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苍生诛戮术!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二世为人,《苍生鬼神破灭术》一直都是王冲殛希望得到的绝学秘术。

    王冲和苏正臣下了几个月的棋,就是希望能够得到这位大**神的青睐,学到《苍生鬼神破灭斩》!

    只是,王冲深深明白这门绝学绝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在求取《苍生鬼神破灭术》的道路上,他绝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那么多的皇子皇孙都被拒绝了。

    王冲并不认为苏正臣会轻易的给了自己。

    所以从一开始,王冲就没有想过能够一蹴而就,轻易得到。

    但是万一呢?

    万一苏正臣给自己的礼物其实不是自己以为的一枚白子,而是《苍生鬼神破灭斩》呢?

    只要想想这其中的可能性,王冲就忍不住心中激动起来。

    昨晚突厥人夜袭,几十名神箭手包围白虎峰,王冲都没有心情这么剧烈波动过,但是这一刻,王冲心中却再难保持平静了。

    “咝!”

    王冲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怀着忐忑的心情,然后将一股元气透过手指,贯入到了指尖扭扣大小,晶莹如玉的白色棋子中。

    “嗡!”

    短短的一瞬间对王冲来说就像数个世纪那么漫长,白子之中静悄悄的,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难道我的理解错了吗?”

    王冲抬起头来,脸上虽然没有表情,心中却忍不住患得患失。

    《苍生鬼神破灭术》果然还是没有那么容易得到啊!

    苏正臣老前辈给自己一枚白子,果然只是希望自己一心向善,不要误入歧途的意思啊!

    一切只是自己想多了!

    就在王冲眼中黯然,难掩失落的时刻,轰隆,突然,一股强烈的震动从白子深处爆发出来。

    小小的一枚白子在王冲的感觉中突然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像是一枚棋子,却像是突然之间变化成了一个无限的空间。

    而这个空间深处,一股凌厉、肃杀、霸道的意志,横扫一切,充斥着粉碎诸天神佛,苍生万物的意志顺着手指,猛烈的冲入了王冲的脑海之中。

    王冲浑身一僵,在这股庞大剑意的作用顿时动弹不得。

    “苍生诛戮术!”

    随着这股凌厉、肃的剑意,王冲脑海中突然浮现一段从未见过的心法口诀,这段心法虽然只有短短一百字,但透露出的,却是连王冲上辈子都没有领略过的可怕剑意。

    没有错!

    他的猜测没有错!苏正臣老前辈送给自己的白子里面,果然另有乾坤。

    这一刹那,王冲心中狂喜。

    “太好了!”

    王冲狠狠的攥住了拳头,心中兴奋不已。

    《苍生鬼神破灭术》和《大天地阴阳造化功》,上辈子他最想得到的两门绝学居然真的让他得到手了。

    《大天地阴阳造化功》可以迅速的聚敛元气,以最快的速度突破境界,而《苍生鬼神破灭术》则可以将这份聚敛的元气百分之二百的发挥出来。

    有了这两门绝学,他在武道上的布局计划就基本上完成了。

    “不对!”

    就在王冲兴奋不已,整个人被巨大的喜悦和意外击中包围的时候,突然之间王冲眉头一皱,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了:

    “苍生诛戮术?不是苍生鬼神破灭术吗?”

    王冲终于感觉到有些不对了。虽然同样是“苍生”打头,但似乎脑海中凭空出现的那段心法口诀并不是自己想像中的那门传奇的《苍生鬼神破灭术》。

    王冲再次确认了一下,没错!不是“苍生鬼神破灭术”,而是“苍生诛戮术”。

    “奇怪!”

    王冲轻轻皱了一下眉头,立即安静下来。王冲知道,这件事情恐怕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样。

    苏正臣老前辈确实赠了自己一门绝学,但似乎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

    “苍生诛戮术?这是什么东西?”

    王冲低着头,眼中露出了回忆的神色。关于苏正臣的传说是很多的,而且也非常的详尽。

    他甚至都不需要借助上辈子的记忆,就能从民间查到很多。不过,所有的传说里,似乎都并没有“苍生诛戮术”的存在。

    这是什么绝学?

    难道是苏正臣新近领悟的吗?或者是他从没有在人前施展过的隐秘绝学?

    “等一等!”

