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尹侯的警告!

    第一百九十章

    “王冲,你再往前走一步,待会儿,这个世界上恐怕就要少一个胖子了!”

    那英姿飒爽的身影冷冷的说着,一只脚加了点力气,魏皓立即很没节气的叫了起来。

    “王冲,救我!——”

    魏皓反应再慢也感觉出来,这些路边一字排开,英姿飒爽的美女是冲着王冲来的。

    一个个长得那么娇艳,但是鬼知道她们为什么这么大的力气。魏皓元气七阶的修为,加上盘上劲,就好像被盯在地上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他试着发了好几次力,但最后的结果都是被重重的踏了回去,蛤蟆一般钉在地上。

    ——实力差距太大,根本就不具备一搏之力。

    怪不得王冲看得娇艳艳的美女,一句话不说,扭头就走。悔不该没听啊!这一刻,魏皓蛤蟆一样趴在地上,肠子都悔青了。

    对方拿捏住了王冲和魏皓的关系,王冲也只能扭过头来,身躯僵硬,一步一步的向着山顶上的移去。

    短短的一段路程,王冲走的竟好像千万里一样漫长。

    “咯咯咯!”

    这边王冲还没开口,看着他浑身僵硬的样子,另外两名英姿飒爽,同样等在路边的美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一个个笑得花枝乱颤。

    “尹侯!”

    王冲看着面前看起来大约十**岁,脸若冰霜的年轻女子,低声叫道。

    “嗡!”

    刚刚还在地上挣扎的魏皓,猛然好像被雷劈了一下,脸色一白,眼中现出一咱极大的恐惶。

    “尹侯?你说她是尹侯,跟你堂姐在一起的那个?”

    魏皓突然怪叫道,一脸的不安。

    “我不是说了吗,要你不要去。你偏不听。”

    王冲埋怨道。

    “我哪里知道你说的是这个女魔头……”

    “死胖子,说什么呢,谁是女魔头。舌头太长,可活不久。你这是想找死是吧?”

    一个声音很不舒服的威胁道。

    “别!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我说的不是你……哎哟!”

    魏皓话没说完,突然怪叫一声,整个离地而起,好像一发巨大的炮弹一样,被一脚踢飞出去。

    “魏公子,魏公子!”

    “小公侯!小公侯!”

    魏皓带来的那几名跟班,脸色大变,连跑带跳,火烧屁股般急冲了过去。

    “你干什么?”

    眼看眼前的女子如此“暴虐”,赵敬典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身体一横,立即自发的挡在王冲面前。

    “哼!这里轮得到你说话吗?”

    眼前一花,连王冲都不及阻止,砰!赵敬典就被震飞出数十丈,速度之快,简直菲夷所思。

    在这名面若冰霜的女子面前,赵敬典简直毫无反抗之力。不过,赵敬典毕竟出身名门,虽然实力不足,但是反应不过,被击飞出十多丈后,半空中一个扭身,居然硬生生的将身体稳了下来,砰的一声落到地上,跄踉退了几步,并没有摔倒。

    “哼,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

    那面若冰霜的女子终于扭过头来,正眼瞧了赵敬典一眼。

    “你!”

    赵敬典也是不服气的人,刚刚往前冲了两步,立即停了下来,一股血丝从嘴角涌了出来。

    显然,那一掌他还是受伤了,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毫发无损。

    “敬典,住手!”

    看到赵敬典还不服气,还要动手,王冲连忙喝止。眼前这位看着年轻,但实力却是和自己二姐王朱颜同一个级别的。

    如果以为她是女人,没什么实力,那就大错特错了。

    魏皓挨的那一脚,赵敬典挨的那一掌,已经是她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真的威力全力,两人还能站着就不错了。

    “……魏皓没有受伤。”

    王冲道。

    “什么?”

    赵敬典吃了一惊,扭头望去,只见三条身影向着山上绝尘而去。

    “王冲,我想起来了。参加训练营的考试要紧。我就不陪你了。你们先聊!——”

    远远的传来魏皓的声音。

    开什么玩笑!

    那女的居然就是尹侯,和王冲二姐经常玩在一起的那个女魔头。这位可是真正的“心狠手辣”,魏皓虽然没见过她,但早就从王冲那里听过她的“光辉事迹”。

    早知道是她,今天训练营他不来都行。这回撞在她枪口上,也是自己有眼无珠啊!

    “公子!我们用得着这么怕她吗?”

    魏皓身边,两个小跟班很不服气。

    “嘿,你们懂什么。这可不是我没义气。在这四九城里,有几个人绝对不能惹。一个是她二姐,一个就是那个尹侯。别看在这里,换了在其他地方,只要听说是她们,我一样跑天!”

    魏皓跑的理直气壮,说的也是理直气壮。

    王冲的二姐是什么狠角色,魏皓可是深有体验。想当初,王冲被他二姐教训的时候,他还想着哥们义气,要过去帮助。

    结果被那位教训的不要不要的。

    在那位的面前,魏国公的名头一样不顶用。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和王冲的二姐能打成一片的,那里是什么简单货色。这位,可是少数那么几位,能和王冲的二姐一样,把王冲像面团一样捏在手心,揉圆搓扁的。

    他要再不跑,就真的是傻到家了。

    “王冲,别的事情,我陪你上刀山下火海都行。这件事情,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魏皓心里暗暗替王冲默哀了一阵,跑的更快了。

    “看起来你交友不慎呐!”

