手来,指着对面的位置,示意王冲坐下。

    “是,前辈。”

    王冲松了口气,便在苏正臣对面跪坐下来。一老一少,各执黑白,摆棋盘,再次厮杀起来。

    苏正臣神色淡定,向来话少,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倒是王冲,想着苏正臣之前说的话,有些心神不宁,差点被苏正臣连吃了好几目棋子。

    “凝神静气,心无外物。功名利禄,所有宠辱皆是身外之物。即是身外之物,又有什么东西可以动你的心神呢?”

    苏正臣低着头,声色不动道。

    王冲怔了怔,总感觉苏正臣在借自己出狱的时机,教导自己什么,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这让王冲有种怪异的感觉,不过内心中王冲却并不排斥。

    “是,晚辈明白。”

    王冲深吸了一口气,想起上辈子的经历,很快平静了下来。

    虽然每个人走的道路不同,但是在功名利禄上,两人的看法是一样的。苏正臣能在如日中天的时候交出手中的权力,显然对人人渴求的权利并不恋眷。

    至于王冲……

    王冲一直非常清楚,权力只是自己实现使命的途径,而绝不是最终的目的。

    这般想着,王冲哂然一笑,很快平静下来,在棋盘上将大**神苏正臣再次杀得大败亏输。

    苏正臣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的神色,摆开棋子,和王冲再次捉对厮杀起来。

    一局又一局,一场又一场,苏正臣基本上没有赢过。

    棋局之中无日夜,也感觉不出时间的流逝。两人很久没有厮杀过,连苏正臣也忘了时间。不知不觉,夜幕降临,这一天,王冲和苏正臣下的比哪一天都要晚。

    “在这里,找到了!”

    就在两人下棋的时候,一阵骚乱声突然从后方传来。王冲脸色大变,还没有反应过来,耳中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哈哈哈,王公子,你可真是一阵好找啊!今天是你出狱的时候,王爷正想着替你接风洗尘,没想到,半天找不到人影。连王家也没有,原来你躲在这里……”

    夜色中,一道人影宽袍大袖走了过来。

    卢廷!

    夜色中,随着距离的拉近,那人的面貌顿时变得清晰的起来。居然就是宋王身边的幕僚,卢廷卢大学生。

    这鬼槐区少有人来,王冲也从来都没有带别人来过。王冲不知道卢廷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知道自己在这里。

    若是以往的时候,在这里看到卢廷,王冲一定会欢喜不已,和他把酒言欢都可以。但是现在,绝对不是时候。

    “哈哈哈,怪不得找不到你人影。原来你在这里和人下棋……下棋……”

    卢廷前一刻还嘻嘻哈哈哈,满脸笑容。但是下一刻,看到王冲对面的人影,卢廷眼睛猛的睁大,目光闪动,似乎受到巨大的震惊。

    “你……你……卢廷参见苏公!”

    砰,卢廷双膝一软,突然跪倒在苏正臣面前,神态毕恭毕敬,身躯还微微的颤抖,可见心中的震惊。

    而听到卢廷口中的“苏公”,王冲和苏正臣则是同样神色剧变。

    除了申海和孟隆两人,忠心绝对可靠之外,王冲从不带其他人来,也不让其他人知道,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苏正臣的身份。

    这段时间下棋,王冲也从不苏正臣的身份。这已经是一种默契。

    卢廷倒好,一来就揭露了苏正臣的身份,把自己的苦心经营破坏的一干二净。

    “王冲,看来我们缘份已尽。”

    苏正臣从棋盘后站起身来,一股庞大的气势如同山峦潮水一般,从他身上爆发出来。这是王冲和苏正臣交往以来,第一次看到他爆发出自己的实力。

    刹那间,王冲仿佛看到一座巍然的山峦在自己面前拔地而起,并且以几何倍级的速度,不断增长,最后高耸入云,没入太虚深处。

    在这股庞大的气息面前,任何人都会情不自禁的产生一种渺小的感沉。

    深藏功名几十年,自从太宗皇帝之后,苏正臣就没怎么在世人面前显露名声。以致于很多人都以为他死了。

    之所以在鬼槐区这种普通的人地方摆下棋盘,就是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吸引别人的注意。

    如今却被卢廷一朝识破,不出一宿,只怕这件事情就会传遍朝野。

    “前辈!”

    王冲看着面前目光睥睨、凌厉,从一个普通老人,瞬间转变为大**神的苏正臣,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失去了某种重要的东西一样。

    王冲知道,从今天以后,两人恐怕下不了棋了。也不可能再像往常一样,在他面前,放浪形骸,吃点牛肉,喝点酒了。

    就像苏正臣说的“缘份尽了”。

    “小子,其实,我早就想对你说了。我们不可能这样一直下下去。只是,这是你出狱的第一天。所以我没有说。”

    苏正臣背着手,一身气息激荡,没有理会地上的卢廷:

    “另外,朝廷新开三大训练营,你也应该参加了吧?”

    “是!”

    王冲点着头,没有否认。三大训练营开营只有两三天的时间,时间很短,所以王冲才会在出狱之后,第一时间急急忙忙,跑来见苏正臣。

    “很好。好好努力吧!你有天份,也有天赋,不要浪费了它!”

    苏正臣手掌一张,棋盘上,一枚白子凭空而起,风驰电掣,没入他的掌中:

    “缘聚缘散,缘起缘灭。这枚白子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好好保存,希望你像这颗棋子一样,不论如何,都保持一颗本心,不忘初衷!”

    唰!

    白子没入王冲掌中,而原本平静的虚空,突然狂风大作,苏正臣衣袍猎猎,迈开脚步。这一次,他的速度居然是从未有过的快。

    “不忘本心,或许你我还有再见的机会!否则,后会无期!……”

    这句话细若蚊呐,却是在王冲一个人耳边响起的。声音一落,苏正臣彻底的在夜色中消失不见。

    【今天两更,兄弟们不用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