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夜半袭击!

关灯
护眼
    第二百零三章

    大殿里静悄悄的,显然那人也陷入了思考之中。

    “那你的意思是?”

    大殿上,那人的目光探询的望向赵千秋。做为教官,在这方面赵千秋显然更有发言权。

    “呵呵,我也没有想过。一切还是我的猜想,而且,现在才刚刚开始,这才是昆吾训练营的第一天,到底怎么样以后看看就知道了。”

    赵千秋道,这方面他反而豁达的很。

    “哈哈,也好。今天是昆吾训练营的第一天,收集了你这里的消息,一会儿我就该起程返回皇宫,到陛下那里回禀了。这件事情,陛下可是一直盯着。”

    大殿上那人笑道。

    “呵呵,那属下就恭送大人了。正好晚上属下也要给那群小子加点料。昆吾训练营第一天可不是什么花天酒地,让他们来潇洒的地方。做我的学生,就得有这种觉悟。”

    赵千秋也笑道。

    “哈哈哈,别弄得太过了!”

    那人也被赵千秋逗笑了,显然也是知道他的风格。

    “明白。”

    赵千秋抱拳,然后离开了大殿。

    而在赵千秋之后,那道人影也离开了昆吾训练营。

    ……

    时间缓缓的过去,窗外已经是完全黑了。

    王冲盘膝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一股股的元气如潮水般的涌动,不停的往王冲的两条手臂、肩膀,以及腰部、胯部的经络、穴位而去。

    敏捷类的功法涉及到的大部分都是手臂、腰胯等部位的穴道。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全新的经络、穴道,这些经络、穴道数量繁多,而且绝大部分还不和力量类的功法重合。

    而“六臂功”之类的高级绝学,需要打量的隐蔽穴位还远比正常的敏捷类功法多的多,几乎相当于重新修练一遍,费时又费力。

    而如果还选修一门“速度类”的绝学,涉及到隐蔽经络和穴道就更多了。到时候,单单是需要打通的穴道就可能达到数百之多。

    三种类型的绝学一起修练,涉及这么多的穴道,贪多嚼不烂,恐怕武学境界上,一辈子都会停滞不前了。

    这也是赵千秋,乃至整个武道界并不建议在真武境之前同时修练同时三类绝学的原因。

    不过王冲不一样,圣皇在天牢里赏赐的两枚丹药,王冲可是一直没吃。庄家和池家下血本,又送自己两颗丹药,这就是四颗了。

    而且,自己每月还能从六指张那里,得到几颗皇宫和王府中那群炼丹师炼制出来的特殊丹药。

    正是有这种底气,王冲才敢同时选择两类,甚至三类绝学。

    “六臂功”修练艰难,但威力强大,和一字连斩配合,更是能成倍的增中自身的威力。

    王冲留着圣皇的丹药不吃,就是想着出狱的时候,用来修练这门“六臂功”。

    “先把六臂功筑基,修练个小成,然后再吞服丹药,借助丹药的药劲,冲击双臂经络、穴道,这样就能最快把六臂功修练完成。”

    王冲心中暗暗道。

    在元气境,六臂功绝对是首屈一指的敏捷类绝学。甚至就算是放在真武境,也是很强大的绝学了。

    夜幕笼罩,白虎山上万籁俱静,王冲醉心在“六臂功”的修练中,丝毫不觉外界时光的流逝。

    “咔!”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冲的耳中突然听到一声脆响,就好像人踩在树枝上的声音。

    只有一下,便停了。

    “嗯?”

    王冲心中一动,猛的睁开眼来。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这种清脆的响声是很可疑的。

    而且,这声音离自己住的房间还很近。

    王冲仔细谛听,但是房间外静悄悄的。那声音只响起一下就消失了。

    “奇怪,难道是我听错了吗?”

    王冲讶然。

    房间里黑漆漆的,没有点灯。王冲侧耳细听,除了自己之外,王冲还听到了一个心跳的声音,若有若无,极其悠长,这是苏寒山的声音。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外面回来的,也没有点灯。王冲听了一阵,立即发现,苏寒山似乎也发现了什么,正在和自己一样侧耳细听。

    砰!

    突然之间,一声巨响传来,就好像什么重物撞破了房间一样。声音很近,似乎就在隔壁的地方。

    紧接着就听到一声啊的大叫,声音惊惶,在黑暗中极其醒目。

    “敬典!”

    王冲浑身一震,立即微微变了脸色。那声音不是赵敬典,却是白天那疯狂叫嚣着绝对不和苏寒山住的考生。

    赵敬典和他住在一起,毫无疑问,是他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嗡!”

    王冲身躯一纵,立即从地上弹跳而起,向着大门的方向飞纵过去。

    “吼!——”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王冲冲到大门口的时候,突然之间,一声虎啸,夜色之中,黑影一闪,一团巨大的身影带着腥腥的山风,从门外虎扑而至。

    “老虎?”

