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入水不沉,白蹄乌!

关灯
护眼
    第一百八十一章

    “唉,卢廷,你坏我好事!”

    等苏正臣一走,夜色中,王冲终于忍不住跺脚叹息。他好不容易守住这个秘密,好几个月的时间都没说。

    就连申海、孟隆他们,虽然见过苏正臣,也不知道自己天天下棋的这个老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结果,卢廷一来,一切毁于一旦。

    “好事?什么好事?王冲,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会认识苏公苏正臣!而且居然还会和他在下棋。”

    卢廷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抓住王冲,神情比王冲还要激动。

    大**神苏公苏正臣,卢廷几乎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的,卢廷的家中甚至还有他的画像。

    很多人都说,苏公已经仙去了。然而卢廷万万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看到苏正臣。

    大唐的军神苏公苏正臣居然还活着,而且还如此健硕,强大,这是卢廷没有想到的。

    这简直是个神迹!

    虽然整个过程中,苏正臣甚至连正眼看都没看他一眼,但是卢廷却毫不在意,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这才是那个苏公,这才是那个睥睨世间,傲骨铮铮的大**神。如果苏公对自己嘘寒问暖,低声和蔼的说话,卢廷反倒要怀疑他是不是那个苏公了。

    但这样的苏公,恰恰就是自己所知的那个人。

    卢廷激动的不能自己。

    王冲心中叹息,卢廷的样子一看就是苏正臣的拥趸。自己的计划被他破坏,还没法说理去。

    “所以,你其实好几个月前就已经到这里了!”

    两个人冷静下来,卢廷从王冲口中知道大致的情形后道。

    “嗯。如果不是你的话,说不定还能有好几个月。”

    王冲道。卢廷的出现实在是让他始料不及。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你跑这里来,见的是苏公。”

    卢廷一脸歉然道。

    大**神苏公苏正臣闭门谢客几十年,生人勿近,从不接见什么人,这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想当年,苏公仙逝的传闻还没有喧嚣云上的时候,连那些皇子、皇孙拜见,都无缘进入苏府,更别说是其他人了。

    王冲能得苏公苏正臣青睐,每日在这里与他下棋,说出去恐怕惊倒一片人。傻子都知道,这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不过看起来,自己的无意到来,显然破坏了这份机缘,帮了倒忙。

    卢廷也是满心的愧疚。

    “诶,算了,不说这个了。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王冲问道。

    卢廷也不隐瞒,就把事情的前前后后,叙说了一遍。原来王冲出狱,这是第一天,宋王心里想着王冲在天牢里关了很久,肯定很思念家人,所以就准备先让王冲和家人会面团聚,然后再去拜访。

    加上宋王刚刚官复原职,还要想办法处理齐王在兵部和刑部给自己处理的后患,所以王冲出狱的时候,宋王也就没有过去。

    后来感觉差不多,就去王家拜访王冲。没想到居然说王冲不在,而且连王家人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宋王倒也没有在意,以为天黑王冲应该也就回来了。然而没想到,夜色已深,星辰初上王冲居然都还没有回。这才叫了卢廷去找找。

    王冲听完也知道怪不得卢廷。他关了三个监禁,今天和苏正臣相遇,兴致所至,也就是多下了一会儿而已,没想到却因此招来了卢廷。

    说起来,这事也怪不得他。或许就像苏正臣说的,这是天意。两人缘分已尽,下了几个月的棋,注定要在今日结束。

    “卢廷,你是怎么知道我在鬼槐区?”

    王冲突然皱着眉头道。

    “呵呵,这个还不容易?我找了京城里的混混,几百上千人替我一起找,哪里还有找不到的。”

    卢廷笑道,但是说到后面,立即意识到了什么,瞬间变了脸色。

    “你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了。苏公之所以这么多年低调,就是不想让人知道他。你这次找了这么多混混,只怕明天苏公还活着的消息就会喧嚣尘上,前往苏府的人不知道多少。”

    王冲淡淡道。

    卢廷看了一眼周围叫过来的那些影影绰绰的人影,顿时面色如土。苏公的年纪比他痴长的多,对于苏公他是充满尊敬的。

    不止是他,就算是他父亲,以及那一辈,只要经历过,知道苏公的事迹,苏公在他们心中都拥有非一般的份量。那是太宗时代的勋臣,是整个中土大唐神灵一般的存在。

    他们发自内心的尊敬、维护还来不及,又哪里会愿意叨扰他,打扰他的平静。

    “你等一等!”

    夜色中,卢廷脸色凝重,突然转过身去,朝夜色中那些混混走去。王冲已经知道他想做什么了,没有阻止。

    一个注定无法阻止的结果,是怎么也改变不了了。

    果然,一会儿后,卢廷脸色灰败的过来,和王冲一起登上马车。两个默契的谁也没有提及苏正臣的事。

    “哈哈哈,王冲,欢迎你回来!”

