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夜袭善后!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二十二章

    房间中左右无人,王冲很快静下心中,开始揣摩脑海中那段一百字多字的心法口诀。

    《苍生诛戮术》出自顶尖的旷世绝学,虽然仅仅只有一百多字,但透露出来的意境却是远远超越了王冲目前修习的所有绝学。

    “苍生诛戮,诛戮苍生……苏前辈的这门绝学实在太过霸道凌厉了。也怪不得他小心谨慎,道不轻传。”

    王冲心中暗暗道。

    这一百字的心法仅仅只是《苍生诛戮术》的第一重,白子里面杀气蕴藏,显然里面还有更高级的心法。

    不过,仅仅只是这一百字的心诀,其中流露出来的睥睨、霸气和凌厉,也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大道的本质。

    苏正臣这一百字心法流露出来的,就是这种睥睨世间,视天地万物为刍狗的霸道意境。

    这还仅仅只是第一重的初级心法就已经这样的了,要是修练到《苍生鬼神破灭术》的最高层会达到什么恐怖的地步就可想而知!

    沉下心来,王冲很快沉浸到了功法的揣摩、领悟之中。越是高明的武学,越是难以领悟,王冲心知肚明,这恐怕也是苏正臣对自己的另一重考验。

    时间慢慢过去,不过知道过了多久,王冲感觉心神一阵疲劳,终于慢慢睁开眼来。

    “不能再修练下去了。苏正臣的功法太耗心神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和师父邪帝老人的《小阴阳术》不同,《苍生诛戮术》并非内功方面的东西,而是涉及到高深的内功运用技巧,这一类的绝学要深奥的多,也难以修练多。

    从修练难度上来说,后者显然远在前者之上。

    在大殿打坐调息,感觉心神恢复的差不多了,王冲才睁开眼来。

    “进来吧!”

    王冲对着门外开口道。

    “哗啦!”

    刚刚还空荡荡的大门口,突然人影浮动,呼啦啦一大群人进了来。赵敬典、庄正平、池思韦、许琦、高峰、陈不让,进来的一群人全部都是昨天晚上和王冲一起并肩作战的人。

    众人的脸色都微微有些苍白,不过经过一晚的调息,终归好看了许多。

    “公子!”

    一群人走进来,纷纷低头行礼,目光尊敬。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众人之中,以王冲的地位最高最显赫。

    更重要的是,王冲昨晚的表现也获得了大家的尊敬。在夜袭来临的时候,很多人都慌了手脚。

    而王冲却是唯一一个镇定从容,并且能够召集大家,进行有组织,大范围反击的人。

    如果不是王冲,昨晚肯定还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说王冲救了他们的性命也是毫不为过的。

    “坐吧!”

    王冲指着身边的座位,召呼众人坐下:

    “池韦思,你的伤势怎么样了?”

    “还好,虽然受了伤,但已经通知家里,派几个塑骨的过来了。到时候塑一下肩胛骨,应该是差不多了。”

    池韦思感激道。

    昨晚要不是王冲想办法,弄出那个安全屋,让他待在中间那个笼子里面,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因为这个原因,池韦思对王冲现在是极其的感激。

    “还能坚持吗?”

    “没有问题。”

    池韦思连忙道。“三大训练营”是圣皇钦点的,要是刚开营就回家休养,还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而且,池家轻易不下线,战场上的池家战士从来都是不会后退的。池韦思做为池家子弟,自然不会这么怂。

    “那就好。”

    王冲点了点头。

    庄家和池家昨天送上了那两份“礼物”,俨然表明了投靠的意思。按照这京城里的规矩,未来自己上战场,没有意外,庄正平和池韦思就是在自己手下“当差”了,适当的关心一下也是应该的。

    “池韦思,你能联系家里,派一些池家的铁卫过来吗?”

    王冲道。

    “公子,你的意思,难道那些人还会过来吗?”

    池韦思神色剧变道。

    其他人闻言也顿时变了脸色。昨天晚上这么大的事情,众人都是过来探口风。这里以王冲为首,地位最高。

    王冲的大伯王亘就是朝中的重臣,这件事情找他询问绝对不错。

    但是王冲的反应却让众人始料不及。想起昨天晚上的夜袭,所有人都是心有余悸。但是那些成规模的神箭手绝不是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能够对付的。

    如果再来一场,谁也承受不起。

    “那倒不是!”

    王冲摇了摇头,神色凝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家里有这样的高手,提前派驻过来,这样即使发生什么事情,也能有个策应。而且,这些人即然胆大到敢在京师的地界袭击训练营,谁又敢说他们不敢来第二次呢?”

    未来已经改变,王冲也不确定这些人会不会再来一次。而且昨晚的事情也给王冲提了个醒,就算是在昆吾训练营,自己也应该早做些准备。

    ——小心无大错!

