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真相!

    第二百一十八章

    “……”

    一瞬间,众人都说不出话来了。

    玄武峰没有霓凰公主压阵,也不像白虎峰那么富于进攻,甚至连周煌这样的神箭手都没有。

    但就凭借着那些人手一把的大盾,绝大部分的人居然都在这波进攻中生存了下来。

    这一刻,就尹侯带来的那些朱雀峰上的高手,都觉得魏皓他们未免运气太好了。

    “少将军,那里……好像就是王家子王冲啊!”

    当王冲和魏皓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玄武峰顶,火光熊熊,冲天的火光旁,几名明显具有胡人特征的年轻人和几名汉人正站在一起,目光冰冷的眺望下方。

    玄武峰山势很高,从高处可以很轻易的看到四方。包括远处,正迅速遁入山林之中,作鸟兽散的高句丽武人和突厥人,还有后方被突厥人驱使,用来阻挡众人追击的银色狼群。

    今晚的夜袭,突厥人和高句丽人搞出的动作不小。不过不管是那几名年轻胡人,还是汉人,众人的目光谁都没有在意那些突厥人和高句丽人,而是望着山下的王冲。

    一群人的从几人的角度,可以看到远处的高句丽人正如鸟兽一般,以极快的速度,散入丛林之中。

    不过众人的注意力谁也没有放在那里,反而是落在山底下的王冲、尹侯和魏皓身上。

    “哼,这小子倒是好命。白虎峰在西边,最靠近京师的方向,也是突厥和高句丽人优先照顾的方向。这样这小子居然都没死!”

    篝火旁,那名年轻的胡人领袖淡淡道。他的周围元气鼓荡,一圈青色的荆棘光环,缓缓转动,四周围,密密麻麻的狼牙箭落在他的周围,但是没有一个能够靠近。

    这一夜,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做尽噩梦,受尽惊吓的一夜。但是篝火旁的几人来说,这只是个小小的游戏而已。

    不管是高句丽的神雕手,还是突厥人的神射手,哪怕箭雨再密集,也没有一支箭能够威胁到他们。

    原因很简单,天底下,从来没有一只神箭手部队能够威胁到真正的同罗人。

    同罗人是天底下最好的骑兵,也是最不怕弓箭射杀的骑兵。

    做为胡人大将军阿不思的次子,阿不同从小就练就了徒手捉箭的本事,就算蒙着眼睛也毫无影响。

    玄武峰的狼牙箭雨,至始至终都威胁不了他。

    “少将军,现在正是混乱的时候,要不要……”

    阿不同的身旁,一名同罗少年做了个斩杀的动作,眼中凶光毕露。王冲一封奏折,论述胡汉之辨,早就被所有胡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剌。

    不知道多少胡人想把王冲斩于刀下,而眼下,显然就是个不错的机会。

    “不行!”

    出乎意料,阿不同大手一挥,居然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

    “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就是小尹侯。大唐帝国唯一的女侯之后。大唐帝国,能够以女性身份封官赏爵,统领兵马的都是疯子。而那个女人更是疯子中的疯子!”

    “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可以强行留下她。如果行动不成,反而留下把握,那时候反而对我们不利了!”

    阿不同道,显然对尹侯很忌惮。尹侯和王冲不同,这位是真正的高手。如果女性在京师里也名,

    “但是少将军,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吗?”

    一名同罗胡人少年道,神情很是不甘。同罗人向来以狼性自傲,以富于进攻、侵略为荣,忍气吞气绝不是同罗人的作风。

    “哼,算了?怎么可能?我好好的神威训练营不去,却跑到这个昆吾训练营来,你以为是为什么?来日方长,要对付这个王冲,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阿不同冷笑道,衣袖一甩,也不去理会王冲,径直进了玄武峰的大殿之中。

    青龙峰的战斗结束的一点都不比玄武峰晚,当王冲等人赶到青龙峰的时候,那些进攻的高句丽人和突厥人得到消息,早已经离去了。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昆吾训练营四大分营环环相扣,设立四营本来就是互相守望的意思。

    这一场战斗,其实是从白虎峰破局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结束了!大势已去,就算高句丽武人和突厥人们再不甘,也只能就此离去。

    “终于结束了!”

    青龙峰下,王冲苍白着脸色,俯下身,深深的喘气。战斗这么久,东奔西跑,他的元气和体力也消耗不少。

    要不是只要斩杀一名高句丽武卒,“万卒之敌”光环的威力就会大为提升,王冲也不会坚持这么久。

    不过现在一切总算结束了,剩下的就是扫尾的工作了。

    ……

    山风袭袭,从黑漆漆的天空中呼啸而过。

    当王冲、尹侯、魏皓等人和众人一起,在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峰上清除尸体的时候,没有人知道,黑暗深处,一双眼睛正正默默的注视着他们,注视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座营地,以及整座昆吾训练营!