    王冲是在王家见到的宋王的,他在这里似乎坐了有一会儿了。看到王冲,张开双臂,热情的给了王冲一个大大的拥抱。

    宋王对于王冲的赞赏和青睐是发自内心的。感受到宋王的热情,王冲的心情也好受了许多。

    “殿下,恭喜官复原职,重登朝堂!”

    王冲笑道,拱着手。

    位置坐到宋王这种级别,已经升无可升了。亲王就是最大的头衔,再往上就得造反了。

    所以官恢原职,还真是最好的赏赐,堪比普通人的封侯拜相了。

    “哈哈哈,如果不是你,我哪里还有机会重登朝堂?更别说是现在重新入主刑部和兵部了。”

    宋王看着王冲,眼中异色连连,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和青睐。要不是王冲及时点醒他,发现太真妃事件里的蹊跷,他恐怕连带满朝的文武大臣,都要受到贬斥、流放。

    王冲虽然只有十五岁,但却是自己这次能官恢原位,逃过一劫的真正功臣。对于真正的功臣,王冲毫不吝啬奖励。

    “王冲,你帮了本王这么大的忙。说,你想要什么奖励?无论是什么奖励,我都会答应你的。”

    宋王大度道,显然非常开心。

    “王冲没有什么想要的,多谢殿下。”

    王冲摇头道。挟功邀赏,不是他的风格。

    “哈哈哈,你不要,本王却偏要赏你。来人,帮我把那匹‘白蹄乌’给我牵过来?”

    宋王突然朝着外面叫道。

    “白蹄乌?”

    王冲脑子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外面的院子里,马厩的方向,隐隐传来一声希聿聿的马叫声,声音清稚,带着点点金铁之音,和一般马绝然不同。

    “马驹!”

    王冲心中又惊又喜。突然明白宋王要送自己的是什么了。那应该是一匹马驹。而马驹长大了就是战马。

    在战场上,一头上好战马的作用不会比一柄乌兹钢剑逊色。

    “希聿聿!”

    也就是一会儿的时间,院子外面,烟尘滚滚,在滚滚的烟尘中,一匹颜色青黛,皮毛光滑油亮,看起来神俊无匹的小马驹,鬃毛飞扬,立即奔驰而来。

    而奔跑之中,它的四条蹄子显得犹为扎眼,居然是白色的。这让它看起来,就好像飘在空气中一样,有种说不出的灵动。

    王冲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了这匹小马。

    小马驹在院子里停了下来,一名头上戴着头套,全身乌黑,只留出两只眼睛的马夫在旁边牵着它。

    “这匹是宫内的御马,拥有大雪山神庙的大雪驹和中原白蹄乌的血统,皇室里的那些高手一直在细心培养。数量稀少,花了很大的心力,产能培养出一匹。”

    “这些御马和其他马匹不同,生具灵性。如果谁给它喂食,达到一个月,它就会认谁做主人,忠心耿耿,而且永远不会改变。所以宫中的马夫在给它喂食的时候,一定要全身套套,包裹的严丝合缝,绝不能让它看到一点。”

    宋王在一旁解释道:

    “白蹄乌长大之后,力大无匹,奔行起来,风雷掣电。不过,这一匹还不是普通的白蹄乌,来人!”

    宋人对外面一招手。

    很快,就有两名宋王府的护卫抬着一个巨大的铁盆过来。铁盆里放满了水,足有一尺多深。

    这些东西显然是早就准备好的。

    一旁的马夫,将这匹马驹驱入巨大的水盆之中,下一刻,就在王冲震惊的目光,这匹马驹居然入水不沉,而是如同鹅毛一样,浮在水面上。

    一圈圈的水波涟漪从它的脚下自动扩散开来,将这匹马驹衬托的越发的神骏。

    “怎么可能!”

    王冲整个人都惊呆了,

    同样惊呆的,还有四面八方的王家人。这匹的马驹的重量绝对不低,但是踏在水面上,居然轻若无物一般,根本不会沉到水底。

    这简直不可思议。

    “这就是宫中御养的白蹄乌,遇水踏水,踏河过河。宫中的那些高手对它们进行了大量的混血和改良,以后你或许还会发现更多的东西。怎么样,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宋王衣袖轻抖,颇有些得意道。

    “喜欢,喜欢!”

    王冲忙不迭的点头。开什么玩笑。这种极品的马,他会拒绝才怪了!这么好的马整个天下也不会太多。

    上辈子等到他做上天下兵马大元帅,这些神骏早就死的死,伤的伤,或者早就在之前连年的战争中消耗,死的干干净净。

    所以尽管贵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王冲和这些顶级的灵马也是有缘无份。

    这辈子,这还是第还是王冲第一次得到一头绝品的灵马驹,简直把王冲高兴坏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