    “铁卫……,应该没有问题。不过,家族里一向对铁卫看得很重。我估计,最多也就是派个二三个人过来而已。”

    听到王冲的话,池韦思松了口气,眼中透出思忖的神色。

    池家的铁卫持宣花大斧,在战场上故然是声名赫赫,勇不可挡。不过,铁卫的训练也是相当的不易。

    对于每一个铁卫,池家都看得很重。

    如果仅仅以池韦思的身份、地位、能力,要想调动铁卫恐怕还是不够。但是如果以王冲的身份那就不一样了。

    池韦思心知肚明,如果是以王家未来继承人的身份请求,家族里面绝对不会拒绝。这是涉及到政治层面的事情。

    而且,从池韦思的私心,其实也想调到几个强大的铁卫到自己身边来,这样对自己在族中的地位也有莫大的好处。

    “嗯,有两三个就够了。”

    王冲倒是没多说,池家的铁卫战斗力是极其强大的。而且,铁卫也不止是力量强大而已。

    他们身上的铠甲都是最精良的玄铁重甲,就算是突厥的神箭手,恐怕也射不穿他们身上的重甲。

    如果在他们在,自己一行人也算是多点保障。

    “庄正平,你那边能调动一些家族里的铁骑高手过来吗?”

    王冲道。

    铁骑在山里冲锋陷阵并不方便,至少没有池家的铁卫强大。但是如果真的形势不利,借助着庄家的铁骑,逃离昆吾训练营还是可以的。

    这也算是未虑胜先虑败,做好万全的准备。

    “没有问题。我可以向家里申请,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庄正平毫不犹豫道。

    庄正平和池韦思不一样,他在家里族里的地位恐怕比池韦思要好上很多。而且经历了昨晚的事情,即便王冲不说,庄正平也有这种想法。

    “对了,公子!突厥人的袭击也有一晚上了,公子可有收到什么消息。朝廷那里准备怎么处理?”

    庄正平话头一转道,声音一落,房间里几乎所有人都望向了王冲,眼中露出了期待的神色。

    只这一句话就可以显出王冲的地位。

    凭借着昨晚的表现,以及王冲的身份地位,在昆吾训练营中,王冲已经俨然形成了身边的第一个的小班底。

    虽然还只是个小雏形,而且还幼弱的很,但是已经在踏上正确的轨道了。

    “呵呵,这件事情我觉得大家倒是不用怀疑,朝廷那里一定会妥善处理的。那些死难的学生,也一定会得到妥善处置的。”

    哗啦啦,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一阵翅膀的拍打声从头顶传来。这破空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一只雪白的鸽子出现在王冲的房顶上。经过一夜的大战,王冲的房间早就是千疮百孔,不止是墙壁,连头顶上都是一个个大洞。

    那鸽子直接从狼牙箭射出的大洞就飞了下来,落到了王冲掌上。

    “是大伯的信鸽。”

    王冲瞧了一眼鸽子脖颈上的斑点,伸出一只手,从鸽子的腿上取下一封折的很好的信来。

    那字体苍颈有力,还隐隐透出一股威严,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所写。房间里,众人猜到了什么,顿时纷纷望了过去。

    “有消息了!”

    王冲看完大伯王亘寄来的信,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不少:

    “朝廷那里已经有结果了。所有战死的学生全部优厚抚恤,对战死学生家族里的其他直系亲属,将给予特殊的栽培。另外,朝廷已经决定派谴羽林军过来,另外每座山峰调派五十名神箭手驻防。”

    “另外,由于死伤不少学生,朝廷决定进行二次招生,再次招收一批学生!除此之外,由于东西突厥汗国以及高句丽帝国的这次夜袭,朝廷已经召会安东都护府大都护张守珪,以及安北都护府,对东西突厥汗国以及高句丽进行惩戒式战争!以避免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太好了!”

    听到前面众人还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但是听到后面战争的命令。所有人一下子振奋起来。

    什么抚恤,什么招生,什么羽林军?只有狠狠的对付东西突厥汗国和高句丽帝才能让众人泄愤。

    这才是中土世界,大唐帝国的风格!

    “东西突厥汗国和高句丽帝国这回恐怕是得不偿失了!”

    王冲放下信纸道,嘴角透出一丝笑容。

    这就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大唐,这就是那个积极拓展,富有进取的大唐,自己之前的一翻心血没有白费。

    王冲可以肯定,这个决定里面少不了宋王的“功劳”。东西突厥汗国和高句丽帝国这回落下把柄了。

    安北都护府那里不说,但是安东都护府张守球那里,虽然由于这位无意中犯下的错误,导致了大唐灾难性的后果,以致于王冲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好感。

    但是在战争方面,王冲也不得不承认,这位绝对是个令人忌惮,令人畏惧的悍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