    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王冲眼中透出一股奇异的神色:

    “苍生诛戮术?苍生鬼神破灭术?苍生,鬼神……,难道这两门绝学其实是一种。”

    王冲突然想起了“小阴阳术”和“大阴阳天地造化功”,同样是中土世界威名赫赫的旷世绝学,但是“大阴阳天地造化功”必须从“小阴阳术”修练起。

    不管是师父“邪帝老人”,还是那位忤逆的叛徒师兄,全部都是如此。“小阴阳术”是初级版本,“大阴阳天地造化功”是进化版本,完美版本。

    莫非“苍生鬼神破灭术”也是如此?

    想到这里,王冲眼中渐渐明亮起来,而且越来越亮。王冲越想就越有这种可能。

    苍生鬼神破灭术和大阴阳天地造化是属于同一级别的旷世绝学,如果大阴阳天地造化功是这样,那说不定苍生鬼神破灭术也是如此。

    冥冥中,王冲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当苏正臣过世后,曾经有过一种传言,说苏正臣的苍生鬼神破灭术其实蕴含了两种绝学,是由两种绝学融合而成。

    不过这种说法信服度不高,而且没什么内涵,所以当时也没有什么人相信。

    不过这个时候,王冲却是有些信了。

    “不会错的的,一定是这个样子!苏正臣老前辈在鬼槐区是为了物色苍生鬼神破灭术的继承术,绝对不可能突然送我一门无关紧要的绝学!”

    王冲越想越觉得自己是正确的。

    自己实力低微,目前还只是元气七阶的修为。虽然和同龄人比算不错了,但显然达不到修练那些旷世绝学的地步。

    即便苏正臣给自己苍生鬼神破灭术,自己也修练不了。这一点,就跟师父邪帝老人没有给自己大阴阳天地造化功,而给的是小阴阳术是一个道理。

    “……太好了,不枉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一切都没有白费!”

    王冲心中一片喜悦。

    虽然得到的仅仅只是初级版的苍生诛谬术,但对王冲来说,这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

    如果苏正臣愿意给自己苍生诛谬术,那么未来再传给自己苍生鬼神破灭术也是完全可能的。

    “不过,苏前辈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就改变了注意?”

    喜悦过后,王冲微微皱起了眉头,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苍生破神破灭术”的难以获得在上辈子是出了名的,在王冲的印象中,也不乏那些天资聪明一点都不差的人,被苏正臣收入门墙,经历重重考验,但最后还是被扫地出门的例子。

    “苍生鬼神破灭术”真要那么容易轻传,上辈子也不会失传了。也不会有那么多的皇子皇孙、世家子弟、贵族门阀、武道天才为之神伤。

    虽然陪苏正臣下了几个月的棋,也算是花费了不少心神和精力,不过王冲心知肚明,和自己的那些“前辈们”相比,自己这点付出根本无关痛痒,算不了什么。

    没道理苏正臣会这么轻易就破例传给自己“苍生诛谬术”啊?

    “难道是因为节度使事件?”

    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王冲心中若有所思。仔细想来,苏正臣之所以会突然破例传给自己“苍生鬼神破灭”的初阶版,只可能是因为这件事了。

    苏正臣是大唐的忠臣,是中土的战神,虽然半生受到朝廷猜忌,但是苏正臣却是忠心不改。

    甚至到死,他也是为了救黎民百姓而死在了战场上。

    这样一位令人尊敬的存在,物色门徒绝不可能只凭资质,必定还有其他的东西。

    看来节度使事件,自己上的那封奏折,只怕是无心插柳了。也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什么苏正臣老前辈会对自己“另眼相看”。

    “……想不到啊,居然会因为节度使事件获得那位的认可!”

    王冲想明白了前因后果,心中感慨不已。

    写那封奏折的时候,他只想着一定要阻止未来的悲剧。根本没有想过苏正臣的事,却没想到因此收获了这位大**神的认可。

    如果不是这件巧合,只怕自己再陪他下半年,估计都不会有什么收获。不过王冲心知肚明,苏正臣的考验绝不会这么简单。

    要想得到进阶篇完整的“苍生鬼神破灭术”,只怕还需要自己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

    “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会得到完整的苍生鬼神破灭术的。”

    王冲很快平静下来,五指一收,将苏正臣临别赠送的那枚白子紧紧的握在掌心,王冲下意识的往旁边扫了一眼,隔壁的房间里空荡荡的,苏寒山居然是早早的就已经离开了房间。

    地上,只有一袭他昨晚脱下的血衣。

    “应该是去昆吾主峰的练功房了。”

    王冲心中一动,立即回过神来。昆吾训练营中心的主峰有铭文法阵,可以聚集天地元气,在那里修练会比正常情况快得多。

    整座昆吾训练营,那里是最受所有人欢迎的地方。没有意外,苏寒山自然也是去了那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