    没有人知道他在那里站了多久,但是毫无疑问,整场夜袭,从开始到结束,没有一样能够逃过他的眼睛。

    “准备好了吗?”

    黑暗中,那人在狂风猎猎的凸岩上,背负着双手道。他的声音威严而冰冷,听不出任何的感情。

    夜色中,一缕缕微弱的星光照在他的身上,隐约映照出一身大唐甲胄的形状。

    “准备好了!羽林,御林、腾蛇、蜃龙、玄龟等六军已经全部准备妥当。所有的突厥神箭手、高句丽武人,包括那些突厥狼群,没有一只能逃脱出去!”

    黑暗中,一个年轻的身影跪伏在地上,神态毕恭毕敬,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石破天惊。

    如果王冲等在这里,必然会震惊不已。羽林、御林、腾蛇、蜃龙、玄龟全部都是宫中的禁军。

    这一场夜袭,王冲等人一直以为消息被突厥神箭手们封锁。但是现在看起来,皇宫之中似乎早就知道消息。

    “很好!传令下去,所有人等全部杀光,一个不留!特别是那些神箭手,一个不许放跑。即然东西突厥汗国和高句丽派过来这么多的神箭手和射雕手,如果我们不笑纳,那也未免太说不过去了!”

    那人冷冷道,声音中流露出一股冷酷的味道。

    赵千秋如果在此,必然会震动不已。因为眼前这位,分明就是跟他说要回京跟圣皇叙职的那位!

    然而皇宫他并没有去,反而是隐藏在了这里!

    命令很快传达下去,四面八方,夜色的笼罩下,在众人视野看不到的地方,另一场战争正在进行着。

    这一场战争远比这场夜袭要迅猛的多,也要快得多。不存在僵持,也不存在久攻不下,因为那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杀。

    或许,那并不应该称之为一场战争,更准确的,应该是一场事先准备好的收割。

    “大人,我们这么做会不会太残忍了一些?”

    终于,当命令传达下去之后,那名跪伏在地上的年轻身影忍不住开口道。

    “残忍?”

    高耸的山峰凸岩上,那人微微怔了怔,似乎有些不解。

    “上百的神箭手,数百的高句丽武人……,其实这一切完全是可以避免。为什么我们明明得到消息,却偏偏不告诉他们呢。这些学生都还是孩子啊,根本不到上战场的年纪。这样对他们,不会对他们太残忍了一些吗?”

    那年轻人的身影道。只有深深的参与其中,才会知道这是一场怎样的战斗。

    深夜之中,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一场袭击来得毫无准备,以致于一瞬间损失惨重。

    在随后的战斗中,也是死伤不少。

    高句丽人和突厥人的行动不可谓不隐秘,谋划的时间不可谓不久,选择的时机也不可谓不妙。

    但是对于大唐帝国来说,这场行动还远没有隐秘到那种地步。

    三大训练营距离京师也就是二十多里,远一点的也就是四十多里。这么近的距离,京师之中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一丁点消息。

    这一场袭击,从一开始就不具备秘密可言。哪怕突厥人已经很小心了,那些草原狼一头一头的通过北方的关卡,耗时良久,用心良苦,但是依然没能逃脱朝廷的耳目。

    只不过,尽管如此,朝廷方面却一点都没有揭破的意识。不但没有阻止,反而放任自流,最后任由这些这些突厥人和高句丽人侵入到了三大训练营中。

    “你是在同情他们?”

    黑暗中,那人道,声音听不出丝毫的表情。

    “是!”

    年轻的身影咬着牙道。

    “呵,三大训练营设立,听说过死亡名额吗?”

    那人道。

    “嗡!”

    黑暗中,那年轻的身影先是一脸的迷惑,随即想到了什么,浑身一震,猛的抬起头来。

    “大人,难道您的意思是?”

    “哼,这么大的事情,你不会以为是我一个人做主吧?”

    那人道。

    “大人的意思,难道圣皇他……”

    地上,那年轻的身影脸都变白了。

    “你明白就好!三大训练营是有死亡名额的,只要超出这个名额,我们立即就会出现。而现在……损失还在死亡名额的范围之内!”

    凸岩上,那人衣袖轻拂,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听在那年轻身影的耳中却是浑身剧震,犹如雷殛。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皇甫奇,搜索公众号皇甫奇即可,有什么意见,可以在那里直接联系到我。另外,皇族徽章的事情即将分晓,欢迎大家关注!^-^】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