    王冲大吃一惊,借着微弱的夜光,王冲隐隐看清那只是两米多长,脑袋比四个人脑袋粗,身躯比熊罴还要庞大的成年巨虎。

    “轰!”

    电光石火间,来不及细想,王冲右拳一震,和那巨大的虎爪重重的撞在一起。

    砰,一股巨大的力量从虎爪上传来,王冲只觉手腕一疼,整个被震飞出去。在地上一撑,王冲借着这股力量,弹跳开去,猛的拉开了距离。

    而同一时间,那只巨虎虎胡一抖,四爪落地,双眼里放出微红的光芒。微光下,王冲看得清清楚楚,那只老虎肚子干瘪,两块肚皮几乎快贴在一起。

    这是一只饥肠辘辘的饿虎!”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顿时微微变了脸色。谁都知道,一只饥肠辘辘的成年饿虎绝对比正常的状态的猛虎还要凶猛,还要富有攻击性。

    而刚刚的较量,也让王冲深深知道,眼前这只老虎的力量,恐怕不比自己差多少,恐怕还要强大。

    而且,它的骨骼也比自己更加坚硬。

    武者虽然也有“虎骨”之说,但是仅仅只是师法老虎,并不能和真正的老虎相比。

    (PS:很多人容易把老虎和豹子混淆,认为老虎的体型比豹子大不了多少。或者比人大不了多少。事实上,老虎的体型比人大得多。成年的老虎,在巅峰状态可以长到2米45长,站立起来,比人还要高得多。体型极其庞大。

    另外,头颅相当于三四个人的成年人头颅,一爪拍过去的力量,最大可以达到2吨,可以轻易拍碎人的头骨,这一点大家可以去查查资料。)

    “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几乎是那老虎落地的同时,黑暗之中,山风阵阵,又是两只吊晴斑斓巨虎的从门外虎扑而至,一左一右,出现在那只老虎身旁。

    看到这两只老虎,黑暗中,另一间房间里,苏寒山也站了起来。

    昆吾训练营的房间是相通的,中间根本没有东西隔开。

    王冲被盯上的同时,苏寒山也同时被其他两只巨虎盯上了。一只老虎还无足轻重,但是三只老虎就一样了。

    “吼!”

    山林震动,一阵虎啸声从另外相邻的一间宫殿里传来,是赵敬典他们。而同一时间,似乎受到感染,三只巨虎目光凶猛,一只直扑王冲,另外两只直扑苏寒山而去。

    黑暗中,腥风阵阵,光芒一闪,小山一般的巨虎已经飞扑到王冲面前。速度、力量、敏捷、爆发力……这一刻在王冲面前展露无疑。

    在王家,王冲虽然也试过虎骨级的爆发力,可以扑过几十丈的空间,轻易扑鸟,但是和真正的猛虎相比,立即相形见绌,还有不少的差距。

    一个是师法老虎,一个真正的老虎,两者高下,一辨而知。

    “嗡!”

    来不及细想,王冲脚踩罡步,电光石火间猛然往旁边一闪。轰,身后,王冲房间中的桌子四分五裂,那虎爪落的地上,在地板上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一击落空,那饥肠辘辘的巨虎一个反扑,立即朝着王冲尾随而至。

    然而这时王冲已经成功摸到床边,抓住了自己修练时,因为碍事,放到床上的长剑。

    锵!

    一声清越的长吟,长剑出鞘,就在长剑出鞘的刹那,王冲整个气息一变,一招“一字连环斩”,速度增激,突然从巨虎爪下脱身而出,半空一折,突然连人带剑,又折射而回。

    一字连环斩!

    轰!

    剑光斩落,房间里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王冲的长剑猛的斩入了这头饿虎的身躯。

    不过,预想中的一刀两断的场面并没有出现。长剑入体,就好像斩到一块铁板一橛,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没能确下去。

    “虎骨!”

    王冲脑海中闪过一道念头。老虎的骨骼比人类武者还要坚硬、致密,刀剑可以确入它的血肉,但却很难把它的骨头一刀两断。

    王冲一剑没有砍死他,反而激发了那老虎的凶性,一只虎爪寒光闪烁,如同一座小山峰一样,向着王冲砸了过去。

    那虎爪中蕴含的力量,恐怕钢铁都能拍弯,拍断。

    王冲不敢对抗,连忙闪身后退,然后一把摸到了墙上的一把剑。这把剑的剑鞘看着很普通,也就是几十个铜币的货色,很不起眼。

    很多人就算看到,恐怕也不会怎么注意。甚至送给他,都不一定会要。

    但是对于王冲来说,这把剑才是自己带过来的,最厉害的宝剑。

    “铿!”

    寒光过处,血光迸贱,一颗硕大的虎头,毛茸茸的,滚落在地板上。坚而有力的虎骨,却完全挡不住王冲一剑。

    正是王冲的乌兹钢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