    尹侯冷冷道。身后,两名英姿飒爽的女子笑得更厉害。她们几乎可以说和王冲的二姐一起看着她长大的。

    看着王冲和他身边那些狐朋狗友,都觉得好笑不已。

    “是啊!没义气的家伙!”

    王冲顺从的点了点头。魏皓这个王八旦,早知道不救他了!

    “哼!”

    尹侯见王冲态度好,哼了一声,这事就这么揭过了。

    “王冲,你现在翅膀硬了,长本事了,连我们都已经不放在眼里了!”

    尹侯突然一脸不满道。

    “几位姐姐,这是哪里的话啊!”

    王冲叫起了撞天屈。

    他今年十五,眼前这几位,最小的也有十九了。比自己大了至少四岁以上。叫声姐姐,还真的不算错。

    “哼,还不承认。我问你,我叫你过来,你为什么不过来。”

    尹侯脸若寒霜。

    “我这不是过来了吗?”

    “咯咯咯,你尹姐姐说的可不是这个。”

    “仔细想想,尹侯前段时间请你过去,你是不是放人家鸽子了。”

    看到王冲的囧样,道旁,另外两名英姿疯爽的年轻女子咯咯笑了起来。

    “前段时间,放鸽子?”

    王冲怔住了。这回不是装,王冲真糊涂了。他可不记得有这种事情,他这段时间特意躲着,连见都没见过她。

    如果真有这种事,他不可能不记得。

    “哼,要不要给你提醒。三个月,我让你二姐王朱颜请的你!”

    尹侯叉着腰,提醒道。

    “什么,原来我二姐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去见一些人。原来说的就是你们。”

    王冲终于想了起来是怎么回事。不过,正因为想明白了,所以才更加吃惊了。

    他终于知道尹侯她为什么会在半道等他了。

    三个多月前,四方馆,王冲爷爷生日的时候,二姐神神秘秘,说事情结束后要带他去见一些人。

    后来因为当天的宾客太多,也就不了了之。

    王冲当时还奇怪。搞了半天,原来其实是尹侯她们请自己。二姐倒好,肯定是忘了跟人家说一下。

    尹侯这煞星肯定是以为自己话也不回,人也不去,放她的鸽子,怪不得会带人堵昆吾训练营里。

    王冲想明白了这茬,心里也是苦笑不已。

    “我哪里敢啊,那天不是我爷爷生日吗?……”

    王冲苦笑,连忙把事情经过叙说了一遍。看到王冲的样子,尹侯身后,两名英姿飒爽的女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尹妹子,别逗他了。”

    “说什么呢?我觉得挺好玩啊。朱颜那家伙,家里有个这么好玩的弟弟,也不知道带出来玩一玩。”

    “……”

    王冲只能沉默。能和二姐混在一起,打成一片的,都不是正常的女人啊!

    打肯定是打不过的,这些女人没一个弱茬,至少都是真武境的修为。冒然上去,对她们动粗,魏皓和赵敬典就是最好的下场。

    而且“好男不跟女斗”,胜之也不武啊!

    赵敬典在后面听着,脸色也怪怪的。

    王冲在朝堂掀起了多少风风雨雨,在整个帝国都是备受瞩目的存在。但是在这几个疯女人面前,却完全施展不开来,宛如被克制了一样。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王冲生活中的那些女人!

    “哼,算你识相。不逗你了!”

    尹侯收回纤细、修长的右腿,一边将手中一根鞭子插回了腰上,英姿飒爽,给人一种帼国英雄的感觉。

    “这次来是要提醒你的。京师里,黑麒麟周璋已经放出话来,这次三大训练营开拔。只要你进入训练营,就要好好的教训你一顿。”

    “周璋是什么人物,你应该知道。自己小心点。训练营的营地,他应该还不敢乱来,但是训练营之外就难说。而且,难保他没有什么小动静。”

    尹侯警告道。

    “周璋?!”

    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王冲顿时变了脸色。

    “周璋?谁是周璋?”

    赵敬典凑了过来,诧异道。看这几人的神色,好像这个周璋特别厉害的样子。但是赵敬典却没怎么听过。

    “等会儿再告诉你。”

    王冲阻止了赵敬典,看着眼前的尹侯,眼中露出了慎重的神色:

    “周璋为什么要对付我?我和他应该没有什么过节吧?”

    “哼,你忘了。周颉周御史是他家中的二叔,三个月前,朝堂集会,周颉因为你的关系,被老御史何骖当众扇了好几个耳光。当着那么多大臣的面,颜面尽失。听说周颉回来,差点上吊自杀。”

    “他父亲死的早,那个周颉,听说从小对他就很好。出了这种事,你是周璋,你说他要不要教训你?”

    尹侯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